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14日上午10点,响应公民力量杨建利博士倡议发起的反抗强制拆迁的“麻雀护巢行动”的开国少将胥治中之女胥晓琦在原在原中纪委委员、原中组部信访办主任李坚的儿子李卫平的陪同下,来到位于北京市西城区西安门大街22号的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上访。笔者在6月9日就应邀参与胥晓琦用轮椅推着其83岁的老母亲到永定河边的国家信访局的上访,此次继续跟踪胥晓琦的上访行动。

在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大门外,胥晓琦胸前挂着其父胥治中将军的遗像,双手高举展开其用大幅白纸书写的关于她们抵制强拆的抗议。与胥晓琦她(他)们通行的还有四个便衣人员,稍后又来了一车三个便衣人员,他们始终紧跟着胥晓琦与李卫平他们。门口的警卫上前强行阻止我们的拍照并叫来两名警察参与阻止拍照,其中一名警察还使用手持摄像机对胥晓琦与李卫平她(他)们进行同步摄像。李卫平与他们理论,指责警卫与警察无故阻挠他们拍照。非常遗憾的是,关于胥晓琦高举抗议标语的照片被一名负责警卫的武警追赶上强令删除,并遭到负责警卫的武警与便衣的恐吓与强制驱逐。

大多数人难以相信,作为中国共产党建政的第一批被授予少将军衔的高级将领胥治中的83岁遗孀和他的56岁女儿胥晓琦,如今也深深的陷入被逼强拆前夕的恐慌和维权护巢的苦难之中。

1994年胥治中去世后,存留下一套连体别墅,共290多平米,因当年当局不让参加单位的房改,因此没有所有权,只有使用权,所以胥晓琦她们母女俩一直租住在此。2006年,中国船舶重工集团第七研究院想拆除这套房子,改建为宿舍的后花园。胥晓琦说,那时候第七研究院就一直在逼她们母女俩以房改的名义离开。但她们母女认为,尽管她们没有该住宅的产权,总也有一个补偿安置问题吧。现在中国船舶重工集团第七研究院他们不愿补偿安置我们,要把我们轰出去,把我们扫地出门。

在没有任何补偿的情况下,父亲遗留下的住屋将遭到强拆,面临失去住房的胥晓琦和年迈的母亲,走上了很多国人闻之色变的“上访”之途。胥晓琦:“我们上访的情况非常恶劣。6月9日,国家信访局102室的一位中年妇女接待了我们。她说,我母亲不应该去上访,拒绝我母亲上访。她说,国家信访局不管,让胥晓琦她们母女找国务院事务机关管理局,说我们的房子归他们管。”

但国务院事务机关管理局却对此表示,那处房子的产权不归属该单位,要求胥晓琦联系动迁的单位。胥晓琦说:“我让她给我们一个书面的答覆,她说这里不给书面答覆,拆迁的政策法规她不懂。”

在胥晓琦6月9日以“麻雀行动”参与者的身份到国家信访局上访后,被单位领导约谈,领导和她谈了五点意见,这五点意见大致为:

一,不能这样讲话,不能涉及党和政府;
二,要当心,搞不好你就是扰乱社会秩序,把你逼疯;
三,一意孤行,性命可能被黑掉;
四,你这样做,可能开除公职;
五,这样下去,可能会被判刑。

根据了解,在这次谈话之前,“有关部门”找过单位领导,所以,领导和胥晓琦的谈话代表的可能主要不是单位的意见。胥晓琦认为自己参加“麻雀行动”公开的维护自己的权益没有什么错误,她还会继续坚持上访,直到问题有一个合理、公正的解决。

作为开国将军的胥治中,1917年出生,不到13岁就当了兵。上个世纪60年代胥治中随供职单位转为地方干部,在中国船舶重工集团第七研究所担任过要职,也是该单位的创建者之一,1994年因病去逝。可谓为中国共产党奉献了一生。胥晓琦说:“我爸爸的一辈子都是为了中共建政而流汗流血,得过3枚勋章。一朝天子,一朝臣,现在的当权者,已经忘记了是谁为他们建立的政权了。”胥晓琦说:“老百姓大都对此事感到不可思议,特别同情我们,看着我爸爸的照片说:‘这样的人都受到这样的对待,我们都没有想到。共产党他们只会喊口号,却不会给老百姓办实事。’”

胥晓琦伤感地说:“中国船舶重工集团第七研究院他们连自己单位的创建者都这样对待,我觉得这个国家如此下去的话,无论中国共产党还是这个国家都没有什么希望了。我处在这样一个家庭背景,还有我自己的喉舌工作背景下,一般不会轻易到外面去说自己的家丑的。现在连我都被逼着到外面去说自己的家丑,我们真的是被逼上梁山了。”

“不光是强拆,强拆放他们还用尽一切办法来侮辱人格。我不是一个轻易对社会失望的人,我妈她作为一个将军的夫人跟着我上访,哪个国家有这样的事啊?!我每个月都给很多部门和最高领导人写一封信,没有任何答覆。连我们这个情况都不管,更何况普通的的老百姓。现在哪儿来的法治啊!如果没有法,这个国家怎么生存啊?!”

而陪同胥晓琦上访的李卫平,面对胥晓琦母女俩的遭遇纷纷不平地说:“我这个中纪委委员的儿子,都出来陪着上访了,可见他们烂到什么程度了。”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