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日,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和有“民主之父”之称的资深大律师李柱铭等七名民主派核心人物,因筹办2019年8月18日在港岛维园举行的“流水式集会”,被裁定组织和参与非法集结罪名成立。被拘捕的9名民主派人士,包括黎智英、李卓人、吴霭仪、梁国雄、何秀兰、何俊仁、梁耀忠、李柱铭及区诺轩。他们分别被控一项组织未经批准集结罪,以及一项参与未经批准集结罪。

3月30日,人大常委会全票通过《关于完善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制度的决定》附件一《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和附件二《立法会的产生办法和表决程序》。

香港从国安法的强制施行到修改选举法,再到对七名民主派核心人物的有罪认定,为其有限的民主敲响了丧钟。颜纯钩先生指出:“国安法之后,选举制度又被強奸了,日后行政长官和立法会选举,都被“牢牢”掌握在中共手上,立法会更可任意修改规则,废了反对派武功,也就是说,民主派进立法会充其量只是花瓶,装饰中共的“一国两制”,继续招摇撞骗。”

当我们为香港的沦落而扼腕叹息时,不由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为什么大多数内地中国人对香港、新疆的苦难漠不关心?

第一种观点认为,中共屏蔽了真实的信息,并通过官媒进行洗脑宣传,欺骗了内地民众。的确,在香港反送中运动期间,官媒片面报道和污名化勇武派抗争,使大量内地民众对香港抗争运动产生了错误认识。由于中共对互联网和自由言论的控制,很多内地民众不知道新疆有大规模集中营,认为中共的种族灭绝政策是为了打击恐怖分子。但这个观点存在问题,因为中国政府尽管封锁言论和建立互联网防火墙,但并做不到完全屏蔽信息。如果你关心香港和维吾尔族,你就会去发现真相。中国内地很多事件,中国人并没有一味相信官媒的宣传,如雷洋事件、假疫苗事件等。

第二种观点认为,香港与新疆维吾尔族具有特殊性。香港作为特区,长期与中国内地隔离,内地与香港一直存在矛盾,如多年前发生的内地旅客超购奶粉被判刑事件等。维吾尔人与汉人本来就存在种族冲突,并曾发生汉人和维吾尔人相互暴力侵害事件。很多汉人认为,维吾尔族信仰穆斯林,具有暴力倾向。我的一个汉族朋友出生在新疆,成长在新疆,他知道新疆集中营,但支持中国政府的迫害行为,认为只有用暴力才能制服维吾尔族。但这种观点也存在问题,因为大多数内地人并不仇恨香港人和维吾尔族人,他们认为香港人曾多次无私地帮助过内地人,香港的自由、法治令他们向往。维吾尔族人能歌善舞,是一个热爱生活的民族,即使少数人具有恐怖主义思想,但并不是大多数维吾尔人。反观汉族,具有极端恐怖主义想法的人也不少。

第三种观点认为,大多数人生活得还不错,有吃有喝,中产阶级规模日益增大,市场和社会生活总体繁荣稳定,大家都满足于过自己的小日子,闷声发大财,不愿关心政治惹麻烦。确实,很多朋友在社交媒体上谈吃谈喝,晒照片,但一涉及政治马上就不吱声了。大多数中国人对待政治的基本态度就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明哲保身,但求无过。这个判断仔细一想,就觉得没有说服力。香港市民应该说生活也不错,但为什么会走上街头呢?阿拉伯之春国家的民众也不是因饥饿而造反啊?苏联、东欧剧变也不是没饭吃而推翻共产极权的。他们的共同特点是不满意现有政府和政治制度,要求变革。中国八九民运时,经济发展也不错啊。

综上可见,中共屏蔽信息、香港和维吾尔族具有特殊性以及闷声发大财的看法均不足以回答为什么绝大多数中国人对不公不义麻木、沉默的问题。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了中国人正义感的瘫痪呢?我的回答是冷漠和恐惧。

所谓冷漠是不关心他人的命运,只顾自扫门前雪,不问他人瓦上霜。所谓恐惧是害怕因自己的言论和行为被政府打压,使自己的既得利益受损或有牢狱之灾。

有网友指出,今天的中国,见到有人失足落水时,人们冷漠旁观;见到有人跳楼自杀时,竟然有人吹响刺耳的口哨并爆出邪恶的哄笑;街边行乞,当下还有几人相信那是山穷水尽的背井离乡;见到见义勇为者被歹徒报复殴打时,人们惟恐躲之不及,人心之冷漠,达到令人难以置信的地步。一个具有几千年文明的古老民族为何会如此不堪呢?

我认为,今天中国人的冷漠是专制极权制度造成的,看看中国政府如何对待中国人民都知道了。中国政府不断在炫耀它的经济成就和富有,不断打造美仑美奂的形象工程,举办一次又一次大阅兵,以及通过所谓“一带一路”疯狂向发展中甚至发达国家大撒币,来显示自己的强大,但对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广大民众却是冷漠和不屑一顾。在中国,普通老百姓是“盛世”下的蝼蚁,无关紧要,无人在意,也无人关注。他们在社会的最底层苦苦挣扎,但始终看不到一个出头之日。一个国家是不是真的强大,一定不是出了多少英明领袖,造了多少核武器,有多少外汇储备,GDP增长率多高,而是看你如何对待弱势群体。

几天前,一个15秒的视频让我震惊不已。视频中,一名宝钢集团的炼钢工人跳进炼钢炉自杀。该死者是34岁的王龙。3月24日晚间,他跳入渣罐身亡。据悉王龙因为有债务问题。但为什么他会因债务问题而走向绝路,如果不是社会的冷漠,他会以这样惨烈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吗?

造成中国人冷漠、麻木的另一个原因是恐惧。清华大学刘瑜教授说:人们害怕权力,害怕高压,害怕失去升官发财的机会,害怕失去房子车子,于是沉默成了自我保护的机制。高贵是高贵者的墓志铭,沉默是沉默者的通行证。另一些时候,人们所恐惧的,甚至不是利益上的损失或者肉体上的暴力伤害,而是精神上被自己的同类群体孤立。出于对归属感的依恋,他们通过沉默来实现温暖的“合群”。马丁•路德金曾说过:历史将记取的社会转变的最大悲剧,不是坏人的喧嚣,而是好人的沉默。历史上无数悲剧源于集体沉默。二战期间,大多数德国人已经知道那些被推上火车的犹太人的命运,但是他们选择了沉默,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沉默的人数越多,打破沉默就越难——因为当越来越多的人卷入沉默的漩涡,从这个漩涡中挣脱出来需要的力气就越大。

我赞同一种观点:把知道的真相告诉大家,是一种正义;把懂得的常识告诉大家,是一种责任;把目睹的罪恶告诉大家,是一种良知;把了解的内幕告诉大家,是一种品质;把听到的谎言告诉大家,是一种道德; 把亲历的苦难告诉大家,是一种告诫;把追求的真理告诉大家,是一种信仰;把真实的感受告诉大家,是一种勇气。

习近平政权倒行逆施与中国民众的麻木、沉默是紧密相关的,甚至可以说是中国人纵容的。试想如果中国民众像缅甸市民一样不惧牺牲,走上街头,中共能够如此张扬霸道吗?但我们也不要气馁,尽管我们人微言轻,只要义无反顾,日拱一卒,就能在强压下显示了信仰、力量和尊严。我们承受着孤独乃至更大的代价,只要坚持表达和坚守,看似不自量力,但无数微不足道的小火苗,就能将巍峨的大厦化为灰烬。有谁能想到,一个感叹“王候将相宁有种乎!”的小农民,竟然颠覆了中国第一个皇朝;几个小青年在武昌城放了几枪,大清帝国刹那间竟土崩瓦解? 不沉默,不合污,不堕落,不作恶应该成为中国人的政治底线。当今大多数中国人对现状不满,但只要百分之一的人敢于发声,而真正站出来呼吁公平公正的,只要百分之一人群中的百分之一,中国的现状就改变了。事实上,社会的责任是全民的责任,没有任何人有能力独自承担,也没有任何人有理由选择沉默,更没有任何人有资格坐享其成。因为,社会灾难到来时,没有人能独善其身。

现在,我们总结一下。中国政府通过强制实施香港国安法、修改选举制度和抓捕民主派人士想彻底征服香港,实施所谓二次回归。他们在新疆修建集中营,对维吾尔族实施种族灭绝。中国政府的反人类罪行已经激起了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对,纷纷对香港政府和中国实施制裁。中国正面临1949年以来前所未有的严峻国际形势。但与中共倒行逆施相映衬的是中国民众对不公不义的麻木,其原因在于他们的自私、冷漠和恐惧。但一个没有公平正义的民族,一个互不关心的民族,一个纵然罪恶泛滥的民族不仅无法走向强大,而且终将承受苦难。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