逢年过节,中国领导人有个习惯,就是访贫问苦,到贫困家庭去慰问。每年的春节,这个戏码都会上演,各级领导下基层送温暖,摸摸被子、送上礼物、寄语祝福,然后合影留念。如果春节期间没有这类正能量活动,不仅当地干部有失职之嫌,甚至广大群众也会不习惯。

今年是农历牛年,习近平自然又会上演“亲民秀”,这次他来到了贵州黔西。习近平走访贫困人家喜欢去厨房“掀锅盖”,当地干部提前做足了功夫,那贫困户锅里注定是鱼肉满锅,因为“不能让总书记失望”。习近平自然不会去武汉,不会去感受武汉人除夕夜抢空花店的菊花,祭奠疫情期间逝去亲人的场景;也不会去慰问成千上万因为严厉的防疫措施,不能回家过年的农民工以及外地工作的人。

但不管是表演也好,演砸了也好,访贫问苦总不是一件坏事。但有个问题值得我们思考,为什么美国总统和官员不抓住这么好亲民机会,也到贫困家庭中去秀一把呢?上海大成律师事务所王光明律师的文章《为什么美国官员不去访贫问苦》,很有意思,我们不妨一起看看他说了些什么。

王律师在美国生活多年,常年往返于中美两国,他发现美国官员没有访贫问苦的习惯,重大节日,上至总统,下至市长,都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美国当然有穷人,特别是新冠肆虐的这一年,很多人生活困难。那为什么,号称灯塔的美国,各级官员不在感恩节、圣诞节去给困难群众送温暖呢?

先说“政治正确”的标准答案,那就是美国的各级政务官员,都是通过虚伪的民主程序上来的, 只会骗取选票,并不是真心实意为人民服务的。

标准答案之外呢,我们还可以做一点实证分析,看看他山之石,有否可以攻玉的成色。在王律师看来,美国的大小官员不去访贫问苦有制度和文化方面的原因。

一、穷人穷得有尊严

虽然都是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但美国不同于北欧,不是典型的福利社会。话虽如此,美国各级政府对穷人还是很照顾的。某种程度上,穷人有时比中产阶级还要生活轻松一些。历来的大选,社会救济和福利政策都是两党的攻防焦点之一。总体上,社会救济的法制化、普适化和常态化,是基本的操作。

法制化的基础是设置贫困线。2020年美国的贫困线是,65岁以下单身的年收入 12,760 美元,四口之家年收入 26,200 美元。按照这个标准,大约有13% 的美国人生活在贫困线之下,也就是穷人,有资格享受各种政府的救济。近年来,用于穷人救济的福利开支大体维持在政府预算的10%左右,有六、七千亿美元的规模,与国防预算/军费不相上下。

据统计,仅美国联邦政府各个部门所管辖的社会福利项目就多达126 种。如果分门别类的话,可以从医疗、食品、住房和子女教育几个方面来归纳。

先说医疗。

美国穷人享受的最大社会福利项目是医疗补助计划,Medicaid,俗称白卡。这是由联邦和州政府共同资助的项目,目的是为收入和资源有限的人所提供的医疗费用协助,主要是为无医疗保险的穷人家庭提供医疗保险。2011年,政府在医疗补助上开支超过2000 亿美元,受惠人数达到4890 万人。此外,还有专门为低收入家庭提供的儿童医保项目,有约 800 万儿童获益。

再说食品。

民以食为天,哪里都一样。美国穷人享受的第二大福利项目是食品券和营养补充计划。年收入低于贫困线130%的,即可申请领取。每年政府投入的资金都是数百亿美元,为超过4000万穷人解决温饱问题。美国食物便宜,四口之家,每月几百美元,鱼肉蛋奶都齐活儿了。如果孩子上中小学,学校的早餐和午餐对穷人孩子是全免费的。还有一条渠道,就是有很多的 “食品库”,直接给穷人免费提供面包、牛奶、肉制品、鸡蛋、水果、蔬菜、甜点等。

三说住房。

美国联邦政府依法对穷人提供住房补贴,即住房法案第8条。基本的要求是:低收入家庭,通常低于当地的中位数,自己用收入的 30%来租房,不够的部分由政府出。比如,如果夫妻俩有三个孩子,需要住三卧室房屋,市场租金是 2500 美元,而你们的月收入只有2000 美元;这样,你就只需付 600 美元,剩下的 1900 美元租金就由政府支付。此外,还有穷人买房的低息住房贷款等。

最后说子女教育。

美国义务教育为13年,即幼儿园1年,中小学12 年。不管是买房子还是租房子,不问身份(哪怕是非法移民或临时访问学者),根据学区,就近入学,公立学校完全免费。孩子5周岁才上幼儿园。在这之前,孩子可送托儿所,月费各地不同,少的数百,多的上千。各州政府提供不同的补助方法,资助贫困父母支付托费。美国大学是要付学费的,而且很贵,即使公立大学每年也要1万美元以上。这对穷人来说,还是一大笔钱。美国有个“联邦政府助学金免费申请”资助计划,每年提供数百亿资金,支持数百万人上大学。贫困线以下的家庭,能拿到最高助学金。低收入的家庭,也能拿到部分助学金。此外,还有奖学金、勤工俭学、贷款等其他资助方式。比如,来自困难家庭的优秀学生,去读顶级私立名校的,学校不但全免学杂费,甚至 还提供免费的宿舍和伙食。

除此之外,低收入家庭还有所得税的退税等优惠。如果65岁以后没有退休金,每月可以向联邦政府领取700到800美金不等的养老金,医疗免费;如果银行存款不高于2000美金,可以申请老人公寓,月房费大约为200多美金。像受新冠疫情影响,很多人生活困难,政府就发阳光普照奖(年收入在10 万美元以下的家庭)。最近拜登政府又在推行第二轮1.9万亿美元的纾困计划,还是着眼于实质性地帮助困难家庭。

二、只有公仆,没有父母官

中国还是个官本位的社会,不少官员也是以父母官自居,以为民做主自豪。官员在重大节日慰问困难户不仅仅是上行下效的政绩需要,也有为政一方体恤子民的心理满足。老百姓对官员到访慰问不仅与有荣焉,也有发自内心的感激。

美国是个以宗教信仰为底色的民本社会。政务官员都是选举产生,官民之间没有泾渭分明的界限,这种公仆与选民的关系,决定了官员没有居高临下的社会地位和心理优势。官员的权力范围和行使权力的方式,都由法律规定,他们的“空间”有限,一般老百姓也不把官员太当回事。于是,公仆慰问主人,不仅逻辑上有点奇怪,老百姓更没有蓬荜生辉感恩戴德的意识。

另外,美国以新教立国,人人只对上帝负责,慰问慈善事业习惯由教会牵头,官员掺和没有惯例。相反,如果辖区出现穷人得不到照顾,官员首当其冲会被问责,民众、媒体、议会和司法机关绝不含糊。这样,就算你年年去慰问困难户,也是没有意义的。

三、访贫问苦会遭大麻烦

在美国,各级官员如果在重大节日都去慰问个别困难户,不仅存在必要性问题,甚至还可能遇到大麻烦。

一是公平性。美国是法治社会,讲究公平,而个别慰问本质上是特殊对待。在法律没有规定,什么人在节日应该被官员特殊对待给予馈赠的情况下,官员们凭什么去选择慰问对象?为什么去了张家,不去李家?去了黑人家庭,不去亚裔家庭?有没有搞族群歧视?是不是拿纳税人的钱为个人作秀捞资本?为什么只是节日慰问,平时干嘛了?各种质疑和批评,可能让官员吃力不讨好。

二是钱从哪里来?这是个现实的问题。访贫问苦归根结底还是一个字:钱。美国各级政府的财政预算都很透明 而细致,一般预算中并没有官员慰问经费的专项列支,各级官员的工资都不高,也不可能自己掏腰包,政府更没有小金库。多数情况下,美国的官员公款请一顿大餐都不可能,更不要说去大张旗鼓慰问送礼了。

三是官员不够用。美国的政权结构是联邦-州-县-市四级,市有大有小,比如,加州洛杉矶县的洛杉矶市就有四百万人,而有的市可能只有一两万人,甚至几千人。官员就到市这一级,下面再没有类似中国的乡镇村或者街道、社区居委会这样的基层政权组织。市级官员的职数很少,比如,加州橙县的尔湾市 28 万人,只有一个市长、四个市政委员和几个局长等。在没有基层架构的情况下,要他们去社区慰问,哪怕是蜻蜓点水,也是力不从心的。

四是隐私和尊严。美国非常重视个人和家庭隐私。一方面,居民的收入情况是保密的,除了税务机关和救助机关,其他人并不清楚,市长也未必知道哪个社区的哪些人是穷人;另一方面,私人住宅,非请莫入,哪怕是官员,也不例外,不然,不仅仅是不受欢迎,甚至会有危险。公职人员为了选举,是有登门拜票的情况,但也仅仅是站在门口,敲敲门,说两句话。更重要的是,同一个社区,谁穷谁富,并非一目了然,互相也不打听。如果官员大阵仗上门访贫问苦,等于向社区表明,这家是穷人,曝光了隐私,可能令主人难堪。事实上,美国以前是给穷人发食品券,到超市换购各种食物的。后来就因为食品券容易暴露穷人身份,购物时带来一些自尊上的困扰,有些州就改发现金,或者现金与食品券相结合了。这个思路与中国人说的“善行无辙迹”其实是一致的。

综上可见,中国领导人过年访贫问苦看似一个亲民秀,但比较中美两国的做法就会发现大不同。从根本上说,中国穷人是真穷,穷得没有任何社会保障,而美国穷人穷得有尊严。中国是官本位社会,官员是人民的父母官,访贫问苦是施恩于百姓,而美国官员是公仆,人民是主人,官员感恩人民给予他们服务的机会。中国老百姓的家官员可以随意进,但美国老百姓的家可不是菜园门,“风可进,雨可进,国王不能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