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查尔斯·莱恩 (Charles Lane)yibaochina.com首发

译者:撒母耳yibaochina.com首发

来源:华盛顿邮报 The Washington Post:Uprisings in China and Iran show the limits of government harassmentyibaochina.com首发

2022年11月7日yibaochina.com首发


(图:11月28日,北京的示威者举起白纸,抗议新冠病毒的限制和审查。(Thomas Peter/Reuters) )yibaochina.com首发

根据线上词典网站(Dictionary.com),动词“harass”的意思是“持续地干扰或打扰;折腾,如施加麻烦或焦虑;纠缠”。yibaochina.com首发

最近,伊朗和中国的抗议活动表明了这个词的另一个定义:“暴虐的政府对他们的人民所做的事情”。yibaochina.com首发

尤其要指出的是,让这两个国家的人民走上街头的原因,似乎是厌倦了当局不断提出的但又无法回避的要求。在伊朗,是强制妇女必须佩戴头巾(以及其他约束);在中国,除了许多其他的系统性监视和审查外,还有无休止的封控和新冠病毒检测。yibaochina.com首发

这两个政权似乎都没有倒台的危险,尽管谁也说不准这两个戏剧性事件会如何解决。yibaochina.com首发

然而,反思人类对自治的普遍需求并不是太早,这种需求推动了这两场斗争和这个让人困惑的过程,它让一个民族能够从政治沉默——似乎是突然地——转变为相反状态。yibaochina.com首发

《独立宣言》曾受到后人的批评,主要是因为其中的几个段落,涉及大陆会议指责乔治三世释放了“无情的印第安野蛮人”,或通过向黑人奴隶提供自由以换取他们的支持来煽动“国内暴乱”。yibaochina.com首发

不过,作为政治分析,这份文件坚如磐石:宣言指出,“过去的经验表明,任何邪恶,只要是尚能忍受,人类都宁愿忍耐,而不是为了本身的权益便废除他们久已习惯了的政府。但是,当一连串的权力滥用和强取豪夺……证明政府企图把人民置于绝对的专制统治之下时,那么人民就有权利,也有义务推翻这个政府。”yibaochina.com首发

正是“反复的伤害和篡夺”,包括派遣“大批官员来骚扰人民”,将先前忠诚的或至少是消极的殖民地人民,推到了崩溃的边缘。yibaochina.com首发

无论该宣言对税收的具体不满在今天是否仍有共鸣,它所表达的对专横权力的挫折感,应该仍会引起共鸣。这种情绪让1770年代的爱国者与当代的反叛者,产生了链接。yibaochina.com首发

他们包括1960年代的民权活动家芬妮·露·哈默(Fannie Lou Hamer)——“我受够了”(I’m sick and tired of being sick and tired)——到穆罕默德·布瓦吉吉(Mohamed Bouazizi),这位年轻的突尼斯街头小贩,在2010年因无证兜售而被捕,他点燃了自己进行抗议,也点燃了“阿拉伯之春”(Arab Spring)。yibaochina.com首发

当然,人们不仅可以容忍——甚至还可以拥护——税收、许可法和公共卫生限制;当这些规则在现实和观念中具有合法性时,他们应该这样做。而这种合法性又部分地取决于公众在制定这些规则时,是否有一定的发言权。yibaochina.com首发

促使布瓦吉吉自焚的原因,不是警察对他的惩罚,夺走了他用来称货物的秤——而是当他去投诉时,当地官员拒绝接待他。促使中国人在最近几天发起抗议的原因,不仅仅是“清零”政策,而是涉及到该政策的次生代价,他们感觉到被欺骗——例如,封控可能会干扰对新疆一场致命火灾的反应。yibaochina.com首发

当局对合理的不同意见或无心的错误,如果采用致命的暴力来回应,正如数百万人认为伊朗的道德警察所做的,他们因涉嫌违反头巾规则而逮捕年轻的玛莎·阿米尼(Mahsa Amini)——然后将她殴打致死——其后果确实可能是爆炸性的。yibaochina.com首发

如果说不受约束的骚扰定义了暴政,那么没有任何约束并不能定义自由。然而,自由确实要求对人民权利的任何限制,应该是有限的和合法的。正如独立宣言所说,政府只有在知情、不受胁迫的“被统治者同意”的基础上,才能达到持久的稳定。yibaochina.com首发

伊朗最高领导人阿亚图拉-阿里-哈梅内伊(Ayatollah Ali Khamenei)和中国共产党党魁习近平的看法不同。yibaochina.com首发

每个人都认为,意识形态戒律授权他对其人民的生活方式进行细致的支配。每个人都接受这种看法,东欧和苏联共产主义的垮台——在近代的记忆中对暴政的最大胜利——是美国策划的阴谋造成的,而莫斯科缺乏手段或意愿来挫败它。yibaochina.com首发

哈梅内伊和习近平当然能够实用地调整其人民所承受的官方骚扰。习近平似乎正在放宽“清零”政策,部分原因是为了平息抗议活动。相比之下,哈梅内伊政府否认了西方媒体关于其将废除道德警察的报道,尽管据报道它已经减少了道德警察的存在,而且许多妇女没有遮挡头发也没受到惩罚。yibaochina.com首发

不过,这两个人对稳定——他们把稳定等同于政权的生存——的最终处方是镇压。在他们看来,动乱并不是他们的人民对持续的官方压力的可预见反应;动乱是对他们的政治决心的一种由外国激发的考验。而他们打算不惜一切代价通过考验,长期受难的伊朗和中国人民都很清楚这一点。yibaochina.com首发

【查尔斯·莱恩(Charles Lane)是《华盛顿邮报》专门研究经济和财政政策的社论作者,也是每周专栏作家。】yibaochina.com首发

【议报首发,转载时请务必在正文之前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8742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