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按:文章写于1967年

副标题:客观世界与主观世界

在《三论革命》中提到,革命就是推动社会前进,推动社会向前发展。这也可以说是改造客观世界。

毛主席说:“马克思主义的哲学认为十分重要的问题不在于懂得了客观世界的规律,因而能够解释世界。而在于拿了这种对于客观规律性的认识去能动地改造世界。”

然而有的人只知道斗私,以为这就是革命。斗私也叫做改造主观世界。

那么改造客观世界与改造主观世界的关系怎么样呢?

革命就是改造客观世界。

改造主观世界是为了更好的改造客观世界,是为改造客观世界服务的。并且主观世界的改造也只有在改造客观世界的过程中才能完成。而客观世界的改造则需要人们不断地改造主观世界。

我们说:“完全彻底为人民服务”这里完全彻底是为了“为人民服务”,而不是“为人民服务”为了使自己“完全彻底”。完全彻底为人民服务,首先是为人民服务,其次在为人民服务的过程中要求自己逐步的做到完全彻底,而不是首先做到了完全彻底然后再去为人民服务。

然而有人说,为人民服务必须完全彻底,又如干革命必须全心全意,决不能有丝毫的私心杂念,这就是说必须先改造好了主观世界然后再去改造客观世界。

此话当然不对。我们现在社会有多少人完全彻底了呢?有多少人全心全意了呢?有多少人没有“丝毫的私心杂念”了呢?难道除此之外的人们都不在革命?都不在为人民服务?

举一个实际的例子。我们常说:“革命小将要斗私批修”这“革命小将”,就是说他已经投入到改造世界的斗争中。他已经参加革命、进行革命,而“要斗私”呢?则说明了他还没有做到全心全意,还有私心。也就是说他到目前为止,革命固然是革了,全心全意还没有做到。可是革命并非“必须”全心全意,当然最好是全心全意,否则还需要斗私干什么呢?

我们大家都在学习毛泽东思想,那么学习毛泽东思想的目的是什么呢?毛主席说:“马克思列宁主义之箭,必须用了去射中国革命之的,这个问题不讲明白,我们党内的理论水平永远不会提高,中国革命也永远不会胜利。”毛主席一贯教导我们的就是为中国革命,就是为东方革命,就是为世界革命。这里的革命,就是改造客观世界。毛主席号召我们学习“列宁斯大林关于中国革命的学说”毛主席从来没有号召我们学习马、恩、列、斯著作中关于“斗私”的学说,然而现在有的人一天到晚学习的就是老三篇,所知道的就是斗私。

有的人一直在斗私批修。现在已在狠斗私字一闪念,看看似乎已经近于“完全彻底”了,然而我向这位同志问一句话,你们对于革命究竟作出了多少贡献么?你们对社会向前发展究竟起了多少推动力呢?你们对于阴暗面的改革又进行了多少呢?你们的私字固然仅仅剩下了“一闪念”,然而社会似乎并没有多大受益。

我的希望,不要一天到晚关在家中斗私,客观世界的事,社会上的事这么多,大家赶快起来干。这些事不必举出很多的例子。文艺作品是如此的少,这是不是客观世界的问题呢?你有没有不满呢?即使你不懈创作。你有没有为文艺创作出一番力呢?有利于文艺作品的出世,这也是一件很好的事。你对客观世界的事没有想到改造,一天到晚在屋子里斗私斗私,这又有什么意思呢?

现在有的人已经将“嫉恶如仇”变成了“嫉私如仇”。我想还是“嫉恶如仇”好些,嫉社会上的丑恶现象如仇,嫉社会的阴暗面如仇。因为它对社会有作用有贡献。

我们的革命前辈,他们参加革命都是从改造客观世界着手的。毛主席在青年时期就立下了雄心壮志:改造中国与世界。毛主席说“革命必须从大本大流─改造中国国民思想入手。。。”毛主席在青年时代就发出了豪言壮语:“与天奋斗,其乐无穷,与地奋斗,其乐无穷,与人奋斗,其乐无穷。”毛主席在教室门口贴了一付对联:“世界是我们的,做事要大家来。”一句话,干起来。

我们的革命前辈鲁迅、李大钊、方志敏等等,他们在决心投身到革命的时候,首先看到的是社会腐败。人民正在受苦受难。改造社会,解放人民,由此产生他们终生轰轰烈烈的功绩。他们大概谁也没有怀着这样的动机:“我的私心太重,应到革命的熔炉中去斗掉一些。”他们的私是在不断地与客观世界作斗争中斗掉的。最好成为金碧辉煌的巨人,成为近乎完美的共产主义战士。

我们再来对比一下,我们的革命前辈,在他们还在青年时代的时候──碰到一起就“指点江山,激扬文字”他们所讨论的就是国家大事,就是“国家如何改造,政治如何澄清,帝国主义如何打倒,武人统治如何推翻,教育制度如何改革,文学艺术及其他学问如何革命,如何建设等等问题。”

然而现在呢,一家人碰一起就是开家庭斗私讲用会,就是检查私心杂念,就是斗私斗私。

毛主席在《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中说:“在知识分子和青年学生中间,最近一个事情思想政治工作减弱了,出现了一些偏向。在一些人眼中,好像什么政治,什么祖国的前途,人类的理想都没有关心的必要”那么在现在又有多少人在关心“祖国的前途,人类的理想”的呢?

毛主席在视察大江南北的时候说“形势大好的标志是人民群众充分发动起来了,从来的群众运动都没有象这一次发动得这么广泛,这么深入。全国的工厂,农村,机关学校,部队,到处都在讨论文化大革命,大家都在关心国家大事。过去一家碰到一块说闲话的时候多。现在不是,到一块就辩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问题。父子之间,兄弟姐妹之间,夫妻之间,连十几岁的娃娃和老太太都参加了辩论。”

那么现在呢?一家人举行斗私批修学习班,这又说明了什么呢?还是说明了“人民群众都发动起来了”吗?

革命需要的是怎样的人呢?是完全彻底的?没有私心的?我想革命需要的乃是对革命有所贡献的人,如《三论革命》中提到的,革命就需要你为社会发展起较大的推动力,你作出的推动力越大,革命就越需要你。你没有贡献,革命就不需要你。尽管你私心杂念很少或者没有,但是你没有为社会发展出力,你有没有私心杂念又有什么关系呢?

当然这里是辩证的关系,私心杂念越少,对革命的贡献必然会越大。这样说的原固,是想说明,我们考虑问题应从客观世界出发而不是从主观世界出发。

我们再来看一个实例。文化大革命,有一个革命小将或者说革命小小将,名叫邱红。她刻苦学习毛泽东思想,热情宣传毛泽东思想,全文背出老三篇,背出好多段语录。她还教会了几个别人背诵老三篇。她宣传毛泽东思想也就是如此:背诵。她并且还活学活用,譬如家里分苹果,她只捡了个小的。譬如帮助别人做事,譬如省下了鸡蛋给妹妹吃。。。

然而也仅仅不过如此而已。

那么我们再来看看另一位六岁的女孩──这是马克思的女儿。在她六岁的时候,美国爆发了南北战争。这事成了马克思家中的重要新闻,成了他们经常谈论的中心问题。

马克思的女儿在这样的环境,接触到的是这样的事情问题。她在这时,写了一封又一封的长信,寄给美国总统。这些信她托她父亲带到邮局里去寄出。她在以后回忆起这些事的时候说过这样的话:我当时以为,如果美国总统没有我帮助他出谋划策的话,他是一定要失败的。到她年龄大的时候,马克思把她写的信还给了她。这时,她才感到自己是多么的幼稚。

这两位,都是六岁的女孩。后者似乎有点幼稚可笑,前者呢,在进行斗私批修,在宣传毛泽东思想。后者以后继承了她父亲的遗志,成为一个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成为广大人民群众所喜爱的人物。前者呢?上北京去见到了毛主席,然而她以后的命运,现在还不知道,我也无法进行预料。

《四论革命》原始稿

《四论革命》整理稿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