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8日,中国驻美国新任大使秦刚抵达美国。他表示要与东道国“建立沟通渠道”,使双边关系“回到正轨”。有分析认为,习近平将秦刚派到华盛顿接替崔天凯,是“不妥协的一个标志”。

现年55岁的秦刚之前为中国外交部副部长,他曾出任过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盛顿史汀生中心中国项目主任孙云回忆说:“当时他(秦刚)的绰号是‘战士刚’。他曾用同样敌意的语气回答记者咄咄逼人的问题”。

习近平时代抛弃了邓小平韬光养晦外交方针,实施针锋相对的强硬外交路线,向中国人展示中国进入了强起来时代。习近平的外交路线被外界称之为战狼外交。外界也把中国外交部发言称之为战狼,如耿爽、华春莹和赵立坚等。但随着中国外交形势的急剧恶化,更高级别的战狼出现在国际舞台上,如杨洁篪、王毅、谢峰和秦刚等,我称他们为战獒。中国战獒是如何炼成的呢?下面,我就与观众朋友们一起聊聊这个话题。

第一,形势比人强

中国外交之所以战狼出没,甚至战獒出征都与与习近平粗暴、蛮横的性格以及行为偏好有直接关系,可谓上有所好,下必甚焉。

2009年2月11日,时任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在墨西哥会见华侨时就展现了他的外交风格。他说:“有些吃饱了没事干的外国人,对我们的事情指手划脚。中国一不输出革命,二不输出饥饿和贫困,三不去折腾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杨洁篪和王毅作为职业外交家原本性格稳健务实,不卑不亢,颇有君子风度,但在习近平的屋檐下也不得不低头,从鸽派向鹰派转变,可谓形势比人强。

今年3月的阿拉斯加中美高层官员会晤中,杨洁篪突然发飚,怒斥美国。他说: “我现在讲一句,你们没有资格在中国的面前说,你们从实力的地位出发,同中国谈话。20年前、30年前你们就没有这个地位,因为中国人是不吃这一套的。”杨洁篪的话就是转述习近平的话。

2016年6月1日,在中加外长年度会晤后的记者会上,加拿大记者问加拿大外长有关中国人权问题“加拿大为什么要与中国保持更紧密关系?如何通过这种关系来促使中国改善人权?”还未等到加拿大外长回答,王毅就手指记者说:“你的提问充满了对中国的偏见,和所谓的不知从什么地方来的傲慢,我是完全不能接受的。”“关于中国人权状况,没有人比中国人民更了解,中国人民才是最有发言权的。” 王毅随后反问该名记者“你去过中国吗?”“知道中国从一穷二白,帮助六亿人摆脱贫困吗?”“知道中国是人均(GDP)8000美元的第二大经济体吗?”“知道中国把保护人权列入到宪法当中了吗?”

同样,谢峰在天津指责美国把中国当作“假想敌”。他说:美方的“竞争、合作、对抗”三分法就是遏制打压中国的“障眼法”。美国既要坏事做绝,还想好处占尽,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谢锋还质问,“美国凭什么以全球民主人权代言人自居?”“美方没有资格在中方面前指手画脚谈民主人权”。

综上可见,杨洁篪、王毅、谢峰之所以不顾外交礼仪,口出狂言,无非是要与习近平保持高度一致。

第二,国际形势恶化

今年2月,面对媒体提问有关“战狼外交”引发的风波时,秦刚曾说“有国家或个人对中国的抹黑诋毁,他们恐怕都不能用‘战狼’来形容,那简直就是‘恶狼’”,并强调:“面对针对中国的各种疯狂攻击,中国外交官当然要站出来说不,这和一味示强完全是两码事。有人无故无理骂人,还不让别人还嘴,岂有此理!”秦刚的话既是无理狡辩,也反映出中国被国际社会孤立、排斥的现实。

习近平政权在南海穷兵黩武,实施人质外交,迫害政治异议人士,对维吾尔族实施种族灭绝,对藏族和蒙古族实施文化灭绝,废止中英联合声明和一国两制承诺,武力恐吓台湾,将中共极权主义本质彰显无遗。在21世纪的今天,国际社会自然不能熟视无睹,中国陷入外交困境是必然的。

杨洁篪、王毅、谢峰和秦刚作为战狼的首领自然要冲锋陷阵,为党国立功。胡搅蛮缠、强词夺理和污言秽语自然搬上了台面。7月26日,谢峰与美国常务副国务卿谢尔曼会谈时强硬称:“美方没有资格在中方面前指手画脚谈民主人权……美方应该首先解决好自己的人权问题。从历史看,对土著居民搞种族灭绝;从现实看,消极抗疫造成62万美国人死亡;从世界看,长期穷兵黩武,用谎言挑起战争,给世界带来深重灾难。美国凭什么以全球民主人权代言人自居?”王毅在与谢尔曼见面前也对外界说:“我要明确地告诉美方,这个世界上从来不存在高人一等的国家,也不应该有高人一等的国家,中国更不会接受任何国家自诩高人一等。如果美国到今天还没有学会如何以平等的态度同其他国家相处,那么,我们有责任和国际社会一道,好好给美国补上这一课。”

一个对少数民族实施种族灭绝和文化灭绝的国家,一个不遵守国际承诺,撕毁香港一国两制承诺的国家,一个漠视台湾人民生命,扬言留岛不留人的国家居然如此傲慢和理直气壮真令人匪夷所思。

第三,煽动民族情绪

山西国际关系学者张勇说,事实已经多次证明,中国官员对美越强硬,就越能掀起民间反美情绪:“越强硬越受欢迎,越能激起中国党内外所谓的民族自豪感。对外强硬也成了中共的政治正确。在这种情况下,只要给党内外看到我们是强硬的,用习近平的话说要做男儿。这一概被喉舌解读为中国强大了。”

在中国社交媒体上,谢锋的强硬迎来中国网友的一片喝彩。在“凤凰网”相关报道的评论区内,有网友把“坏事做绝,好事占尽”评为“经典名句”,称“一句话把美帝自私自利的丑恶嘴脸暴露的淋漓尽致。”。名为“恍如来音”的网友表示:“美方既要坏事做绝,又要好处占尽。这要让全世界都听到。”

赢得习近平的好感和激发中国民众的爱国情绪成了中国战獒们的指南针,否则他们不仅官位难保,甚至被认为是两面人,难逃被迫害的结局。战獒应该比战狼更加智慧,但恐惧和利益让他们奋不顾身,挺身而出。

第四,中国正在与世界文明脱钩

2019年7月12日,中央党校《学习时报》发表了一篇华春莹的学习心得”占据道义制高点 提升国际话语权”。在文章中,她感叹国际舆论格局总体上是“西强我弱”,中国经济总量已位居世界第二,可是话语权与实力不匹配。她说:“我们前所未有地走近了世界舞台中央,但手中尚不完全掌握麦克风,时常处于有理说不出、有声传不开的尴尬境地”。

但中国的战狼式外交是不可能赢得国际社会尊重的,即使撒再多的币也无济于事,富而不仁,只会被别人鄙视;强悍、凶猛和谩骂也无济于事,粗鲁无礼,只会被人认为理屈词穷,色厉内荏。唯一可行的正道就是改弦更张,实行宪政民主,与国际社会相向而行。

中国儒家文化认为实现国家的治理应以道德和仁义作为基础,也就是要行王道而非霸道。王道,就是依正义与仁爱行政。霸道,则是以武力与权力压制民众、统治人民。《春秋》等儒家经典思想,君主应以王道治理国家,即顺应民意,取得人民支持;同时要符合天意,即顺应社会发展的规律。治理国家要天时地利人和相协调,只有这样才能达到王道。但习近平时代就是一个霸道横行的时代,其结果只能是玩成孤家寡人。

由于认知障碍和极权主义路径锁定,习近平不会反思和改变战狼外交,相反会更加欣赏战獒和战狼的凶猛,对于任何批评中国的意见,他都要以牙还牙。因为在他的脑子里仍然充满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毛氏语录。可预见,中美之间的舆论战将变得更加激烈。这就是为什么习近平要任命一位更强硬,更有攻击性的大使。秦刚的到任和崔天凯大使的离任宣告了中国理性外交时代的彻底终结,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群魔乱舞、恣意妄为,战狼、战獒狂吠的荒谬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