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闪亮登场了!这是网络世界强烈呼吁也满心期待的权威媒体,在忙完春晚欢声笑语的报道在忙完绚丽璀璨的体坛开幕式报道之后,终于把精力放在了海内外聚焦的丰县,而且给我们带来了更权威的正能量报道:生了8个孩子的铁链女这辈子碰到的都是好心人!

央视报道称:1月28日以来,“丰县生育八孩女子”引发社会广泛关注。2月7日晚,总台记者从江苏徐州市委市政府联合调查组了解到,针对此事暴露出的问题和网友关切,徐州市委市政府及丰县县委县政府分别成立联合调查组,组织力量走访基层派出所、镇村干部群众,调阅档案资料,咨询相关法律专家。目前,杨某侠的身份已经公安部门调查认定,有关部门对八个孩子与董某民、杨某侠的关系作出了鉴定。纪检监察机关正在对此事中涉嫌失管失察失职渎职等问题的有关人员进行调查。

关于杨某侠身份问题,调查组通过查阅董某民、杨某侠婚姻登记申请资料,发现其中含有“云南省福贡县亚谷村”字样,当即派员赴云南进行核查。调查人员以福贡县亚谷村为重点,并扩大至周边多个乡镇开展调查走访,同时发布协查通告。警方通过查阅户籍底册,组织亚谷村村干部及村民比对照片、口音,确定杨某侠原名为小花梅(父母已故),云南省福贡县亚谷村人。据小花梅的亲属和同村村民回忆,小花梅1994年嫁至云南省保山市,1996年离婚后回到亚谷村,当时已表现出言语行为异常。据小花梅亲属反映,同村的桑某某(女,当时已嫁至江苏省东海县)将小花梅带至江苏治病。目前,丰县警方已找到桑某某了解情况,桑某某称,当年她是受小花梅母亲所托,带小花梅到江苏治病并找个好人家嫁了,两人从云南省昆明市乘火车到达江苏省东海县后小花梅走失,当时未报警,也未告知小花梅家人。后续调查情况将适时公布。

联合调查组组织市县两级医疗专家对杨某侠精神分裂症进行会诊,并实施综合治疗,目前杨的精神状况趋于稳定。入院检查结果表明:杨某侠牙齿脱落因重症牙周病所致,其他健康指标正常。

同一时间,徐州的第三份通报也连夜发布,看完权威通报和这篇权威报道,我不禁出了一身冷汗!如果我是一个弱智一个傻瓜一个如同铁链拴住的精神病人,我一定会选择相信这个美丽动听的正能量传说,但我知道,包括我在内,这片土地上还有许多心智正常的人良心尚存的人,面对邪恶面对谎言不愿妥协的人!我知道,从丰县第一次通报开始,就撒下了谎言的种子,后面还需要一个又一个谎言来掩盖,实际上,手足无措的丰县当局在第二次通报时差一点就把真相告诉了世界。

小花梅?是姓小名花梅?还是“小花梅”只是个代号?她生于何年?父母是谁?此前说她1998年14岁结婚,那么她的第一次婚姻前夫是谁?什么时候精神失常?何时离婚?有无子女?即使“小花梅”父母双亡她的兄弟姐妹呢她的亲人呢?既然是走失未通报父母也未报案是董某某捡到的“小花梅”,你们怎么找到的桑某某又怎能相信桑某某?

第一份通报,女子是本地人,是正常结婚,不存在拐卖。第二份通报,女子是流浪来的,被收养了,不是拐卖,收养后两个月结婚,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也不知道他的父母,我们会帮忙寻找。第三份通报,一开始结婚的时候就知道是从哪里来的,云南福贡县亚谷村,找到了,但父母双亡。三份通报或报道,三个说法,教人们如何来相信?

我们不妨回看一下丰县此前的两次通报:

1月28日,丰县县委宣传部首次回应网民反映的“精神失常女子生8孩被锁破屋”的情况。“经初步调查核实,网民反映的女子为杨某侠,1998年8月与丰县欢口镇董某民领证结婚,不存在拐卖行为”,通报还透露女人患有精神疾病,经常“无故殴打孩子和老人”,已经对其救治、对其家庭救助。为董某民一家办了低保,每月补助金额3000多元!通报初步结论是:被铁链拴住的女人有精神疾病、有暴力倾向、有结婚证、不存在拐卖行为。

网民对丰县最初的“调查结论”并不买账,无论是对调查组的组成还是对调查的思路都不认同,特别是否定“拐卖”之说网民更是无法接受,网民希望丰县公开这个女人的直系亲属,包括籍贯父母或兄弟姊妹,董某民在最初的网红视频中,也表达了想找到这个女子家人的愿望。

1月30日,丰县县委宣传部发出第二份通报,称杨某侠(此姓名为董志民所取)于1998年6月在欢口镇与山东鱼台县交界处流浪乞讨时,被董志民的父亲董某更(已故)好心收留,此后就与董志民生活在一起。在生活中发现杨某侠有智障表现,但生活尚能自理。办理结婚登记时,镇民政部门工作人员未对其身份信息进行严格核实。

2020年11月,公安机关将杨某侠DNA录入“全国公安机关查找被拐卖/失踪儿童信息系统”和“全国公安机关DNA数据库”比对,至今未比中亲缘信息。调查中也未发现有拐卖行为。其身份信息公安机关将持续深入调查。2022年1月30日,经市县两级专家会诊,杨某侠患有精神分裂症。目前,杨某侠正在医院接受治疗。

通报中特别提到,自2014年5月至今,民政、财政等部门为董志民家庭落实了低保和居民医疗保险政策。每年春节、中秋为其发放慰问金。其中3个孩子每学期享受750元/人的生活补助金,另有2个孩子每学期享受500元/人的政府资助金。2021年镇政府为其发放危房改造补助3.7万元,建设新房4间。社会爱心人士也多次为其捐钱捐物。

从第二份通报内容来看,这个女人依然来历不明,系在24年前流浪中被董志民已经死去的父亲好心收留。杨某侠不是真实姓名,是董志民给起的名字,镇民政部门当年办理结婚登记时没有严格审核。生育8个孩子确实是节育措施没有到位。杨某侠不是24小时被铁链锁着,有时候会解开。董志民说上铁链是为了防止她伤人防止她乱跑。

两次通报都强调铁链女不是拐卖来的,政府对8个孩子的关怀可谓无微不至!第二次通报中更是用了“好心收留”一词。明知这个女人身份不明且患有智障和精神疾病,还强行与其发生性关系,生下8个孩子,世上哪有这样的“好心收留”?明知那个贼眉鼠眼的男人涉嫌强奸、非法拘禁、虐待侮辱、人身伤害等多重犯罪行为,还拿“好心收留”来搪塞,岂不是愚弄网络上汹湧的民意!如此灭绝人性的恶行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都不能容忍不能接受,更何况是史上最安全的社会!

央视报道延续了上通报的故事,上两份通报釆信了董志民的说法,央视报道又冒出来一个好心人桑某某,桑某一句走失就把整个故事说完了。好心人桑某某为什么不报警?为何不及时告诉她的家人?哦,央视报道称小花梅父母双亡,谁也无法查证核实真伪了。如果小花梅有精神分裂症,她当时是怎么结婚的?又怎么能生下一大堆孩子?更让网民质疑的是,杨某侠的大儿子已经24岁,剩下的7个孩子都很年幼,这8个孩子都是董志民所生?

网络最大的好处是万事都会留下痕迹,一个自媒体人“采访”董志民时,曾经问到:“网上有人找你要小孩,你愿意给不?”董志民不假思索地回答:“想要也行,把老大给你”。由此可见,董志民对待“大儿子”的感情,明显与其他小孩不同。有人说“大儿子”不是董志民的儿子,而是他的兄弟?有人说董志民还有一个兄弟,不知道那个兄弟又是什么状况?

董志民的长相看上去就很有特征,额头突出。然而,根据众多自媒体拍摄的视频,8个孩子长得像董志民的只有3个,其他孩子长得既不像杨某侠也不像董志民。有自媒体问董志民这么多孩子都随谁?董志民毫不犹豫地回答:“管他随谁,只要喊我爸都管”。

无论是丰县还是权威媒体都回避了网络上关于这个女人的诸多疑惑,有网民通过人像复合比对确认这个女人是26年前失踪的四川女孩李莹,李莹失踪时还是个稚嫩水灵的初中生,她所经历的苦难和摧残随着疯傻已经无法还原真相,但知情人顺着罪恶的产业链梳理出一些头绪。李莹从四川被贩卖或绑架到苏北一路受尽蹂躏,最后才沦落到一贫如洗的董家手里,她什么时候遭强暴什么时候被逼疯,什么时候被铁链拴住,又与什么样的人生下8个孩子,这一切的一切都需要给出合乎逻辑的结论。

央视报道首次提到了云南省福贡县亚谷村,并且说立即前往调查釆访核实情况,我很佩服央视记者的快捷高效,但不好意思的是,我不知道记者是以什么方式前往亚谷村核实情况的,如果是派记者前往,按照这份通福贡县的文件,抵近边境所有村子不允许进出。福贡县2000年才8万多人,是一个人口不多的边境少数民族地区,从福贡县到丰县当年坐车长达3千多公里。

桑某某为什么翻山越岭在1988年把小花梅带到丰县治疗精神病?查看丰县的资料,丰县1988年还没有精神病医院,丰县精神病医院前几年才新建,当地最大的丰县人民医院也不可能看小花梅的精神病,因为至今这家医院也没有设立精神病专科。

央视报道没有透露与这个铁链女同处一村的另一个更悲惨的女人,这个女人只能趴在地上嗷嗷嗷乱叫,她的身世之谜谁来解开?

我知道要拯救一个女人一个家庭很不容易,要拯救一个族群就更艰难。我也知道寻求真相的道路充满艰难险阻,网民试图通过网络民意来解救铁链女更是难上加难!不仅仅是这条罪恶的产业链够长够久,就连趴在其上蹭热度的苍蝇也驱之不尽。但我们中间一些清醒的人把该说的话能说的话都说了,至于丰县乃至江苏乃至全国有没有人听,愿不愿意听,那由不得我们。至少有许多人不会相信,生了8个孩子的铁链女这辈子碰到了好心人,一个都没有!这个苦命的女人这辈子碰到的全是一帮人性丧尽的邪恶之徒!

我又想起李莹的父亲,当12岁的女儿莫名其妙失踪后,这位从军12年的中年人不到一年白了头,他每天举着一个纸牌,在汽车站附近走来走去,神情恍惚的呼喊着女儿的名字,没有几年,这个身体强壮的中年人就抑郁而亡,到死再也没有见到自己的独生女儿。我想到一个本来美好的家庭就这样被一群好心人毁掉了,我的心无比伤痛!不知道在这片土地上,每天还有多少人碰到这样的好心人?当灾难沒有落在自己头上,许多人可以满不在乎,总觉得别人的灾难与自己无关,只有灾难临到自己,或许才会意识到好心人的歹毒,才会深深感受到碰到好心人的无助和绝望。

总浏览量 829 total views

【议报首发,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4767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