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0年7月 29日,2010年上海世博会开幕第90天,“上海世博会海外展馆”开幕第84天。

今天纽约的天气有些闷热,出门的时候是多云的天气,当我到达联合国总部时,已是乌云密布了。待我搭好展架,一场瓢泼大雨下了起来,我没有带雨伞,只能躲在公园的纪念碑下面,还好这场只是夏日午后的阵雨,很快便雨过天晴了。

大雨过后,有一群来自上海的中学生因为看见了我的横幅,特地从街对面赶过来参观。这些中学生拿着照相机一通猛拍,我便跟他们聊了起来,他们也很清楚,像我这样的遭遇国内是不会报道的,不过他们说要放到校内网上去,如果被“河蟹”了,他们就再放!这群中学生的独立自主意识让我非常感动!

我见他们这么勇敢,便跟他们打听关于世博会是不是有个小姑娘摔死了?有位学生跟我说这件事情是真的,因为有人认识死者,不过死者并不是自杀,是因为拥挤而摔下楼的,但是关于这则新闻,国内已经被“河蟹”了!

大概有学生回到大巴车上跟同学们说了我这个展览,我见有一位男生,手里拿了十几部相机对着我的展架不停地拍照。他们的关注让我觉得中国还是有希望的!

后来遇到了几位来自河南的大学生,他们迫切想要知道真相的心情让我很感动!当我说到我家曾在去年的“六四”二十周年被监控长达一个多月,有一位大学生小声地问:“什么是六四?”而他的同学马上回答:“就是89年,你还没出生呢!”,那位学生才恍然大悟。他们临走时问我要了传单,说支持我!

今天还遇到一群来自吉林的大学生,他们也同样很想知道真相,当我告诉他们:我们这个“麻雀行动”有一位参与者也是吉林长春人,他们就很关心。

看来国内对于新闻自由的封锁,是无法遏制年轻人对于真相的追寻的!今天遇到的这些大中学生,让我心头的阴霾透出了一线阳光,令我相信阳光总会普照中国的!

后来我遇到了一位外国老先生,他的英语口音很重,我无法听得明白,他则很耐心地拿出纸笔写给我看,而我通过电子词典与他交流。

他问我家的房子是买来的还是自己建的?我说是我的祖辈自己建造的。

他问我有没有相关文件能证明我家的房产?我说我家有政府颁发的文件。

他问我家住在这块土地上有多久了?我说我们家族住在上海超过100年了。

他问我家是1949年以前就住在这块土地上吗?我说是的,我家本来是私有土地,但后来政府说土地都属于国家,我们就没有私有土地了。

他问政府有没有出钱购买我家的土地?我说没有,政府说土地属于国家,就把土地文件改了。而现在上海市政府为了建世博会,又拆了我家的房子,没有赔偿!

他听了之后,说支持我战斗!让我很感动!

世博难民:胡燕

             2010年7月29日于纽约

            电话:646-522-8122

              E-mail:[email protected]

             Twitter:shanghaihuy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