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4774

引言

“民主防疫” VS“疫情专制”

被视为中国民主灯塔的台湾,在民主宪政之路上持续拓进、佳绩累累、声誉愈彰。就台湾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后的“民主防疫”而言,更是成就非凡。台湾“民主防疫”成就是一个综合性效果,不仅体现为长期以极低的确诊感染比例和住院比例领先世界,更重要的是,相较对岸专制政权肆无忌惮推行的造成大范围、严重性的次生灾害和人权侵害的“疫情专制”“防疫暴政”,台湾政府在防疫过程奋克艰困,践行“民主防疫”,确保防疫信息真实透明和及时发布,力捍人权,拱卫民权,彰显民主,甚得民心,誉满国际,由此获益良多,可谓得道多助。

即便于被网络高墙封锁的大陆而言,台湾“民主防疫”成就亦可谓“满岛硕果封不住,时有芬芳入墙来”,不啻大陆民主意识之催化剂、习共愚民宣传之消毒药、中国维权民运之助推力。台湾的“民主防疫”成就不仅已然引发了一些大陆觉醒人士的高度认同和强烈关注,而且在大陆诸多领域起到了重要的多元化、关联性的引导、启蒙作用,使“民主防疫”概念渐入人心,有力发掘了民主制度在应对防疫难题方面的价值与潜力,使一些因目睹美英等国阶段防疫效果不佳而不免对民主制度疑虑稍增、信心略降的维权民主人士为之一振、信心大增,无声反驳了习共当局借“疫情专制”“疫情暴政”的片面结果而大肆吹嘘的所谓“制度优势”,使一些不甘在“疫情专制”“疫情暴政”中遭受各种侵害的维权人士增加了论辩依据和博弈信心。

由于“民主防疫”应对新冠疫情举措得当、功绩卓著、盛誉连连,使得台湾作为“中国民主灯塔”的辉煌形象、标杆意义复增异彩、再添殊荣,因此值得大书特书。然而鉴于这一主题颇为宏大、包罗万象,以不才拙笔和有限篇幅,恐难详论悉述,甚或挂一漏万,故盼抛砖引玉。

台湾“民主防疫”成就对大陆学术界影响

在极权专制政治体制和不断强化的教育专制体制的双重钳制和利益收买下,近年来大陆学术界的逆淘汰机制、犬儒主义不断加重,总体而言教风学风、师德生德日渐败坏。新冠疫情爆发以来,大陆教育系统的文献中,凡涉台湾防疫之主题,多属罔顾事实、歪曲真相、诋毁抹黑之论,以及对中共“疫情专制”的歌功颂德之词,其文风逻辑,大致可归为《环球时报》的“叼盘体”、《人民日报》的“复述体”、“新闻联播”的“复读体”“传声体”等几类,可谓乌烟瘴气,祸心昭彰。

但是,即便在如此严苛逼仄的管控空间中,大陆学术界仍不乏求真务实、客观理性、恪循学德、秉持良知、洁身自好之士,他们利用自身的信息渠道和调研方式、学术资源、学术功底,在志趣相投的导师、研究团队的支持、帮助下,择取各具特色的研究视角,对彼岸的防疫成就以及与此有关的事实真相进行了深入探索与介绍。

 关于台湾“民主防疫”及相关事实的大陆学术成果二例

1, 关于台湾“民主防疫”的协同治理机制

典型者如,上海外国语大学的王敏所作的《我国台湾地区新冠疫情防控中的协同治理机制》。该文将意大利、法国等国作为阶段性防疫效果不力的对比研究对象,从而构建了现实参照、对比分析的基石与逻辑之一,机智而又不失客观地规避了大陆防疫这个只能逢迎谄媚不可批评责备、高度敏感、高度政治化的话题。该文的最大亮点,是对台湾政府、基层社区和社会组织(如,NGO)在疫情防控过程中所构建的“协同治理平台”以及该平台在互信互助、扬长避短和促进民众参与防疫等方面的作用进行了系统介绍。作者名为介绍防疫,但事实上对台湾民主宪政下的政府运作特点、公民团体的高度发展、公民社会的充分发育进行了展示,使研究者与读者不由得领会到作者隐晦其间的不可言传之意,由彼岸而思此岸,赞民主而忧专制,对极权专制的中共政权在疫情防控中的独断专行、漠视人权、侵害民权和大量的大陆独立社会团体(如,NGO)和民间自组织力量的衰弱状况以及饱受限制、打压的艰难处境进行思考和对比,从而对民主台湾和专制大陆在新冠疫情防控中的各层面效果和国际认同度有了更为深入、理性的识鉴。因此可以说,王敏的这篇学术论文的意义与价值不仅限于学术领域,在民主启蒙、正面舆论引导、促进公民社会发展等方面亦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2,关于台湾“民主防疫”背后的公共卫生观念

再如,南京大学的黄子恩的《公共卫生观念下的台湾地区现代主义建筑中的环境建构》,结合新冠疫情背景,论述了在抵御蚊害、防潮防晒、便于排水等公共卫生观念影响下的台湾现代主义建筑在清政府统治期、日占时期、国民政府时期发生的结构、功能、格局、审美等方面的演变。通过此文,读者能够对公共卫生观念在台湾民间的影响略窥一斑,也对台湾民众在新冠疫情中进行高度自觉防范的行为与意识的历史背景、社会背景多了一个侧面了解的视角,并对台湾公民社会的某些发育渊源和根基加深了认知,对中共媒体中一些歪曲台湾防疫的不实之词加强了识辨能力。

小结

这些基于台湾民主防疫成就或相关事实的学术成果,有力对抗了习共当局在大陆教育系统中掀起的谄媚吹嘘“疫情专制”的浊恶声浪和大陆学术界中的专制钳制与歪风邪气,使莘莘学子和广大学者得以少受学界污浊之影响,获取关于台湾防疫和相应事实的真知灼见,加强了民主宪政意识,拓展了学术视野,丰富了研究素材和思路,受益匪浅。

这些学术成果不仅能够增强大陆民主化的动力,而且,在民主中国建立后,就提高政府疫情应对能力、完善政府服务职能、加强官民互信等方面而言亦是弥足珍贵的。

台湾“民主防疫”过程中体现的人权关怀及其对大陆影响

台湾“民主防疫”过程中体现的人权关怀、人权待遇之略述

台湾政府是民选政府,权力受到全民选举、五权分立(或,基于“五权宪法”的权力分立)体系、反对党、社会团体、民间自发维权群体与个体、新闻媒体、舆论等各种制约,政府只能主动或被动地尽力服务于公民人权,因此台湾民众所受的人权待遇和人权关怀令大陆民众艳羡不已、向往至极。早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初,便有各种视频、图文就大陆与台湾的人权状况进行了对比。例如,2020年2月27日 《台湾居家隔离有补助 中共则强收高额隔离费》,以及2020年4月1日《台湾与大陆疫中发补贴的悬殊对比》,热传网络。其中很多数据、资料迄今依旧适用于当下的时局分析。

据两文,台湾行政院通过因应武汉肺炎的特别预算,因武汉肺炎接受隔离、检疫者,或为照顾隔离、检疫者而无法从事工作的照顾者,可获得每天1000元新台币的补偿,14天隔离中共可领取1.4万元新台币。餐饮、零售、商圈、市场的消费优惠措施(抵用券)总计补助20亿元;民众于艺文场所的消费补助3亿元。

针对旅游等受疫情冲击较大的行业,台湾行政院发布了“观光业艰困企业薪资补助方案”。该方案补助目的和标准是:“为稳观光、旅宿、游乐等14万从业人员就业,原先每人每个月1万元新台币补助,加码至2万元新台币,总金额达70亿元新台币”。

台湾劳动部还出台了“安心就业计划”,专为此时放“无薪假”的劳工发钱。这些劳工在3到6个月中,最多可领到11000元台币的月薪补贴。还有一项“安稳雇佣计划”,用于奖励一些雇主和失业劳工,例如,每聘用一名失业超过30天的劳工,雇主就可获得5,000元台币的月补贴,最长可达6个月。如果这些劳工是“特定对象”,每人就可收到每月11000到13000元台币的补贴,最长可达12个月。如果这些劳工失业3个月以上,每人可收到月补贴9000元台币,最长可达12个月。

台湾行政院对农业的补助近54亿新台币,对受此次疫情影响的农民,提供一年免利息贷款和1.29的低利贷款融资。

大陆“疫情专制”中的人权侵害之管窥

在一峡之隔的中国大陆,自诩“制度优越”“经济腾飞”“人权比美国好五倍”的习共当局,至少也应按照大陆的经济发展状况(如,人均GDP),给予民众相应(比例)的补贴。但事实恰好相反。习共当局不仅几乎不拔一毛,还无所顾忌地通过“疫情专制”侵犯人权、盘剥民众。仅强制隔离和收取高额隔离费一项,就足窥“疫情专制”中的损民恶政之冰山一角。知名政论家、学者韩连潮当时在推特上发文怒斥:中共各级政府利用防疫、抗疫圈老百姓的血汗钱,大发国难财,隔离14天,费用自己承担,一人一天800元,共11200元,把大量民众不加区分强迫抓去隔离,赚黑心钱!可恶!

据韩连潮推特所引资料显示,有些地区的隔离费用为128元或250元一天,有的竟高达800元一天!十足的“以民为韭”的贪酷嘴脸!须知,绝大多数的潜在“被隔离对象”,均非家在单位或单位附近、以车代步、人脉较广、无被隔离之虞的体制内人士和既得利益者,而是为了个体生存和一家生计而不得不苦苦奔波、跨省越市的底层人和打工者。以“防疫”之名将他们隔离,使他们不仅要遭受禁锢之苦、工资损失甚至失业风险,还要再从他们身上榨取大笔“隔离费”,如此政府,该是何等的冷酷无情、贪婪无度?

为了继续粉饰破漏百出的愚民工程,贪酷的习共当局不得不上演一些“爱民”秀、“福利”剧。例如,在疫情爆发初期,中共央视称,目前滞留武汉社区的外地居民一人可领3000元补助,但一共只有6人有此资格。如此拙劣伎俩,不仅无法愚民,反而引发更多的质疑与愤怒,很多滞留武汉的外地网友和其他疫情严重地区的网友群起批斥。另据悉,2020年武汉疫情之劫过后,汉口殡仪馆门口领取亲人骨灰者中,有人领到3000元补助,但前提居然是:“不哭”、“不张扬”。试问,在满城悲情、生离死别的关头,几人能够不哭?几人能用对亲人椎心泣血之大痛、最后告别之情义,换取几千元?但对中共当局而言,领取“封口费”的人少才好,不仅可以减少开支,还可以趁机愚民作秀、拉拢民心、降低民间追责力度。而且,只有在汉口殡仪馆领取骨灰者才有此“特殊照顾”,其他地区的疫情受害者连领取“封口费”的资格都没有。中共官媒还称,南京、杭州等城市向市民发放了总额为数亿元乃至十几亿元的消费券。然而,这些所谓的消费券,必须消费到一定金额(杭州是40元),才能获得相当于消费金额25%的补贴,如此手法,与淘宝、京东、拼多多等购物网站上商家惯常的提供小额“消费券”的诱饵性手法并无二致,只不过这次是地方当局成为一个巨无霸式的商家。著名经济学家郎咸平先生对中国大陆商品的高比例隐形税有一个惊人的研究成果:“中国税收占消费品价格的比重竟然高达64%,而商品本身的比重却只有36%”。也就是说,若民众消费40元,多达25.6元被敛入中共囊中,即便补贴10元,中共仍可从中赚取15.6元的暴利。何况,稍有疫情便封城封区、断街阻道、甚至关停店铺,不啻权力干预市场,必然引发物价飞涨,上涨的物价恐怕已经足够抵消补贴金额了。所以说,投放消费券不过是中共发国难财的一个堂皇手段。不论中共在“疫情专制”中如何耍弄“福利”戏法、进行“惠民”表演,皆无改其与民争利、鱼肉百姓之本质。不然,它就不是中共了。

而且,“疫情专制”中的人权侵害绝不限于“坑一把”“宰一刀”的经济层面,大陆民众在生命、健康、人身自由、生存等方面遭受更为严重的人权侵害的惨案悲剧比比皆是:被隔离家中的病人因失去医疗服务和资源而加重病情甚至悲惨离世;而被隔离自己住所之外的人们,同样有人被迫忍受冻饿甚至死于自己车中;孕妇不及做核酸检测而被拒于医院之外只能痛不欲生地流产;隔离场所环境恶劣、费用不菲、菜价昂贵,对被隔离者的身心损害是多方面的;外地人、本地人在封城隔离过程中的待遇差别极大,甚至到了逼得民众不堪饥饿登高呐喊“要吃饭”的地步;大批个体户、民营企业在“疫情专制”中严重受损、一蹶不振乃至倒闭,经营者和打工者的生活甚至生存面临困境,等等。

“民主防疫”对比“疫情专制”对大陆人权意识的启迪

上述人权侵害事实的视频、图文固然传遍墙外,墙内也有所了解,但是,基于人权角度单纯地揭黑,其主要意义是使觉醒者痛恨习共当局、加强抗争意识,意义与作用尚不够全面。只有将有关人权的“民主防疫”成就和“疫情专制”“防疫暴政”罪恶放在一起进行对比分析,才能使觉醒者在深知专制侵害人权罪恶的同时,萌生和增强追求大陆民主化的意志与决心。

“民主防疫”与“疫情专制”所映射的两岸的制度差异和人权处境,对比鲜明,触目惊心,高下立判,优劣遽显。同文同种,生于专制下,处于民主中,差距之大令人惊诧而愤怒。略思西德东德之故事,稍知南韩北韩之现状,结合大陆人权之实情,足见关于大陆将成西朝鲜等悲观判断,绝非杞人忧天、无稽之谈。在网络封锁、信息封锁未奏“全功”的情况下,对此稍有知情的大陆民众,岂能坐视大陆回到暗无天日的毛时代、成为更加不堪的西朝鲜,岂能不生出反抗专制、捍卫人权、奋力维权之心?岂能甘心自己、家人和后代在此专制大监狱一直饱受奴役和压榨?岂能不愿自己的故乡亦如台湾那样沐浴在民主宪政的光照之下?同理,在全球疫情肆虐下依旧享受着秩序基本如常、经济持续发展的利好,享受着远超世界多数国家、足令大陆仰视180度的补贴、福利等人权政策,手持免签欧美的护照的台湾民众,岂能不珍惜这样的制度环境,又岂能不主动配合自己选举而出的政府的“民主防疫”政策?

台湾“民主防疫”和大陆“疫情专制”的对比

台湾“民主防疫”成就戳破使习共的愚民宣传

如本文首段所述,台湾“民主防疫”成就是一个综合性效果,低感染率、低住院率和防疫过程中的优越的人权待遇、充分的人权关怀是其中的重要成就,但这些还不是全部。

台湾民众对政府防疫政策的高度配合甚至“不令而从”,台湾防疫期间仍能有条不紊、井然有序地开展“全民公投”等大规模民主活动,台湾“民主防疫”成就获得了高度国际认同(尤其是欧美民主国家和权威国际机构、知名国际媒体的认同)并以此为契机提高台湾国际地位、影响力和获得更多的国际支持,等等,均亦是台湾“民主防疫”的璀璨图景中的突出亮点和浓墨重彩。

只是,依笔者愚见,就本节主题、亦即目前打破习共当局关于两岸“疫情防控”的愚民谎言、促进大陆民众觉醒而言,台湾这些防疫成就目前对大陆的积极影响基本上只是处于舆论宣传层面。虽如此,这种影响以及可预测效果已经不可小觑,令习共当局在“疫情防控”等方面的愚民宣传之效大打折扣。

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习共当局一直以变本加厉的专制手段和暴政方式进行疫情防控,并且对愚民宣传的庞大机器开足马力,通过墙内的网宣平台、影视广播系统、伪自媒体(名为自媒体而实由大小五毛控制)和无处不在的标语牌、条幅,大肆渲染中共防疫成就如何突出、欧美防疫如何失败以及人民如何“苦不堪言”之类,进而兜售所谓的“制度优势”之谬论。但是,对于台湾地区以及其他一些民主国家的防疫成就,习共当局或疯狂抹黑、或绝口不提;对于中共各级政府和相应专制机构在“疫情专制”过程中对人权、民权的大范围、高程度的侵害,习共当局不会提及,或只会对个别事件轻描淡写,或动用五毛对事件相关的批判方向和锋芒加以误导、消解。

对于习共当局关于“疫情防控”等方面的愚民宣传,“台湾防疫”成就堪称是最好的照妖镜和解毒剂,戳破了习共当局对台湾防疫的抹黑谎言,有效反证了习共当局对于“疫情专制”“防疫暴政”的粉饰美化和愚民宣传,不仅使得习共当局的“疫情主题”的大外宣大部破产,就是力度不断加强的“疫情主题”的大内宣效果也不能令习共当局十分满意。

台湾“民主防疫”成就在戳破习共当局的上述愚民谎言的同时,亦让世界人民尤其是华人世界进一步看到民主宪政制度对华人区域的高度适用性,加强了大陆维权、民运力量和觉醒群体追求大陆民主化的动力。

台湾“民主防疫”成就的模范作用

1, “不令而从”的“自动封城” Vs 暴虐野蛮的“强制封城”

以两岸民众对官方防疫措施的配合程度之差异而言,此种现象以及相应的舆论投射能够充分凸显两岸制度优劣之别,使习共当局对其所谓的“防疫政绩”和所谓的“制度优势”的无耻吹嘘之谎言不攻自破。例如,据《自动封城VS强行封门 专家析两岸抗疫方式》一文,防疫模范台湾在疫情严重的时期,一些地区的民众积极主动地配合政府防疫政策、甚至在封城令未出之时自觉进行居家隔离,使台湾出现“自动封城”奇迹,在两岸三地乃至其他国家引发激赞、换来盛誉。反观中国大陆,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各种强制隔离手段让人“大开眼界”,一次次刷新正义人士对习共当局之恶的揣度底线,诸如挖断道路,停水停电,强行关停店铺,封住、锁死、焊死小区大门乃至居民家门,将民众强行驱至环境恶劣且费用高昂的“隔离场所”,等等,诸如此类,简直是无所不用其极。“自动封城”和“强制封城”的原因差异,就是制度差异导致的人权差距和民权差距,以及由此产生的官民关系之好坏、官民互信之高低。趋利避害乃是万物本能,何况心智健全、略知政治社会真相之人?对专制恶政府,自然远之避之,隔阂重重,频频对峙。对民选善政府,自然亲之近之,不令而从。当大陆民众翻墙了解此类真相之后,对比思考之下,如何不生追求民主、抗争专制之心?这类信息对习共当局的“防疫成就”等谎言的破解效果、对大陆民众的民主启蒙意义不言而喻。

2, 全民“公投”践行民主 Vs “严防群聚”自曝其丑

在全球疫情肆虐、中共严防群聚的2021年12月,台澎金马却在充分防控疫情的前提下进行了轰轰烈烈、规模庞大的“中华民国全国性公民投票”(亦称“台湾公投”),不仅体现了民主制度以及运作的日渐成熟,亦展示了疫情防控的强大力量,是台湾地区“民主防疫”成就的重要证明。

而反观习共当局,则在防疫之名下将大陆民众的各种群聚活动视如洪水猛兽、严防死守。从维权民运角度说,这是习共维护专制统治的政权本质所决定的,大可借防疫之名行镇压之实,居心叵测,但在未觉醒者看来,却好似师出有名,堂而皇之;从防疫角度说,对比对岸声势浩大的全民公投,其在防疫过程中自我吹嘘的“制度优势”和无数“自信”何其渺小,令人失笑。

对其政权安全因素有着狐狸一般警觉的习共当局,充分意识到了台湾兼顾“公投”和“民主防疫”的巨大成就对其自我吹嘘的制度“优势”和防疫“政绩”的反证作用,遂急遣大小五毛污之。百度搜索“台湾公投”可见,中共喉舌不仅对此次台湾公投百般抹黑,疯狂攻击台湾绿营,还颠倒黑白地污蔑台湾疫情严重以及如何影响公投,云云,欲盖弥彰地表明了中共对台湾“民主防疫”成就的惊惧。

但是,就连中共门户网站公布的台湾公投前后的疫情数据都不支持污蔑歪曲台湾防疫之说,欺骗墙内网友都不太容易,遑论欺骗翻墙网友。拙劣的欺骗,只能让更多的大陆民众开始觉醒,对台湾的防疫状况和民主制度充满好奇,产生了解真相的冲动并付诸行动。

3,防疫资讯差异:透明、及时 Vs 真伪难辨

台湾“民主防疫”成就的启蒙意义,还体现在关于防疫资讯的层面。首先,台湾政府将防疫资讯工作视为政府要责,确保防疫资讯的透明、真实和及时发布,传播佳音之际,亦不避匿缺欠与问题,总结不足,介绍某些民主国家的防疫经验,从而进一步赢得了民众对防疫政策和举措的充分信任与密切配合。其次,台湾政府异常重视防疫“资讯之战”,尤其重视对中共大外宣系统诋毁、扰乱台湾防疫的有害资讯进行及时清除和反击,蔡英文总统在新冠疫情爆发初期便为“资安工作站”揭牌, 外交部长吴钊燮参加台美线上研讨会时亦强调:针对中共资讯战,台湾即时侦办假讯息,每日召开记者会澄清,防制多数来自对岸的假讯息;中共政府在此次疫情中积极向世界推销威权体制有资源及能力控制疫情的论点,台湾恰是中共论述的有力反证,台湾模式证明,对自由与开放的民主国家而言,防疫有更好的做法。

对比而言,中共在疫情资讯方面的做法,不仅谈不上资讯透明,还好大喜功忌忧讳患、基于维护专制统治之目标对传播真实资讯者进行打压与迫害。所以,不少国际权威机构和民主国家的政府对中共官方公布的防疫资讯持有不同程度的怀疑,尽量避免为之背书,等于无形之中对中共资讯圈进行了“隔离”。

也许,习共当局关于“疫情专制”唯一拿得出手的,就是确诊感染人数、住院率等数字。但是,因其治下严控资讯自由并残酷打压为大众获取资讯的敢言者、独立记者、独立媒体人,因此如朝鲜一样,其防疫数据被很多国际机构和政府归于不可信任之列。澳洲智库罗伊国际政策研究所(Lowy Institute)于去年发布报告《防疫表现指数》(Covid Performance Index),比较98个国家的抗疫表现,纽西兰与越南分别位列第一、第二,台湾则以86.4分排名第三。该研究所指出,由于中国大陆提供的数据资料不够透明公开,因此根本没有参评资格。该报告还破除了“极权国家防疫表现较佳”的迷思。报告分析表明,非民主国家的疫情曲线只是在疫情初期尚可,之后却愈来愈差,民主国家则是刚好相反,起初表现不佳,但中后期有改进,总体上比非民主国家略好。通过这一案例可见,“民主防疫”远比“疫情专制”能获得国际认同。也许中共迫使民众付出巨大代价的防疫确实有一定效果,但是,由于制度痼疾和政权本质而使得防疫数据资料广受国际国内怀疑,等于又给大陆民众提供了一个值得深思的关于专制劣于民主的反面教材。

因此可以说,台湾政府针对中共的资讯之战和世界正义力量对中共防疫资讯的质疑与抵制,本身就是促进大陆民众觉醒、助推大陆民主化的强大支持和充分动力,翻墙即可得之。

4,践行“民主防疫”,盛誉日增 Vs 加强专制独裁,风光不再

国际社会和民主国家对台湾“民主防疫”成就的高度认同以及由此对台湾加强了支持、合作力度,此类信息亦潜移默化地向大陆民众持续传递着民主宪政优于专制独裁的普世常识。此类事实不胜枚举,例如,台湾一边高效成功抗击疫情,一边成功保持着极高的自由度,“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持续将台湾列为“自由”国家,且台湾总分连续3年高于美、法等国;台湾并于2020年底被国际人权组织评为“亚洲唯一开放的国家”;2021年公布的盖洛普(Gallup)民调,美国人对台湾好感度达72%,排名世界第八,与对大陆的好感度差别极大。国际顶尖学术期刊《B M J》和《纽约时报》、德国之声等知名国际媒体以及包括比尔盖茨等人在内的国际名人均对台湾防疫成就表示高度认同;美国国务院在官网发布新闻稿,希望成功对抗疫情并受到国际赞扬的“台湾模式”(Taiwan Model)能够与世界各国分享;以台湾防疫成就以及支持他国防疫之故,美国、日本、澳大利亚等国政府和法国参议院全票通过支持台湾重入世卫组织。

反观习共在新冠疫情爆发后的国际地位,可谓每况愈下,如今只有一些专制国家、半专制国家和少数不发达民主国家愿意看在利益份上为之背下书、捧捧场。其挥霍巨额民脂民膏的“冬奥会”,本盼“万国来朝”,意图装潢独裁门面、增加专制资本,结果反成为一些唯利是图的政客的“交易会”和为数不多的独裁者、专权者的结盟会,并引来主要民主国家的进一步警惕。连习共头号小弟朝鲜都以“避疫”等理由拒不前来,显然是挑明了不信任习共的防疫方式和效果。对比世界主要国家政要大部到场的2008年北京奥运会,2022北京冬奥会的风光不再,充分体现了世界多数国家对不断加强独裁体制、人权侵害、对外扩张的习共的普遍担忧与反感。中共“冬奥会”遭受国际冷遇的原因很多,其所主导的疫情防控的专制手法、人权侵害、真实效果以及国际恶名,不可能不被民主国家列入是否与会的考量因素。
对比专制大陆与民主台湾在疫情期间的国际认同度和支持度,可谓是“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的绝好现实范例,是开启大陆民智、打破习共有关“涉疫”谎言禁锢的另一把金钥匙。

台湾“民主防疫”成就对大陆民主化的启示

任何国家或地区的民主化均需要一定的文化条件。那么,通过分析台湾“民主防疫”成就,是否能够得出关于大陆民主化的文化条件的启示与信心?我认为,答案基本是肯定的,因为共性为主;但是亦存在一定差异,故而存在一定的见仁见智的讨论空间。

台湾“民主防疫”与大陆民主化的基础文化条件的共性探析

1,汉语言文化

两岸的主体文化都是汉语言文化,这一点非常重要。这就确保了两岸民众的沟通没有问题,“台湾防疫”成就能够通过汉语图文、视频等方式直接传入大陆民众的思维,激发大陆民众的维权意识和民主意识,打破中共的愚民谎言。而大陆民众关于“民主防疫”成就的反馈亦能很便捷地被台湾民众与政府感知,而且,“由外及内”地了解大陆似乎障碍更少,因为墙外人可以自由使用百度,但是墙内人不能(正常)使用谷歌以及其他很多网络平台。

2, 中国传统文化

从中华民国在二战结束后收回台湾,到台湾开启民主化之路,期间两蒋政府一直高度重视传统文化教育。这就充分奠定了如今台湾的传统文化基础。进一步说,两蒋政府与中共政权为了维护各自的专制统治,都以一定的力度和或明或暗的手法推行了儒家文化,尤其是力推维护权位高低秩序、家庭尊卑秩序、社会关系秩序的忠孝文化与集体主义。两岸道教文化、佛教文化亦均有一定的发展和交流,典型者如,两岸正一道的交流,法轮功在台的传播。而且,体现中国传统文化的台湾影视剧、文学作品、歌曲对两岸人民有着巨大的影响,诸如《戏说乾隆》《包青天》等台湾经典影视剧,古龙、龙应台、三毛、余光中等台湾作家的文学作品,邓丽君等台湾歌唱家的经典歌曲,均有着浓重的传统文化因素与底色,无形之中极大地拓展了两岸民众的传统文化共性。

固然,两岸的传统文化对“民主防疫”和民主化的影响理据和方式是有差异的,但这并不影响其作为基础文化条件的共性特征。

台湾“民主防疫”与大陆民主化的文化条件的差异探讨

台湾自解除戒严、放松专制迄今已有三十多年,关于民主自由、人权法治的文化土壤已经非常深厚。而在大陆,这些方面的文化积累非常单薄,只有权利意识的积累稍好,启蒙破局当着力于此。

两岸最显著的文化区别之一在于忧患文化之差异。

忧患文化产生于长期的忧患生活环境,并且有着深刻的传承特点。忧患文化影响下的人,生存危机意识、生存底线意识、安稳意识、小圈子的互相依存意识、从众意识、集体意识、权威崇拜意识、权力服从意识较强,但高阶自由、权利意识(相对)较弱。忧患文化不仅根植和影响两岸,在东亚、东南亚亦均有充分基础和巨大影响。这一文化特点,对解决疫情防控这一社会难题有着重要作用。

但笔者以为,就本节主题而论,忧患文化作为一种文化条件,之于台湾“民主防疫”和之于大陆民主化,有着很大差异。大陆的忧患文化,必须在民主化的完成阶段、在民主制度的良性酵化下才会和今日台湾的忧患文化产生少许的共性。而在大陆民主化的初期和中期阶段,忧患文化很容易被专制者利用,通过人为制造政治恐惧、社会危机提取、强化其中的奴性意识与集体主义、民族主义,用于维护和加强专制统治,对抗民主化进程。在大陆民主化的初期和中期阶段,忧患文化对应的社会意识和社会存在,只有在公众生存、尊严等承受底线被突破之际才有望转为抗争动力,更多受制于客观环境与偶发因素,不太容易被纯粹理念所引导。

现阶段两岸忧患文化之来源,亦有很大不同。大陆的忧患文化主要来自中共专制独裁统治。中共夺取大陆后,绝大多数大陆民众从懂事到死亡,几乎没有一天不是在源于专制压迫和生活重负的忧患之中度过的,从沦为“学奴”阶段之忧患考试、忧患填鸭式、忧患恶师打骂挖苦,到进入“医奴”“墓奴”阶段的晚年忧患治病难、忧患墓地贵,其浓重之悲凉就无需细说了。台湾固然已经脱离两蒋专制统治三十余年,但因中共打压、国际疏离、人多地少、资源不足等因素如影随形,加上两蒋专制统治阴影并未从当代台湾的文化底色中彻底消退,忧患文化亦深入台湾社会与人心。

结语与展望

台湾“民主防疫”成就是一个综合性效果,对大陆学术、教育、维权、民运、医学、传媒等领域以及广大大陆民众产生了或隐或显、层次多元的良性影响,有力破除了习共当局对“疫情专制”“防疫暴政”和所谓“制度优势”的粉饰美化和污蔑歪曲台湾“民主防疫”成就的愚民谎言,在毛式独裁回潮的凛冽寒冬中、在“疫情专制”升级的神州大地上,撒播着自由的种子,积累着民主的养料,浇灌着春天的希望,已然且必将在大陆民主化进程中发挥无可替代的作用。

可以预测的是,在未来民主中国时代,与时俱进的台湾“民主防疫”成就仍然会成为促进人权提升、民权进步的不可或缺的动力。

总浏览量 8,455 total views

【议报首发,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4774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