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下午,我与韦石见面时,感觉他行色匆匆,表情异样。他告诉我一个悲痛的消息,我的挚友,观众朋友喜爱的王澄博士昨晚因突发疾病,不幸辞世。该消息令我难以接受,一时不知说什么。

王澄博士身为医生但却长期致力于中国民主化,并且身体力行。他常年义务对中国民主党成员进行理论培训,从未间断。

王澄是中医和中国传统文化糟粕的坚定批判者,呼吁学习西方基督教文化,改造中国文化基因。2006年他在《从美国看中国大陆的医疗体系》一书中,对中国的医疗体系和中医进行了彻底的批判。他说为什么中国以前肝炎蔓延,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针灸师在扎针时没有使用一次性针,仅靠酒精消毒。经他和其他医生的广泛呼吁,中国卫生部门终于开始使用一次性针头。

王澄是个追求真理、终身学习的学者。他常年自学西方哲学和政治学,并订购英文课程。一次,为批判马克思主义哲学,他联系德国哲学教授请教,并对教授论述进行翻译。中国政府曾将中国历史吹捧为上下五千年,王澄指出,这是中国的乌托邦。他从文字、城市化、农业生产和汉语四个方面系统论证了中国文化仅为3000年。王澄很认真,体现在对知识和真理的孜孜以求上。

王澄医术高明,曾同时开设过三个诊所,帮助过无数的病患者。一日,我与他走在街道上,一辆车停在他的身边,驾驶者向他问好。王澄说是他的一个患者,但已经记不起何时帮助过他。

王澄善良谦卑。去年疫情期间,他电话我关心我的生活情况。之后,竟然登门送来红酒和300元支票。在中国传统政治文化上,王澄是坚定的否定者,甚至认为70年代以前出生的中国人中毒太深,已经很难被改造。他多次在路上被观众拦住批评和指责他,但他仍然义无反顾,从未退缩。我也曾对他的观点提出过批判意见,甚至质疑他对中国文化的了解深度。我认为制度转型和文化转变并行不悖,不能完全分开,如同民主选举的实践过程也是文化改进的过程。但王澄反对这个观点,认为文化不改变,民主转型是空中楼阁。反观当今中国出现的政治倒退,近四十年改革开放付之东流;俄罗斯实现了政治经济转型,但社会转型艰难,现在出现独裁者普京,应证了他的文化进步观点。

王澄医生博学多才,他不仅有精湛的医术,而且还爱好文学,曾创作了话剧剧本《江青同志》,揭示了江青的个人悲剧和文革灾难。

有人认为王澄因为仇恨中国文化而仇恨中国人,但这是一个很大的误解。我认为王澄深爱着中国和中国人。如果他仇恨中国人,为什么要执着于中国民主化事业?他已经是美国公民,完全可以像很多华人一样岁月静好,享受美国的民主自由和富裕的生活。但中国民主化和政治文明进步却是王澄在兹念兹的事业。2018年,他曾找到我要求合作做“中国新启蒙运动”系列节目,从3月到7月整整十集。该节目观点鲜明、尖锐,得到了广大观众朋友们的喜爱。去年新冠疫情爆发期间,王医生又连续做了67集有关疫情防控的系列节目。如果没有善良和悲悯,他又为何会如此不顾辛劳?

说到这里,我们需要介绍一下王澄博士。他现年64岁,1977年毕业于新疆医学院,从1977年到1988年,他曾在新疆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长春白求恩医科大学第三附属医院、武汉同济医科大学协和医院和北京安真医院工作。1988年到1996年在北卡杜克大学、乔治亚Emory大学、费城心脏研究所,纽约市Maimonides医院做研究。他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长老会医院康复专业。2000年一直后在纽约市行医。

今年8月,我曾电话王澄约他吃饭团聚。他告诉我,他正在装修地下室,准备装修后卖掉,然后移居弗吉利亚。他说年纪大了,买个不大的房子,不仅税低而且好打理。待他搬到新居后,他会约我到新居聚会。但我万万没有想到,这个电话竟然是最后的告别。

 

人生苦短,挚友离去,自然令人心痛。王澄看起来很强壮,思维清晰,性格豁达。18年退休后,关闭了诊所,然后潜心读书,想写一部专著,将他对中西文化的思考分享给更多的人。但谁知愿望未成就,我们却已经阴阳两隔了。但奇怪的是,我并没有大的悲伤,因为我觉得王澄只是离开我们去了远方,他的较真、与众不同的思想和笑容都出现在我的眼前。于是,我写了一首诗送给他。

我要走啦,

要将那个伟大的秘密找寻。

多少年,那个声音

在广大的田野游荡,

唯有我听得最为清晰。

无论在月朗星稀的深夜,

还是雪花飘飞的黃昏、清晨……

現在,我要走啦,

要去一个未知的远方,找尋……

2006年王澄在他的书中写下了自己的墓志铭:给我机会,让我看让我想,我会和别人不一样。

一路走好,与众不同的王澄医生!

【议报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