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dam  Pelosi:

 
我是刘沙沙,是一位来自中国的民主运动者,和您一样,去过天安门抗议,并被警察拘捕。如果您google “liushasha、 liu linna”能看到我以往的战斗事迹。
 
同时我还是一位女权爱好者,我没有高深的女权理论,但是对世界上女性们的痛苦,有着充沛的感情——
 
为了金钱而来的阿富汗政府军欺骗了美国,在短短几天之内溃败,留下了惊慌的阿富汗人民,尤其阿富汗的女孩和女人,面对严酷的剥夺和限制,面对着石击和荣誉谋杀,她们惊恐不安,流泪满面。而我,在同情和关注她们的同时,却有着更为勇武进步的想法,更为赋权赋能的想法:
 
我们,所有的女性领袖、女性活动家、女权组织,应该支持阿富汗女性拥有更多的勇武和力量,应该支持阿富汗妇女组建武装部队,武装反抗,而不是只会哭哭啼啼向世界呼救,请求世界的怜悯。你害怕石击、你害怕强奸,你可以拿起一支步枪反抗。哭泣哀求只会让世界上善良的男人厌烦,让邪恶的男人更加邪恶。而敢于开枪自卫的女性,才能赢得男人的真正的尊重。
 
我曾对恐惧哭泣的阿富汗女性生气了很久,主张武力反击,主张了很久:
 
你们为什么不拿起武装?你们为什么不能拿起枪支火箭来保护自己?
 
“如果民主对你们是那么宝贵,你们为什么不拼死反抗?”
 
如果自由对你们是那么宝贵,你们为什么不战斗?如果上学、职业、旅行、美丽,对你们是那么宝贵,你们为什么不战斗?
 
哪怕民主、自由、上学、职业、美丽、平等婚姻对你们都不值得拼死保卫,那么生命,面临生命威胁时,不反抗要死,反抗也要死的时候,你们总该拼死反抗了吧??
 
阿富汗没有枪支管制吧?妇女们扛得起一支冲锋枪吧?那么。妇女们为什么不为自己的自由,起码,生命,拿起武器,奋起反抗?
 
库尔德有一支英姿飒爽的女兵部队,阿富汗为什么不能有?
 
“阿富汗妇女武装”这个概念,不但阿富汗人没想到,女权不够发达的美国,骑士照顾(弱化)女性的美国,也没有想到,对吗?
 
不要说女人不能扛枪打仗,女人不是天生的,而是被造就的。一个女人,如果你拿她当恭顺蒙面的“四分之一的妻子”去对待,她最后就只能成为恭顺压抑的、“四分之一的妻子”。你拿她当女战士女将军去对待,她就会成为女战士、女将军。
 
而且已经念了书、就了业的女性,尝到了自由滋味的女性,对塔利班的恐惧和仇恨,是人心里多大的一笔资源啊!不愿意再为阿富汗死人的美国,为什么不开发这笔资源?为什么不让阿富汗的妇女们看到,除了女医生、女记者之外,更有力的职业,更勇武更骄傲的天空与可能?
 

Madam  Pelosi, 写完以上抱怨后,我发现阿富汗政府是有女兵的,但是这很少的女兵们,也陷入了恐慌之中:

As a female soldier and a mother of two, the danger for Ms Behroz is particularly heightened.

“I am afraid I will be kidnapped, imprisoned and raped for being a soldier. I am afraid for my future and for my family”

阿富汗女性的恐惧和无力感,由来很久。而美国军队在阿富汗也支撑太久了,很疲累了。我不想再批评美国一句了,我只想,作为一位女权爱好者,第一个冲到阿富汗,为那里的姐妹们做点什么。这是女性之间的、温暖深厚的,大海一样的深情。我受过两个小时军训,打过三发子弹,拿得动一支冲锋枪,我可以第一个冲锋。刘沙沙从来不喜欢说“给我冲”,从来都是“跟我冲”。请求您把我送去阿富汗。
 
我考虑过了全部危险和最坏的可能,研究了塔利班的杀人视频,不害怕,比共产党仁慈多了。包括纳吉布拉博士的处决,都比共产党仁慈多了。才几个小时就死了,真幸福。
 
 
 
塔利班如果知道这么残忍的处决都吓不住这位女士,不知道会不会沮丧——我们早就被共产党“练”过了。早就被共产党用几百倍的残酷,恐吓过了,折磨过了。中共对他痛恨的敌方人物,怎么可能让你在一天之内死去,肯定是几天几夜的酷刑,然后是几年、十几年的折磨。而塔利班的处决方式,石击啦斩首啦都很快,小菜菜啦😊 ……我只是担心被绞死时会不会失禁,如果失禁了,不够女英雄了,先请大家原谅🙏
 
我刚刚还考虑六岁女儿的寄养问题——他爸爸有癌症,所以我如果冲锋的话,女儿需要找人家寄养——但是一跟女儿说妈妈要去阿富汗了,要去打仗了,她立刻说:“我也去!我和你一起去!” 😅——在小女儿的心目中,和妈妈一起去的地方,永远是最好最好的,和妈妈一起做的事情,永远是最好最好的。我一听就笑了:“宝贝,妈妈很欣赏你的勇敢。希望你长大了还这么勇敢,去世界上最黑暗的地方,帮助最需要的人。”
 
佩罗西女士:我希望我们女性的勇气和光明,可以这样互相鼓舞、代代流传 ❤❤ 我希望我,我们都,不是作为一个琐碎庸碌、手忙脚乱的家庭主妇,而是作为一个个勇敢的英雄母亲,被女儿们敬仰和追随。考察我以往的英勇行动,请您相信我出征的决心,相信我对抗黑暗,给女性们撑起一片天空的决心。我等待您的召唤。
 
您忠诚的,刘沙沙。
2021年8月17日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