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0年8月 12日,2010年上海世博会开幕第104天,“上海世博会海外展馆”开幕第98天。

昨天夜里纽约开始阴天,清晨下了小雨,终于缓解了近日的炎热,出门时没了火辣辣的太阳,感觉舒适多了。

在路上,时有零星的小雨飘落,不过这并不影响我去“上班”。今天在联合国总部前,我正搭建展架,一位走过的联合国警卫微笑着跟我打招呼:“How are you?”我也微笑着回应他:“Fine,thank you!”心中暗想:也许是这四个多月我风雨无阻的坚持蠃得了这些联合国警卫的敬佩,因为我的展架就正对着联合国总部的警卫室,每天隔街相望,也算是个邻居了!

今天遇到了不少中国游客,有几位来自北京的年轻人,说他们刚参观完世博会,有一位男生说他一进世博园区的门:“这么大的一块地,上海市政府怎么弄来开世博会的?”

“上海市政府是用欺骗和镇压的手段掠夺这块土地的!世博园区所在地明明都是国有土地,但上海市政府在拆迁的时候却把土地的性质违法变更为集体所有制的土地,低价掠夺!而我们这些反对政府违法拆迁的居民,却不断地遭到迫害和威胁,甚至不断地被拘留、被劳教!”

“那上海市政府定的价格是多少呢?”

“上海市政府给世博园区的土地使用权定的价格是1850元人民币每平方米,而在2005年我家被强迁的同时,李嘉诚的和记黄埔房产在浦东拍下的一块地,土地使用权的均价为51000元人民币每平方米,有计算能力的人都能明白,这根本不是拆迁,完全是掠夺!”

“那么你们上海人都很恨世博会喽?”

“别人我不知道,我不恨世博会,我只是恨抢我家财产、迫害我和我家人的上海市政府!”

这些年轻人说:“其实全国人民都不喜欢世博会,我们都管它叫SB会!”

傍晚,一场大雨如期而至,我因来不及收拾展架,只得躲在一边等待雨停。待雨势小了之后,我便开始收拾横幅,这时有一家北京的游客上前参观我的展览,其中那位六、七岁的小男孩问得非常有意思:“我们刚参观完世博会,不知道世博会对你做了什么?”

“上海市政府为了建世博会,强拆了我家的房子,不仅没有赔偿,还不断迫害我们全家!”

“那你家被拆了,建了什么呀?”

我指着中国馆的照片,“就是建了中国馆!”

这时男孩的父亲在旁边说:“上海市政府既然不赔你钱,那你就住中国馆吧!”

“上海市政府利用手中的权力公然违反国家法律,我可没法像他们一样无耻卑鄙!况且我也没有这个能力去做,如果我这样做了的话,估计我会以‘扰乱社会秩序’而被抓!”

“这倒也是!那你在这里抗议有媒体报道吗?”

这时他身边的朋友说了:“香港有电视台报道过的,我一直看到的!”

我倒还不知道香港有报道,不过遗憾的是这位先生不记得是哪个电视台了。

世博难民:胡燕
             2010年8月12日于纽约
             电话:646-522-8122
             E-mail:[email protected]
             Twitter:shanghaihuy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