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3日,《华尔街日报》援引一份此前未披露的美国情报报告报道,中国武汉病毒研究所的3名研究人员于2019年11月到医院寻求治疗,这个举动比中国官方披露新冠病毒传播的时间早了一个多月。

该报导称,这份报告内容包含受影响的研究人员数量丶他们患病的时间以及他们在医院就诊的细节,而报告细节可能会增加外界呼吁对新冠病毒是否可能从实验室被泄漏出来进行更广泛的调查。

一位匿名人士告诉《华尔街日报》,这报告是由一个国际合作伙伴提供的,可能很重要,但仍需要进一步调查和补充证实。

有分析人士指出,2019年11月大约是许多流行病学家和病毒学家认为新冠病毒首次开始在武汉周围传播的时间,中国官方说,第一个确诊病例是一名在2019年12月8日发病的男子。

但身为世卫病毒起源调查团队成员之一的荷兰病毒学家吉柏曼斯在今年3月曾告诉美国的NBC新闻,2019年秋季,一些在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工作人员确实生病了,但她把这归结为常规的丶季节性的疾病。她居然说:“人偶尔有一些疾病是很正常的,这并没有什么突出的问题。生病的员工也许有一两个,而这当然不是一件大事。”

众所周知,新冠病毒大流行2020年1月起于中国武汉,随后遍及全球。目前对于这场大流行的起源主要主要有两种假设理论,即从动物到人类的人畜共患自然演进说,和实验室逃逸的事故说。

3月30日,世界卫生组织的“新冠病毒溯源调查报告”称,新冠病毒“非常可能”是通过另一种中间动物宿主从蝙蝠传播给人类的。专家团队认定病毒“极不可能”是从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之类的实验室外泄。

美国罗格斯大学化学暨生物学教授埃布赖特认为,正如人们预期和担心的那样,由于中国政府对世卫组织团队的控制和指示,团队的职权范围受限,而且其团队成员受到利益冲突压力。“世卫工作组没有能够提出可信的报告,反而是进行了粗暴的粉饰。因此,这份评估报告,存在严重的缺陷。”“评估报告没有考虑,甚至都没有提到武汉病毒研究所或武汉疾控中心的研究人员,在蝙蝠洞中的野外采集活动,或蝙蝠洞区域的实地调查活动期间,发生过意外感染的情况。”埃布赖特认为,世卫组织的这份评估报告,根本没有考虑武汉病毒所可能发生实验室事故的情况,只是提及但立即排除说没有证据。而武汉病毒所曾经进行过一项多年的基因工程研究,对蝙蝠身上携带的与“萨斯”相关冠状病毒进行了大量的研究。澳大利亚弗林德斯大学的疫苗专家尼古拉·彼得罗夫斯基教授认为,不能排除武汉实验室泄露的可能性。世卫调查组排除武汉病毒研究所泄露的可能性过于草率。

5月3日,辛克莱广播集团曾发布独家新闻,报道美国能源部下属的生物防卫研究所劳伦斯·利弗莫尔国家实验室的情报部门“Z分部”在2020年5月27日发布了一份对新冠病毒起源开展研究的“机密”报告。该部门的研究人员最后得出结论认为,新冠病毒可能起源于中国的实验室。

针对《华尔街日报》的上述报道,我认为,它提供了新冠病毒可能来自武汉病毒实验室的证据线索,还不是证据。不能说武汉病毒研究室有人生病就一定是感染了新冠病毒。但既然《华尔街日报》提出了证据线索,世界卫生组织就应该调查,中国政府应该公开这些人员的病历资料。《华尔街日报》的报道再次让我们回忆起,在年初世卫专家赴武汉对新冠病毒溯源调查时,中国政府拒绝让世卫专家接触2019年12月早期疫情当中的174个病例资料的事。为什么中国政府不让世卫专家接触最初数据呢?为什么不披露病毒实验室人员在疫情爆发前曾染病的事实呢?因为最初的病例最接近病毒的源头。比如出现了一个森林火灾,要找到事故原因。是因为燃烧的烟头,还是因为雷电,还是其它的原因,我们就要找出那棵最初被点燃的树。新冠病毒也是这样,通过最初病例找到病毒源头。目前无法断定新冠病毒来自武汉病毒实验室泄露,但中国政府掩盖疫情,阻扰溯源调查是事实。

白俄罗斯发生的拦截民航客机抓捕政治对手的野蛮行为和中国政府掩盖新冠病毒来源的行为本质上是一样的,都是漠视人的生命。权力大于生命,大于真相。独裁与荒诞与影随行,独裁与灾难形影不离。如果欧盟将白俄罗斯列为民航禁飞区,让它为自己的荒诞付出代价,世界是否也需要对中国采取强硬措施,让它公布疫情的真相,以慰藉300万无辜的亡灵呢?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