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博闻社报道,6月5日,江苏多地包括南京师范大学中北学院、南京中医药大学翰林学院、南通大学杏林学院、江苏大学京江学院、江苏师范大学科文学院等独立本科学院爆发了大规模的学生聚集抗议事件,其中以南京师范大学中北学院的抗争和冲突最为激烈。

一名中北学院知情学生对博闻社记者透露,“我们学校和同样挂靠在南京师大名下的泰州学院是江苏同类院校中最早开始示威的,5号就开始了”,“6日警察在校门口打我们的同学,学生受伤后送到医院。当天稍晚,特警就进入了学校,与同学们发生了激烈冲突。7日早上学校已经被封锁了。”

现场视频显示,在晚间,中北学院聚集的学生和特警围成的人墙之间发生激烈冲撞,有学生被特警拉扯头发、暴力拖走,学生则不时呼喊口号表示抗议并投掷杂物反击,有学生在冲突中受伤。

另一名来自江苏师范大学科文学院的王同学则向博闻社记者表示,自己听说了中北学院特警进驻并封校的事情,虽然他的学校没有出现这样局势紧张的情况,但也同样出现了学生抗议。“6日下午学生前往阶梯教室与老师协商‘本转专’一事,协商不成就演变成学生聚集起来向学校抗议了”,王同学说,“学生堵在校门口不让老师和领导走,到现在我们学校用来接送老师上下班的大巴车依然被堵在学校里。”

鉴于江苏高校独立学院学生的激烈反抗,据悉,教育部已紧急叫停了独立学院转设为职业技术大学的进程。浙江杭州商学院、浙江财经大学东方学院、浙江师范大学行知学院等独立学院已公告全面暂停独立学院与职业院校合并转设为职业技术大学的工作。规定按照“老人老办法,新人新办法”原则,对以独立学院名义招生录取的在校学生,凡符合毕业条件和学位授予条件的,毕业证、学位证均以独立学院具名用印。预计,江苏高校独立学院抗议事件会因教育部的叫停转而暂时平息下去。下面,我就该事件谈谈自己的看法:

第一,教育部对独立学院强制转设引爆了冲突

中国大学独立学院最早创办于1999年7月的浙江大学城市学院。据相关统计资料显示,从2004年第一届独立学院学生毕业算起,至2018 年底,独立学院已有累计向社会输送了约473万名毕业生。

独立学院转设则可追溯到2006年。当时教育部提出,“十一五”期间,独立学院视需要和条件按普通高等学校设置程序可以逐步转设为独立建制的民办普通本科高校。截至2018年8月,全国有独立学院265所,共有64所转设为独立学院,已转设独立学院占全国独立学院总数的19.45%。

2008年,教育部再次发文《独立学院设置与管理办法》,给予转设五年过渡期限。按照要求,全国独立学院都要依法通过考察验收,实现真正的“独立”。2020年5月,教育部发出“最后通牒”,规定到2020年末,各独立学院全部制定转设工作方案,同时推动一批独立学院实现转设。独立学院转设的路径包括转为民办、转为公办与终止办学。在推动独立学院转设方面,有一部分独立学院跟高职高专进行结对、合并,最后转设成为职业技术大学。

博闻社报道指出,江苏高校之所以爆发激烈的学生反抗事件,是因为江苏教育部门宣布民办本科院校将与职业学校合并“转设”成为“职业本科大学”。

某独立学院学生叶同学对博闻社记者说:“职业本科比大专略好,但是比本科差多了。”“不能考公,考研要加两门笔试,部分院校还不收,找工作的话很多公司把你当职校生连简历都不看。”“我们的分数到了本科线,有的独立院校分数线还大大高出本科线,交的钱比公办本科多,现在拿到的学历却要降级,因此同学们都很难接受这种‘转设’方案”,叶同学接着说,“大家的要求其实很简单,按照国家规定最好能转为公办普通本科,如果不行就直接停办,停办就是不招新学生了,但是现有学生还是保留普通本科学历,坚决不要不伦不类的‘职业本科’身份。”

第二,为什么教育部要转设独立学院?

有分析文章指出:在本科教育资源匮乏的年代,独立学院(也就是我们常说的三本学校)能够创造机会让更多人上本科。在高考录取率80%的当下,独立学院的历史使命已经完成。现实情况是,很多独立学院和高职院校长久以来就面临着生源不足的情况。独立学院还存在如下问题:法人地位未落实、产权归属不清晰、办学条件不达标、师资结构不合理、内部治理不健全等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教育公平和高等教育健康发展。论办学实力与质量,独立学院比不上公办高校;论办学机制的灵活性,又不及普通民办高校。公办、民办两边不沾的尴尬处境使其裹足不前,公办高校、普通民办高校、职业院校对其形成“三面夹击”态势。

独立学院在转设过程中,可谓困难重重。首先要面临的问题是产权结构不合理。最初,独立学院所依附的母体学校与社会投资方签订合作协议时,只规定合作期间的利润分配,没有议定合作期满后的财产归属。

随着独立学院不断发展壮大,资产总值早已远远超过刚成立时的数额,这部分增值资产应当属于母体学校还是社会投资方,往往导致两者之间的分歧。

长期以来,独立学院从收取的高昂学费中,提取一定比例资金支付给母体学校。

2019年,湖南省发布调整独立学院学费标准通知,规定自该年度秋季开学起,全省独立学院的学费标准为每年1.25万至1.8万不等,而全国公办高校一年的学费普遍在5000-8000元之间。

独立学院是母体高校办学经费的重要来源之一,有“三本养一本”之说。当独立学院要与母体学校切割,往往需要支付一笔“分手费”,以补偿办学期间母体学校在校名品牌、师资等各方面的支持。

以云南大学滇池学院为例,它是由云南大学、滇池公司合作举办的独立学院。根据民生教育集团相关公告,云南大学、滇池公司、滇池学院三方已签署转设协议,原合作办学协议终止。但滇池学院(转设后学院)需向云南大学支付补偿款,总计人民币2.8亿元。

高额“分手费”让并不富裕的独立学院焦头烂额,滇池学院只是其中一个缩影。实际上,独立学院想要“独立”,单单有钱还不够,关键还在于基本办学条件,尤其是土地、校舍建筑、仪器设备、图书和师资队伍等五项硬性指标。如果母体学校收回对独立学院办学土地、师资力量等方面投入,独立学院的转设之路举步维艰。

独立学院转设后将失去母体高校这块“金字招牌”,招生和经营压力也将不可同日而语。

第三,教育部为何会突然叫停转设?

我的看法是江苏高校独立学院学生抗议事件的时间点过于敏感,因为现在正值六四大屠杀32周年纪念,世界各地都在举行纪念活动。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和国会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都发表纪念六四声明,并要求中国政府纠正历史错误。中共对六四纪念活动高度警惕,香港维园烛光晚会被强力禁止,但香港市民用蜡烛、手机灯光点亮了整个香港。中国政府很害怕因为江苏高校学生反抗事件引发新的学生抗议浪潮。其次,现在正值中国的高考期间,教育部担心此事件节外生枝引发不测风云。综上,我认为六四事件和高考因素促使教育部迅速平息该事件。但独立学院转设不会停止,只是独立学院通过与高职高专进行结对、合并,最后转设成为职业技术大学的模式会被终止。

现在,我们进行一个总结。高校独立学院转设的初衷并不错,但没有考虑到学生的切身利益。6月5日,江苏高校独立学院的学生为了自己的利益,拒绝接受学院转设为职业技术大学而组织起来反抗,迫使教育部暂时叫停了转设。独立学院学生的抗争之所以能够取得胜利,与中共对六四事件重演的恐惧和高考敏感期间有直接的关联。江苏高校学生反抗事件告诉我们,权利来自于斗争,权利来自于行动。当我们团结起来发出共同的声音,中国就一定会改变。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