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标题:当下向该国投入数十亿美元是一项糟糕的投资,危机美国国家安全

作者:乔治 · 索罗斯,

译自:WSJ 华尔街日报,2021年9月6日,

译者:Calvin Yu

(编者:作者乔治 · 索罗斯是开放社会基金会–Open Society Foundations的创始人)

世界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贝莱德集团(BlackRock  Group,又译黑石集团、佰仕通集团)已开始在中国采取一项重大举措。8月30日,它为中国客户推出了一套共同基金和其他投资产品。这家总部设在纽约的公司是第一家被允许在中国这样做的外资公司。在推出该产品的几周前,贝莱德建议投资者将其在中国的资产配置增加到原来的三倍。这将推动数十亿美元的资金进入中国。”贝莱德董事长拉里-芬克(Larry Fink)在给股东的信中写道:”中国市场代表着一个重要的机会,有助于实现中国及国际投资者的长期目标。

贝莱德认真对待其对客户资金的责任,并且是环境、社会和治理运动的领导者。但它似乎误解了习近平主席的中国。

该公司似乎对习近平政权的声明信以为真。它说把国有企业和私营企业区分开来,但这与现实相去甚远。该政权将所有中国公司视为一党制国家的工具。

这种可能的误解可以解释贝莱德的决定,但也可能有另一种解释。率先进入中国封闭至今的金融市场所能获得的利润可能影响了他们的决策。贝莱德的经理们一定知道,中国的房地产市场正在酝酿一场巨大的危机。他们可能认为,流入中国的投资资金将帮助习近平先生处理这种情况,但习主席面临的问题要深得多。中国的生育率远低于官方公布的数字,而习近平先生试图提高生育率的努力使情况变得更糟。这位主席最近推出了他的 “共同富裕 “计划,这是一个发展方向上的根本改变。它试图通过将富人的财富分配给普通民众来减少不平等。这对外国投资者来说不是一个好兆头。

现在向中国投入数十亿美元是一个悲剧性错误。它很可能给贝莱德的客户带来损失,更重要的是,这会损害美国和其他民主国家的国家安全利益。习近平先生在2022年面临一个重大障碍。许多人认为他打算逾越邓小平设立的任期限制,让自己成为终身统治者。他必然会有敌人,必须防止他们联合起来反对他。因此,他需要迫使任何富有到可以独立行使权力的实体就范。

这一过程在过去一年中一直在展开,并在最近几周达到高潮。它始于阿里巴巴旗下的蚂蚁集团在2020年11月突然取消了首次公开上市。然后是滴滴出行6月在纽约上市后随即受到惩戒。事情的高潮是有美国投资背景的课外辅导培训公司被清理出中国市场。这对离岸市场产生了深远的负面影响,使在纽约上市的中国公司和空壳公司遭受重创。从那以后,中国金融当局一直试图安抚市场。

西方资产管理公司的领导人,如投资公司黑石集团(Blackstone)的联合创始人苏世民(Stephen Schwarzman)和前高盛(Goldman Sachs)总裁约翰-桑顿(John L. Thornton),长期以来一直对中国的消费者市场感兴趣,并被习近平先生抛出的商机所吸引。

贝莱德只是试图与中国打交道的最新一家公司。先前的努力在道义上可以说是合理的,因为它们是在为拉近两国关系而牵线搭桥,但现在的情况完全不同。今天,美国和中国正处于民主和专制这两种治理制度之间的生死冲突中。

贝莱德的投资计划危及美国和其他民主国家的国家安全利益,因为投资于中国的资金将帮助支撑习近平政权,该政权在国内具有压制性,在国外具有侵略性。国会应通过立法,授权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限制资金流向中国。这一努力应该得到两党的支持。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