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国家喜好忽悠甚至厚颜无耻的专家教授真不知有多少,出了名的就有一长串,微信公众号上有人把最突出者还排了座次,这里就不一一敲出他们的大名,只说胡锡进。

大概知道自己快要退休,而一旦退休后,说话的权威性就会大打折扣,因此趁退休前卖力地表演,甚至把早已“站起来”的中国民众都当成三岁孩子忽悠。比如,几天前他发表什么《假设没有中国共产党,中国会怎样?》这种明知故问的文章,难怪会遭到网友的嘲笑和批驳:“连三岁幼童都知道,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一个意志坚定的共产党员,还是厅局级干部,他为什么要做这种假设?他想干什么?在我看来,一个真正的合格的党员是不应该有这样假设的,连想都不能想!可他胡编却明目张胆地提了出来,他是何居心?”

上面这位网友在公众号文章中驳斥得真好!这还用“假设”还用问吗?没有中国共产党,便没有“新”中国;没有“新”中国,就没有中国人的“新”生活,没有现在的一切包括独裁!世界上所有像中国这种国家的人都能明白的“道理”,胡锡进为什么还要提出来?他难道觉得中国人都不懂这个“道理”,只有他胡锡进才懂,所以他要给中国广大民众以再教育?真是太自信、太高看自己了!我等不需要你胡锡进启蒙,我们比你更懂得“假设没有中国共产党,中国会怎样”。收起你的小把戏,不要再自作聪明,否则只会被更多网民嘲笑或驳斥。

胡锡进做总编十五六年了,在他的文章包括他执笔的社评中,说了多少昧心乃至伤天害理以及像上面那种幼稚的话,只有他自己知道。二十多天前,他厚着脸皮说什么,“我要感谢社会对我总的包容,虽然不停有人指摘我,但我得以‘奄奄一息地活着并且长寿’”。

其实,胡锡进非常清楚,几乎可以代表“社会”的中国众多网民并不想“包容”这个离骗子大概只有一步之遥的总编大人,换而言之,包容他的绝不是“社会”。因为谁都知道,代表社会的网民们包容不包容他胡锡进没多大作用。因此,胡锡进嘴上说“感谢社会对我总的包容”,其实就是在变相感谢他的领导,感谢上级主管部门。如果他的领导或叫上级主管部门不能容忍他,就是有十个一百个胡锡进也早就离开那位置了。这正是胡锡进的聪明之处。他知道中国官员不怕群众不满,只怕领导不高兴。

不久前本人在文章中提到胡锡进18年前炮制的假新闻,只引了一个报道的题目。事后感觉不够严谨,若有网友认真,会说你是在造谣,弄个题目就能证明胡锡进炮制假新闻了?

这让自己惊出一身冷汗。确实,捉奸捉双,抓贼拿赃,你说胡锡进炮制假新闻,必须把他假新闻里说了什么也应该公布出来,这样才能以事实为依据从而服人。

下面是18年前,胡锡进和另一“同仁”编造的“前线报道”。通过这篇报道,大家可以看出当年胡锡进是多么地会胡编乱造。更重要的是,他可能非常明白,做这种报道,若能让国内主流满意,就会获得超值奖赏——说不定就因为这种报道让他经受住了“考验”,从而受到领导重视并得到提拔,最终做了环球时报总编,而且一做就是十五六年,并还将继续做下去,一直做到他胡锡进退休那天为止。不多啰嗦,还是来看报道全文内容:

前线报道:伊拉克打得顽强 震撼英美联军(2003年3月25日人民网 )

人民网赴海湾特派记者胡锡进、宋念申

战争爆发以来,伊拉克军队打得非常顽强,震撼了美英联军,也震惊了整个世界。战争爆发前被很多人预测为不堪一击这支军队竟在毫无屏障的大沙漠上与美英军队殊死搏斗,表现得很有尊严。伊军有以下几点表现非常突出:

一,迄今为止,没有一支军队集体投降美军抓了一些俘虏,但都是一小股一小股抓到的没有一支伊军是在指挥官的带领下有组织投降的美军曾宣称驻守巴什拉的第51师集体投降,但被证明是假消息,该师目前仍在顽强抵抗。

二,没有一个城市轻而易举被美军占领美军曾宣称什叶派占多数的巴士拉等城市将会开城门,用鲜花欢迎美军,但被证明这是美军的一厢情愿。紧靠科威特边境的乌姆凯尔斯市在地面战爆发的第一天就被宣称为美军所控制,但直到25日,该市的抵抗也没有停止,美军被迫一条街一条街,一栋房子一栋房子地与伊军巷战

三,伊军到现在没使用生化武器,反抗美军的手段非常规矩。战前外界很多人相信萨达姆有生化武器,周边国家非常紧张。但战争打了五天,伊军没使用一件生化武器,萨达姆到底有没有生化武器开始成了疑问。

四,伊军给美军沉重打击,结束了美国这几年对小国发动军事打击“零伤亡”的记录

五,伊军不仅抓了美军俘虏,而且郑重表示将按日内瓦战争公约善待这些俘虏。他们在电视上播出这些俘虏的镜头受谴责后,很快改变了作法。

美军在前几天的战争中严重失分。美国人表现得过于轻敌,古人云:“骄兵必败”。另外,美军散布了太多假消息,被一一戳穿,使美国政府和美国媒体的威信都大受影响。

上面就是胡锡进这篇战地报道的全部内容。18年过去,美国打伊拉克的情形早已世人皆知。他这篇总共只有614个字符的报道有多少处胡编乱造,现在一清二楚。

报道说“伊拉克军队打得非常顽强,震撼了美英联军,也震惊了整个世界”,是事实吗?

报道说萨达姆的“这支军队竟在毫无屏障的大沙漠上与美英军队殊死搏斗”,是事实吗?

报道说“没有一支伊军是在指挥官的带领下有组织投降的”,是事实吗?

报道说“没有一个城市轻而易举被美军占领”,是事实吗?

报道说“美军被迫一条街一条街,一栋房子一栋房子地与伊军巷战”,是事实吗?

报道说“伊军给美军沉重打击”,是事实吗?

一篇600余字的报道几乎全部失实,这样的“前线报道”算什么?当年胡锡进为什么非但没有被追究责任,反而在不久后还受到重用,又是因为什么?难道胡锡进是带着“任务”去的,这篇“前线报道”必须这么写?让人莫名其妙。

原新华社记者后担任炎黄春秋副主编的杨继绳曾说过:“记者是一个卑鄙的职业,这个职业可以混淆是非,颠倒黑白,制造弥天大谎,欺骗亿万受众;这是一个崇高的职业,这个职业可以针砭时弊、揭露黑暗、鞭挞邪恶、为民请命,担起社会良心的重责。”

很遗憾,整天所谓“正能量”满满的胡锡进,选择的竟然是前者:“混淆是非,颠倒黑白,制造弥天大谎,欺骗亿万受众”。真不知“该当何罪”!

2021.7.1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