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日,中共举行了声势浩大的100周年庆祝活动。习近平压抑已久的情绪终于得到了释放,他在演讲中说:“中国人民从来没有欺负、压迫、奴役过其他国家人民,过去没有,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有。同时,中国人民也绝不允许任何外来势力欺负、压迫、奴役我们,谁妄想这样干,必将在14亿多中国人民用血肉筑成的钢铁长城面前碰得头破血流!”

雄伟壮观的场面和斗志昂扬的演讲让我想起了北朝鲜。北朝鲜有世界上最壮观最震撼的十万人团体操表演《阿里郎》。十万人按照既定的控制,一起做机械的动作,视觉震撼,但令人不寒而栗。

时评人士邓聿文指出:对于极权政治而言,整齐划一的团体行为本身会产生一种秩序和力量之美,如果再赋予这种团体行为格外的含义,对巩固极权统治或领导人的个人权威是有好处的。所以,极权国家或者有类似极权情节的领导人,都喜欢搞这类宏大的庆典。王军涛博士认为,对于独裁者而言,盛大的盛典也是他们突出自己的权威,凌驾于党和国家之上的机会,所以独裁和专制国家非常注重庆典,这不是人民的庆典,主要是统治者的庆典,统治者要让人民感受到他们的威严,所以他们很重视这种仪式感。

习近平花费成百上千亿元豪华奢侈的庆典尽管将众多粉红忽悠得鸡血盎然,但中国毕竟不是北朝鲜,也不是五十年前的中国。7月5日,清华大学退休教授蒋毅君就在视频中痛斥中共用纳税人的钱办党庆,为自己歌功颂德是极大的犯罪。她说,世界上有几百个党,美国民主党、共和党起码有200年历史了,人家哪一个党过生日大张旗鼓,用纳税人的钱来过生日?动员了几万、几十万的人去歌功颂德,还让小孩唱(做)共产主义接班人,铺张浪费达到极点,所以,我觉得这个党犯了很大的错误。现在就是在自我修饰、自我扩张、自我膨胀。要在国外的话,马上反对党就批评,马上人民一票把你选下去。蒋毅君教授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1949年以前加入中共地下党。

其实,无论习近平如何给苟延残喘的中共涂脂抹粉,想让已经清醒过来的中国人再愚昧过去,简直是一个无法完成的工程。但今天的中国是一个奇葩的国家,据说有学者称能够让煮熟的鸡蛋再变成生鸡蛋,并且还能孵出小鸡;用马克思理论可以否定爱因斯坦相对论。我相信不久,就有学者声称习近平思想可以实现骑自行车上月球兜风的梦想。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

中共的确很牛,9500万党员,并且是永不叛党的党员。有如此庞大的党员,中共长期执政应该没有问题。但前中央党校蔡霞教授却发出一个不合时宜的警告,她说美国要做应对中共可能突然瓦解的充分准备。人家习近平正在办喜事,张灯结彩,蔡霞却开始准备花圈,张罗寿衣了。

中共真的是回光返照吗?蔡霞说:“中共貌似强大, 但这个改良的新极权主义斯大林专制政权内部是相当脆弱的。中共有恶龙一样的野心但内里是个纸老虎。在某些情况下, 有许多因素可能导致意想不到的局面突变, 甚至政权的坍塌。这些因素包括: 经济模式的不可持续性例如高水平的负债率; 其虚假浮夸的意识形态宣传与真实现状之间,其在市场与国家之间相互冲突的分配双轨制, 其不断扩大的社会贫富悬殊, 其持续不断的腐败问题, 其最高权力继任方面的激烈内斗等内在固有的无法克服的矛盾冲突。习近平的过分多疑和狭隘猜忌导致其在内部不断清洗异己, 这些带来中共内部中高层官员的极度不安全感, 以至于人人自危。

所有上述因素, 使任何可能的突发性事件引发一连串连锁反应, 而出现不可预料的情况, 甚至政权的坍塌。回想那些——没人预料到前苏联和东欧国家的突然垮塌——但它们发生了。由随机性事件触发的突然而瞬间的崩溃, 几乎不可避免地带来中国内部的失序混乱, 这将给中国外部的世界带来严重的后果。因此, 美国要有清晰的认识和充分的应对预案。”

为什么蔡霞会忽视9500万中共党员呢?蔡霞认为:“中共不是铁板一块, 我从 1986 年起在中共党校系统工作, 三十多年与中共中高层官员的接触经历, 我能说至少有 60%–70% 的中共中高层官员是了解现代世界文明进步趋势的。他们懂得只有民主宪政政府才能使中国长治久安,才能使自己获得人权保障与人格尊严和人身安全。中共党内的有识之士是认识到美国的善意的。美国应该继续支持中国的公民社会, 中国公民社会现在已经转入地下; 同时, 扶植和支持党内自由民主力量重新回到政治改革路线, 以实现中国社会的良性和平转型。”

你看看,中共100年大庆的“红旗迎风飘,凯歌冲云霄”,原来是要掩盖自己的风烛残年,习近平的“钢铁长城和头破血流”只是在给自己壮胆,好像一个浑身颤抖的人对别人说:别欺负我啊,否则你死得很难看。

中共这个红色巨人真的会一夜间倒下吗?我认为,中共走向溃败只是时间问题,习近平的极权复辟正在加速中共的覆灭。

我刚看到一则新闻,说是7月5日,习近平同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法国总统马克龙举行了视频会议,就中欧关系交换了意见。官媒新华社报道说,习近平表示,目前全球疫情形势依然严峻,经济复苏前景尚不明确,“世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相互尊重、精诚合作,而不是猜忌对立、零和博弈”。有观众朋友看到这个消息一定会蒙圈,你都已经要人家头破血流了,怎么还要精诚合作呢?其实,点破习近平的心思也不难,那就是中国家里的事,你们别管,你们可以一门心思在中国闷声发大财。但这可能吗?你在中国对维吾尔族进行种族灭绝,对香港撕毁一国两制承诺,对台湾武力占领,国际社会怎么能不管呢?你不是讲人类命运共同体吗?现在早已不是丛林法则时代了。但习近平也不理解,资本主义不是见利忘义吗?邓小平时代你们不是可以人权与贸易脱钩吗?你们干嘛要吃饱了饭没事干找中国的茬?习近平与国家社会具有完全不同的价值观,一个生活在五十年前,一个生活在今天,如何交流?所以,无任习近平如何向中国人说狠话,向外国人说软话,但中共与国际社会有一个解不开的死结,那就是截然不同的意识形态和价值观。

现在,回答观众朋友的问题,中共真的可能一夜坍塌吗?我的看法是有可能。理由如下:

中共不断挤压实体经济、民营企业、外资企业的生存空间,而国有企业全面亏空、千疮百孔。大多数民众一直处于负债生存、房奴卡奴的状态。中共跳不出“中等收入陷阱”,无法实现从“投资型暴涨”转化为“消费型增长”。随着失业人口的急剧攀升,民众生存变得越来越艰难,社会陷于剧烈的动荡不安之中。

中共早已陷于塔西佗陷阱。当权者所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标点符号都会成为民众调侃的笑料。恼羞成怒的中共撕下最后一层温情脉脉的面纱,采取高压维稳的政策来维护自己的既得利益,使得社会矛盾进一步被激化。整个社会就像一个千疮百孔、处处对立、暗藏危机的巨大火药桶。

为了平息越来越大的民愤,中共不得不采取打掉一大批民怨极大的贪官污吏来继续维护统治的合法性。问题也恰恰出在这里,哪家既得利益集团都不是省油的灯,谁想灭掉谁都不容易,两虎相争的结果,势必会激起来自于集团内部的强力反弹与激烈的争斗。底层互害、高层互斗的结果就是人人自危,人人都深怀恐惧,造就一种人人都成为施害者、同时又成为受害者的双重人格的怪胎。外面光鲜亮丽无比、百花齐放齐唱赞歌,而内里却早已癌变溃烂。

随着经济危机的爆发、失业人口的增多,群体冲突频繁,谣言盛行,整个中国就像一个一点就燃的火药桶,而暴力维稳、杀鸡骇猴失去其应有的威慑力。以美国为首的国际民主同盟对中共实施围堵和制裁,中共四面楚歌,陷入孤立。在内外交困下,越来越多的中国人会站出来奋身抗争。这时,社会秩序混乱,中共统治集团分裂,基础组织涣散,官员们乘机盗取公共财产,为跑路做准备。中共高层内斗加剧,改革派会利用民间力量为自己赢得政治优势。此时,中共和习近平就到了最后的惨淡光景。

中共百年大庆与美国独立日庆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个奢华,一个简朴,一个杀气腾腾,一个和谐祥和,谁真正强大、稳定,不言自明。中共百年大庆不过是极权主义的最后表演,因为危机正在逼近,坍塌或许突如其来。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