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2009年3月,在藏历新年第三天,格尔登寺的24岁僧人扎白自焚算起,到2012年1月中旬,已经传出17起藏人自焚的消息。他们中绝大多数是僧尼。这个巨大的自焚悲剧数字,对于不信、不懂、不感兴趣藏传佛教的俗世华人来说,也应该有生命感受的震动。就算人们对西藏议题采取什么样的政治观点和立场,如果还有一颗正常跳动的心,都应该对接连不断的僧尼自焚事件感到震惊,并对这些僧尼或敬佩、或景仰、或心痛、或同情,甚或不认同,也会因一个生命以如此惨烈的形式结束而痛惜。

1

但是,却不是!!! 我在1月10日应邀出席加拿大多伦多当地中文电台的评论节目,讨论西藏僧尼自焚事件。这是一个听众可以CALL IN的节目。主持人是一位专业而敬业的媒体人,他首先介绍自己在中国大陆时,曾六次到西藏,对西藏有一定的了解。他很清楚这是一个敏感话题,慎重地做了些说明和铺垫。另外一位主讲嘉宾是风格稳健的时事评论员万沐。主持人让我先说说,为什么这么多僧尼会自焚。电台节目时间紧凑,内容无法展开。我说,最主要的是中国当局对西藏宗教信仰的迫害,对寺庙的监控,对僧尼进行共产党的无神论和爱国主义教育,严格限制僧尼的行动自由等等,逼使僧尼用自焚的方式来反抗。一位女听众立即打电话进来,用一种讥讽的口气反驳我:那个女的胡说吧。既然中国政府对寺院和僧人的行动控制那么严,他们怎么还有机会自焚?我有点愕然。我说:七十年代中共那么严酷的镇压,还有许多人冒死游泳到香港呢。八十年代,中共外访代表团管得那么严,连护照等身份证件都不许个人持有,还经常有人脱队叛逃呢;再说,江青在监狱里关押还能自杀呢。

有人说:喇嘛自焚是因为怀念过去作威作福的日子。许多奴隶主跟着达赖喇嘛逃到海外去了。境内的普通藏人生活的很好。 我说:很可惜,中共自1959年就全面军事占领了西藏,这些自焚的年轻人根本没有机会享受过去的日子。中共封锁西藏的历史,也不许年轻藏人了解过去。而且海外有约十六万藏人,大多数都是普通的藏民。中国和不丹、锡金、尼泊尔、印度、这些国家的接壤地区,常年有大批的武装力量严防死守,但是却挡不住每年有上千追求自由的藏人冒死翻越喜马拉雅山逃亡。既然境内的藏人生活的很好,为什么不让他们自己说,总是政府替他们说呢。

有人说:自焚事件应该由达赖喇嘛负责。既然达赖喇嘛对藏人的影响力那么大,达赖喇嘛说一句不许自焚不就行了,显然那些年轻藏人是受到了唆使。我说:当有藏族尼姑于去年11月3日自焚抗议后,达赖喇嘛公开表示,生命是神圣的,他反对自焚。遗憾的是,中共不准许任何有关达赖喇嘛的信息进入国内特别是藏区,连悬挂他的法相都可能入狱。达赖喇嘛要求在中国现有版图内高度自治的“中间道路”已经二十多年了,可惜中国老百姓根本无法接触到达赖喇嘛的这些思想。责任在谁,当然在中共。目前自焚在蔓延,但并不仅仅是藏人,中国广阔的大地到处都是自焚事件,那些被强拆房屋的,被强征土地的,被抢占资源的,被逼得走投无路的,几乎每天都看到有自焚的消息,他们又都是受谁唆使的呢。

也有人表示:虽然自己也不喜欢共产党独裁统治,但是坚决反对藏独。有的人甚至情绪很激动,讲到中国政府为西藏输送了多少经济利益;运送了多少吨黄金;少数民族还有升学优惠政策,藏人怎么这么不满足等等。我建议在加拿大的华人尝试改变原有的思维习惯,学习独立思考。首先诉求独立是一种言论自由,应该受到保护和尊重。而且很多华人选择离开故土到加拿大来生活,本身就是一种自我与中共政权脱离的做法,既然自己可以选择离开那个地方,为什么别的民族没有权利选择脱离那个政权。中国政府不管向西藏输送了多少经济利益,也是为了其统治。而且中共也不断的从西藏掠夺资源。就算中共促进了西藏的经济发展,也不能因此而强迫藏人放弃信仰,放弃文化和语言,也不能让藏人以牺牲自由为代价。

节目全程有约40多分钟,总共只有两位听众对僧尼自焚表示理解,对达赖喇嘛和西藏表示同情和支持,我还听出其中一位是认识的朋友。

2

当然,这样的阵势是预料中的。2008年3月拉萨事件后,多伦多华人社区于3月29日下午率先发起全球拥共大型集会。我28日晚从香港回到多伦多,第二天上午11点,肿着眼睛出席由“加拿大中国人权网络联盟”在中国驻多伦多总领事馆门前举行的新闻发布会。除了藏人、西方人,只有约十个华人出席。领事馆的人在二楼从右面数第四个窗户内对集会录像。我在演讲中对即将在当日下午举行的”维护西藏真相,捍卫祖国统一”的亲共集会表达了四点意见:一、我是一个中国人,我为自己是一名中国人而骄傲;我是一名加拿大公民,我也为自己是一名加拿大人而骄傲。更重要的,我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有独立的人格尊严,有独立的意志,不受任何势力驱使和操控;二、我尊重那些人士在加拿大这个民主国家举办集会的权利,任何民主的尝试和实践都是有益的;三、我呼吁中国政府、中共领事馆、社团领袖,不要再继续蒙蔽、利用、愚弄年轻学生,而使他们无辜蒙羞;四、我希望集会的组织者和参与者,也为在中国的中国人,在西藏的藏人争取同样的权利,这样,他们才称得上是骄傲的中国人。

立即,一个多伦多的华文网站出现了约五六百个质疑、指责、挖苦、辱骂我的网帖。有人说,盛雪是冒着”死无葬身之地”的风险。”在替藏独说话。并有人出言恐吓:”你最好不要到华人集中的地方出现,小心被人拍死。” 我随即写了“红色的海洋、黑色的悲哀”,分析为什么在事件发生时中国政府要驱离记者和传媒? 而需要远在万里之外,绝大多数人从未去过西藏,可能连个藏人也不认识的年轻学生和爱国华侨,费劲在加拿大举办集会来维护西藏事件的真相。其中我特别强调:“那些在加拿大口口声声要捍卫祖国统一的人士,他们把藏人当成什么?他们尊重藏人么?了解西藏文化和宗教么?热爱西藏的河流山川么?关注藏人生存状况么?在乎藏人的自由和人权么?他们只不过要用藏人的苦难来增加自以为的大中华势力的份量,以让自己从中获取一种作为豪门大户子嗣的自豪感” 。 该文倒是让几位读者私下联系我,并逐渐成为好友。

3

我在1月10日的电台节目结束后,上当地一个人气颇旺的中文论坛浏览。发现有关藏人自焚的消息后面,没有像平常的焦点信息那样,后面跟着数十个甚至数百个评论。每一篇文章后面都是只有零星的几个评论,但都恶言恶语,显示出,在共产党的常年洗脑和血腥教育下,这些人既没有同情心也没有人性。

在2011年3月17日这个网站转载《世界日报》消息:“藏族喇嘛当街自焚,四川千人大规模抗议”一文后面有5条评论。网名“大实话”说:“追随达赖的人都去当喇嘛。振兴喇嘛教。”网名“中功早期弟子”说:喇嘛不能做奴隶主了,都是共党害的。做奴隶主多么威风啊,做不成奴隶主真是失落,想死就死吧。其实喇嘛不能做奴隶主从1959年达赖赖到印度就开始了,事情都过去很久了,还念念不忘。 ” 网名“liulangzhe”说:“这个喇嘛走火入魔了。说是喇嘛都丢人,也没有修行好呀。看人家这世达赖喇嘛能把别人给忽悠了去自焚,怎么和李洪志有点像?愈来愈和邪教挂钩了。” 网名“显示名称”调侃地说:“是啊,再猛点儿就可以堵枪眼和炸碉堡了。” 网名:“AllanWang”说:“烧自己没问题,别在大街上烧呀,污染空气呀!”

在该论坛2011年10月18日转载《世界日报》“阿坝藏区局势持续紧张 20岁女尼自焚亡”一文后面的跟帖更加令人触目惊心。 网名“火眼金睛”冷血地说:“为什么不集体自焚。”虽然网名“祈祷和平”跟着说:“这么恶毒的话也说得出口。你这个人心里都是什么啊?!”但随后补充说:“作为一个佛教徒,非常不赞同这些喇嘛的行为!”只是没有一句谴责迫害者的言词。

网名“多羡鱼少结网”说:“这大群大群的太大比例的喇嘛和尼姑活了一生没能给世界创造任何物质财富反过来去要别人去养活它们以至于其存活的唯一意义就成了一具造粪的机器。”

在2011年11月25日转载多维新闻的“达赖唆使僧人自焚,并承诺买尸,西方称自焚僧人‘自由斗士’,”一文后面的跟帖中,网名“观世界”写道:“多焚点,最好全部。这样一了百了,周围更安静。”只有网名“孙参Aa”写道:“各人自扫门前雪,那管他人火中烧。”

4

在写这篇文章时,已经有多达17起藏人自焚事件发生了。我再次到该中文论坛看看华人的回应。在2012年1月27日转载来自《美国之音》的“武警开枪:四川又有一名藏人被打死”一文后面,有网名“朽木”者,居然写道:“强烈呼吁达赖带头自焚。”这个留言下面的签名居然是一首佛教意味浓重的诗:“业风萧瑟轮回苦,恩爱亲情岂有主,千古功名转眼空,一念死心生净土。”后面还链接了一个新浪博客地址。我到主人的博客看了一下,满篇是烧香拜佛,供奉捐建等等事项,人气很旺。博客主页竟然是一则呼吁:“捐建甘珠尔玛尼石堆,欢迎大家踊跃随喜!”。内文是博主发愿“要建造一座千古留芳的大藏经,能经得起千年风雨侵蚀的玛尼石堆!石材全部是进口黑色大理石,可经得住千年风雨的侵蚀而不会改变颜色!”正在向信众和公众筹款750万元人民币。从公布的捐款名单看,成百上千的人响应倡议。我给博主留言:“请问,下面是您在加拿大51.ca论坛留言么:“强烈呼吁达赖带头自焚。”论坛登录ID是:朽木。签名是:业风萧…。http://bit.ly/x8qBVz 请发信给我确认:[email protected]。”

一天没有回音,我再次留言。转天,接到了电邮:“此事与我无关,我从未说过这样的话,请你不要牵连我!我不参与政治!”

我立即回函给这位博客名称云中凤的女士:

“云中凤女士:

谢谢您的回复。

您应该有一点基本的逻辑和常识,不是我要牵连您。我在搜索加拿大华人对藏人自焚事件的反应,搜到那个留言。我好心联系你。其实我没有这个义务,因为那是公开发表的言论。

您的博客地址在该留言下面,而且该留言签名是首诗,颇有佛教境界。如果那不是您,您应该感谢我提醒您,而不应为我和您联系,确认此事而恼怒。对么?

不参与政治是什么意思,就是不管别人死活,无善、无恶、无是、无非、无怜悯、无慈悲、无勇气、无正义,只顾自己修行么。您认为这样能得圆满呢。

我看到您公开募捐,要建大藏经石堆。说明您对藏传佛教有些了解。您知道么,真心护卫大藏经的僧侣大都在中共的监狱里。那些自焚的僧侣尼姑,也正是因为要护卫一份信仰的净界,无奈只能用火燃烧自己来告诉世界。因为他们实在没有您的条件,可以设立网站博客,有数十万奉承您的人,有数百万博客关注。

你们的修行无非想自求多福,当然这也没有什么错。但是如果站在迫害者一边,就是作孽,镂刻多少大藏经也没用了。像您这样的假修行人,在今日无信无德无神无佛的中国,确实如蝼蚁一般繁盛。

如果那个留言确实不是你的,建议你和51.ca的版主联系,将那个留言删除,不然那句恶言永远会在那里,任何人想引用都是可以的。下面我COPY原帖和网址给您。

祝您有一颗敬佛的真心。

盛雪”

5

在民主国家生活的一些华人,始终处于价值观和是非观分裂的状态。他们一方面享有民主国家的民主自由平等法制,一方面维护专制,歌颂暴政。并且和暴政一道迫害反抗暴政的人。

藏人僧尼的自焚事件,再一次烤灼华人的基本良知。可叹的是,许多人已经全然不知良知为何物。

自焚的藏人,在无边无涯的黑暗中,把自己像火柴一样点燃,瞬间照亮了黑暗。但是,更深重的黑暗铺天盖地砸来。另一个角落又燃起一支,又被黑暗吞噬。

克里斯托夫?白苏且在《是抵抗的灯塔,不是绝望的行动》一文中结尾写道:“愿这些自焚的藏人标志着共产党中国垮台的开始。“

其实在每年有一百多万起抗暴群体事件发生的中国,已经是烈焰遍地,盛世成灰。华人如果不正视藏人的苦难,并伸出援手,那就意味着,中国连救赎的机会也要错过。因为一个民族大多数人嗜血、残暴、冷漠,没有基本的人性、同情心、怜悯心和正义感的话,暴政不垮,暴政就是一部杀人的机器,不断在加速运转,人人都可能是下一个被卷进去碾碎的冤魂。而暴政的轰然垮掉,就可能是一个乱世仇杀的开始。救助藏人,是华人走出魔咒的第一步。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