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8日下午,诺贝尔和平奖授予刘晓波后,早就厥词在胸的中共外交部发言人马朝旭就站出来指斥挪威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

诺贝尔和平奖应授予“为促进民族和睦,增进各国友谊,推动裁军以及为召开和宣传和平会议而努力的人”,这是诺贝尔的遗愿。刘晓波是因触犯中国法律而被中国司法机关判处徒刑的罪犯,其所作所为与诺贝尔和平奖的宗旨背道而驰。诺委会把和平奖授予这样一个人,完全违背了该奖项的宗旨,也是对和平奖的亵渎。

1936年11月23日,诺贝尔奖委员会宣布将1935年诺贝尔和平奖授予卡尔•冯•奥西茨基。消息传出,当年的纳粹德国“马朝旭”如此发表高见:

奥西茨基系因犯有泄露国家机密、危害国家安全等罪被德国司法机关依法逮捕判刑的犯罪分子。某些人打着“维护和平事业”的旗号,授予其诺贝尔和平奖,完全是颠倒是非,充分暴露了他们粗暴干涉德国内部事务和侵犯德国司法主权的政治图谋。我们对此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事实已经证明,并将继续证明,他们的行径绝不能改变德国社会进步和发展的事实,也蒙蔽不了世界各国人民。

马朝旭关于中国公民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这番“微词”,与74年前,法西斯德国“外交部发言人”关于德国公民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措辞,其精神实质暗合神通,有着异曲同工,甚至是英雄所见略同之妙。不同点在于,中国的马朝旭的说法,显然是在强词夺理、无理取闹,远没有德国“马朝旭”的话来得技巧,更像外交辞令。

历史,总是以惊人相同的方式轮回。关于74年前后,奥西茨基,刘晓波这两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相似之处,轮回之处,不仅很多,也很惊人地如出一辙。

作为第一个身在监狱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人,奥西茨基是德国杰出的政治记者和政论家,著名的反法西斯和平战士。早在1913年,奥西茨基就开始发表反战文章。1933年初,希特勒上台,全面实施法西斯独裁专政前一个月,就连爱因斯坦,这个看穿了纳粹党狰狞面目的智者,也逃离德国,来到美国。奥西茨基当然知道,他面临的生活和工作环境有多凶险。但是他没有离开德国本土。他要坚壁清野,为了自己的良心,为了德国而说话,而写文章。

我们再看看刘晓波,这个第二个身在监狱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人。早在1989年,刘晓波在美国格伦比亚大学作访问学者时,北京发生八九民运,他随即回国参加六四民主运动,并来到天安门广场,加入了学生绝食行动。以后,作为一个当年的文坛“黑马”,作为一个影响深远的作家、政论家,他想出国“避难”,那是轻而易举的。但是,也与当年的奥西茨基拒绝离开德国那样,刘晓波拒绝离开中国,他选择了留在中国,为中国的人权、自由,为中国的民主、共和而尽力。

奥西茨基在反战的路上,曾经三次入狱。1927年3月,《世界舞台》杂志发表了一篇文章,批评德国一些人穷兵黩武论调。奥西茨基作为责任主编,因此受审,被判入狱一个月。1929年3月,奥西茨基又发表了瓦尔特尔写的一篇指责德国违反凡尔赛条约、秘密重整军备的文章。1929年8月,奥西茨基被以“出卖军事秘密”的罪名起诉,于1931年被判有罪。在监狱里服刑八个月后, 1932年圣诞节时 ,被大赦出狱。1933年2月,奥西茨基又被秘密警察逮捕,送到柏林监狱,先后转送到几个集中营关押。

六四后,刘晓波被当局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关押两年。出狱后的刘晓波拒绝出国,继续从事写作和推动民主运动,1995年再被囚半年,1996年被判劳动教养3年。获释后刘晓波仍坚持发表大量针砭时弊的文章。2008年12月9日《零八宪章》发表前夕,他被北京国保带走,后来被判处11年徒刑。这次是刘晓波第四次遭到囚禁。

将两位狱中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坐牢经历做一个比较,那我们就会发现:奥西茨基三次入狱,累计坐牢时间约为5年。而刘晓波,除开平时被喝茶,被堵在家里不许外出等等不算,1989年以来的20来年时间里,刘晓波即四次入狱,累计已经坐牢7年零4个月,累计全部刑期长达16年零6个月。也即说,刘晓波入狱次数,被判刑时间,以及坐牢时间,都比20世纪初期的奥西茨基多,也比奥西茨基长。再有就是,奥西茨基坐牢中途,还被大赦过一次。而在中国,别说刘晓波,任何一个被中共判刑的政治犯、良心犯,别说大赦,就是“共和国”特赦,也还从未享受到过。由此看来,别说几个代表,中共能否与法西斯纳粹党相提并论,也是成问题的。

1936年初,有上千份建议呈报到奥斯陆挪威议会诺贝尔和平奖金委员会,推举奥西茨基为诺贝尔和平奖的候选人。奥西茨基获诺贝尔和平奖,这对囚禁奥西茨基的希特勒政权来说,意味着什么,希特勒很清楚。正因为如此,德国法西斯当局多次施展阴谋,妄图达到继续阻止他获得诺贝尔奖金的目的。德国政府甚至公开造谣宣称,奥西茨基对诺贝尔和平机构持“否定”态度,即使他获得了诺贝尔奖金,也会“不屑一顾”。

二战前夕的1936年,是纳粹德国最猖獗的时候。挪威诺贝尔和平奖评委不顾德国外交部的粗暴干涉,顶着德国从海上对挪威的军事威胁,毅然颁布给身在纳粹集中营的奥西茨基诺贝尔和平奖。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看来,中共高官们太健忘。前不久,挪威向外界公布,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傅莹声称,如果将诺贝尔和平奖授给刘晓波,“将严重损害中国与挪威的关系。”但是。诺贝尔研究所的所长盖尔•龙德斯塔德表示,诺贝尔委员会将不会屈服于外界压力。10月8日下午,2010年度诺贝尔和平奖,终于在中国所有追求和平的人们的翘首以盼中,颁给了刘晓波。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公布之后,纳粹德国和中共政府的反应,也何其相似乃尔。首先,是本文开头,中、德两国“马朝旭”遥相呼应的“严正声明”。其次,希特勒当年为了使得阻挠奥西茨基本人去奥斯陆领奖的做法“合法化”,竟然特别颁布一项法令,禁止德国人领取诺贝尔奖,因为希特勒认为“和平奖颁发给奥西埃茨 基是对他的侮辱”。既然同为隔着74年的隔代难兄难弟,中共政府,是否也会效仿纳粹德国,出台禁止中国人领取诺贝尔奖的法令,我们将拭目以待。

需要指出的是,中国的马朝旭还如此对记者说:“近年来,中挪关系一直保持良好发展,这有利于两国和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诺委会授奖刘晓波与诺贝尔和平奖宗旨背道而驰,也会给中挪关系带来损害。”我想,马朝旭已经乱套,慌神了。诺贝尔奖委员会是一个完全与挪威政府无关的民间组织,诺贝尔和平奖是诺贝尔委员会决定颁发给刘晓波的,而不是挪威政府,马朝旭这板子,打错屁股了。

然而,与颁奖、领奖事宜比较起来,中国政府的尴尬,才刚刚开始呢。

你德国元首、元帅、宣传部长不是百般阻挠奥西茨基到挪威领取诺贝尔和平奖吗?那好,我诺贝尔委员会来到奥西茨基服刑的埃姆斯兰集中营,给这位不屈不挠的“罪犯”颁发诺贝尔和平奖好了。正因为如此,纳粹当局迫于国际压力,只好将奥西茨基释放。

最尴尬的地方也就在这里:最不为人齿,也不为党齿的法西斯德国,居然也会“迫于国际压力”而释放奥西茨基,在74年后的今天,在进入21世纪的今天,如果不许刘晓波到挪威领奖,尤其是不无条件释放刘晓波,那么,中国共产党更比德国纳粹党还惨无人道、仇视和平,这是任何一个人用脚趾头思考,也会轻易得出的结论。

从10月8日颁布获奖人到12月10日领奖,中间还有两个月时间。目前,已经有人发出“关于提请诺贝尔奖委员会考虑到狱中给刘晓波颁奖”的公开信。是比74年前的德国法西斯党确实先进、文明一丁点,还是实质上远比74年前的德国纳粹党越加残暴、顽固,这个答卷,就在中共自己手里。怎样回答,那当然也是中共的事,这个“内政”,可是任何人也干涉不了的。

今天,2010年10月15日,还看到两个耐人寻味的消息。先是上午,中共新华网发表题为《挪威人也看不过眼了 开腔恶批诺奖委员会》的报导,称:“挪威科技大学教授阿努尔夫•科尔斯塔10月12日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严厉批评挪威诺贝尔委员会把今年的和平奖授予刘晓波,说‘这是大错特错’,‘诺委会这么做居心不良’,其目的是想在中国推行西方价值观和政治制度。”云云。接着是下午,海外网站有这样一条消息:阿努尔夫•科尔斯塔教授得知中共新华网说法后,立刻在挪威首都奥斯陆发表声明:“这纯粹是造谣,是戈培尔的故伎重演。胡锦涛企图假借挪威人的名义损害挪威诺贝尔奖的名声,其卑鄙目的永远不会得逞。我完全赞成诺委会把今年的和平奖授予中国民运人士刘晓波博士。”

国内全面封锁有关刘晓波获奖,全面封杀《零八宪章》,国外,却以如此卑劣的手段“请”挪威教授为自己“说话”,这哪像一个负责任的大国政府做的事情,简直就是一个泼皮无赖在不择手段地撒野,一个国际流氓在耍流氓。

曾经,有人说,《零八宪章》即使有100万个人签名,也没有多大“意义”。如今,2010年度诺贝尔和平奖的颁给《零八宪章》起草人刘晓波,算是对无意义说的最好回答。《零八宪章》必将因为诺贝尔和平奖的颁给刘晓波而受到更多人的关注,必将有更多的人在《零八宪章》上签名。诺贝尔和平奖为《零八宪章》做了一次再轰动不过的广告,而诺贝尔和平奖的花落刘晓波,中共最为关键的那一票,是谁,也取代不了的。这就应了当年奥西茨基那句话:

“一个人对着山谷呐喊,他的声音会穿过边界的!”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