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图来自希望之声)

引言

古往今来任何一个时代的社会都会有各种矛盾和问题存在,这是必然的。远古时代以及自秦、汉以来至民国数千年漫长时代的社会我们姑且不论的话,就当今时代的中国社会而言,号称是共产党治下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 , 他们高喊这个社会制度是“人民的选择”, 是“无比优越”的,是世界上其它国家社会制度所不能相比的,它的宗旨是“全心全意为民谋福利”。事实果真如此么?

筆者认为,答案当然是否定的。透过下列无可辩驳的事实就足以说明一切。

一、毛泽东当政时代是艮古少见的苦难时代

对毛泽东在夺权建政前所做的一切姑且不去论它的话,就从他夺权建政开始,他的所作所为究竟是中国人民的“大救星”、 还是千年难遇的大灾星呢?

中国人都还清楚旳记得,早在毛泽东夺权建政之前,他就曾大言不惭地高喊:“我们已经找到新路”, 就是建立“自由民主中国” ,其基本思想就是“它的各级政府直至中央政府都由普选、平等、无记名的选举产生,并向选举他的人民负责,他将实行孙中山的三民主义,林肯的民有民治民享的原则与罗斯福的四大自由”。 在他领导下的宣传媒体更是对此大肆宣称,什么“中国最缺乏的就是民主”, 批评国民党是“ 一党独裁,遍地是灾”——等等之类的言词不绝于耳,那是多么动听之言啊!可一旦他们夺得了政权,动听之言尤在耳际,共同纲领墨汁未干,马上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行使的却是独裁专制之权。在毛当政的27年间,他的所作所为,国家和人民遭受的种种苦难,都是他一手造成的,可以说他的罪责是罄竹难书的。仅从下列几个方面,就足可说明一切。

1,剿厞、土改滥杀无辜:毛在夺得政权之初,马上就行使镇压之权,不但对前朝官吏遗孑大开杀戒,对那些在改朝换代之初尚认识不清而反对共产堂的人,把他们当成土匪来围剿,当把这些人抓到后、特别是许多人主动投降后,当中的许多人都被枪杀了。从1950到1952年全国开展的剿匪、反霸、暴力土改中,有数百万人被杀,地主的财产被抢夺,土地被瓜分,全家老小被扫地出门,幸存活下来者其后遭到了近30年的劫难,过着非人的生活。这是人世间的一大灾难。

2、1955年的肃反扩大化,使许多人、特别是一些曾对毛夺权建政有过功绩的人,也被打成历史反革命、汉奸、特务而投入大牢,受到长期的政治廹害。像潘汉年、杨帆、著名作家胡风——等等之类的人都不能幸免,也是一大灾难。

3、从1952到1956年的听谓社会主义改造,包括对知识子的

思想改造、对农业和私营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是对知识人才的打压,是对农业和工商业的破坏,是对中国经济的破坏,此乃毛的又一罪过也。

4、1957年的反右运动,受到批判斗争的有数以百万计的人,特别是其中的50多万知识分子精英、民主党派人士、共产党内的一些有识之士被打成右派,遭到残酷的斗争和无情地打击,有的甚至投入监狱乃至家破人亡。像章伯钧、章乃器、罗隆基、黄绍闳、储安平——等等之类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科学和教育界、文化界的许多知名人士如钱伟长、黄药眠、钟惦裴、陈仁炳、谭天荣、林希翎——等等一大批人,都是长期遭受迫害之人。这些受害者全都是响应毛的号召,为帮助共产党开门整风而提出自己的意见,全都是一片好心,而遭到毛的“引蛇出洞” 惨遭迫害。所谓的“反右运动” 实际上是中国有史以来最为惨重的一次文字狱冤案。

5、1958年的大跃进、大炼钢铁和人民公社化运动,是毛泽东用谎言与荒唐之举強要中国人“超英赶美”、“ 跑步进入共产主义” 铸就的大灾难,极大地破坏了中国的经济建设和自然环境,是紧接而来产生大饥荒的根本原因。

6、1960至1962年的三年大饥荒,全国有近四千万人(绝大多数是农业人口)被活活饿死,其原因就是1957年反右运动,紧接而来的是1958年的大跃进、人民公社、大炼钢铁和1959年的继续跃进、反右倾、反瞒产——等等人祸造成的,可以说是中国有史以来最为惨重的因人祸而造成的大灾难。

7、1964至1966年文革爆发前的所谓“四清运动”, 是毛的又一大罪状。本来自大跃进、大饥荒之后,面对当时的困境,共产党内一些有识之士在经济上实施了某些宽容、宽松的政策,在农村推行“三自一包”、“ 四大自由”, 工业生产上施行“调整、巩固、充实、提高” 的方针,使经济建设得到了迅速地恢复和发展,农民也不至于再受饥挨饿了,这本来是一件好事;但毛却认为这是“资本主义复辟”, 是“反荦命和阶级故人在破坏和反攻倒算”, 为此他要“狠抓阶级斗争”, 以打退“阶级敌人”的进攻,因而在全国开展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四清运动”, 使许多基层干部和群众被整。与此同时又开展“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全国学解放军” 及“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 的群众运动,都是荒唐至极之举,全都是毛误国害民的种种罪恶表现。

8、文化大革命运动,这是中国历史上一场艮古少见的大浩劫。自1966年中共“5·16通知” 公布起至1976年9月毛去世止,这场为期十年的所谓“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 不但使全国经济惨遭破坏,更 是一场革文明的命、革文化的命、革人的命的空前巨大灾难。特别是在开初的前三年(1966至1968年),全国大动乱,大批判、大遊斗、大屠杀,使数以千万计的人遭到廹害,数百万人惨遭屠杀(部分是被逼自杀),连为共产党夺权有功之臣的中共高级领导人刘少奇、彭德怀、贺龙、陶铸、李立山——等等一批人都不能幸免,其它的人就可想而知了。

自1969年4月中共九大召开之后,全国大动乱、大迫害、大屠杀之风有所收敛,但共产党的内斗,如1970年的庐山会议,1971年的林彪外逃,1972起至1974年的“批林批孔” 和“评法批儒”、“ 评水浒”,1975年的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 以及1976年4月镇压天安门和全国的民主运动,这都是毛胡作非为的一桩桩大罪状真实写照。

仅从以上这些就足可说明,是毛在当政期间胡作非为所制造的祌种人祸灾难,他是绝对难逃这些历史罪责的。

二、20世纪80年代中共当政也曾有过短暂的较好时期

1976年9月毛病逝,10月他的余党江青、张春桥——等一批文革派领导人被一举秎碎,使文革寿终正寝,从而开始了共产党执政的新时期。

在此一时期的初起之时,在华国锋的主政下,虽然他的施政仍然是步毛的后尘,被戴上了“英明领袖” 的桂冠,成了党旳主席、军委主席、国务院总理的新独裁者,但他在主导改革开放、解放干部这些方面还是功不可没的。

1978年12月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一批中共老干部重新走上了领导岗位。特别在1982年中共召开的12大上,胡耀邦成了党的总书记,赵紫阳成了国务院总理,万里成了人大委员长,而幕后指挥者邓小平则成了“太上皇”。这是一批改革派的领导人,使中共真正迈入了一个新的历史时期。此一时期的平反毛时代以来的一系列冤假错案,政治上出现了一个较为宽容、宽松的环境,科学和文学艺术的春天到来了,特别是经济上的改革开放,使经济得以迅速发展,农民也不再受饥挨饿了。虽然在此期间有邓小平在幕后施行独裁专制,坚持所谓的“四项基本原则”, 大搞“反自由化” 运动,先后搞掉华国锋、胡耀邦、赵紫阳三位领导人,疯狂镇压1986年的学潮和1989年的北京民主运动,但仍可以说1978到1988年这是中共执政以来的最好时期,是令中国人难以忘怀的。

三、当今的中国社会各种矛盾和存在问题层出不穷

1980年代是中共治下的较好时期,不但经济上改革开放取得了好成绩,政治上的改革也正在着手进行之际,却被邓小平的1989年“6·4镇压” 破坏殆尽,使中国社会又走上了一条极“左” 之路。

先是江泽民执政的倒行逆施,他是由邓小平一个电话呌到北京当政的,施行的仍是毛、邓独裁专制的一套,腐败治国,不改革乃至反改革,打压民主人士、压制不同意见和镇压法轮功,都是不得人心的。其后胡锦涛执政,虽比江泽民时期稍有改变,其本人也是个忠厚诚实之人,但由于受到江泽民一伙的干挠破坏,诸多社会问题仍然层出不穷,也是颇令国人忧虑的。

到了当今的执政者上台当政,一开始就高调反腐,声称要“老虎苍蝇” 一起打,确实也打掉了一批大大小小的贪官。在惠及民生方面也做了一些实事,是值得肯定的。但其它的在内政、外交、特别是政治体制的改革不但毫无作为,反倒为毛大唱赞歌,崇毛颂毛,学毛,施行的仍然是独裁专制的一套, 使中国在“极左” 的路上越走越远,中国的各种社会矛盾和存在问题愈益严重,这都是世人有目共睹的。

正是因为上述这一切,使整个中国的许多社会矛盾和问题仍然严重存在。

这些社会矛盾和存在问题归纳起来主要是:

1,人权没有保障,缺少言论和自由民主的权利:

当今的世界人类已进入到了文明的时代,任何一个国家的公民,人生的普世价值都应是共同的。无论一个国家施行何种样的社会制度,任何人都应享有基本的人权、言论和自由民主的权利,这是人生最基本的生存保障,但在中国这些却是人们可望不可及的。诸如打压不同意见人士,禁言禁声,基本人权沒有保障,一切为着维护政权而大搞维稳,強制拆迁,強征土地,冤假错案时有发生——等等,具体事例是举不胜举的,在此无须赘述。

2,贪污腐败成系统、上轨道,成了国家最大的公害

共产党历来标榜自已的党员是“特殊材料铸成的人”, 是“大公无私” 的,它的宗旨不但“要解放中国人民, 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还要“解放全世界受苦受难的劳苦大众”。 如果在1949年前共产党尚未夺得政权时这些话有不少人爱听、并相信的话,而今再说这些大话、空话,恐怕连共产党人自己也未必再相信了,更不要说广大的平民百姓,是绝不会有多少人去相信的了。

君不见现在的共产党干部,从中央到地方,诚实正直的好干部当然也会有不少,但贪污、腐败分子绝非是偶然可见的少数,而是一个普遍存在的厐大群体。这些大大小小的当权者们,利用手中掌握的权力,大肆贪污、受贿,官商勾结,官黑勾结,一次次的圈地中饱私囊,大发横财,过着荒淫无耻的腐朽生活,不义之财转移国外,子女亲属多已在国外购房定居,是早已司空见惯的事。从20世纪80年代初枪毙的第一个贪官王仲(原广东省海丰县委书记)起,到当今为止的30多年间,被严惩和判刑的仅高官就有陈希同、铁英、胡长清、成克杰、陈良宇、李嘉廷、徐炳松、刘知炳、刘方仁、李纪周、张国光、于飞、王乐毅、朱小华、田凤山、王守业、程维高、丛福奎、候武杰、张宗海、刘志军、薄熙来、周永康、令计划、徐才厚、郭伯雄——等等一大批贪腐分子。那些中级及基层的贪官更是难以胜数,甚至一个小小的村官就有贪污受贿上亿、数亿元的。这些共产党人的如此表现,对共产党员的“光荣” 称号可说是绝妙的讽刺。难怪老百姓说“反腐、反腐,是越反越腐”, 这话绝对是有道理的。

3,农民和城镇广大贫民生活贫困,住房、医疗、养老、上学

成了压在他们头上的四座大山。过去毛泽东高喊的“共产党为穷人打江山坐江山”, 要“解放劳苦大众”,“ 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事实说明这完全是骗人的胡言;到邓小平成了太上皇时,他鼓吹的什么“白猫黑猫”、“ 摸着石头过河”、“ 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 等等怪论,富了那些大大小小的贪官、投机商人、和那些为非作歹的不法之徒, 他们大肆贪污受贿、走私贩私、制假贩假、偷税漏税、侵吞国有资产,这些不到全国5%的人口,却掌控着全国80%以上的财富。这些人过着超级的腐化生活,到了疯狂的令人发指的程度,而广大的平民百姓却在困苦中争扎,使中国的贫富两级分化悬殊,成了社会不可调和的矛盾。

4,社会不公、不义,世风日下,诚信缺失,信仰危机,道德

滑坡等的严重存在,由此而导致各种社会问题层出不穷。如侵害民众合法权益的事时有发生,弱势群体举步为艰,黄、赌、毒泛滥成灾,各种刑事犯罪和黑社会组织性质犯罪居高不下,假冒伪劣产品随处可见,坑害国人——等等,都成了严重的社会矛盾和公害。

5,国家的资源遭到严重的破坏与损失,环境的破坏污染愈日

严重,对经济发展和人民的生活造成了巨大的影响。从上世纪50年代以来,毛泽东搞大跃进、人民公社、大炼钢铁,对资源和环境造成了极大的破坏起,至今随着人口的增加和经济的发展,对资源和环境的破坏更为严重。面对如此严重的问题,当权者们又拿不出一套可行的治理办法,长此下去,中华民族的生存将会面临严重危机。

6,连续不断的灾难害苦了中国人

世人都知道,自古以来的所谓灾难就有天灾和人祸两种。如水、旱、风灾,火山、地震、虫灾、各种传染病——等等都是天灾,这足自然界造成的,自古以来就是不断发生的,危害着人类的生存和发展,人类就是和这些灾难不断斗争走过来的。对于这种种自然灾害,人们怨不得谁,只有靠自身的防范、靠科学技朮的进步来减少这些灾害对人类的危害。

在当今的世界,由于经济的发展和科学技术的进步,人类对各种自然灾害的预报和防范已经有了巨大的进步,可以把这种种灾难的损失降到最小是应该做到的。但在当今的中国,不但对这样的灾难预报尚做得不夠,灾害来时也防范不力。更为严重的是往往会封琐各种信息,特别是灾难造成的真正损失,不让人们知道真相,最后不但因此引发人祸灾难,还要把丧事当成喜亊办,要人们感谢什么的,实在是荒唐。如1975年的河南水灾,76年的唐山地震;本世纪初的汶川地震,去年的武汉疫情,最近发生的郑州特大水灾——等等自然灾害,不都是这样的结局么?!

至于因人祸造成的灾难,如毛时代的一系列人祸灾难,毛以后的反自由化,“6·4”镇压民主运动,屠杀手无寸铁的北京学生和民众,镇压法轮功;本世纪以来的禁言禁声,打压维权的律师、记者和上访人士,冤假错案时有发生——等等,不都是因人祸而引发的灾难么?这些中国人早已深知,无须在此重述了。

7,政治体制改革停步不前,经济体制的改革也走上了邪道

本来上世纪70年代末开始的政治和经济的改革是不错的,在改革派的领导人胡耀邦、赵紫阳、万里、习仲勋等一批高干的主持下,通过他们艰辛的努力,不但使中国的经济快速发展,改善了中国人的生活水平;而且政治上也挽回了共产党的声誉,出现了一个宽容、宽松的政治环境,政治体制改革正在着手进行之际,却遭到了邓小平89“6·4” 镇压屠杀破坏歹尽。其后的江泽民开始大行反改革,腐败治国,终于走到了今天这条回归极“左” 之路,使各种社会矛盾和存在问题有增无减,是令国人无比忧心和不满的。

8、农民与农业更是一个令人忧心的大问题

自古中国就是一个以农业立国的国家,几千年来中国人都是靠农业和传统文化与传统道德来立国为生的。随着科学和技术的进步,工业革命的出现,西方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极大的影响着中国,从20世纪中期开始(尢以1978年的改革开放起),中国走上了一条工业化的道路,步入了一个文明的新时代。此时的工业、农业、文化教育和科学技术、医疗等各方面都得到了大力的发展,国人是无比高兴的。

然而自上世纪的90年代开始,到新世纪开始以来的时代,农民和农业问题多起。主要表现在农业人口大为减少,在农村中看不到多少青状年人,有的多是老人和小孩,许多青状年外出打工谋生,有的把家属和小孩也跟随外出,使农村的许多土地因缺少人力耕种而荒废。即使仍在耕种的土地也多是种植菓树或其它经济作物之类的,极少有种植粮食作物的。此种情况若任其发展下去,终有一天不是要使农村减少乃至消失么?一旦出现粮食危机,中国人将何以生存呢?这绝对是使国人无比忧虑的一个大问题。

现实中存在的问题当然还有许多,仅就上述所列八个方面存在的问题,就足可见现实社会存在问题的严重性,可以说是当今的社会危机。这些问题的客观存在,如不能很好的把它化解,它就会像储藏着巨大能量的火山和地震一样,终有一天会发生巨变的,到那时就会为之晚矣!

四、现实社会中各种矛盾和存在问题的原因探析

综上所述,现实中国社会的各种存在问题是极为严重的,让中国人吃尽了苦头。人们应该深入探讨一下,为什么会出现如此严重的问题呢?它的根源在那里?

纵观毛时代发生的种种人祸灾难,改革开放以来发生的人祸灾难,以及至今为止社会存在的诸多矛盾与存在问题,其产生的根本原因就是社会制度的问题,是独裁专制的社会制度下出现的必然结果。

自1949年10月中共夺权建政之日起,至今已70余年了,它的一党独裁的专制体制一直未有改变,才造成了种种的人祸灾难和各种社会矛盾,因此而使中国人饱受磨难。如果是一个共和的民主政体,这些灾难与社会矛盾和存在问题是不可能发生的,既使有也不可能会如此严重。

二十世纪人类已进入到了文明时代,人类的普世价值不论在任何国家都应是相同的。但毛在夺权建政后,早把他在此之前关于“民主”、“ 民主选政府领导人,并向选举他的人民负责,让人民监督政府” 的种种许诺抛到了九霄云外,实行的是一条更为独裁专制的制度。夺得政权后的毛泽东,他自我标榜是“马克思加秦始皇”, 称自己是“无法无天”,“ 不相信宪法”,“ 不迷信选举”, 早把他之前说过的话,和他领导下的媒体所作诸多关于“民主”、“ 一切权利属于人民“、“ 一党独裁遍地是灾“——等等的宣传,忘得一干二净。这样的独裁专制政权,还能有社会的和谐和人民的自由辛福么?事实早已清楚地说明。正是这种独裁专制的政体,才导致了各种人祸灾难和各种社会矛盾与问题的产生,这是国人早已清楚明白的事。

五、中国的根本出路在于建立宪政民主的政治体制

当今中国新执政者上台执政以来,一改过去江泽民腐败治国和胡锦涛反腐败无能的局面,宣称要“把权力关进笼子里”, 高调反腐,要“ 老虎苍蝇一起打”, 声称“反腐仍在路上”,并对官员作出了改进工作作风、密切联系群众的“八项规定”——等等, 表现出了许多亲民之举,这些都是好的举措,是深得民心的。

随着反腐斗争的深入,随着一批又一批贪腐官员的频频落马,在反腐斗争取得了巨大成绩的大好形势下,中国要做的更为重大而又迫切的事,就是改变我们这个社会制度,这是摆在执政者和全体公民面前的一个更为迫切的重大任务。中国应该走什么道路,是继续维持当今独裁专制的政治体制,还是跟随当今的世界潮流走宪政民主之道路,这是关系着国家和民族前途的大事,所有的人对此都必须作出自己的正确抉择。

如果继续维持独裁专制的社会制度,可以肯定地说,反腐斗争不管取得了多么大的成就,最终也只能是治标而不能治本,旧的腐败官员倒下了,新的腐败官员又会一批批产生,这早已为一百年来的历史事实所证明。当年的北洋政府和蒋介石政府都反腐败,蒋介石令他的儿子蒋经国在抗战胜利后到上海大打“老虎”, 并取得了不少成就;但由于根本的社会制度未能改变,最终也未能挽救国民党政府失败的命运。就是到了毛泽东夺权建政后,以及毛死后的邓小平时代,乃至江泽民时代、胡锦涛时代,反腐败工作也从未停止过,腐败不但不能反掉,反倒越来越严重,越来越猖獗之势,这是为什么呢?根本原因还不是因为没有在政治体制改革上下功夫、甚至根本就没有进行政改、仍然是独裁专制之故么?

当今的世界潮流是向着宪政民主的社会迈进的。宪政民主,以及人权和自由、民主之类的普世价值是世界人类的共同追求,这是任何人和任何一种势力都阻挡不了的。时代不同了,独裁专制的一套是根本不行的了。至于那种在上世纪喊了近八十年的“共产主义” 那实质是愚弄百姓们的“独裁专制“的代名词,它的社会实践证明,凡是搞共产独裁专制的国家,如前苏联、整个东欧、阿尓巴尼亚、前南斯拉夫、古巴、中国、朝鲜、蒙古、越南、柬埔寨——等等众多国家,无不造成了数不尽的血腥灾难,给这些国家和民众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巨大损失。特别是在中国和朝鲜、柬埔寨、以及前苏联,灾难更为严重,这些国家的广大民众不但经受了非人的磨难,更是付出了惨重的生命代价。现在“共产主义” 这种反人类的邪说已经绝少有人再去信仰了,早已把它扔进了历史的垃圾堆,这是人类之大幸。

不幸的是现在仍有人在公开或变相地为“共产主义” 招魂呐喊,他们竟公然大批“普世价值”,否定“宪政民主” 之路,胡说什么“鼓吹宪政民主那是西方敌对势力的渗透“,高喊“老祖宗之法不能变”; 高喊什么“对共产主义的理论要自信”、 要坚信“我们的制度优于西方 ”——等等的一套,这是一股企图阻挡社会前进的暗流。可以说宪政民主之路在中国仍是艰难的,阻力很大,这些难免令人无比的堪忧。但,中国人从他们亲身的苦难经历中已经清楚地认识到,“共产主义”是绝不可行的,他们已经彻底地抛弃了这种邪说,期盼宪政民主的早日实现是他们坚定不一的信念。就是那些官员们、不论是落马的贪官还是仍在位当权的官员,恐怕他们自己也不一定还会相信什么“共产主义”这一套,他们心中所想的恐怕除了如何“敛财”、 如何“腐败” 之外,绝不会有什么“共产主义” 理想的。至于那些早已外逃的贪官、那些虽未外逃,但也早就设法拿到了绿卡,并早已把财产和家属转移到了国外,这些人有“理论自信” 和“制度自信“么?他们还在相信“共产主义” 么?恐怕这些早就被他们抛到了九霄云外。他们平日里也在装模作样的高喊,那只不过是在骗人也骗他们自己吧了。共产党的领导人早就说过“共产主义是骗人的”, 如前苏共总书记勃列日涅夫的侄女柳芭在她的回忆录中谈到,勃列日涅夫当年曾对自己的弟弟说:“什么共产主义,这都是哄哄老百姓的空话”。这倒是一句大实话,其后苏联和整个东欧共产集团的彻底垮台,这实在是合乎情理的、是历史发展的必然。那些仍在高喊“共产主义”、 仍在高喊“自信”、 仍在批“宪政民主” 和“普世价值” 的人们,赶快收起你们的这一套吧,因为这些是完全彻底的错了。

当今的中国必须要学习西方宪政民主的一套,要实现人权、自由、民主之类的普世价值,这是时代进步的表现。过去在毛泽东时代高喊“向苏联学习”, 宣称“苏联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 強制国人“走社会主义道路”, 要“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等等;尤其是他那一套阶级斗争的邪说,那一次次的所谓政治运动,和那些疯狂而荒唐的社会实践,搞的国破民贫,满目塃涼,饿殍遍地,这些惨痛的教训是人们永远不应忘记的。“共产主义” 也是来自西方的,过去搞的这一套是向西方学习,实践证明是错了;现在为什么就不可以向西方学习“宪政民主” 这一套呢?这可是西方许多国家的实践证明是正确的,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学习?为什么不可以来亲自来实践一下呢?

历史已经证明,西方的资本主义和它的宪政民主的政体是优越的,代表了当今的时代潮流。资本主义的美国、加拿大、英国、法国、德国、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等等许多国家,乃至中国的台湾地区,都是实行的资本主义和宪政民主的政体,那是为许多中国人所响往的国家和地区。许多人都想到这些国家去留学、打工、移民;许多有钱有势的权贵家族都把自己的子女送到这些国家,财产也都转移到了这些国家,在那里购置房产;就是那些贪腐官员也都往这些地方逃,这一切都说明了什么呢?还不是因为这些国家比我们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更优越的缘故吗?现在应该是坚定不移走宪政民主之路的时候了,千万不能再犹豫了。

结束语

宪政民主之道是中国人必须要走的光明之道。其实当今世界上还有一种更值得中国人学习的“主义”, 那就是瑞典的“民主社会主义”, 这是社会民主党人早就倡导过的,在今天的瑞典得以完全的实现,这是社会民主党人坚持不懈努力的结果,给世界人类树立了光辉的榜样。

瑞典是一个面积仅有45万平方公里,人口900万的国家,1100年前后才形成统一的国家,比中国形成统一的国家晩了一千多年;但,当今它却走在了世界的最前面。它的“民主社会主义模式” 成了各国的楷模。用当今的中国与其相比,这个差别确是太大了。

“民主社会主义” 是怎样的一种模式呢?我国已故的老学者、从延安一路走来的老党员、老干部谢韬先生对此有过深入的研究,曾对此作了精辟的论述。根据他的研究资料,所谓“瑞典民主社会主义模式”, 概括起来就是:

宪政民主+资本主义私有制+全民的福利政策。

首先,在政治体制上它是宪政民主的国家,国家的政权由政党的竞争来执政,各级官员由公民用选票来决定。虽然这个国家还保留有国王和王储,这是历史遗留的,只有像征性的意义,不能行使政府的职能。各级官员都是公民的公仆,廉洁、奉公守法;而公民却享有广泛的权利,如人权保障,广泛的民主和自由,甚至可以到政府办公室查阅官员的收入和支出。

在经济上它实行的是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制度,全国商业的85%、制造业的94%属于私人企业,这些私人生产者有崇高的敬业精神,他们的私有财产都得到平等的保护。用经济学家韦伯的话来说,他们是为了事业而生存,而不是为生存而经营事业。这样的资本主义创造的利润为政府提供了滚滚而来的财源。生产由资产者,但财富的分配却由政府来决定。创造了最公平的分配制度。

这样的资本主义经济制度,使资产者在事业上非常敬业、诚信,极少有制假、贩假的违法行为出现;在生活上他们崇尚简朴,并且他们往往也是慈善家,除了照章纳税,还将巨额钱财捐献给教会或慈善机构。

在钱财分配制度上体现了“平等” 与“福利”, 体现了极大的公平,它不是去否定而是利用了这些资本主义的文明成果,借用这些文明成果来推行国家的福利保障制度,实现分配公正与构建社会和谐。在这种分配制度下,收入差距很小,年薪最高的100多名企业家与工人平均工资收入相比约为13:1,但税后的相比却只有5:1。

这个国家没有真正的穷人,劳动者的年收入折合人民币为25万元左右,大部分人有汽车,人人有住房,有全免费的教育和近乎免费的医疗。如果因病无法工作,还能获得至少75%的工资收入。

在这些庞大的保障体系中,还有儿童津贴、病假补贴、住房补贴、失业救济、养老保险、医疗保险等等几乎无所不包的福利。它的全面社会福利不仅体现在人的生命周期中,更在物质和闲暇方面提高了瑞典人的生活质量,让那种“为每日的面包而斗争“的时代已一去不复返了。

民主社会主义的最大成就,就是在老资本主义国家通过生产力的大发展和调节分配,基本上消灭了城乡差别,工农差别和脑体劳动的差别,铸就了民主社会主义的光辉典范。

从以上的这些人们定可清楚地看到,民主社会主义的一切旨在福利,福利是这个社会的象征。这个国家能运用国家力量实现国民收入的再分配,首先使劳动者在经济上免于圧力,而其最终目标则是政治上的平等、互助与民主。整个国家社会和谐,风气良好,犯罪率极低,基本上沒有偷盗、抢劫,绑架和拐卖妇女儿童更是闻所未闻,因而它的监狱很少。正是因为如此,人们的安全感极好,就是首相、王储这些达官贵人出门上街一般都不带保标,更不会有警车开道,驱赶百姓,招遙过市。

这就是瑞典所进行的“社会主义” 改造,是通过国家的税收杠杆对国民收入进行再分配的洁果,从而缩小了贫富悬殊的差别,创建了“福利国家” 的“人间天堂”。 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来和瑞典的“民主社会主义” 相比,谁优谁劣那是一目了然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瑞典的模式是值得世界各国学习的,更是值得中国学习的。

纵观上列所述我们完全可以看到,一个社会制度的好坏与腐败的严重与否是密切相关的。虽然不论何种制度的国家都不可避免地会产生腐败,但在腐败官员的人数多少、以及涉案金额的大小、腐化堕落的卑鄙无耻——等等方面相比,宪政民主国家比独裁专制国家都要好多了,这是人们都看到了、明摆着的事实。因为宪政民主国家各级官员是民选的,有三权分立的制约机制,更有舆论和广大民众的监督,官员们只要有一星点不轨之事,都会被曝光,受到谴责,搞的他们狼狈不堪,这在独裁专制国家是绝无这种可能的。

事实说明,中国当今仍然是独裁专制的国家,贪腐横行猖獗,贪官们的胡作非为卑鄙无耻到了极点,早已激起了广泛的民愤和民怨。人们对那些腐败官员早就看透了,恨透了,只要有数人聚在一起议论到腐败问题时,无不骂声一片。既使不骂的人,也是摇头叹息,或者一笑了之,反映出心中的怨恨是多么的无奈。正是由于这独裁专制的社会和那些腐败官员的种种胡作非为,产生官员腐败的同时,也引发了诸多的社会矛盾,严重地破坏了这个社会的和谐,阻碍了社会的进步。面对如此严俊的社会现实,清除腐败,把那些大大小小的腐败官员都纯之以法,这是救党、治国、安民之必须,是一项必须坚持进行的重大而艰巨任务。但仅仅是这样还是远远不夠的,在反腐败的同时,还必须进行政治体制的改革,努力实现宪政民主才是解决中国问题的根本。

介于中国的历史和现实的诸多因素,在当前情况下,共产党继续执政,这个现实短时间内恐怕是无法改变的。但,在共产党领导下既使仍然坚持搞“社会主义” 的一套,也可以同时搞“宪政民主” 的试验麻。“社会主义” 难道就不能搞“宪政民主”、 不能有人权和自由民主的普世价值么?进行试验总是可以的。这就要求当今执政的共产党,首先要切实兑现“宪法”这张支票,一切在宪法之框架内行事,真正做到依法治国,清除腐败,杜绝强制拆迁、强征土地等侵害民众合法权益亊件、及冤假错案的发生;同时要使公民的人权和自由民主的权利得到充分的保障,开放言论,杜绝以言治罪事件的发生,并能在村、乡镇及县级率先实行普选,这些级别的官员由公民用选票来决定,这些都是应该而且必须首先做到的。如果这些方面都真正做到了,比现在的社会肯定要好多了,这对中国社会来说就是一个极大的进步,对共产党也并无伤害,还会大有好处。如果真正能做到这些,既使暂时仍是一党执政的社会现实,对中国人来说也仍是一件大好事。

当然,中国社会的最终目标是要完全实现宪政民主的政治体制,这是毫无疑义的。这就要改变党专制的政治体制,开放党禁,由多党竞争执政;同时要切实做到政治民主化,经济市场化,军队国家化,司法独立,新闻、出版自由。惟有这样,才能保障公民的基本人权和广泛的自由民主权利,使社会才会公平、公正和正义,使官员们都置于民众监督之下,减少或者杜绝官员胡作非为事件的发生,这才是一个和谐幸福的社会。这些问题中国人喊了一百多年了,上世纪四十年代共产党的领袖们就是这么高喊的,他们所领导下的媒体也是这么宣传的,但始终未能实现。现在当权了却把这些抛到九霄云外,不但不准人们谈论这些,反倒有人要“批判宪政民主” 和“普世价值”,岂不是怪事么?宪政民主的社会终归是要在中国实现的!早实现比晚实现要好,中国人等的太久、太久,不应再等了。

如果更进一步的设想,中国在实现了宪政民主的基础上,能向瑞典的“民主社会主义” 模式学习,有一天也能走上瑞典那样的道路,搞“民主社会主义”, 那就是中国人之大幸了。但愿中国人都能想到这些,并能为此而努力奋斗。尢其是当今执政的共产党和它的领导者,更应该看到这些,为国家和民族作想,应该抛弃一党的私利,祛除一党的独裁专制,走宪政民主的光明大道、更进一步的走民主社会主义的道路,这是当今共产党的神圣使命。果真能如此,就是中国人之幸,共产党也因此而会功载史册了!

作于2021年8月中下旬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