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经济学人》2022 年 2 月 15 日(2022 年 3 月 11 日更新)

作者:谢尔盖•拉德琴科(Sergey Radchenko)

原文:Sergey Radchenko, an expert on Russia’s foreign relations, writes on its evolving friendship with China

译者:白丁

译者前言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将中国置于一个极为微妙的处境。这篇文章剖析了中俄联盟的特性与走向。作者为俄罗斯外交关系问题专家谢尔盖•拉德琴科(Sergey Radchenko)。

正文

人称代词对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来说很重要。为了显示他与一些世界领导人的亲密关系,他喜欢用“你”(ty) 而不是更正式的“您” (Vy) 来称呼他们。安吉拉•默克尔(德国前总理)、伊曼纽尔•马克龙(法国现任总统)、西尔维奥•贝卢斯科尼(意大利前总理)和维克多•欧尔班(匈牙利前总理)都是以这种友好的方式被他提及。但普京先生与他的“亲爱的朋友”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一直保持着正式的礼节。他们已经有过38次会面,最近一次是在2月4日在北京。然而,就礼仪而言,普京先生和习近平先生是政治双胞胎。他们对世界事务都持独裁态度,对中俄关系都有着坚定的承诺,他们都声称中俄关系正处于历史最高点。

这是一种平等的关系,因为习近平允许它平等。的确,中国和俄罗斯在经济上不是在一个梯队。中国的经济规模大约是俄罗斯的六倍。中国是俄罗斯最大的贸易伙伴,而俄罗斯甚至未能进入中国贸易伙伴的前十名之列。然而,习近平迁就普京是因为俄罗斯的亲善对中国来说是一笔宝贵的财富。俄罗斯是中国为数不多的真正朋友之一,也是具有可观的国际影响力的国家之一。这使普京在中俄关系中握有一定程度的、与俄罗斯的经济影响力相当不成比例的筹码。

俄罗斯的核地位、她的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角色,以及最重要的一点,也就是她展示其军事力量的意愿——比如她在乌克兰周围集结俄罗斯军队以及最近向哈萨克斯坦闪电部署“维和人员”——都在提醒北京,俄罗斯不会轻易接受一个“中国小伙伴”的角色。

任何强制施行等级关系的努力都会适得其反。这也成为导致毛泽东和约瑟夫•斯大林建立的中苏同盟在 1950 年代瓦解的根源:莫斯科希望北京顺从其全球战略,而北京却不愿屈服。现在,北京并不——也不可能——期待莫斯科的顺从。这意味着他们的友谊可能会比斯大林和毛泽东所建立的联盟更持久。

中国和俄罗斯并不把它们的关系称为同盟。它们没有像北约第 5 条款所涵盖的那样相互提供安全保障。它们是协同,而不是结盟,这种安排允许双方都有一定程度的灵活性,允许双方的利益根据情况而交汇或分离。

最近几个月,北京和莫斯科频繁交汇。他们甚至开始为他们的关系构建一个意识形态参照框架,这是以相似的价值观以及对远期历史趋势的共同观点为基础。有趣的是,普京和习近平继续声称,中俄伙伴关系不受共同意识形态的约束,这与他们眼中的西方集体意识形态产生的僵化形成了鲜明对比。他们对西方的“民主”和“人权”的定义提出挑战,在北京发表的联合声明是其中最近的一次。他们使用反殖民言论,宣称西方代表着专横的“少数派”,其政策“已被国际社会摒弃”。

虽然这些声明言之凿凿,但是证据表明,习近平和普京希望改革而不是取代全球秩序。他们的观点在本质上是保守的。被视为极具价值的普京先生的谈话要点之一也说明了这一点。他说,他希望扩大联合国安理会,特别是其五个常任理事国在全球决策中的作用。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一位痛斥西方过时的冷战思维的领导人,却试图推动那些比这更早、并且已经不再反映当前国际政治权力分配的机制。

普京一心阻止北约进一步扩张——这是他威胁乌克兰的动机——是他持续几十年的保守观点的另一要素。它反映的是对前苏联领导人列昂尼德•勃列日涅夫所支持的欧洲安全观的看法。勃列日涅夫先生害怕中国,在他的任期内,这两个邻国甚至打了一场短暂的边境战争。相比之下,普京则携手北京共同投入反对北约扩张的努力。

受自身香港问题的驱使,习近平也积极地支持了普京的一贯执念之一:坚决反对所谓的受到西方鼓舞的“颜色革命”。这在最近中国对于俄罗斯在哈萨克斯坦骚乱一事上的反应迅速给与肯定可以得到证明。习近平表示认同,尽管他不太可能喜欢通过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派遣军队,该组织是一个由俄罗斯领导的军事联盟,中国在该组织中没有发言权。

中俄协同的最大问题是,它能否在一个快速变化的地缘政治环境中持续下去。中国支持俄罗斯反对北约扩张是一回事,因为这样做没有任何成本。然而,如果俄罗斯决定入侵乌克兰,中国帮助俄罗斯逃避其即将面临的经济制裁则完全是另一回事。同样地,俄罗斯支持中国反对澳大利亚、英国和美国于去年公布的三边防务协议AUKUS是一回事,但在南海发生冲突时或是在与和莫斯科保持着友好关系的印度发生冲突时支持中国,则是另外一回事。

俄罗斯和中国走的越近,两国就越认为他们可以在需要时相互依靠。但随着旧的地缘政治竞争在欧洲和亚洲重新出现,普京和习近平可能很快就会发现自己处于一个令人不适的境地,要在协同与正式结盟之间找到区别。

总浏览量 1,009 total views

【议报首发,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5642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