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十七天/杨海涵

6月14日

我们的“麻雀行动”在联合国的时间也不短了,在社会上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都对我们的护巢维权行动表示支持,也使得我们的意志更加坚定,其中包括记者、挂联合国牌的人、美国政界的一些人士。我相信我们的行动会有一个好的说法。

这个挂联合国牌的朋友还在一旁仔细看我的传单。

在长春市南关区有一个鑫鹏小区,那里在没有建造小区之前,有一个吉林永民工艺美术公司和工厂,就小区建成以后,我母亲马永田仍然还有土地的使用权,因为我母亲的永民公司在2001年被市拆迁办和鑫鹏开发商,违法强拆至今没有给我母亲补偿,我母亲维权上访至今,不但没有得到应得的赔偿,还经常被非法传唤和拘留。

我母亲马永田一直实名举报长春市拆迁办主任徐源江,在杜学芳还任吉林省纪检委书记的时候关注过,还指派长春市纪检委书记刘元俊对我家的事件关注并调查,当时正赶5.1市纪委书记告知我母亲过了假期到办公室找他,长假期一结束,我母亲就去找市纪检刘书记,可纪检委里的人告诉我母亲一个以外的消息,刘书记在长假期期间,得病死了,这对我母亲来说是个很坏的消息,在我母亲见过刘书记后,市拆迁办主任徐源江找过我母亲想私了事件,可刘书记病逝后,徐源江就不在担心这个事了,因为长春市纪检委副书记王楠是徐源江的铁哥们,那时这个市纪检委在王楠的指挥下工作,他把我母亲的案子又给压下来,经过一段时间后,我母亲想去再找省纪检委书记杜学芳,她已经升到中央去了北京,从此我母亲的案件在长春市一时之间无人管无人问。徐源江就更加嚣张的在长春市胡作非为,利用自己权力之便,和重要官员之间的关系网,为自己牟利,拥有多出房产,多笔钱财来源不明,在长春市堪称拆迁界老大。

以上所述属实,我母亲有多项证据证实。望中共中央政府重要领导,吉林省省委重要领导对长春市的腐败官员给予严惩,还百姓基本权力,还百姓被贪官所强抢的财产。

在海外的朋友,如果你也和我们一样在中国受到不平等的人权待遇,请及时联系我们,欢迎你们加入。请把你的案子发到我们的公共邮箱(如下),谢谢您对“麻雀行动”的支持和关注。

[email protected]

杨海涵
626-8632898
Email:[email protected]
6月6日 美国纽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