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想天開】· 許章潤詩二首

作為自由主義法學家,許章潤是新時期古典自由主義的代表人物之一,代表作有《坐待天明》。他不僅在法律文化理論方面有著許多創新見解,還形成了自己獨特的語言風格,用中國法學界泰斗江平的話說便是“半文半白,自成一體”。才華橫溢的許章潤在法學之外,還對人文領域多有涉獵,主張法律同時是一種信仰與情感,主張法律是因為“世道人心”而存在。作為學院派學者,許章潤提出以觀念推動現實前進;他亦認同漢娜·阿倫特的觀點,認為思想者應該以思想對現實提出意見。跟阿倫特一樣,許章潤在以其力透紙背的文字針砭時弊的同時,也因其超凡脫俗的審美力傾倒了現世一眾文青。可以說,許章潤教授是法學界的文學家,僅從他每篇文章、每首詩的標題和內文的境界上就可以管窺。

——小義有言

 

 天黑了去散步

 

天黑了我才出門散步

破帽遮顏,為自己籠罩一片雲霧

街坊們早就突然不打招呼

只因為承受了無邊的恐懼

 

他們目睹了成群的制服將我鎖縛

也知道家門口天眼密佈

安全是創世第一天的主題

龍的傳人從來就是跳蚤的同路

 

求生的路上不必風雨無阻

趨利避害可不能犯糊塗

祖先的遺訓好死不如賴活

雖說道路的盡頭同為一抔黃土

 

土裏刨食是永恆的苦楚

人族本來自水土與肋骨

雨打風吹,星雲奔馳

蟻穴中的陽光見證了江山永固

 

二零二二年九月二十八日,晚上散步時邊走邊寫,一揮而就,章润。

 

畜欄圍攏的國度

 

整天在家,卻愈感無家可歸

秋意席捲了窗沿的墙藤湍飛

人眼充血,猥瑣於每一個探頭之後

恐懼也遲暮,彷彿世界意懶心灰

 

槍托橫蠻砸爛了兵馬俑的頭盔

一支綿籤直愣愣攔截了無數的管錐

畜欄道道,圍攏起一個國度

大地受傷的脈動是曾經的黎明歌醉

 

太陽失重,光焰燒傷了自己的鋒銳

西風烈馬依舊,雉堞的刀口早無盤古的深邃

下水道的瓦礫嘈雜不休

形而上學的化石築起了靈府的壁壘

 

只有偏旁部首不曾沈睡

加減乘除從來鬼鬼祟祟

四條河流裡奔湧著一個寓言

人類的家園自始就支離破碎

 

二零二二年九月二十八日,章润。

【议报首发,转载时请务必在正文之前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7965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