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三天/杨海涵

                          6月20日

今天博讯的记者来到联合国前声援我们,还帮我们向过往中的外国游客用英文讲解我们3人在中国发生的强抢房屋和生产用地。其中不乏有志青年听到我们的事,想到现在更多的中国人在地方腐败贪官的打压和迫害中生活,事件多么凄惨的事,他们愿意帮助我们联系更多、更具有影响力的媒体。

每天中国都不断有因拆迁访民们坐牢、近神经病院、死亡事件发生,中央政府发表的具有法律意义的条文、通知、精神,在各个地方都没有得到支持和采纳,反尔地方贪官为了掩饰自己的罪行,大力的对访民进行惨无人性的打压,为什么地方贪官能违背中央政府的精神肆无忌惮的大打出手,就是中央政府所出所有文件只落实在纸上,没有派出过硬的、本着百姓利益出发的重要官员对地方政府监督,所以才会这样。今天和一个中国朋友聊了一会,将出中国现在是体制问题,每个部门不能独立作业,更不能很好的互相制约,使得他们互相勾结,互相掩盖,违法把访民、怨民关进大牢或是神经病院。现在社会上的矛盾快速增加,有些多年上访的访民已经对中国法律的严重失衡、严重失效产生了强烈的不满。中央政府如果还放纵地方腐败官员的罪行,那中国现在所产生的巨大矛盾将会是社会很不安定的因素,它将会像一颗不定时炸弹一触即发随时爆炸。

我母亲马永田的工厂在2001年,被原长春市拆迁办主任徐源江(先任长春市开发办主任,徐源江被长春市审查出的违法违纪问题,不但没人管,还步步高升有处级打局级了。)和长春市南关区法院院长,吉林鑫鹏地产开发公司,不顾长春市复议部门的阻止,徐源江还一人代表多个部门非法为开发商私自为其扩大拆迁面积,我家本不被拆范围里,后在没有谈妥料件的时候强行拆除我家工厂。后中央领导多次交办、督办,2009年原吉林省委书记王珉和原副书记王儒林(在任吉林省省长)得知我母亲工厂被强拆,有做了批示,这些东西在长春市却完全失灵,欺上瞒下汇假报告,使我母亲承受近10年的上访不仅没有结果,还受到打压。

地方贪官的无法无天,是中央没有找到有效的治理措施,所以我希望中央政府派人一定要走近百姓,倾听人民群众的,从群众的实际利益出发,才能很好的惩治地方官员中的恶霸,如果说访民对外媒讲事实是泄露“国家机密”,还不如说地方腐败贪官就是“国家机密”的告知者,不但手沾人民的血泪,更可怕的是,地方贪官们的作为迫使中国将陷入到极度的恐慌中。

在海外的朋友,如果你也和我们一样在中国受到不平等的人权待遇,请及时联系我们,欢迎你们加入。请把你的案子发到我们的公共邮箱(如下),谢谢您对“麻雀行动”的支持和关注。

             [email protected]
             杨海涵
             626-8632898
             Email:[email protected]
             6月20日 美国纽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