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借评选道德模范作秀,温家宝近日多次提到道德问题,先是要开发商流着道德的血液, 后又针对有毒食品泛滥慨叹如今大陆社会道德严重滑坡!总理的忧心不无道理,但遗憾的是,他既没有指出究竟是谁的道德在滑坡,又没有挑明道德滑坡的根源。然而,从其前后语势分析,大约是说高层都是道德模范,问题出在下面。可依照笔者看来,此高论不敢恭维,因为道德问题恰恰出在上面,即那些高高在上的领导、那些既得利益集团、那些颐指气使的达官贵人,才是道德滑坡的典型代表。“庙堂之上,朽木为官,殿陛之间,禽兽食禄;狼心狗行之辈,滚滚当朝,奴颜婢膝之徒,纷纷秉政。”诸葛亮当年骂王朗的话,正好说明当今大陆社会“上梁不正下梁歪”的现实。

为了行文方便,在这里,我们首先需要弄明白道德究竟意味着什么?

提纲挈领地说,道德属于抽象概念,是人们共同生活及其行为的准则与规范,故,具有认识、调节、教育、评价以及平衡社会各方面关系的五个功能,是社会意识形态的客观反映。道德往往代表着社会的正面价值取向,能起到判断行为正当与否的作用。例如,目前全世界均承认的人权公约是全人类的共同规范亦即道德,中国已是签字国,就必须不折不扣地履行之。一个国家的主权在于国家的全体人民,反对人权就是反人类,人权高于主权,而尊重人权就是统治阶级起码的道德底线了,凡有道德的国家领导人,起码要做到不伤害普通百姓的生存权。遗憾的是,有目共睹的大陆人权纪录却非常恶劣,这就足以证明那些高吟道德经的“道德君子”其实并没有什么真正的道德。

我们知道,不同时代、不同地方,其道德观念迥然不同,如封建时代认为三从四德是妇女的最高道德,现在却提倡男女平等;又如,孔子说“妇溺,援之以手”,这是道德,而领导在办公室里熊抱女下属就是流氓了。吾以为,在这个星球上,只有尊重人权乃亘古不变的普世价值,亦即通用道德标准,任何制度均应一以贯之,这是没有时间地点区分的!惟篇幅所限,这里暂不过多讨论人权问题。

本文要说的是,面对大陆触目惊心的腐败现象,岂是总理一句道德滑坡所能开脱的制度性痼疾。例如,上海卢湾区红十字会10几个人一餐吃掉9859元,他们吃的是捐款者的爱心,吃的是受困者的救命钱。当巨额餐饮发票在网上曝光后,纸里包不住火,当权者出来开脱,他们觉得公款吃喝天经地义,只要开支控制在人均150元内就“合法”了,于是,只由那些用餐者“补足”超支部分就算完事;他们还特别声明:“吃的不是捐款,而是接待经费”。这个自欺欺人的声明,除了此地无银三百两之外,似乎觉得接待经费就不是纳税人的血汗钱了。怪不得有人发泄道:“今后再要我去给红十字会捐款,姥姥!”而贵州、云南、广西山区的很多孩子却饿着肚子上学,他们或由于家庭经济困难,或因学校距离太远,中午吃不上饭是很平常的事。近期,通过媒体和老百姓的捐钱捐物,贵州黔西县花溪镇沙坝小学的169名儿童终于在4月8日吃上第一次免费的午餐,而他们人均消费才三元钱,只相当于上海卢湾区红十字会人均消费水平的几百分之一。而且,这还只是西部地区推行“免费午餐”的样本学校,沙坝小学有幸成为第一个试点单位,假若要全面解决西部孩子们的午餐问题,贵州省长说“还要等五年”。请问,这些冷血的领导和“大嘴老鸹”道德吗?

总理曾因有毒食品坑害百姓而勃然大怒,但不知总理先生知道不知道,中南海吃的是特供,一切“进口货”皆由专门农场生产,绝对不用化肥、杀虫剂,保证是货真价实的绿色食品,就连饮用水也是专门过滤的生态水源。跟倒好人学好人,跟倒巫师学跳神,在特权思想支配下,有的地方领导也上行下效,所谓的特供食品已延伸到县一级了,什么三鹿奶粉、瘦肉精、彩色馒头……统统与领导无关。

监管部门对黑心作坊放任自流的渎职行为,被网友戏称为“放水养鱼”,每当突击检查时商家被处以罚款,则等于“钓鱼”创收,却让那些本应被追究责任的渎职者坐享“丰收果实”。捉鬼放鬼都是他!好比有的警察诱人违章后对违章者“钓鱼执法”,这才是有毒食品屡禁不止的关键因素。请问,这样的混账领导和执法者道德吗?再者,有关食品添加剂的国家标准太过宽泛,牛肉膏、化学火锅、硫磺嫩姜等等在默许之下大行其道:让人匪夷所思的是,一碟小小的豆芽菜,会加入特效植物防腐剂、豆芽速长剂、“降温大王”调节剂、新一代速长剂、亮白速长防腐调节剂、多功能防菌剂、特效黄豆芽激素、特效亮白剂、豆芽特效通用灵、特效绿豆芽激素、豆芽增粗激素、工业用漂白粉(保鲜)等10多种化学品。海口公开售卖能转变为各种肉味的“肉精”,掺入硼砂的假牛肉,几克便可置人于死地,而很多名牌“牛肉”方便面,便含有这些毒品——面对食品添加剂泛滥成灾的恐怖情景,老百姓形容厨房快变成染房了。所以,大陆居民中的癌症患者直线上升一点都不奇怪,乃是吃出来的毛病。请问,这些政府职能部门道德吗?

中国的宪法与众不同,规定土地国有。由于一党专政,国有即党有,由于一元化领导,党有即官有。所以,有人说,把分管土地的官员全部抓起来,可能有个别冤案,若间隔一个抓一个,那就一定有很多漏网的贪官了。这种形容,足见这个领域是多么地腐败。这些年来,由官员利用职权动用专政工具强行征用农民土地所酿成的流血事件屡屡发生,如江西宜黄就有三人浇汽油自焚,事后,当官的却把责任推给天老爷,说他们恰巧是因为正好刮西风才引燃身上汽油(?)

按照国务院表面上的说法,大凡动迁开发,都是先安置后拆迁、谁拆迁谁安置。但据最近披露,河南黄帝宫工程所在地的农民,没有得到过一次正式的通知,也没有召开过一次正式的村民会议,各家从未接到过与拆迁相关的文件,不知不觉、突然之间,施工方的掘土机就开始开挖村民的耕地了。当这些可怜巴巴的村民被赶出祖祖辈辈居住的家园时,手里只有“依法补偿”的几千元钱,请设想一下,失去土地失去房屋的流浪者,将会面对多大的生存压力?在黄帝宫工程开发商强占的土地中,有些属于租用,但每亩每年租赁费只有区区700元,平均每天不到两元钱,这是什么“等价”交换?最近有记者去采访了具体批准此项目上马的县领导,他却振振有词地说:“开发黄帝宫是为了让农民致富,不开发,黄土地永远是黄土地;开发了,黄土地变黄金……”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凑巧的是,正当温家宝要开放商流着道德血液的时候,揭露出广州中石化购买300万元高价茅台酒用于公款吃喝、招待、疏通,官员“酒精”考验、央企神通广大,他们竟能以超低价拿地建造出价值8亿元的别墅……不错!开发商应该流着道德的血液,难道官员的血管里就该流着高价茅台酒吗?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34592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