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媒体上,我们常看到有关骚扰的报道,但在“从胜利走向胜利”的中国新时代,我们却看到了“干扰”的报道。并且这个抱怨被干扰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习近平和他领导的中国。

据德国N-TV电视台报道,4月7日,习近平和德国总理默克尔通了电话。习近平抱怨受到“干扰“。他提出与德国和欧盟扩大合作,要排除“干扰”。习近平说:“当前,中欧关系面临新的发展契机,也面临着各种挑战。关键是要从战略高度牢牢把握中欧关系发展大方向和主基调,相互尊重,排除干扰。中国发展对欧盟是机遇,希望欧盟独立作出正确判断,真正实现战略自主。”习近平还强调了中国对德国经济的重要性。他说,“五年来,中国一直是德国最大的贸易伙伴,我们希望德国对加深中德企业间的合作持开放态度。”

习近平的话表明中国希望与欧盟保持良好关系,劝告欧盟不要站错队,同时告诫欧盟不要忘记了中国市场这块肥肉。可见,习近平想通过默克尔喊话欧盟。默克尔今年秋天大选后即将退出政坛,习近平希望默克尔发挥余热。德国《时代周报》援引未经证实的消息称,中德政府将于4月下旬举行磋商。

第一,谁干扰了习近平?

习近平在电话中说,中欧关系存在“新机遇和不同挑战“。关键是要坚定地走面向战略远景,相互尊重,“消除干扰”和“排除干涉”的路线。习近平受到“干扰”没有?当然,的确他被干扰了。

据法新社报导中分析,去年12月,中国和欧盟达成金额巨大的贸易投资协议,但该协议尚未得到欧盟议会的批准。两周前,欧盟对中国侵犯人权的行为实施了制裁。这是30多年来的首次。北京政府随后做出反击,对欧洲各国议员丶学者和德国墨卡托研究中心施行制裁。中国和欧盟的对抗使该协议的前景变得模糊不清。

观察人士分析,习近平与默克尔通话似有挽救局面的意味,他希望欧盟不要站在美国这一边。中方在美国总统拜登正式上任前,曾有强化与欧盟关系,形成中、美、欧新三角的设想。由于美国两党对中共有高度共识,中共对拜登上台后改善双边关系也不抱太大希望。具有庞大经济力量的中国与温和持中的欧盟强化关系,至少在经济层面让美方孤立中国的计划受阻。

美方正在全球布局围堵中国,欧盟已经加入美国的阵营。连对中国一向谨言慎行的日本,态度也出现反转,与美国一道公开批评中国。

美国并没有停止他干扰习和中国的脚步。4月8日,美国商务部再次将七家中国超级计算机公司列入制裁名单,原因是这些公司从事危害“美国国家安全或美国对外政策利益的行为”。上届美国政府已经把数十家中国公司列入实体清单,华为、中芯国际等都名列其中。

第二,为什么要干扰习近平?

习的确想与美国和西方国家搞好关系,但觉得美国人一直在欺负他。说起来也是,中国并没有主动对美国挑战。贸易战是美国发起的;华为孟晚舟也是美国要加拿大抓的;新疆、香港和台湾都是中国的内政。说中国隐瞒新冠疫情,习也自觉委屈。因为当时正临近春节,谁也不愿瘟疫败了全国人民过春节的兴致。川普说翻脸就翻脸,把自己应对不力的责任推到他的身上?简直欺人太甚。

中美矛盾由来已久,可以说好也好不到哪里,坏也坏不到哪里。江胡时代,中美关系也出现过僵局,如美国空袭中国驻南斯拉夫领事馆等。但也不至于关闭休斯敦领事馆啊,关闭领事馆是断交、战争的前奏啊。习近平很困惑,中美关系为何会急剧恶化,像洪水一泻千里呢?

其实,真正让美国不抱任何幻想的还是香港反送中事件。中共对港民的武力镇压和恐吓使美国看到了纳粹德国的影子,觉得再不对抗中国,十年后,谁也玩不过他了。港版国安法的强制推出是压倒中美关系这个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也是习近平最愚蠢的政治决策。中国在香港有驻军,谁能颠覆香港主权呢?但习走火入魔,不管不顾执意强推港版国安法,将“一国两制”变成“一国一制”,将《中英联合声明》当成了擦屁股的纸,甚至将《基本法》也扔在一边,强行修改香港选举制度。美国认为中国就是纳粹德国和共产苏联的合体,习就是希特勒和斯大林的邪灵转世。

习手腕很硬,但他的行为很容易让美国人给他画像定位。你想在21世纪世界出现了集中营和种族灭绝,出现强势崛起的红色极权帝国,出现一个像希特勒和斯大林的独裁者,美国不灭你灭谁?因为二战的惨痛记忆还没有消失。

政治学者辜学武指出,中方忽略了一个重要的事实:即在对新疆政策的制裁问题上,布鲁塞尔在时间上或与美国进行了协调,但在内容上,欧盟可以说是“义无反顾,而且社会支持度非常高”。德国和欧洲社会认为,在新疆发生的事情与他们的价值观格格不入。因此做出制裁决定是出于自觉和信念,并不是受到美国的“干扰”。

在战略问题上,欧盟整体上通过北约组织与美国有着持久而牢固的军事合作关系。欧盟一直是美国的盟邦,这不仅仅是历史因素促成,更重要的是具有相近的价值观,美欧之间虽有矛盾,但人权观念,民主价值是一致的。

第三,习如何在国际上玩成孤家寡人?

徳籍华人政治学者张俊华在他的文章《习氏战狼外交”何时休?》中认为,中国的战狼外交并非一时冲动造成,而是建立在一系列对中国自己以及世界环境的认知基础上。而这些认知建立在对自己以及西方世界的误判基础上。

误判一:中国在不远的将来,就会在经济上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经济的动力。而随之将发生的,则是中国在各个领域逐一取代美国。中国超越美国,这在中国政界以及学术界里大多数已认为是一种必然。然而,中国官方忽视了,这种“必定”的信念是建立在西方能像以前一样对中国宽容和信任的前提下的。正是这种宽容和信任,中国在技术上“学”“偷”“买“才有可能。如果这个前提不存在,那这种“必然性”就要大打折扣。

误判二:中国的世界大工厂地位非但不变,而且更强化。这样,国际资本与西方各国的工业势必依赖中国。于是,世界经济的主动权就掌握在中国领导人手里。确实有些国家,特别像德国尤其是其汽车行业对中国市场极度依赖。德国的经济过于依赖国际贸易,其85%以上的市场在欧盟之外。中国是德国连续4年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官方以为,西方资本是站在中国的一边。但是中国却忽视了,越南、印度等好多国家也在上升。而发达国家本身也开始了重新考虑调整经济结构特别是制造业布局。

误判三:中国的技术,在关键领域已超越西方或与西方国家并肩同行,即便不是全面超越。靠着宣传,中国政策制定者似乎太相信自己的研发创造能力,他们忘了,这种跨越式的进展也是建立在西方能像以前一样对中国的宽容和信任的前提下的。而现在,恰恰是政治信任的原因,使得“世界第一“的公司如华为占领全球市场雄心计划大大受阻。也就是说,“以走捷径的办法超越别人”的好日子已不存在。

误判四:中国作为首个经济恢复的国家将重复2008金融危机后的故事,那个时候,中国被看成了拯救西方资本主义唯一救生圈 。中国官方认为,在世界抗击新冠病毒过程中,中国自然领引世界并一定会受世界瞻仰。但中国的领导似乎忘了,现在整个环境变了。在2008-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中国对原材料及其他商品的需求推动了全球经济增长。而这一次,中国并不可能提供那么大帮助。倒过来说,在全球经济贫乏的状态下,像中国这样一个依靠出口的经济也不可能重现以前的奇迹。

误判五:中国领导人感觉到自己已到如此强的程度,以至于能用经济以及各种手段随意惩治那些不听话的国家。以前中国可以惩治那些“不富裕的小国“,而如今,那些发达的西方国家都不得不接受来自中国的惩罚。但是中国官方却忽视了,在违背人类价值观和一般游戏规则的前提下的惩罚措施,在国际范围必然导致失去自己的道德支持者。

我认为,张俊华先生对中国五个误判的分析是深刻的。习近平对于中国崛起有一种暴发户的狂妄心态,又加之错误的历史观是他有一种复仇心理。这两种心理的交织催生了咄咄逼人的战狼外交,也决定了中国国际形势的内外交困。我们可以说,今天中国面临时代很新,但习近平很旧。

现在,我们进行一个总结。习近平与默克尔通电话抱怨中国和欧盟关系被美国干扰,但他没有意思到中国并不是被美国干扰,而是中国挑战了世界秩序和价值观。欧盟并没有被美国迷惑,而是主动与美国站在一起。因为这是民主与极权,自由与专制的对抗。21世纪发生在新疆的种族灭绝是维吾尔人的悲哀,但也是人类的耻辱。习近平对中国和世界存在严重的误判,这决定了他不会去改变自己的错误,而会沿着错误的道路末路狂奔,这也决定了中美、中欧之间的冲突无法缓解。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