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8月14日四川省有关部门发出紧急通知,要求所有工业用电企业从8月15日开始生产全停,目的就是确保电网安全与民生用电,不出现拉闸限电情况。但是,在8月15日到30日之间,四川省的民生用电并没有得到保证,出现了很多悲剧。中国作为世界发电量的第一大国,四川省作为一个发电的强省,为什么达不到确保民生用电这么一个很低的目的呢?当今社会,人们的生活乃至生存都离不开电。自从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开始改革开放,引入了一些市场机制。但是电力部门依然保留了计划经济的特色,是一个由政府牢牢控制的垄断行业。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的特点就是人为制造短缺,人为的短缺又会增强垄断地位。中共统治的最高目的就是控制,包括控制人、人的思想以及水、电、通信、粮食食品供应等等。在这其中,电是最容易控制。人为制造短缺,可以任意提高价格,而不用有效地提高电力部门的经济效益;人为制造短缺,可以将电用于决策者优先要干的事情,而不是像四川省政府所宣传的那样确保民生用电。

一、四川限电的目的和限电范围

根据《搜狐网》2022年8月19日发表的上林院的《水电第一大省四川限电,原因是什么,限电会蔓延到其他省市吗?》[1],“8月14日,为确保电网安全与民生用电,不出现拉闸限电情况,四川省经信厅和国网四川省电力公司联合发布《关于扩大工业企业让电于民实施范围的紧急通知》,要求所有工业用电企业从8月15日到20日生产全停6日。”


图1:四川省经信厅和国网四川省电力公司联合发布的紧急通知,图片来源:网路截屏

请读者注意,四川省经信厅和国网四川省电力公司为确保电网安全与民生用电,不出现拉闸限电情况,要求所有工业用电企业(含白名单重点保障企业)从8月15日到20日实施生产全停,时间为6日。发出紧急通知的目的很明确,确保电网安全与民生用电,不出现拉闸限电情况。限电的范围是,所有工业用电企业,从8月15日到20日生产全停6日。

之后,相关措施再延长5天,延至8月25日。

结果,直到8月30日中共官方媒体报道,国家电网自8月30日起已经恢复对四川全部大工业、一般商业正常供电。重庆也取消了有序用和商业节约用电的措施。至此,电力供应重新恢复正常。

从8月15日开始到8月30日结束,这次限电措施前后一共持续了15天。限电尚未结束,四川成都市防疫部门宣布,连续两天新冠病毒新增病例破百,宣布从8月30日起实施封控措施[2]

至于四川省为什么要限电15日?

中共媒体的说法一致,首先是近来持续的高温热浪天气,导致用电负荷增长过大;其次,四川入夏以来持续干旱,来水偏枯,造成水电出力不足,是电力紧缺的另一原因[3]

二、四川是政治性限电而不是技术性缺电

如四川省经信厅和国网四川省电力公司联合发布《关于扩大工业企业让电于民实施范围的紧急通知》所说,这次限电的目的,是为了让电于民,确保电网安全与民生用电, 要求所有工业用电企业从8月15日到20日生产全停6日。后延长到8月30日。

如果按照四川省经信厅和国网四川省电力公司联合发布的紧急通知办理,从8月15日到30日停止所有工业用电企业的用电,为了达到保证民生用电、不出现拉闸限电情况的目的,是没有任何问题的。这是由四川省用电结构所决定的,工业用电是大头,而民生用电是小头,舍大头保小头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下面还会继续分析。

但是,在8月15日到30日之间,四川省的民生用电并没有得到保证。电梯没有电不能运行,住在高层楼房的居民,有的要爬30多层楼梯;温度最高时突然没有了电,空调不起作用;突然停电几个小时或者更长事件,冰箱中储存的食物腐败变质……不但省会城市成都民生用电不能保障,小城镇的民生用电更没有保障,有居住在小城镇的老年人因没有电力供应,无法使用空调或电扇而被热死的消息传出[4]

笔者认为,四川是政治性限电而不是技术性缺电。

三、从四川省的电力消耗的结构来分析

根据中国新闻网四川2022年1月21日的题为《2021年四川省全社会用电量3274.81亿千瓦时》的报道[5],四川省2021年全社会用电量的结构如下:

用电部门 用电量(亿千瓦时) 所占比例
第一产业 23.87 0.73%
第二产业 2079.51 63.50%
第三产业 610.70 18.65%
居民消费 560.73 17.12%
总计 3274.81 100.00%


图2:四川省2021年电力消耗的结构

这与另外一个数据来源,2019年至2021年四川省的电力消费的构成[6],没有什么大的差别。

第一产业:0.61%

第二产业:63.39%

第三产业:17.99%

居民消费:18.01%

从上面两组数据可以看出,四川省电力消耗费大头是第二产业,即工业企业用电,占63.50%;居民消费只占17.12%,与第三产业的18.65%差不多。第三产业就是政府机关、公共建筑、学校、医院、商场等等。居民消费和第三产业的耗电约占36%。第一产业的用电量很小,只有0.73%,所占比例很小(以上均来自2021年数据)。

按照四川省经信厅和国网四川省电力公司联合发布紧急通知的要求,就是要停止全部工业企业的用电,停止63.50%的用电,来保证约18%的居民消费,或者说36%的居民消费和第三产业应该是一件不难办到的事情。

为什么四川省没有达到这个目标?不应该好好向四川省老百姓解释清楚吗?

四、从四川省居民高峰耗电来分析

有报道说,今年四川电网最大负荷达到5910万千瓦,居民日均用电量达到3.44亿千瓦时[7]。这是四川省居民高峰时的耗电量,日均用电量达到3.44亿千瓦时。

今年四川电网最大负荷达到5910万千瓦。如果这天保持这个负荷不变,发电量为14.184亿千瓦时。居民日均用电量达到3.44亿千瓦时,只占24.25%。

四川2022年人口,常驻人口8372万人,户籍人口9094.5万人[8]。居民日均用电量达到3.44亿千瓦时,即每人每日用电量4.11千瓦时(按8372万人计算)或者3.78千瓦时(按9094.5万人计算)。每人每日用电量4.11千瓦时或3.78千瓦时,在高温条件下和对疫情可能爆发、随时可能实施封控的担忧下,这不是一个很高的标准。李承鹏先生说,中国的中产阶级家中都有热水器,这是中产阶级的标配[9]。如果热水器是用电的,一小时的热水供应可能是20千瓦时或者更大。

四川省经信厅和国网四川省电力公司说要保民生用电,其实四川民生用电量并不大,要保证每天3.44亿千瓦时的用电,并不难。

截至到2021年底,四川省有火力发电装机1626万千瓦,这些火力发电机一天的发电能力是3.9亿千瓦时,完全能够保证民生的高峰用电。况且四川的水力发电也不是一千瓦时电力也不发,而是受水库水位和径流量不足的限制,发电能力不足而已。

2021年四川省全社会用电量3274.81亿千瓦时,平均每天用电量9亿千瓦时。当工业生产用电全部停止时,四川省供电能力是完全可以保证高峰时段居民日均用电量3.44亿千瓦时的需求。

所有的前提是:四川省委和省政府是真正要保民生用电。

五、从四川省发电装机容量来分析

截至2021年年底,四川省发电装机能力超过 1.121亿千瓦,其中水力发电装机容量8900万千瓦(占79.39%),火电发电装机容量1626万千瓦(占14.50%),风电发电装机容量490万千瓦(占4.37%),光伏194万千瓦(占1.74%)[10]。四川省水力发电装机容量8900万千瓦,

占比79.39%,这是官方媒体说的四川省发电装机容量的80%是水电,来水不足,所以发电少了,天气热,用电的需求大了,需求大于供给,只有限电才能解决问题。四川省水力发电装机容量8900万千瓦,相当于四个三峡工程的发电装机容量(三峡工程发电装机2250万千瓦),三峡工程在上马之前吹嘘,可以照亮半个中国[11],那么四川省的水轮发动机可以照亮2个中国。

如果考虑到2021年之后四川省新增的电力装机,发电能力更大。比如雅砻江上的两河口水电站,2022年3月全部投产完工,发电装机能力300万千瓦(水库库容101.54亿立方米。坝高295米)。又比如金沙江上的白鹤滩水电站2022年7月全部投产发电,发电装机能力1600万千瓦。按照四川和云南各分一半,四川则可以增加800万千瓦;如果全部归四川,则增加1600万千瓦。

为了保险起见,四川省2022年夏季的水电装机容量按9200万千瓦计算。

关于2022年夏季四川省的电网最大负荷有两个数据,一说6500万千瓦[12],一说5910万千瓦,两者相差610万千瓦,相差很大。

取水电装机容量的50%,4600万千瓦,加上火电1626万千瓦,就达到了6226万千瓦,加上外输入的500万千瓦,不计风电、不计光伏,总计6726万千瓦,完全可以承担6500万千瓦的最大负荷。应付5910万千瓦的最大负荷,就更没有问题了。

同样,今年四川电网最大负荷达到6500万千瓦。如果这一天保持这个负荷不变,发电量为15.6亿千瓦时。居民日均用电量达到3.44亿千瓦时,只占22.05%,只是比2021年居民消费的占比17.12%高出5%。15.6亿千瓦时中,除去居民用电量3.44亿千瓦时,还有12.16亿千瓦时的电量,它们都用于什么用途?按照四川省的规定,它们不能用于工业企业。

所以说,在技术上四川省不缺电。

六、从四川省发电量来分析

2022年1月至6月,四川省累计发电量为2052.5亿千瓦时,其中水电发电量1553.4亿千瓦时(占75.68%),火电发电量409.1亿千瓦时(占19.93%),风电发电量76.2亿千瓦时(占3.71%),光伏发电量13.9亿千瓦时(占0.68%)[13]

先说明一下长江流域2022年1月至6月的水情,比常年平均数多出7%,7月份偏少10%,不缺水。[14]

今年上半年四川省水电发电量相当于1.5个三峡工程。四川省水力发电装机容量是三峡工程的4倍,半年的发电量本应该是2个三峡工程,只相当于1.5个三峡工程。这说明,四川省的水力发电的水轮发电机的利用效率很低,不如三峡工程。而三峡工程的利用效率又不如巴西和巴拉圭的伊泰普水电站[15],三峡工程用32台70万千瓦的水轮发电机组外加2台5万千瓦的发电机与伊泰普水电站的20台70万千瓦的水轮发电机组比赛,三峡工程的年发电量略高于伊泰普水电站。三峡工程与伊泰普水电站的发电装机容量是32比20,但发电量只是略胜。就是说,三峡工程的发电机利用小时低。按三峡工程2250万千瓦发电装机容量,平均年发电量按1000亿千瓦时计,发电机利用小时约为4444小时,占一年8760小时的0.51 ;伊泰普水电站1400万千瓦发电装机容量,平均年发电量按950亿千瓦时计,伊泰普工程发电机利用小时约为5944小时,占一年8760小时的0.68。三峡工程和伊泰普工程发电机利用小时的差别很大,经济效益差别也很大。

那么四川省水电发电机的利用小时是多少呢?2021年只有0.4。所以说,四川省发电装机容量中约80%是水电,但是利用效率很低。如果四川省水电发电机的利用小时能够达到三峡工程的水平,在不增加任何新水电发电机的情况下,四川省的水电发电量可以增加20%。如果四川省水电发电机的利用小时能够达到伊泰普的水平,在不增加任何新水电发电机的情况下,四川省的水电发电量可以增加更多。可见增加水电发电机利用小时,是提高发电量的关键,也是提高经济效益是关键。但是中共政府对新建水电站更感兴趣,一来可以快速提高GDP总量,更重要的是,在做大工程的过程中官员可以获得大笔的灰色收入。

在白鹤滩水电站第一批水轮机投产发电时,四川在线报道:白鹤滩水电站多年平均发电量约624亿千瓦时,基本相当于2018年成都市全社会用电的总量。16台机组全部投产后,一天的发电量就可满足50万人一年的生活用电。而且最大好处是:白鹤滩水电站所发水电,丰水期将全额送出至华东,枯水期部分留存四川。这对改善四川丰余枯缺的电源结构将起到积极作用[16]


图3:白鹤滩水库大坝工程,水电站所发水电,丰水期将全额送出至华东,枯水期部分留存四川,图片来源:四川在线:“超级工程”白鹤滩投产发电④丨解读:白鹤滩水电站投产发电对四川意味着什么?

四川省一部分电力是西电东送的组成部分,主要输送上海、江苏和浙江。有人纠正说,不是输电,是卖电。卖电有合同,要遵守合同。要先满足上海、江苏和浙江合同上的需要,然后才能考虑四川省自己的需要。这就要看合同是怎么定的。四川省卖的是什么电,是丰水期的电还是枯水期的电,还是每天必须保证恒定的电量,不管是丰水期还是枯水期。如果都是按照四川在线所报道的,丰水期将全额送出至华东,枯水期部分留存四川,2022年8月四川省根本不应该缺电。

再来看看火力发电。四川省火电发电机的利用小时又是多少呢?2021年只有0.58。过去中国火电发电机的平均利用小时为5500小时,约0.63。但是后来火电发电机装机容量高速发展,而电力需求跟不上火电发电机装机容量的增长速度,就是说需求不足,所以每台火电发电机的工作时间越来越少。中国的一些专家认为,火电发电机的平均利用小时越来越少,这是趋势。其实这是计划经济下的一个特点,利用垄断优势,掌控电力的定价权,不要追求发电厂的经济效益。

正是由于四川省火电发电机的利用小时少,所以它有很大潜力,可以多发电,来填补因水电发电不足的缺口,来应对因高温酷暑而增加的用电需求。

顺便提一句,重庆市发电量的组成与四川省完全不同。重庆2022年1至5月发电量为370.2亿千瓦时,以火力发电量为主(占比74.45%)。重庆市与四川省的地理环境相差不大,为什么重庆市是以火力发电为主而四川省以水力发电为主?为什么以水力发电为主的四川省因为水位低来水少采取限电措施,而以火力发电为主重庆市也要采取限电措施?这个问题不再展开。

七、四川、云南的大砍小水电[17]

不知道读者是否还能记起,2018年12月6日,水利部、国家发展改革委、生态环境部、国家能源局四部委曾联合发布《关于开展长江经济带小水电清理整改工作的意见》,要求“按照退出、整改、保留三类,逐站提出处置意见,明确退出或整改措施”,有效解决长江经济带小水电生态环境突出问题,促进小水电科学有序可持续发展。2020年底前要完成清理整改。

早在周永康当四川省委书记的时候,打响了西部水电大开发的第一枪,2001年开始建设紫坪铺大坝工程,之后西部的水电大开发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国际上认为小水电(指发电装机容量在5万千瓦及以下的水电站)是可再生的绿色能源。中共政府在改革开放初期也一直支持民营企业发展小水电,解决偏远的农村地区供电问题。当然中共政府更加支持大型、超大型的水电开发,把大型、超大型水电开发也当作可再生的绿色能源。1996年的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峰会认为大型水库生态问题太大,把大型水电排除在了可再生能源之外。2004年10月在北京召开的《联合国水电与可持续发展高峰论坛》,会后发表了关于促进水电开发的《北京宣言》,支持发展大型水电工程。2011年水利部、中科院等部门发布了《中国环境流研究与实践》报告,声称小水电并非都是绿色的。为了避免和中共政府的直接冲突,目前文件中多采用如下的行文,可再生能源(大型水电除外)[18]

2015年,甚至更早一些时候,就有四川、云南电力过剩的消息传出,大型水力发电站不得不大量弃水。2017年,中央督查组写了一个报告指出,长江流域小水电过剩,破环生态环境,必须整治。向地方派出中央督查组,检查监督各个封疆大吏到底在干什么,这是习近平上台之后的一种管理方式。中央督查组是通天的,权力很大。但是指出的问题往往是投习近平所好,指出的问题十分片面,提出的措施也十分武断。于是就有了2018年四部委整顿长江经济带小水电的意见。

根据水利部2021年3月公布的数据,截至2020年底,长江经济带共有2.5万多座小水电站,被拆除的小水电站3500多座。中共政府利用一个在2021年3月刚刚出台的《长江保护法》,给在改革开放以来建造的小水电站加上破坏生态环境的违章建筑的罪名,并且不给与合理赔偿。中共号称是法治中国,如果照此办理,故宫、中南海的建筑,都是违章建筑。其实当初民营企业投资建设小水电,并没有违反那时的法律法规。如果2021年3月出台的《长江保护法》不认可小水电,只是对在《长江保护法》公布之后建设的小水电有效,而之前已经建造的小水电享有法治国家中普遍认可的现状保护权力。水利部、国家发展改革委、生态环境部、国家能源局四部委的真实目的十分明确,就是砍掉小水电,保大水电。按照被砍掉3500座小水电站(至2022年8月实际砍掉或者停掉或者减小规模的小水电站更多)计算,平均每个小水电站的发电装机容量为3万千瓦,砍掉的水力发电装机容量为1.05亿千瓦,超过四川省2021年底的水电装机容量8900万千瓦。

自从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进行所谓的改革开放,引入了一些市场机制。但是电力部门依然保留了计划经济的特色,是一个由政府牢牢控制的垄断行业。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的特点就是人为制造短缺。2021年限电是因为煤价上升,火电厂认为赔本,要求提高上网电价,集体躺倒不干,造成电力供应短缺。最后靠提价解决了所谓的问题。但是后来煤价降下来了,电费也没有跟着降下来。同样,大规模砍掉小水电,最后目的也是人为制造短缺,为后续的加价做准备。如果水利部、国家发展改革委、生态环境部、国家能源局没有砍掉这3500座小水电站的水电装机容量,2022年夏天,四川省需要限电吗?

八、中国停止虚拟货币挖矿产业和四川省引入耗电工业

中国曾经是虚拟货币挖矿产业的集中地。据报道,2019年9月全球比特币挖矿算力总量的75.53%在中国。主要在电力生产能力强的内蒙古、青海和四川省。有人计算过,比特币挖矿的电力消耗占这些地方电力生产的十分之一,比如内蒙古的鄂尔多斯。

四川省发改委和能源局发布《关于清理关停虚拟货币“挖矿”项目的通知》[19],要在2021年6月20日之前停止四川省内所有矿场的运行。说到做到,四川省的虚拟货币挖矿产业消失得干干净净。同样,中国其他各地的虚拟货币挖矿产业也都置零。

这样,虚拟货币挖矿产业的用电量就被“省”了出来。

于此同时,四川省引进了大量耗电工业,如太阳能板产业,新型电池产业,大数据计算(东数西算)、5G基站等等,尽量想方设法在四川当地消耗水电站发出的电力,而不需要通过高压输电线路送到中国的东部地区。

由于四川省经信厅和国网四川省电力公司要求所有工业用电企业从8月15日到20日生产全停6日。无论是被取消的虚拟货币挖矿产业还是新引入的耗电工业,都属于工业企业,都是要求生产全停的,所以取消虚拟货币挖矿产业而“省”出来的用电量还是引进了耗电工业而新增加的用电量,都不是造成四川省民生用电得不到保障的理由。

九、中国发电和用电情况

最后看看中国发电和用电情况,就是看看大环境。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字,2022年7月份,水电的发电增速比上月大幅度放缓了26.6个百分点,成为当前电力供应紧张的主要原因。2022年7月份的电力供需出现明显缺口,2022年7月份的全国发电量8059亿千瓦时,同比增长4.5%,全社会用电量8324亿千瓦时,同比增长6.3%。[20]无论是用电量和增速都超过了发电量,出现电荒以及限电也就不意外了。

仔细看一下国家统计局的数字,2022年7月份全国发电量8059亿千瓦时,全社会用电量8324亿千瓦时,用电量比发电量多出265亿千瓦时,比发电量多出3.3%。

请问这些用电量是哪里来的?有人回答说,全社会用电量是估计的用电量,所以不太准确。笔者以为,中国大数据的厉害,不用多说。把各个用户(包括每个居民)的用电量和收费统计起来,可以得到小数点后两位的准确数字。中国的发电量也是一样。

在文化大革命中,社会用电量高出发电量的事情经常出现。当时有民众推测,中国的电表走得比较快,实际耗电不足1千瓦时,但电表上已经显示1千瓦时。如今怎么又回到文化大革命时代?

根据澎湃新闻刊登的题为《中国这个“基建狂魔”的背后到底是什么?》的文章,2017年,全国发电量6.49514万亿千瓦时,独占世界总发电量25.55128万亿千万时的四分之一,相当于美国、俄罗斯、日本这三个国家的发电量之和[21]

中国人口不足世界五分之一,约18%,2017年中国发电量占世界的四分之一。中国不应该缺电。

根据智研观点提供的图表,2015年至2021年中国发电总量持续增长(注:此处2017年全国发电量6.4529万亿千瓦时,与上述的6.49514万亿千瓦时略有差别)。到2021年全国发电量8.1122万亿千瓦时,第一次突破8万亿千瓦时。[22]


图4:2015年至2021年中国总发电量,图表来源:见图

2021年中国经历了一次全国大停电和大限电。如果没有全国大停电和大限电,是不是发电量还要多出许多?

2022年7月份的全国发电量为8059亿千瓦时,那么2022年全年的发电量很有可能超过9万亿千瓦时,又上了一个台阶。2016年全国发电量超过6万亿千瓦时,2019年超过7万亿千瓦时,2020年超过8万亿千瓦时,2021年将超过9万亿千瓦时!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发展速度!在这样的发展速度下出现缺电现象是不是需要仔细探讨一番?

下图是2014年至2021年中国全社会用电量的变化表,用电量也是持续增长。2021年中国全社会用电量8.3128万亿千瓦时,也是第一次突破8万亿千瓦时。[23]


图5:2015年至2021年中国全社会用电量,图表来源:见图

2021年全国发电量8.1122万亿千瓦时,同年全社会用电量8.3128万亿千瓦时,全社会用电量还是大于全国发电量。怎么可能?

同样根据智研观点的数据,中国电路损失率从2017年的6.4%下降到2021年的5.26%。尽管电路损失率有所下降,但是毕竟还有5.26%。

中国的总发电量、电路损失率和全社会用电量,这几个数据总是对不起来,莫不是在割韭菜?

在2021年全社会用电量8.3128万亿千瓦时中,城乡居民生活用电量1.1743万亿千瓦时,仅占14.1%,城乡居民生活用电占比很低。而第二产业用电量5.6131万亿千瓦时,占67.5%。中国用电的大户在第二产业,在高耗电的行业,如钢铁、炼铝、水泥、化肥等。2020年、2021年和2022年中国都发生停电限电,中共政府都表示要保民生用电。城乡居民生活用电仅占14.1%,保这14.1%的用电很难吗?

特别是在2015年至2021年期间,中国的发电装机容量也是持续在增长[24],并没有拖发电量增长的后腿。


图6:2015年至2021年中国发电装机容量,图表来源:见图

笔者以为,中国的问题不是发电装机容量太小,也不是发电量不足,而是电能使用效率太低,能源使用效率太低。根据朱妍、于孟林的《我国单位GDP能耗是世界平均水平1.5倍,多地能耗总量超标》一文[25],中国单位GDP能耗是世界平均水平的1.5倍。这是和世界的平均水平相比。要是和一些世界上发达的国家比,如英国、德国、日本等国相比,这个差距更大。所以,中国目前这样的发展方式是不可持续,只有提高能源包括电力的使用效率,才是真正的发展方向。

十、2022年7月、8月中国不应该缺电,四川也不应该缺电

从上面的分析中可以看到,2022年7月、8月四川不应该缺电,中国也不应该缺电。

近几年来,中国的房地产市场不景气,建筑用电减少。同样对建筑材料如钢铁、水泥的需求量的减少。

2022年以来,中国的钢铁行业进入了所谓的保命期,能减产的都实施减产。钢铁行业是用电大户,钢铁行业减产,哪里会有对电力生产的强盛需求呢?

这是大家需要思考的问题。

笔者在这里给读者讲述一段历史故事,故事的名字是“都是德国人惹的祸”[26]。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后期、六十年代中苏交恶,急需发展自己的军工产业,其中一项就是自主生产坦克、装甲车。六十年代后半期,中国一度打破外国的经济技术封锁,花费了40元人民币,从德国引进一台1700毫米的轧钢机,安装在武汉钢铁厂,为在鄂西山区的第二汽车制造厂生产制造坦克、装甲车所需要的钢板。德国1700毫米轧钢机的启动电流很大,当时的华中电网能力太小,必须扩大华中电网的能力。湖北省、武汉军区和水电部借这个机会重新提出建设三峡工程,以此扩大华中电网的能力。后来就有了葛洲坝工程,接着有了三峡大坝工程。

所以,和电力生产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是军事工业。而中国的军事工业往往又总是躲藏在民用企业的后面,比如第二汽车制造厂,很大一部分产能是生产制造坦克、装甲车。

坦克和装甲车的重要性,在中苏珍宝岛战争中已经展现得很清楚。在这次俄乌战争中展现得更加清楚。有消息说,俄乌战争中俄国方面一天要消耗5万至7.5万发炮弹。曾担任过8年的美国陆军装甲军官亚历克斯· 维希宁在2022年6月17日英国智库“皇家联合军种国防研究所”(RUSI)发表的《工业战争的回归》中指出:俄乌冲突是一场大规模战争,约25万乌军士兵与45万名乌方动员起来的公民士兵,正在同约20万的俄军士兵作战,乌方的武器弹药的消耗速度只能靠大规模的工业基础来维持。[27]

根据法国国际广播电台2020年5月8日转引中央社报道称,当时还担任环球时报总编辑的胡锡进今天倡议,中国需要在短期内将核子弹头数量扩大到千枚,包括至少要有100枚东风41型洲际战略核子弹道导弹,以“抑制美国的战略野心和对华冲动”。中国目前核弹数量估计约有290枚,排名世界第4。胡锡进透露,他的倡议至今天下午3时已获得超过6万名中国网友按赞[28]。胡锡进的这个所谓建议,其实是透露了中共决策者的一个决定,在短期内扩大核子弹头数量扩大到千枚,包括至少要有100枚东风41型洲际战略核子弹道导弹。扩大核子弹头数量,需要大量的电力。

在新唐人电视台的《菁英论坛》关于“四川电力哪去了?数据背后的秘密”的节目中,笔者提出如下观点:武统台湾是中国未来一个时期的重要任务。中共从俄乌战争中学到的就是,我们需要导弹,我们需要炮弹,我们需要很多很多的炮弹,而四川最厉害的就是军工企业。在建设大三线小三线的时候,中国把所有的军工都移到了山区,四川的军工企业最多。同台参与讨论的大纪元资深编辑与主笔石山先生认为这一点很重要。因为确实有朋友跟他讲,说中国大陆里面的这个军工企业最近两年是开足马力,全力在生产。石山先生说,如果和平时期,当然不会有这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说这个俄乌战争里面最重要的是什么,最重要的是,打一个月就把和平时期储存的这个弹药基本上打完了,所以你要把这个战争持续打下去,恐怕要储存很多很多的武器和弹药,所以这个确实可以解释一下四川的这个电力黑洞到底是一个什么东西。

8月14日四川省经信厅和国网四川省电力公司联合发布《关于扩大工业企业让电于民实施范围的紧急通知》,要求所有工业用电企业从8月15日开始生产全停,目的就是确保电网安全与民生用电,不出现拉闸限电情况。从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出,停止工业企业用电,停止占63.50%的用电,来保证占只占17.12%的居民消费,这是一件十分容易做到的事情。就是再加上占18.65%的第三产业的用电,来保证只占约36%的用电,也是不难做到的事情。为什么四川省政府保民生用电的这个目标没有办到?为什么四川省的限电最后又扩大到中国其他地区?难道仅仅是因为高温热浪天气?仅仅是因为四川省进入8月份到8月20日的降水偏少、来水偏枯?

附注1:

2022年9月16日国家统计局发布了《2022年8月份能源生产情况》[29],关于电力生产有如下数据:电力生产增速加快。8月份,发电8248亿千瓦时,同比增长9.9%,增速比上月加快5.4个百分点,日均发电266.1亿千瓦时。1—8月份,发电5.6万亿千瓦时,同比增长2.5%。分品种看,8月份,火电、风电增速加快,太阳能发电有所放缓,水电同比下降,核电降幅收窄。其中,火电同比增长14.8%,增速比上月加快9.5个百分点;风电增长28.2%,增速比上月加快22.5个百分点;太阳能发电增长10.9%,增速比上月回落2.1个百分点;水电下降11.0%,上月为增长2.4%;核电下降0.6%,降幅比上月收窄2.7个百分点。

下面是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22年1月至8月的发电量

1—2月份,发电量13141亿千瓦时

3月份,发电量6702亿千瓦时

4月份,发电6086亿千瓦时

5月份,发电6410亿千瓦时

6月份,发电7090亿千瓦时

7月份,发电8059亿千瓦时

8月份,发电8248亿千瓦时

从2022年4月开始,全国发电量持续增长,电力生产属于正常。8月份发电8248亿千瓦时是4月6086亿千瓦时的1.355倍,说明中国的发电设备完全能够满足月份间低峰和高峰负荷的变化。虽然8月份中,水力发电比上月下降了11.0%,下降幅度并不算大。由于火力发电增速很高,完全可以弥补水力发电的下降。

又根据2021年9月15日国家统计局发布了《2021年8月份能源生产情况》[30],关于电力生产有如下数据:电力增幅回落较大。8月份,发电7383亿千瓦时,同比增长0.2%,增速比上月回落9.4个百分点,比2019年同期增长7.1%,两年平均增长3.5%,日均发电238.2亿千瓦时。1—8月份,发电53894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1.3%,比2019年同期增长11.6%,两年平均增长5.7%。分品种看,8月份,火电、核电、风电、太阳能发电增速均放缓,水电降幅略有扩大。其中,火电同比增长0.3%,以2019年8月份为基期,两年平均增长3.2%;水电下降4.7%,两年平均增长1.9%;核电增长10.2%,两年平均增长5.5%;风电增长7.0%,两年平均增长12.7%;太阳能发电增长8.5%,两年平均增长5.3%。

2021年8月发电7383亿千瓦时

2022年8月发电8248亿千瓦时

2022年8月的发电量是2021年8月发电量的1.117倍。同样是8月份高温时期,用电负荷大,但是2022年8月的发电量比2021年8月多出11.7%,也足以满足这一年某些地区的酷暑要求。

上述分析更加证明了先前的推断:2022年8月中国中国不缺电,也不应该出现大面积的限电。先前提出的问题依旧存在:中国的电用到哪里去了?四川的电又用哪去了?

附注2:

2022年9月15日,拜登提名接掌空军全球打击司令部的美国空军上将安东尼‧科顿(Anthony Cotton)在参议院军事委员会的提名听证会表示,中共作为崛起的核武国家,带来历史性威胁和挑战,美国需要重新评估现行政策。科顿指出,从2018年至今,美军对中共核能力的评估已发生巨大变化。当时的评估认为,北京仅追求“最低限度的核威慑”。中共在1964年首次试爆了一枚原子弹。联合国数据显示,北京拥有350件核武器。中共称,希望在几年内增加至约1,000枚核武器。[31]

胡锡进透露中共决定在短期内扩大核子弹头数量扩大到一千枚,与科顿上将的证词互为印证。在几年内增加至约1,000枚核武器,这就需要大量的电力,而且必须是马不停蹄。

[1]  上林院:水电第一大省四川限电,原因是什么,限电会蔓延到其他省市吗?《搜狐网》,2022年8月19日,https://www.sohu.com/a/578186831_114502

[2] 参见:成都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关于全面加强社会面疫情防控的通告宣布从8月30日起实施封控措施,四川省人民政府网,2022年8月30日,来源川观新闻https://www.sc.gov.cn/10462/10464/13722/2022/8/30/dbd73ea93cd04ac49d6cc38c12759cc6.shtml

[3] 参见:四川限电引发企业停工潮,水电大省缺电是偶然还是必然?《网易》,2022年8月19日,来源:华夏能源网,https://www.163.com/dy/article/HF4ENM0F0519AB9N.html

[4] 参见:极昼:四川限电:临终老人靠子女打扇子降温 居民辗转3个家避开断电,搜狐网,2022年8月26日,https://www.sohu.com/a/579966753_120146415,實習記者覃思、蒙卡、于霽:四川限電下的農村:斷電的炎夏,村民在等待「國網」,端传媒,2022年9月15日,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220915-mainland-sichuan-high-temperature-power-shortage/

[5] 中国新闻网四川,2021年四川省全社会用电量3274.81亿千瓦时,2022年1月21日,http://www.sc.chinanews.com.cn/bwbd/2022-01-21/161696.html

[6] 参见:水泊绵州:四川停电限电!路在何方?https://zhuanlan.zhihu.com/p/555772727

[7] 参见:新京报:水电大省也缺电?解码四川电力“保供战”,刊登在《新浪新闻》,2022年8月20日,https://news.sina.cn/2022-08-20/detail-imizmscv6972496.d.html

[8] 四川人口数据来自红黑人口库,https://www.hongheiku.com/sjrk/965.html

[9] 李承鹏:一只安装反了的马桶,议报,2022年8月22日,https://yibaochina.com/?p=247543

[10] 参见:水泊绵州:四川停电限电!路在何方?https://zhuanlan.zhihu.com/p/555772727,数字来自文章中的图表

[11] 责任编辑李道权:三峡工程“照亮”近半个中国,东方早报,刊登在新浪新闻中心,2006年5月20日
http://news.sina.com.cn/c/2006-05-20/10438977110s.shtml

[12] 四川在线记者 李欣忆:四川最高用电需求负荷已至6500万千瓦 政企多方正多措并举竭尽全力保供,四川在线,2022年8月20日,https://sichuan.scol.com.cn/ggxw/202208/58592228.html

[13] 2022年1-6月四川省发电量为2052.5亿千瓦时 以水力发电量为主(占比75.68%),智研咨询旗下的产业信息网,2022年8月21日,https://www.chyxx.com/shuju/1122880.html

[14] 参见:长江水文网:2022年长江流域重要水雨情报告,www.cjh.com.cn/

[15] 三峡工程与伊泰普工程的发电装机容量和发电量,参见《维基百科》的相关词条。https://zh.wikipedia.org/wiki/Wikipedia

[16] 四川在线记者 李欣忆:“超级工程”白鹤滩投产发电④丨解读:白鹤滩水电站投产发电对四川意味着什么?四川在线,2021年6月28日,https://sichuan.scol.com.cn/ggxw/202106/58197184.html

[17]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网:水利部 国家发展改革委 生态环境部 国家能源局

关于开展长江经济带小水电清理整改工作的意见(水电〔2018〕312号),2018年12月6日,

http://www.gov.cn/zhengce/zhengceku/2018-12/31/content_5440398.htm

四部委部署长江经济带小水电清理整改工作,水利部网站,2019年1月13日,https://app.www.gov.cn/govdata/gov/201901/13/434055/article.html

搜狐网:聚焦长江经济带2.5万座小水电站: 清理整改后仍需“回头看”,2021年9月22日,https://www.sohu.com/a/491240418_114986

[18] 参见:21 世纪可再生能源政策网络(REN21)秘书处:2016年全球可再生能源现状报告,https://www.ren21.net/wp-content/uploads/2019/05/REN21_KeyFindings_CHN-%E6%A0%A1%E5%AF%B9%E7%89%88.pdf,国际河流组织:大型水电站不应成为应对气候变化措施的十个理由,https://www.internationalrivers.org/wp-content/uploads/sites/86/2020/07/10_reasons_chinese_1.pdf

[19] COINVOICE:四川省发改委、能源局发布《关于清理关停虚拟货币“挖矿”项目的通知》,2021年 6月18日,https://www.coinvoice.cn/news_flashes/7120

[20] 中国银河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研究员陶贻功/严明/梁悠南:7月电力数据点评:用电量增速持续加快 火电增速大幅增加,2022年8月23日,新浪财经,http://stock.finance.sina.com.cn/stock/go.php/vReport_Show/kind/search/rptid/714591430703/index.phtml

[21] 澎湃新闻:中国发电量占全球1/4,拥有世界20强水电站中11个,本文原标题:《中国这个“基建狂魔”的背后到底是什么?》,2018年10月23日,来源:共青团中央(ID:gqtzy2014)综合整理自微信公众号“占豪”(ID:zhanhao668)、“中国水利”(ID:mwrPRC)、国家能源局官网、中国电力网、中国节能网、@一滴小陈醋等,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2554815

[22] 智研咨询:2021年中国发电量及用电量情况:全社会用电量较去年增涨约10%,东方财富网,2022年02月23日,https://caifuhao.eastmoney.com/news/20220223102128697811670?from=guba&name=6LSi57uP6K%2BE6K665ZCn&gubaurl=aHR0cDovL2d1YmEuZWFzdG1vbmV5LmNvbS9saXN0LGNqcGwuaHRtbA%3D%3D

[23] 同上

[24] 同上

[25] 朱妍、于孟林:我国单位GDP能耗是世界平均水平1.5倍,多地能耗总量超标,来源:人民日报中央厨房,人民网,2020年11月25日,http://energy.people.com.cn/n1/2020/1125/c71661-31943213.html

[26] 参见王维洛:《中国共产党一百年大事记》的欺骗与撒谎(一)——再论没有六四暴力镇压就没有三峡工程,民主中国网站,2021年7月19日,https://www.minzhuzhongguo.org/default.php?id=90469

[27] 周弋博:美退役军官:美国火炮弹药年产量,在俄乌冲突中只够撑两周,观察网,2022年6月20日,https://www.sohu.com/a/559160620_115479

[28] 胡锡进呼吁:中国需短时间内把核弹头增至千枚,胡锡进微博,环球网,2020年5月8日,https://china.huanqiu.com/article/3y9TxKiqkRa

小山:核警告 胡锡进促中国增核弹头至千枚,法国国际广播电台,2020年5月8日,https://www.rfi.fr/cn/中国/20200508-核警告 胡锡进促中国增核弹头至千枚)。

[29] 国家统计局:2022年8月份能源生产情况,2022年9月16日,http://www.stats.gov.cn/tjsj/zxfb/202209/t20220916_1888304.html

[30] 国家统计局:2021年8月份能源生产情况,2021年9月15日,http://www.stats.gov.cn/tjsj/zxfb/202109/t20210915_1822087.html

[31] Jim Garamone: Nominee Says Strategic Command Must Deal With Changing World, U.S. Department of Defense, Sept. 15. 2022, “China, which first exploded an atomic bomb in 1964, has made a goal of expanding its nuclear arsenal. United Nations figures say China has roughly 350 nuclear weapons today. Chinese officials have said they want to increase that arsenal to around a thousand in just a few years.” https://www.defense.gov/News/News-Stories/Article/Article/3160085/nominee-says-strategic-command-must-deal-with-changing-world/

《禁闻网》:美将军警告:中共扩大核武 美需调整政策,2022年9月18日,https://www.bannedbook.org/bnews/comments/20220918/1786078.html

【议报首发,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7766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