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大于3月11日结束了7天的会期。闭幕前,会议表决通过了十项议案,其中包括《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完善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制度的决定》,至此香港民主前景已不存在。此事多有报道,现在谈谈王岐山在人大会议上吹捧习近平的事。

王岐山在人大会议上有点反常。3月6日,王岐山在出席湖南代表团讨论时,在很短的讲话中八次提到习近平:“要以习近平思想为根本遵循……”“要以习近平思想为指导……”要对“习核心”如何如何,“要在思想和行动上同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等等。

王岐山为何要如此吹捧习近平呢?习王关系一直是大家关注的焦点。去年以来,他们的关系似乎趋于紧张。

2020年10月2日,中纪委网站发布消息,中央巡视组原副部级巡视专员董宏“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已被纪监委调查。

董宏现年67岁。从2000年之后,长期跟随王岐山。他被外界视为王岐山的得力助手和大管家。王岐山担任纪委书记时,董宏曾任中央第二巡视组副组长、中央第十二巡视组组长。

在董宏之前,与王岐山关系较好的红二代任志强曾撰文批评习近平是“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去年9月22日被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以贪污罪、受贿罪、挪用公款罪及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罪,判处有期徒刑18年。

王岐山的两个密友先后被习近平拿下,于是很多朋友猜测习王之间出现裂痕,甚至已经翻脸。

习近平与王岐山的关系比较特殊。第一,他们有相似的红色血脉。习近平的父亲是习仲勋,习算是正宗的红二代,王岐山的岳父是姚依林,王算是嫁接的红二代。第二,他们有长期的友谊。习近平下乡初期,一次从北京返回延川,因路途遥远,先到了冯庄找王岐山借宿一夜,两人就合盖了一床被子。第三,他们具有相似的经历,都曾长期在基层工作过。他们对中国的看法接近,都认为要保护父辈留下来的红色江山。政治上崇尚专制极权,经济上主张扩大国有经济,但保留民营经济的生存空间。第四,王岐山在习近平上台后,辅助习近平反腐打虎,立下了汗马功劳。习近平对王岐山也投桃报李,不仅让老王成为编外常委,而且还让他担任没有任期限制的国家副主席。

但他们也有不同。一是王岐山受过正规教育,曾就读西北大学历史系,习近平没有受过正规教育,其博士学位名不副实。二是习近平读书不多,对中西方文化了解不深,但王岐山读书较多。三是习近平性格蛮横,能力有限。王岐山曾任过建设银行的行长,且处理过广东国投行清算事宜;海南债务危机;非典和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等重大危机事件。王岐山治国理政的能力明显要超过习近平许多。

王岐山尽管作为国家副主席,但刻意与习近平保持距离。2018年5月,他在会见美国商业人士的时候,否认了自己是“打理中美关系的负责人”,称自己作为国家副主席的工作是习近平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

十九大后,大权在握的习近平已被吹拉弹唱的习家军包围,内廷政治死灰复燃。习近平内心里很戒备王岐山,因为他知道老王的能力在自己之上。习近平心胸狭窄的个性使他不可能请王岐山出山,因为一旦王岐山干的风生水起,岂不是抢了他的风头。一尊是神,刀枪不入,什么不能摆平?王岐山何许人也?可以说,久经沙场,眼睛毛都是空的。他深知中国政治的黑暗,懂得“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的道理。

有评论人士认为,习近平有帝王心态,整个心思就是玩弄权术。帝王心态有两个特征,一个是忌讳他人功高盖主;另一个是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习近平疏远王歧山,一方面当然是担心他功高盖主,另一方面据说是社会上传言“习不如王”,这话让习寝食难安。想当年,毛泽东就为童谣“毛主席三天不学习比不上刘少奇”而惊恐万状。习近平活脱脱一个纨绔的八旗子弟和公子哥。王岐山固然持威权统治思想,但他在治国理念、行事风格上与习近平截然不同。习近平的猜忌和小肚鸡肠也容不下王岐山。

习王之间相互猜忌不假,习近平提防王岐山不假,不敢重用王岐山也是事实,同时他们在治国理念上也有很多不同,但我并不认为习王已经反目。中共是个黑社会,内斗、火拼常有,但有一个问题,我们不要忘记,习近平、王岐山在一条船上。习王反腐迫害了很多官员,习近平垮台对王岐山也并非好事。习近平拿下王岐山也非易事,何况目前中国内忧外患的形势如此严峻。在保护中国红色江山的事上,习近平和王岐山是一致的。

王岐山为何在人大会议上吹捧习近平呢?我的看法是,一是,习近平表面上权力稳固,凯歌高奏,锦旗飘扬,但这只是表象。习近平最大的问题是没有民心,中国始终行驶在邓小平改革开放的轨道上。习近平抓不住民心、官员的心和民营企业的心就成不了毛泽东。老王自然明白习近平的处境,于是在人大会上维护两个核心,对外显示中共高层的团结。二是,习近平在国际上不受待见,中美关系至今无法缓解。香港选举制度改变将会进一步激化中国和西方的关系。老王需要出来为习近平撑腰。第三,习近平已经着眼二十大连任和人事布局。针对外界盛传习王不和,老王或许也想借机缓和,表明君臣和睦。

但王岐山的反常举动恰恰暴露了习近平的孤独和危机,习近平心里发虚,因为他知道二十大将是一场腥风血雨的生死搏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