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几年来,薄熙来是以唱红歌附带打黑的搏出位方式蓦然引起全国乃至全世界瞩目的中国政治明星,而现在他又是以搞暗杀的惊人方式骤然引起国人乃至全世界都为之咋舌。从大唱毛时代红歌这个政治隐喻上可以说,薄熙来简直堪称一代红歌王。薄歌王的遽然陨落,不仅在某种意义上向中国人民宣告了这个太子党在仕途进程上的彻底失败,而且也宣告了中国这种后极权政治游戏的结构性失败。

不记得是哪本书上说过,没有坏的人民,只有坏的体制和坏的政府。从薄熙来的案件也可以说,没有坏的官僚,只有坏的选拔制度和坏的执政潜规则。因为中国官场的环境,说到底就是一个从上往下煽耳光,从下往上磕头不已的社会。而具体对置身事内的重庆社会来说,则可以套用一句堪称经典的话,“在这个法律和功德都已丧尽的社会里,魔鬼找你跳舞,你能做的只有等音乐结束”。

薄熙来的多面球体式生存方式,活脱脱就是中国大小官员从政风格的典型代表。薄熙来显露在公众视野中的形象,是高唱革命年代红歌的正宗红二代,暗地里做的却是斯大林似的黑白颠倒之事。实际上他就是打着极左派招牌而追求特殊利益的急先锋。薄熙来这类人利用“左”的理念来谋取权力,夺取利益,然后赢得支持,然后再谋取更大的利益。企图长期用表面的红色光环,掩盖其内心向往西方文明生活方式的真实目的。像薄熙来这样人格分裂的红二代,在国内司空见惯得已让寻常百姓习以为常,也让知识分子普遍陷入麻木。人们依然看见他们衣冠楚楚地出入人民大会堂,冠冕堂皇说着心口不一的“假大空”话。

据博讯网透露,中国有关部门统计,在薄熙来被免职前,已有5万3千多人次针对红色恐怖期间的不公遭遇纷纷信访。其中,1500多人被囚禁的所谓“黑社会”要求澄清冤假错案。1300多“被精神病”的家属也要求重庆政府给个说法。据悉,300多人仅是因为抱怨植树费钱就“被精神病”的。

现在看来,薄熙来在重庆的高调“唱红”,的确自有其深意,那就是他要暗示高层,并让人们记住,江山是他们父辈打下来的,其它人不得乱想。张狂、自大,目中无人的他,不知不觉间就犯了官场的政治大忌。当“打黑”闹得全国是上下都沸沸扬扬的时候,他也仿佛忘了见好就收的为政之道,忘乎所以地不愿收手,连背景复杂的老外也不忌讳暗下杀手,于是就这样埋下了日后为自己一家人都被连锅端的必然隐患。

据传,王立军曾告诉薄熙来,有四位警官拒绝在那位曾为薄熙来鞍前马后地到海外转移财产,而后又“与谷开来有私情”的英国商人海伍德之死的报告上签字,因为他们相信海伍德是因中毒而死。 王立军当时也说:“我们不能隐瞒事实”。 结果数日后,薄熙来就擅自解除了“王立军重庆市公安局局长”一职。作为老刑侦的王立军在自己秘书、司机和执行窃听任务的下属干警纷纷莫名其妙地人间蒸发之后,他不免开始担心自己生命受到威胁,随即夜奔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而不惜与他不念旧情的铁哥们——薄熙来一决雌雄、鱼死网破。

发生在王立军身上的事,很难想象会发生在美国那样的民主国家,因为那里有受宪法第一修正案保护、独立于执政党的自由媒体,王立军只有向新闻界爆料,第二天美国的“薄督”就不可能在自由媒体、议员及社会公众的 “狂轰滥炸”之下安坐不动,甚至照赴“两会”。

美国国会于1791年制定了宪法第一修正案:“国会不准制定有关下列事项的法律,即确立一种宗教或禁止信仰自由;限制言论自由或出版自由;或限制人民和平集会的权利以及向政府请愿的权利。”第一修正案保障言论自由与出版自由。这也是现在所有西方文明宪政国家的共识:言论是口头表达,出版是书面表达,两者在表达自由的概念下统一。

如果王立军今年2月6日不去美领馆,而采取举报到北京的公开手段,那么,在中国现行的一党专制、官官相护的体制结构下,有充分的理由断定,他的下场即使不像海伍德那样变成骨灰,也肯定会落得像重庆1300多“被精神病”人一样,受尽酷刑的折磨。正因为爬到省部级高官的王立军,自己深知中共体制内那一整套无法撼动的潜规则会随时以国家的名义要他的小命,所以他才灵机一动想到穷凶极恶的美帝国主义才是救他一命的可靠靠山。而事实上的确已如此。

事到如今,既然此案已涉及到了美英两个国家,且“薄谷开来”已恶评如潮,即使是党内所剩无几的老人党想力保他,也是完全不可能的事了。非但不可能,薄氏夫妇至少都会以被判重刑收尾,否则无法面对国人的质疑。但王立军的结局反而可能不会很坏。我们见到在官方的表述中非但没有人们早先猜测的“叛逃”字眼,仅用“私自进入”轻轻带过,字里行间似有重大立功表现之意。

在涉嫌谋杀的措辞上,官方宣称,“现有证据证明尼尔.海伍德死于他杀,谷开来和薄家勤务员张晓军有重大作案嫌疑。他们两人涉嫌故意杀人犯罪,已经移送司法机关”。显而易见,如果是小的经济利益不致于劳驾薄太谷开来谋杀,一般正常人都可以想到其中肯定是重大的经济利益,而且绝对是非同一般的经济利益,才会让谷开来竟动杀机。其实,官方虽然在措辞上绞尽脑汁,拿捏分寸,尽量避免让官方形象为此而受损,但明眼人都会想得到,作为夫人的谷开来不大可能是主谋,而只有权倾一方的薄熙来才有可权下令谋杀。历史上,唆使妻子作恶的,不仅有薄熙来,还有文革时期的毛泽东。后者就是一个惯于把自己藏在幕后, 只唆使其妻江青出面,打倒及杀害一大批政敌的阴谋家兼暴君。

现在,一代歌王——薄熙来以身败名裂的悲剧性结局从公众视野中消失了。然而,更秘而不宣的关联黑色故事也许才刚刚开始,黑幕似乎永无落幕之日,就像林彪最后的故事至今仍然众说纷纭、属于未解之谜一样。本来有知情权的公众在信息不透明的社会里,仍然只能活在似真似假的“被谣言”之中。这或许才是中国人首先应该奋力挣脱的精神困境。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总浏览量 104 total views

【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34912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