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此文为辛丑乡居杂论(一)之续篇

【作者按】2021年3月中旬至5月中旬间,山居于浙江遂昌县龙洋乡埠头洋村。平时所思所想,随手记于手机,总计四万余字,与读者共享。

2021-8-12

余东海于邕城青秀山下独乐斋

九十五

中国话有三种话语体系:仁本主义体系,仁言义语;佛本主义体系,佛言佛语;道本主义体系,道言道语。其中仁本体系是中国话的正宗,后两种是中国话的偏门。现在流行的话语体系有三种:马列主义体系,魔言魔语,主要流行于马邦;神本主义体系,神言神语,主要流行于耶教区和伊教区;人本主义体系,人言人语,流行于美国和西方。

九十六

中方提出实现中东安全稳定的五点倡议,都是不切实际的空谈。欲实现中东安全稳定,必须双管齐下:一是努力改良极端主义宗教,最好儒化之;二是严厉制裁极端主义政权,及早颠覆之。除此两招,再无别法。

九十七

有文章题曰《为什么美帝的盟国遍全球,俄罗斯却只有极少的的盟友?》,文章将原因归结为美国实力强大!答案错误。正确的答案是孟子的话: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虽然逊于仁道,人道也是道,美国有其道。实力强大正是政治有道的结果。俄罗斯无道,其民主化是失败的,有名无实。积恶之国必有余殃,尚未彻底摆脱极权主义的黑影。

九十八

植根于人本主义哲学的自由政治有其相当的功效和魅力。西方国家的发达强大,就是拜自由所赐。美国司法部长威廉·巴尔前一段时间有个讲话,他说美国在过去的100多年时间里,在全球所有最重要的科技领域都是完全领先的。这就是自由的功效。所有非自由、反自由国家的人民,无不向往美西,以移民美西为荣。这就是自由的魅力。美国虽然非王道,却比马家万倍好。若是真正中国人,不吃马家那一套!

九十九

电视连续剧《人生若如初相见》中有一句台词:“一切用邪恶的手段得来的权力,都不会用于正义的目的。”然哉。自古以来,所有通过造反建立起来的政权,都是非正义的。注意,造暴君暴政的反,不是造反是革命,革命政权高度正义。

一oo

文化邪恶是最根本的邪恶,道德反常是最根本的反常,价值颠倒是最根本的颠倒,精神贫困是最根本的贫困。文化邪恶、道德反常的社会,即使富裕也与幸福无关;价值颠倒、精神贫困的人物,虽有权位也与高贵绝缘。

一o一

东海曰:宁可示弱,切莫逞强,更莫与正人善士为敌;宁愿孤立,莫亲小人,更莫与盗贼恶棍为伍;宁为牛后,莫为鸡头,更莫当流氓无赖之头!个人如此,国家亦然。

一o二

高尚全先生在2014年的时候说:“改革开放已经35年了,我认为中国最大的变化是五个转向:第一是从以阶级斗争为纲,转向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第二是从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第三是从封闭转向全面开放;第四是从人治转向法治;第五是从贫穷落后转向小康。如果能够把这五大转向不断完善,并通过制度化、法制化不断巩固,那就能实现长治久安了。”(《改革是最大政策2014年)

然哉,但若马宪马制不改,这五个转向永远不可能完善,只能或进或退,进一退三,不断折腾。所谓的市场经济和法治,只能自我定义;所谓的脱贫和小康,只能玩数字游戏。

一o三

奴隶可救,自救者,人救之,天救之。怕就怕奴性深重,彻底拜倒在极权主义和特权阶级脚下,先特权之忧而忧,后特权之乐而乐,为保卫奴役人民、奴役自己的制度和团伙而努力,以帮凶帮闲为荣,以分一杯羹为一生和子孙的追求,那就不可救药、彻底完蛋了!

一o四

领导人只有自立自达,才能立人达人,进而立国达国,让国家站起来发达起来。只有通过中道文化的学习,才能真正地自立自达;只有通过王道政治的实践,才能最好地立国达国。

一o五

信仰,信是信奉、崇信、信念,仰是敬仰、仰仗、钦仰。信仰,泛指对某人某物某种思想理念的信奉敬仰,包括天道信仰、宗教信仰、祖宗信仰、政治信仰等等。

狭义的信仰指天道信仰和宗教信仰,都具有形上性。宗教信仰有正邪之别,然即使正信,亦正而不中,不如中道信仰大中至正。中道信仰即天道信仰,儒家信仰,天理良知信仰,仁本主义信仰。

一o六

最近抵制洋货的闹剧丑剧又开始上演了,同时,抵制洋货的群体被另一群人斥为蠢货来抵制。其实,抵制洋货固然蠢,抵制蠢货也没必要,至少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抵制烂货。这个头顶生疮、脚底流脓的烂货,盘踞于宪位,深入政治社会一切领域,盘剥人民,剥夺人权,危害一切,毒化一切。史无前例的恶制恶法和暴政,空前腐烂的贪官恶吏队伍,百年来一切罪恶、人祸和苦难,还有无数蠢货,都是这个烂货的产物。这个烂货就是来自于苏俄的极权主义。此物不除,人民无望,中国无救。

一o七

《中庸》说,至诚如神。东海曰,至诚成神,至诚成圣。

一o八

发达国家和国际社会,严厉制裁两极主义政权和恐怖主义势力,坚决禁止它们进行核武试验和生产,有效限制它们获取各种高新科技,极有必要。对于小金朝和伊朗这些邪恶政权,还应该有进一步的计划和行动,早日把它们送入历史垃圾堆。这不仅是对它们的国家和人民的拯救,也是为人类的前途和命运负责。

一o九

民德民智是精英阶层最好的镜子。广大庶民举世无双的愚蠢、下贱和怯懦,是特权集团史无前例的贪婪、奸邪和恶毒造成的。

一 一 o

有文章题曰:《正厅级“黑老大”,全家敛财上百亿》。一斑全豹,这个“正厅级”所在的那个厅、那个省官场环境如何,可想而知。一个小小小的厅级干部一家就能如此贪腐,这个国家的政治环境如何,亦可想而知。极权主义本身就是最大的腐败和腐败之母。马学马制不变,腐败永远反不掉,必然此伏彼起甚至越反越腐。

一 一 一

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必须遵循人民本位、中国优先的原则,道德上自立立人,文化上自达达人,经济上自富富人。在国内,人民先富,官员后富;在国际,中国人民先富起来,再援助其它国家。这两点绝对不允许颠倒。

一 一二

马邦三大特色:特权,特许,特供。

一 一三

彼有权力,吾有心力;彼有武力,吾有真理;彼有财势,吾有正气;彼有人爵,吾有天爵。吾何畏彼哉,焉能让彼哉!

一 一四

或说:“自卑的人强调身份,虚荣的人强调排场,落后的人强调祖宗。”东海曰,前两句不错,后一句未必。落后的人也许欺师灭祖、蔑弃祖宗、把落后的罪责归于祖宗呢。

一 一五

勇有两种,一种是意气之勇,又称血气之勇,人皆有之;一种是义气之勇,又称理义之勇,道德之勇,唯仁者有之,是为仁勇。前者持而不坚,坚而不久,忽然而来,忽然而去;后者发于良知,存乎日常,坚定不移,持之以恒。

一 一六

三十多年来,不断有人以紫薇圣人自许,大言不惭,可笑可鄙。岂有圣名靠自诩?日常生活中,真正的圣贤只会不断地以正确的言论和正义的行为体现圣德,而不会以圣贤自居自诩。故孔子说,若圣与仁,则吾岂敢。儒者相信,有其德必由其名,但圣贤之名只能诉诸于天下后世公论。在自己生前,弟子门生亲朋好友颂圣无效,自诩圣人更是笑柄。

一 一七

《中美会谈背后的秘密:40个指标全面透析中美差距,原来这么大!》一文指出:“我们从经济、科技、教育、文化、医疗、国防等6个方面,运用了40项指标对中美差距进行了定量分析,其中,美国处于领先的指标有28个,即约70%的指标领先于我国。我国只有部分指标具有相对优势,我国领先的主要是数量指标。”东海曰:中美之间,更加巨大而根本的差距是意识形态、制度形态和道义形象。人本主义和物本主义、自由主义和社会主义是正邪之别,民主制度和党主制度、公有制和私有制、权力市场经济和市场经济是善恶之别。两国道义形象,更是高低悬殊。这三大差别也是导致其它6个方面差距巨大的根本原因。

一 一八

意识形态安全是最根本的安全,是政治安全、制度安全、社会安全、国家安全的基础和核心,是国家长治久安的基本保障。意识形态安全有赖于意识形态教育的广泛深入,但最重要的是意识形态本身的三正。非正确、非正常、非正义的意识形态,必然持而不坚,坚而不久。坚持和维护这种意识形态,于人民和国家只有负意义,其统治阶级也终将付出沉重的代价。

一 一九

圣贤在道德上,自信和自谦相反相成,孔子就是最好的榜样。他既有“文不在兹乎”和“天生德于予”的自知自信,又有“若圣与仁则吾岂敢”的自谦自逊,居其实不居其名,受其难不受其誉。

一二o

终结极权主义的方式,可分为革命和改良两种。革命的方式是自下而上,以正义的暴力结束极权;改良的方式是自上而下,以极权的手段结束极权。

一二一

儒家支持集权有条件。以集权的方式将反腐运动推向深入,逐步摧毁上上下下盘根错节的恶性利益集团;以集权的方式不断推动儒家文化的发展,消除马列主义的影响,从而实现政治大转型,无论是转向自由还是转向王道,都值得支持。这就是以极权的方式终结极权。儒家坚决反对任何人以集权的方式维护极权主义。

集权与极权,性质大不同。极权是一种政治模式,必有邪说、恶制和特权阶级配套,必然暴政。集权指权力的集中,中性词也。极权主义是恶性集权,权力集而不分,缺乏必要制约。王道政治和自由政治也有集权,却是良性的,权力有集有分,有礼法的制约。

一二二

丘吉尔曾经埋怨美国:“指望美国人做出正确选择,那要等他们把所有错误尝试一遍之后。”东海学舌曰:指望人类做出最正确的道路选择,那要等他们把所有错误尝试一遍之后。最正确的道路指儒家道路,于个人是中道,于政治是王道。有机会践行中道的人最幸福,有机会实现王道的国家最幸运。

一二三

或说:“不得诋毁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云云。传统文化中最优秀者无疑是中道文化。我认为,王道社会,法律上,任何人都有反对乃至诋毁中道文化的自由;纪律上,反对和诋毁中道文化者丧失为政为师资格,必须依礼惩处,重者削职为民;道德上,诋毁中道文化的后果自然由诋毁者承担。

一二四

或说“台湾是真正的中国”云。东海曰:台湾政治,正而不中。可以说是正常之国,自由之国,文明之国,但仍然不是中国。真正的中国必须是中道之国,以中道文化为主体文化和主导思想,实行王道政治和礼乐制度。

一二五

林则徐名句: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好,又不够好,正而不中,特代改之:苟利人民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一二六

万方有罪,罪在朕躬;九州多难,罪在政治;人民不良,罪在精英。

一二七

欺诈和暴力是维持极权主义稳定、维护特权阶级利益的两大要素。欺诈包括各种歪理邪说谎言谣语,它们的克星是真相真理和真话。故严控媒体网络,封杀真相真理,敌视异议迫害异己,就是极权主义难以控制的本能。古今中外,概莫能外。

一二八

作为国之大者,马国在十个方面很大乃至全球最大,分别为:腐败大国,假话大国,假货大国,蠢货大国,毒货大国,污染大国,疾病大国,冤假错案大国,文字狱大国,非正常死亡大国。这样的社会必须改变,这样的政治必须改革,这样的国家必须重建!

一二九

或说:“当我们能够把拳真正练到身上,你会发现练拳可以是半自动化的,我们只需要找到一个阻力点,就会自动崩发出劲力,用这样的方式发劲,不容易累,即使连续打几百个,也不会耗很多体能。”说得好,学儒的道理也是一样的。把拳练到身上,把儒学到心里。

一三o

有一句名言: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然哉,补充曰,不怕流氓有正学,最怕流氓有邪说。流氓经过邪知邪见邪文化的洗脑,危害性、欺骗性特别大。它们不仅欺人,还很容易自欺,把自己给深深地骗了。它们不知道自己是流氓恶棍,不知道自己背天逆理祸国殃民罪孽深重,很可能自以为是人民英雄和国家功臣。这种人杀人放火都能理直气壮冠冕堂皇,都会居功自傲。

一三一

马邦人与美国人有一个共同的爱好:唱衰美国。

一三二

不少政权政党都有自我赞美的爱好,但从无象马帮这样毫无节制毫无羞耻,怎么肉麻怎么赞的。为了赞美自己,完全不顾事实,勇于伪造事实,而且把罪恶粉饰成功勋。而且马帮不仅自吹自擂,还热衷于诱导乃至逼迫别人加入歌颂自己的队伍,比星宿老仙还要变态,暴秦纳粹,望尘莫及。这样匪夷所思的政党,除了马学,任何学说都不可能导出来!

一三三

有不少亲友前辈崇马崇毛,如体内的胡老和野草诸老,海外的洪老,都是毛派或马派。从感情上讲,我非常不愿意不忍心辟马毛。但从良知出发,我不能不真言直发,以辟马毛为己任。我深知,百年浩劫的文化根源可以归结为反孔反儒崇马崇毛八个字。要复兴儒家重建中华,就不能不严辟马毛。君子爱人以德,陈善闭邪谓之敬,请允许东海以真诚的异议来表达我对他们的敬爱之情。

一三四

古龙有句名言:朋友是拿来爱的,不是拿来利用的。说得好,改两个字,这句话就是送给统治者最好的礼物:人民是拿来爱的,不是拿来利用的。人民可爱,固然要爱;民不可爱,更要爱之。人民不可爱,不爱国,或者人民沦为爱国贼,一定是统治集团和上层建筑出了大问题。

一三五

儒者有二忌,一忌违反常情常理,异乎人道之常,如素隐行怪,鸟兽同群之类;一忌随顺世俗,随波逐流,甚至苟同邪恶,同流合污。《睽》之《象》曰:“君子以同而异。”《程氏易传·睽传》:“《传》曰:圣贤之处世,在人理之常,莫不大同。于世俗所同者,则有时而独异。不能大同者,乱常拂理之人也;不能独异者,随俗习非之人也。要在同而能异耳。”

一三六

没有民族劣根性,但有文化劣根性,马族劣根性最为典型。一为马族,便无足观。任何民族,一信马列,便成劣族;任何国家,一尊马列,便成恶国。百年浩劫,根源有二:一反儒,二崇马。马列之恶,远甚于夷狄,危害空前,罪孽空前!马列不去宪位,即使孔孟在位,无能为力也。

一三七

君子三不说:无礼的话不说,无理的话不说,无据的话不说。

一三八

浏览了一些关于东莞雷厉风行地禁摩、挨家挨户地收缴的视频和讯息,悲其民而怒其政府,在客厅发话:东莞首脑可以休矣,这么乱搞的书记市长应该滚蛋!话虽无礼,却是心声。在马邦,政府和官员常常成了最大的麻烦制造者,给社会给人民制造着大大小小各种麻烦,令人悲愤。关于禁摩,真有爱民之心,当为穷人考虑,必有相应办法,必不一禁了之。即使非禁不可,政府也需做好舆论引导工作,有序推进,并予以等价赔偿。同时,更要切实解决“穷人出门难”的问题。

民生民权无小事,和风细雨始为贵。动辄大刀阔斧,行政军事化,其实是懒政恶政,以民为奴甚至与民为敌。

一三九

著作等身,是否好事,因人而异。邪恶之徒,著作越多,罪孽越深。正书善言,不嫌其多。释尊说法四十九年,多乎哉不多也。圣贤君子的著作言论,更是多多益善。六艺经传以千万数,如果流传下来,那是人类之幸运和福祉。

今时今世,邪说邪书特别多,浩如烟海;正善著作特别少,凤毛麟角。故今时今世正人君子更应该勤于著述,即使思想不那么成熟也无妨。一些儒生学儒十几年尚无著述,我认为过于慎言了。

一四o

生平惯于推拒,不惯于要求。一般也不要求别人阅读和转发拙作。我的责任是努力把真话说出来,把真相、真理和正义说出来。至于别人愿不愿意听,听不听得进,甚至听不听得见,各有条件和因缘,不宜勉强,勉强无益。世间很多事,条件不成熟,求之不可得;因缘若际会,拒之不可免。

仁本主义的弘扬也是如此,我有我的命,仁本主义也有她的运。天将降大任于斯文也,必先阻其出版,止其传播,限其影响,封锁其声,使其边缘化乃至地下化,所以深化其思想,崇高其境界,夯实其基础,积蓄其力量。

一四一

马儒、毛儒、回儒皆非儒,但比起原教旨的马家、毛家和伊教家来,却好的多,好太多了,极权主义、极端主义、恐怖主义之邪味大大淡化,多少有一点人味乃至儒味。这就是儒家的力量,真理的力量。

一四二

古来儒家人才普遍健康,身心都健康,正人君子特别多。而今马家学生大多病态,身心都病态,唯物小人、唯权恶人特别多。

一四三

王道政治的特色是德主刑辅,道德具有主体性,法律属于辅助性,通过维护和辅助道德而体现其价值。把仁政德治说成人治,外行话也。儒家仁政德治必须落实为礼制,礼乐刑政具备。其中礼法双重规范,具有相当的传承性和稳定性。人亡政息,礼法不息。

一四四

道路决定目标,手段决定目的。错误的道路不可能通往正确的目标,不良的手段不可能实现良好的目的。

一四五

极权主义的成长和成功,需要大量的生命牺牲;其维持和延续,又需要大量的血肉滋润;其一命呜呼的时候,还需要大量的人陪葬!极权主义的历史就是一部鲜血滔滔热泪滚滚苦难深深白骨累累的灾祸史和血泪史。期间流淌的,不仅是弱势群体的血泪,更有特权阶级的血泪!从历史的高度和因果的角度看,极权势力和特权阶级苦难更加深重,代价更加沉重,恶报特别严重!

一四六

有一句名言说,通往地狱的道路通常是由善意铺就的。大错。通往地狱的人生道路由邪念恶行铺就,通往地狱的社会道路由邪说恶制铺就。

一四七

把台湾说成社会主义社会,是一个巨大的误会。民主制、私有制和市场经济,都属于自由主义范畴,而自由主义政治植根于个人主义哲学。台湾是社会是自由主义社会,也可以称为个人主义社会或人本主义社会,与社会主义南辕北辙。人本主义社会虽然不如仁本主义社会理想,也是正道,有其美好,值得肯定。大陆才是社会主义,极左时期是社会主义左道,改开之后是社会主义右道,都是邪道。社会主义道路就是马路,坚持马路就是坚持以民为奴,以民为敌,就是让弱势群体牛马化,让特权阶级豺狼化。坚持马路,已经让很多很多的人走上绝路,还将让越来越多的人无路可走。

一四八

人类智慧无穷尽,文明发展无止境,道德文明、政治文明、物质文明、科技文明之发展皆无止境。无数无量的科技奇迹将不断被创造出来,我相信,未来一种或多种科技性的永生方式是完全可能的,而且为期不远。

一四九

易中天说:“可以打倒孔家店,不能打倒孔夫子。”也常有人为五四辩护,说五四是打倒孔家店,不是打倒孔夫子。殊不知,孔家店与孔夫子血肉交融。孔夫子代表中道文化,孔家店代表王道礼制。王道的政治形态和制度模式可以进行与时偕宜的改革,但王道原则礼制精神必须坚决保守、永远坚持!

一五o

不仅大人,无数孩子也焦虑不堪,了无生趣,求生欲淡薄,自杀者日增。谁之责?家庭有责任,学校有责任,教育体制有责任,这个反人权、反人道、反人性的极权体制要负最大的责任!

一五一

大多数马邦人的生存是动物性的,动物一样的活着,弱者如鸡犬牛马,强在如虎豹豺狼。它们一辈子钻在权眼和钱眼里,无权不良,有权更坏;穷斯滥矣,富了更滥。它们普遍无情无义,丧失了爱的能力,既不知自爱,更不能爱人,甚至丧失了爱护子女的本能。很多父母自以为的爱,其实非爱,而是一股把儿女推向火坑或逼上绝路的邪恶力!

一五二

公众号文章:《高三学霸凌晨留下遗书,警醒千万父母:教育的最终目的,不是培养一个脆弱的做题机器》东海曰:这样的学生,古代罕见,西方罕见,马邦却层出不穷,堪称特产。谁之罪?

一五三

有文章介绍,在西北欧富裕小国,人们根本没有发财的愿望。去那里的中国人问他们:你们不想多挣些钱吗?他们竟诧异地反问:我要钱干什么?北欧人的生活状态,是绝大多数马邦人难以想象的。然而那才是正常的生活。那样的人民才是正常的人民,那样的国家才是正常的国家。虽非王道,距离不远矣!

一五四

《教育必须去政治化——中科大教授阮耀钟对“钱学森之问”的回答!》一文说:“众所周知,搞政治是成年人的事,应保护青少年免于受到政治意识形态的干扰。”东海曰,中国教育必须去马家政治化,但不宜走全球化的道路。故不能泛泛而言教育去政治化和去意识形态化。教育应该儒家化,以儒家文化为第一学科。

一五五

谁让绝大多数中国人沦为弱势群体?谁让他们活得那么累?累死累活难致富。谁让他们活得那么没有人权自由和人格尊严,那么艰难困苦没有生趣甚至没有活路,活不起甚至死不起。谁之罪?

一五六

如果能够以责求民众的力度去责求官员,以监控舆论的热情去监控官场,以惩罚异议的严厉去惩罚各种犯罪行为,政治何愁不清明,国家何愁不兴旺?然非马帮所能也。

 

一五七

学历本应与文化、道德和身心健康正相关,高学历本应高道德、高文明、高健康。马家社会相反,高学历群体中,三低人士、三反人士特别多,或品质低劣,或思想反常,或身心病态,或轻贱人命,或草菅己命。马家教育害死人啊,念之痛心!

一五八

官德民德统统败坏空前!非去马归儒不足以救之也。归儒意味着导之以德,齐之以礼。礼涵盖法,齐之以礼包括制之以法。不教而诛谓之虐,教而不诛谓之弛,乱世重典,谁曰不宜!

一五九

民众苦难深重,社会道德崩溃,经济基础落后,责任都在上面,在上层建筑和领导阶级!换言之,老百姓生活艰难,品德低下,官员群体要负相应的责任,包括文化责任、道义责任、政治责任乃至法律责任。

一六o

有一个相当普遍的怪现象:一些人明明是弱势群体,如基层小吏,包括居委会和乡村微官,基层执法人员及城管之类,明明也是特权阶级砧板上的鱼肉,但他们往往自我感觉良好,不知道更不承认自己弱势,就像金德强的哥。我认为,特权阶级宜分为几个层次,县级以下小吏应该纳入弱势群体范畴。

一六一

三民主义统一中国,不可能。马列主义统一中国,不允许,台湾人民不允许,国际社会不允许,儒家更不允许。自由主义统一中国,可以,但不是最佳选择。最佳选择是仁本主义统一中国,两岸同归于仁,共同尊崇儒家文化。

一六二

人与人之间交流内容包罗万象,慨乎言之可分为:情感交流、思想交流、艺术交流、精神交流、道德交流等。所有交流都有赖于文化的滋润和深化。

一六三

拿着锤子的人看谁都是钉子,拿着镰刀的人看谁都是韭菜,极权主义者看谁都是工具。

一六四

民族没有劣根性。鲁迅们所谓的民族劣根性,完全根源于政治,应该更正为政治劣根性。马克斯韦伯言之有理:“一个国家政治上的缺点,会变成国民性格的缺点。”

一六五

科学研究现象,宇宙万象;佛学针对本质,生命本性。科学都是形而下学,佛学属于形而上学,两者当然不同,又非截然不同。对宇宙生命现象的研究深入到一定程度,就会悄悄接近本质。故可以说,科学的尽头是佛学。

佛学对宇宙生命本质的把握不够圆确,蔽于坤而不知乾,还需要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才能抵达儒学的境界。故可以说,佛学的尽头是儒学。下学上达,乾坤并建,既极高明,又道中庸,唯吾儒学能够。

一六六

马邦特色的四化,一是政治诈力化,国家监狱化,社会丛林化,官民禽兽化。

一六七

意识形态和制度形态具有相辅相成的共通性,一坏俱坏,一善俱善,一变俱变。同时,意识形态又是根本性和决定性的。意识形态与制度是体与用、本与末、本质与现象的关系,制度是意识形态在政治领域所现之象。

制度不良,必与意识形态密切相关。意识形态不正,必须去邪归正。如暴秦、纳粹、苏俄等等政权,意识形态都是反常的,都需要改良或革命。如果意识形态本身没问题,然而被败坏或扭曲了,就需要重新彰明。如春秋战国礼崩乐坏,后来的五胡乱华和五代十国时期,都是道统不彰的缘故。

一六八

或说:“有深刻思想和认识的人都是悲观的,愈少幻想希望, 因为看到了人性自私贪婪的致命弱点。”东海曰:非也,有深刻思想和认识的人,有正确的世界观人性观的人,本质上都是乐观的,即使邪恶得势,也不会丧失对人类前途的美好希望。这样的人能够看到人性深处,深深知道良知才是人性的核心和人类的本质。

一六九

科学技术及艺术的顺利健康发展,有赖于社会环境和生活状态的宽松自由,包括政治自由和一定的财务自由。贫困艰难非自由的环境,或无碍人文领域某些天才的成长,但肯定不利于科技艺术人才的培养。在非自由、非正义环境中涌现的,大多是成善不足、助恶有余的奴才。

一七o

孔子说:“邦无道,富且贵,耻也。”东海曰,在无道之邦,大贵大富,暴贵暴富,不仅可耻,而且可忧,危险重重,后患深重故。百年来大陆富贵人家,过于三代者罕见,家破人亡、即身而亡者无数。这就是眼前的证明。故邦无道的时候,只图当官发财,其实是对自己、家人和子孙后代不负责任。邦无道的时候,最重要最伟大的事业,是改革无道的状态,革去无道,归于有道,归于仁本主义。

谁来革无道归有道,难以逆料。可以逆料的是,当量变达到一定程度,就会产生质变;当社会条件成熟的时候,就会有人出来主导这次历史性的文化和政治改革。我们只管埋头耕耘,为质变增加量变,为改革创造条件。功成不必在我,功成必定有我。

一七一

近年流行的“恨国党”一词,正好与“爱国贼”相对。“爱国贼”指爱国主义者,国家本位者,以爱国之名,行祸国之实,或借以粉饰极权主义之恶。“恨国党”一词具有诬蔑性,往往用来诬蔑公知群体。公知群体虽然文化道德水平参差不齐,但整体上远高于爱国贼,两者有正邪善恶之别。

 

一七二

邪恶之徒只有破坏性,没有创造性,缺乏科技、艺术和财富的创造力。它们不能创造财富,只能创造贫困;不能创造文明,只能创造野蛮;不能创造幸福,只能创造灾难:不能创造奇迹,只能创造恶迹。邪恶之徒都是灾星,小则灾害自家,大则灾害国家,更大则灾害天下。

一七二

在历代马帮帮主中,胡赵胡温都不失为好人,但局限性非常大,共同的思想局限有二:一是未能摆脱马学框架,尽管倾向西方价值和文明,但立足点仍然是马学;一是不学无术,昧于中华文化、文明和历史,学问无头,道德无根。故他们虽不失为善人,算不上正人,遑论君子。他们一辈子无缘于君子之道,也无缘识君子。

 

一七三

浏览《我的日本丈母娘》一文,不由得感叹,当今淑女在日本,最好的丈母娘、最好的家庭教育在日本。当然不够儒家,但在今时今世,不愧为最好。反观马邦,无数人男不男女不女,人不人鬼不鬼,蛮夷不如,禽兽不如。我说最坏的男女、最坏的家庭教育在马邦,谁有不同意见?

一七四

杀死一个人和让一个人非人化,都是大恶大罪,后者罪恶更大。杀人是害人生命,杀害人身;让人非人化是害人性命,杀害人心。故邪知邪见的发明、宣传、教育、实践者,恶业、恶果和恶报都很重大。它们未必触犯法律,但触犯了天理,难逃因果的天罗地网。

一七五

有儒家学者称西方社会为小人社会。相对仁本主义社会而言,可以这么说。然复须知,自由之民有一定的正善性,美西社会有一定的正善度,与极权社会截然不同,与其称为小人社会,不如说是善人社会或正人社会。至于极权社会,称为小人社会就太抬举、太过誉了。极权社会是邪恶社会之最,正人善人罕见,君子更是稀有,熙熙攘攘者多是物化之人。这是率兽食人、人吃人的社会,典型的禽兽社会,弱者牛羊猪狗化,强者豺狼虎豹化。

一七六

电视连续剧《大宋宫词》中,枢密使苏易简犯了大罪,依大宋刑律必须死刑。垂帘听政的太后欲保其一命而不得,求教于太傅,也无计可施,可见编剧于历史不熟。历代王朝,刑法之外,尚有八议。除了议宾,其它议亲、议贤、议能、议功、议贵、议勤,都足以保苏易简不死。当然,这是就剧论剧,就《大宋宫词》中虚构的苏易简而论。历史上的苏易简并非皇亲国戚,也未知枢密院,更未犯死罪。

一七七

自助者天助,自救者天救,自甘为奴者上天莫救。一个社会中,支持拥护极权主义的自甘奴多了,特权阶级想不猖獗都不行。民之所欲,天必从之,此之谓也。

极权社会就是人间地狱之最。欲自救欲救人,都必须明明德致良知。欲明明德致良知,非进入儒门不可,非弘扬仁道不可。

一七八

教育、医疗、司法是社会正常化的三大支柱。而今三柱全折。教师误人子弟,毁人不倦;医生谋人之财,害人之命;法官玩法弄权,以法发财。如此社会,欲不混乱反常,不可能也。三个群体中当然也有不坏的,不成比例矣。

一七九

害人都有恶业,危害圣贤君子,恶业最大。帝王者,权位之大者,人爵最高,政治天子也;圣贤者,君子之大者,天爵最高,道德天子也。严格地讲,只有道德天子,才配为政治天子,即只有圣贤君子,才配为王。吉人天相,天子是人世间最吉祥的人,最得天相天佑。危害天子,是背天逆道、与天为敌的极致,纵无人惩,必有天诛!

 

一八o

仁者爱人,非仁者不能爱人,爱不正确、爱不正义、爱不中肯、爱不到位也。非仁者之爱,非中道之善,都大不起来,即使作出很大的奉献牺牲,也大不起来。甚至有可能好心办坏事,欲爱反成害,求善反成恶,贻害家国天下。

一八一

4月18日,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的肿瘤内科医生张煜在网络发表一篇文章,炮轰肿瘤治疗中出现的大量不良医疗行为和一些肆无忌惮的医生。 张煜指出,这是系统性滥用医生职权、违反诊疗原则获取利益同时对患者造成严重损害的行为,导致患者人财两空。东海曰:大量医生唯利是图,谋财害命,罪在医疗制度。同时,制度亦不足以为这些黑恶医生充当挡箭牌,它们也要为自己的罪恶承受相应的恶果恶报。不被人杀,也会自杀;没有法惩,也有天谴。与五福绝缘和死于非命都是天谴的重要方式。这些恶医若能长命高寿、富裕持久、健康安宁、老而善终、子孙绵长,那就没有因果没有天理了。希望有心人士或有关机构调查一下这些医生生活、家庭情况和最后下场,也可警示天下后世!

一八二

五四开始知识界盛行相辅相成的两种恶习:一是热衷于贬低、攻击、抹黑儒家,一是热衷于为反儒派、盗贼和异端外道翻案。翻天覆地、昏天黑地的百年浩劫,就是从知识界肇端的。两种恶习深入人心,至今余波荡漾。

一八三

一切异乎孔孟之道的学说都是异端,然异端有正邪之别。百家中,法家最邪,是彻头彻尾的邪说;道家、杂家最正,墨家、杨朱派虽被孟子斥为邪说,邪中有正,不乏正确性和正义性,世易时移,不妨纳入正学范畴,予以适当肯定。

 

一八四

在思想观念领域,贵在正常、正确、正义,不贵在创新。三正的思想观念必然具有普适性,继承之,保守之,坚持之,实践之,是三界精英最基本的文化责任。当然不能反对思想创新,但要明白,只有在三正的基础上,创新才是可贵的。对于儒家来说,创新不是另辟蹊径,而是中道思想的因时制宜和与时俱进。

一八五

中华政治是导之以德,齐之以礼;西方政治是导之以政,齐之以法;马帮政治是导之以邪说邪道,齐之以恶法和领导的说法。故西方政治比上虽不足,比下大有余。学习西方,若能以我为主,坚持中华本位,当然最好;若能将西方现代文明真正学到手,也无可厚非。怕就怕邯郸学步,既失其故步,又未得西行,沦为不伦不类、不中不西的半吊子而不自知。

一八六

拜物拜权拜力拜恶,即物质崇拜、权力崇拜、武力崇拜和邪恶崇拜,一脉相承,一气贯通。物质第一性的世界观,必然流于物质第一位的价值观。这种世界观和价值观,落实在政治上,必然产生权力第一位、武力第一位的政治观。崇拜权力和武力,必然邪恶化并流行邪恶崇拜。

一八七

美国的强大,根本因有二:一有自由,以民主制度和宪政法治为自由提供了制度保障;二有道义,为消灭全球两极主义暴政、消除各种人道主义灾难作出了重要贡献,有功于全人类。其强大是历史和人道逻辑的必然。王道不出,美国无双!

一八八

中国只有走上王道,才能赶超美国。没有王道的时候,霸道就是天下最好,人心所向。不仅自由派,不仅反美派,全球各地无数极权主义者乃至暴君恶棍,都纷纷把老婆子女和财产送到美国去。它们不是亲爱美国,而是害怕祖国。换言之,不是美国可爱可靠,而是自己的国家太可怕、太靠不住。

一八九

不了解,批评无意义,明白人的批评才具有文化意义;不自由,赞美无意义,自由人的赞美才具有道德意义。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