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标题:中国的外交活动,更多的是为了推进北京的印太利益,而不是为莫斯科争取支持。

来源:外交家(The Diplomat)

作者:Zhuoran Li

译者:仁者乐山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给中国领导人带来了重大的战略挑战。华盛顿“史汀生中心”(Stimson Center)中国项目主任孙云认为,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成功地欺骗了中国,造成了中国支持俄罗斯入侵的形象,尽管北京既没有预料到也没有公开赞同这场战争。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负责研究的副总裁埃文·费根鲍姆 (Evan Feigenbaum)指出,对于俄乌战争,北京有三个相互竞争、相互矛盾的目标:中国与俄罗斯的战略伙伴关系,对 “领土完整”和“不干涉”的长期外交政策原则的承诺,以及尽量减少欧盟和美国制裁的附带损害的愿望。

在被打了个猝不及防之后,北京试图通过外交活动,来解决这个不可能的难题(square the impossible circle)。在2月24日至5月19日期间,北京与外方进行了64次外交会议,讨论了持续的乌克兰战争。其外交活动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集中在西方国家,目的是影响西方的政策结果。3月15日,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与政治局委员杨洁篪会面,重申了北约的统一立场。在3月15日沙利文-杨的会晤之后,中国的外交活动将目标转向了发展中国家。在这两个阶段,中国政府强调了三个信息:在战争问题上指责北约,呼吁谈判停止战争,以及抗议西方对俄罗斯的制裁。

中国的第一个信息,是指责北约扩张导致了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入侵。在超过半数的外交会议中,中国敦促西方“理解俄罗斯的合理安全关切”,并 “通过谈判建立一个可持续的欧洲安全体系”。在与美国总统拜登的视频峰会上描述战争的起因时,习近平说,“一个巴掌拍不响”,指责美国和北约无视俄罗斯的关切。

甚至在与乌克兰外长库列巴(Kuleba)的会晤中,外交部长王毅也宣称,“一个国家的安全不应该通过损害另一个国家来实现,地区安全不应该通过军事集团的扩张来实现。”正如这句话所表明的,王毅为俄罗斯的入侵辩解,指责乌克兰加入北约的愿望危害到俄罗斯的安全关切,把入侵引向了自己。在与巴基斯坦总理伊姆兰-汗(Imran Khan)的另一次会晤中,王毅声称,“乌克兰应该成为东西方之间的桥梁,而不是大国竞争的棋子。”

中国的第二点信息,是在战争爆发后抗议制裁俄罗斯。俄罗斯的入侵引发了西方国家的统一反应。入侵当天,美国、加拿大、英国和其他许多国家,对俄罗斯金融机构和与普京政权关系密切的主要寡头,实施了制裁。第二天,针对俄罗斯领导人、金融机构和对俄出口,欧盟推出了一揽子制裁措施。

2月26日,西方拿出了其制裁王牌。美国、欧盟、英国、加拿大、法国、德国和意大利宣布采取联合行动,将俄罗斯银行从SWIFT金融信息传输系统中剔除。3月2日,欧盟决定在3月12日之前将七家主要的俄罗斯机构从SWIFT中踢出去。

在SWIFT制裁之后,中国开始在外交会议上传达反制裁信息。在与法国总统马克龙和德国总理奥拉夫-舒尔茨(Olaf Scholz)的视频峰会上,习近平说,制裁将进一步加剧大流行期间的世界经济危机,“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在与法国外交部长让-伊夫-勒德里昂(Jean-Yves Le Drian)的会晤中,王毅不仅重复了习近平的信息,还批评西方的制裁妨碍了国际法,激化了冲突。

从战争一开始,中国就坚持应通过谈判结束战争的原则。正如“史汀生中心”的孙云所指出的,这一声明反映了北京希望尽快结束战争的愿望。然而,中国也利用这个话题批评西方对乌克兰的军事援助。中国抨击美国对乌克兰的军事援助是“火上浇油”,阻碍了谈判进程。

在与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通电话时,习近平说,国际社会应该“全心全意地推动谈判”,这是对既推动谈判又向乌克兰提供军事援助的西方国家的微妙批评。在4月1日的中国-欧盟峰会上,习近平讲话称,国际社会不应“火上浇油,激化冲突”。在与法国外交部长会晤时,王毅批评西方国家通过军事援助 “煽风点火”,激化冲突,并进一步宣称西方国家不应 “一边推动停战,一边通过向乌克兰输送高科技武器激化战争”。

中国的外交活动表达了如此强烈的亲俄情绪,以至于一些社交媒体用户甚至开起了玩笑,比如问“王毅现在为普京工作吗?”然而,中国并没有言行一致。中国的最高外交官承诺,北京没有刻意绕开对俄罗斯的制裁。中国的国有银行也遵守了对俄罗斯的金融制裁,并限制为购买俄罗斯商品提供资金。

北京还反驳了关于中国正在考虑向俄罗斯提供军事援助的指责。在4月4日与乌克兰的库列巴通电话时,王毅说,中国“不会火上浇油”。在批评西方军事援助乌克兰的同时,这一信息让乌克兰放心,北京不会向莫斯科提供军事援助。这种顺从表明,中国领导人清楚地理解来自美国和欧盟的威胁。北京不愿意牺牲其最重要的贸易伙伴来支持普京的战争。

事实上,中国的目标不是支持俄罗斯的战争努力。相反,北京正在利用俄乌战争来解决自己的战略关切和地缘政治挑战。反美和反北约的信息,旨在含蓄地谴责美国领导的印太地区军事联盟,并警告亚洲国家不要追随(bandwagoning)美国。

在与中国的传统区域盟友巴基斯坦的会议中,王毅警告说,中国“不会允许亚洲的军事集团对抗和小国成为大国竞争的工具。”在与美国的条约盟友菲律宾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的峰会上,习近平表示,“区域安全不可能通过军事联盟实现。中国将与菲律宾和其他地区国家一起……把地区安全控制在我们自己手中。”习近平的声明反映了中国对美国主导的亚洲安全架构的严厉批评,并传达了强烈的“亚洲人的亚洲”(Asia for Asians)态度。

在与越南外交部长裴青山(Bui Thanh Son)会晤时,王毅公开抨击华盛顿,称 “美国通过强行推行其印太战略,制造地区冲突,破坏东盟中心地位。我们不能允许冷战思维的回归和乌克兰的悲剧在我们地区重演。”

中国的反制裁言论有两层含义。首先,中国担心目前制裁的经济后果可能会影响中国。王毅致电西班牙外交部长何塞-曼努埃尔-阿尔巴雷斯(José Manuel Albares),恳求说:“中国不是(乌克兰)危机的一方,所以中国不希望制裁影响自己。”

第二,中国担心,对俄罗斯的制裁可能会在西方国家中建立一个先例。北京担心,中国有一天会面临这样一个制裁的统一战线。这将使过去40年的“改革开放”付诸东流,造成巨大的经济危机,并动摇中国共产党的合法性基础。此外,欧洲对俄罗斯统治精英和普京亲信的财富和亲属下手的决心,令中国担忧。许多共产党领导人将他们的财富和家人藏在海外。习近平的姐姐住在加拿大,而他自己的女儿习明泽,据说住在美国,在哈佛大学学习,她在那里获得了本科学位。因此,中共领导人称制裁是非法的,并建立了一个国际反制裁联盟,旨在对西方国家施加压力,使他们不敢对中国使用类似的制裁。

最后,中国反对军事援助的言论,是针对台湾。自1982年《联合公报》以来,对台军售一直造成中美关系紧张,近年来更是成为一个大问题。中国用同样的短语——“火上浇油”(adding oil to flame)——来批评美国对乌克兰和台湾的军售。

北京担心,乌克兰和台湾之间的相似之处,可能会导致向台北更多的军售。此外,西方武器在使军事平衡偏向乌克兰方面的有效性,无疑令中国震惊。北京担心西方可能会采取类似的行动,在可能发生的战争中大力援助台湾。因此,北京对美国进一步军事化台湾的计划提出警告。

尽管王毅宣称,“中俄友谊没有限制,也没有上限”,但现实表明,北京-莫斯科的伙伴关系,实际上有相当多的限制和一个低的上限。北京不会为莫斯科牺牲自己的战略利益;它只愿意提供道义和口头上的支持。此外,中国利用这种道义上的支持来推进自己的议程。对中国领导人来说,俄罗斯的入侵不仅仅关系到欧洲;北京希望利用这场战争来警告美国并向其邻国发出信息。这是一个“杀鸡儆猴”的经典案例,只不过北京利用的是莫斯科杀死的 “鸡”,来发出自己的警告。

【议报首发,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7023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