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出游所见所感

新年伊始,因亲戚继开君和小玲在成都举行婚礼,邀我出席作证婚人。只好恭敬不如从命驱车前往蓉城。新郎的母亲肖老太太更是热情,拉着我们几个亲戚一道去游览都江堰和映秀镇,本乃乐事一椿。不料旅游中却遇到一些令人气也不是,笑也不是的尴尬事儿。因写在这里,可算是当今中国社会的一个侧影。

登“和谐”号既要实名制还要搜身

从成都出发去都讧堰,肖老太太安排我们一行九人坐所谓“和谐”号“动车”,她说快捷又舒适。于是叫她的侄孙小文去排队买票大家坐着等。等了二十多分钟后,小文垂头丧气地回来了。原来到了售票口才被告知,要买几张票就得出示所有人的身份证,——验明否则拒售。从成都到都江堰不过二十多分钟的—张短程票,半小时一班的短途专车,而且票很充足,更不存在什么票贩子“炒票”的事,却偏要拿旅客来如此折腾。更可气的是并不贴出相关规定的通知,临到售票口才被告知。这就是中国“铁老大”这个垄断“官商”的傲慢。我等草民消费者,除了服从,无话可说。

二次排队买到票后,还得拿着车票和身份证通过检票口接受人家“验明正身”然后才能上车。心里已经很不痛快了。谁知才向前走了几步,几个彪形大汉就把我们拦住。我还未来得及开口问他干什么,那大汉已不由分说伸手就在我身上从上到下一阵乱摸。我问他“干什么”?他却一脸傲慢地望着我答道“这是规定,请你配合”。这时我才发现,无论男女老幼都被他们如此野蛮地搜身。“搜身”—词最早好像是在上世纪五十年代的教科书上看到的,说的是资本家的工头对进出工厂的工人进行的一羞辱式的检查,以防止工人偷厂里的东西。后来又从书上看到的是日本侵略者对中国老百姓的—种搜查方式。而今天本人是出钱来消费的旅游者,是你“铁老大”的衣食父母。没有我们来消费,你铁路官员去喝西北风呀?可是却被人家像防贼一样的当众进行羞辱。我真弄不明白这帮对我们进行搜身的人究竟是资本家的工头,还是外来的“皇军”。也许二者皆是,否则不会如此有恃无恐。这时我再看到那喷在动车上的“和谐号”三个大字,真感到是绝妙的黑色幽默,原来竟如此“和谐”!

而这“和谐号”三字更令人联想到的是几个月前甬温线上那一场令全世界震惊的动车追尾大悲剧以及特大事故后草率地对待生命的情景,都令人不寒而栗。只有祈祷上苍,自求多福。不过还好,当天这列动车几乎和普通的列车一样的速度在行驶,二十多分钟到了都江堰。

生意经与洗脑术两手都要抓

一下火车—大群男女又挡住了我们的去路,把我吓了—跳以为又要被搜身了。结果是旅行社来拉生意的。这些人与那“搜身帮”完全相反,一脸的和气与笑容,主动介绍旅游景点和可以提供的服务。最后由作东的肖老太太和他们中的一家谈妥了。他们负责用车全程接送我们九人参观都江堰水利工程和映秀镇地震遗址。总费用1600元。回到成都后才知道被人家“宰”了,根本用不了那么多钱。肖老太太知道后却很大度一笑了之,这是后话。

陪伴我们的那位年轻女导游堪称口若悬河能说会道。但唱颂歌却似乎成了她的习惯,一路上都在说当今政策如何好,党如何关心群众,几乎成了她的口头禅。站在江边她指着对面的一座桥说“在08年五.—二大地震中,是温总理将它命名为‘幸福桥’的”。我正想问她“幸福”在哪里时,这位女导游又非常动情地说“当时温总理就站在我们这里,一连十几个小时亲自指挥救援,老百姓都感动得流泪”。于是她提议“我们大家在这儿合个影,以留下和表达我们对总理的感恩之情,好不好”?他们几个人还未开口我便抢先说“且慢,我有个问题想问一下”,女导游很有礼貌地说“请讲,先生”!我说“今天你给我们当导游,我们是付了费的,你做好你的事是你的本职工作,对吧?”她说“对”。我说“那么,我们是否还应该对你感恩呢”?她连忙说“不敢当,不敢当,是我份内应该做的”。我说“我就等你这句话。温家宝当总理是纳税人拿钱供养他,雇用他来干的。纳税人遭了大灾,他来指挥救援是他份内的事,尽心尽力做好他份内的事,就像你给我们当导游—样有什么值得感恩的”?这位女导游十分吃惊地望着我说“我从未听见哪个游客像你这样讲过,但想来也似乎还有点道理”。我说“不是‘似乎有点’而肯定就是这个理。这就叫公民意识,而你所谓的‘感温总理之恩’是一种臣奴意识。因此这个‘感恩像’不用照了,往前走吧”!肖老太太笑着说“这个严老头,所以你57年该当右派”!在大家笑声中,我看见那位女导游用惊疑的眼光看着我,似乎在问“‘右派’?啥叫右派,是个干啥的啊”?这样的年轻人你去给她讲“右派”的来龙去脉不要一小时能行吗?我不得不佩服伟大的党“瞒骗”术的成功!

当我们来到映秀附近羌寨时,看见—座大浮雕,画面上是一群人抬着一个女子,四个大字“众志成城”。女导游又开始了她的激情演讲。大意是说,当大地震来临时,这位女教师用自己的身子顶着要变形、倒下的教室门框,让全班学生从门内跑出,最后房塌下来女教师牺牲了。故事倒很感人,却经不起推敲。试想,—个班的学生从—个门内跑出去,至少需三分钟吧。—个女子能把地震中要变形倒塌的房门顶住三分钟,除非这女教师是观音菩萨或孙大圣。但我没有开口,因为中国这类经典谎言太多了。在映秀她不止一次提到“小英雄小林浩”的名字。而这事早在网上曝出是个谎言,林浩根本没救过一个人。你一一去反驳,会让人家觉得你是来存心找岔似的。所以任他们以讹传讹吧!在映秀镇更看见每家每户屋顶上都插着一面五星旗,导游说这些房屋都是党和政府给的,所以他们以此表示对党的感恩。在吃午饭时,我看见餐馆女老板脸上还有个伤疤,我便问她“大姐,那年地震把你吓着了吧”?她说“岂止吓?死里逃生啊”!我说“这房是政府给你们的吧”!她说“哪个给?自己拿钱买的”!我不再问,只无语。

感慨与祝福

在映秀听当地人讲,山坡上有个“万人坑”五.一二大地震中的死难者不分男女老幼都埋在这个坑中。而且—层尸体摆满后洒上一层石灰,再摆第二层。如此三层、四层、N层。没有名字,甚至连个冰冷的数字也没有,所谓“万人”不过言其多而已。反观“美帝国主义”人家九.一—中的遇难者,不但遗体妥为料理,一个个有名有姓刻在纪念墙上,悼念时—个个名字都要念出来。谁在“以人为本”,谁在敬畏生命,还用问吗?我们甚么都是“国家机密”谁敢去问?

离开映秀时有个留言处,长长的大红布条铺在桌上。几个美女满脸堆笑的请我写下愿望与祝福,还说将来要拿来展出的。我浏览—下,上面又是一派歌功颂德的话。我提笔写道“愿豆腐渣校舍从此不再有!——七十四岁老人 严家伟”。这就是我的愿望与祝福。

当然,以上之言应是“书不尽意”。我还希望在自己的国土上,不必时时拿着身份证让人家来“实名”验身,然后才准予放行。这是当年南非实行种族隔离时才有的“景观”。更希望出钱坐车旅游,不要让人家像防贼似的粗暴搜身,这是当年日本“皇军”对中国人的“亲善”之态。现在不过变成为了“安全”之名而已。本来新年伊始,贺人新婚,休闲旅游,都是使人高兴的事情。却遇到的是监控无处不在,洗脑无孔不入,谎言到处抛售,弄得人啼笑皆非,浑身不自在。真可谓大煞风景。

宋代人潘大临写诗遇“催租人”败意,无奈之下“只此—句奉寄”友人。我在遇着了这些大煞风景的事后,也来个附庸风雅,仅以此—篇短文奉寄与媒体聊记其事吧!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