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阿拉伯之春到陈光诚的胜利大逃亡,都是普通公民利用网络技术取得的意想不到的成果。它清楚地表明专制政权依赖暴力维稳的时代已经过去。互联网为争取个人自由和表达对人类尊严的渴望提供了平台,改变了权力和信息的不对称状态,使政治进入一种新的动态关系。网络技术已成为专制制度掘墓人最给力的工具。

  世界各国独裁者对公民力量兴起的焦虑和恐惧让他们不断采取对网络及其技术更为严厉的控制措施,以期通过控制互联网信息,特别是微博和网络论坛的信息,将公民运动扼杀在萌芽状态。中国新近实行和拟定了通过微博实名制以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修订草案》法规,以及对网络和手机大规模地即时监控和网络攻击,来打压公民力量的凝聚和发展。可以预见,中共甚至在必要时会通过拉断互联网总闸等手段,封锁信息,对抗人民,维系其独裁政权。

  在这种情况下,如何利用网络技术与独裁者抗争是一个新的挑战。可慰的是,新网络技术的开发可以让我们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例如美国国务院资助的一项民间研究开发计划叫做“手提箱”互联网的网状网络技术(mesh network technology)就有可能帮助不能自由上网的地区和人民不受限制地联网,打破极权政权对网络的控制和封锁。这项计划被披露后,中共控制的报纸和网络煞有介事地炒作,指责奥巴马政府正试图在全球范围内部署一整套“影子网络”,又一次延伸网战。一时弄得沸沸扬扬,莫衷一是。伊朗夸口已经研发出了有效的反制措施,足以挫败美国的这一新技术。各国的异议团体则欢呼雀跃,期待能尽快获得几个这样的手提箱。

  这些说法和期盼都有误导之嫌。我有幸认识这个所谓秘密计划的主持人萨夏•美因赖斯(Sascha Meinrath),曾多次向他询问了该项目的详细情况。以下内容是基于我和他之间的谈话和电邮的交流,将这项技术向国内外异见和维权群体做个简单的介绍,以期更多的人参与该技术的开发和未来更有效和安全地使用这一技术。

  先介绍一下项目主持人,萨夏现年38岁,毕业于耶鲁大学和美国伊利诺伊大学,他的本科专业是心理学,但他的博士研究课题则是无线网络的社区增权。萨沙是个社区活动分子,十多年前,他为了解决弱势群体和社区数字鸿沟问题,开始研究网状网络技术,后来成功地帮助底特律及费城等地的社区建立无线网络,让相对贫困地区的人民可以免费宽带上网。鉴于萨夏在这方面的成绩,他被新美国基金会聘为开放技术项目主任,开始负责将网状网络技术用于反互联网监控的新项目。

  这个项目的正式名称并不叫做“手提箱里的互联网”,而是“动荡中的无线联网项目(The Commotion Wireless Project)。”为了便于公众理解,萨夏沙用一个手提箱将能够使用这项技术的硬件装入箱子里,作为直观教具说明它的功能。并不是报纸媒体夸张报道的那样用空降的方式将无数个手提箱投入专制国家的各个区域,供异议人士、维权人士和反抗组织或抵抗武装力量所使用。

  其实这个技术完全不是什么秘密,很多社区和公司都在研发和利用这一技术。萨沙的团队研发网状网络技术已经有十年之久。这是一项公开和现成的技术。我们知道,无线网络一般有两大常见的类型:一是管理网络(Managed Networks)又称基础结构网络(Infrastructure Network),二是无线自组织网络网络(Wireless Ad-Hoc Networks),也称对等网络。前者要依赖一个既存的网络基础架构,利用高速的有线或无线骨干传输网络,使移动节点在基站(BS)的协调下接入到无线信道。客户端连接到接入点和所有的通信,甚至与客户之间,必须通过接入点连接。大部分无线通讯是通过基础结构网络来实现的;它们均采用“轮轴及轮辐”结构,就像自行车轮一样,网络用户像轮辐,他们之间的交流是通过轮轴式的控制中心来实现。这样的结构使得网络过份地依赖于传输路径,使得其极为脆弱,一个节点出了问题,整个通讯网络可能瘫痪。不仅如此,这也是资源密集型的技术,它要有发射塔,基站和中心站等特殊和昂贵的设备,还得经常地维护、更新、升级等等。更重要的是,因为是中心控制,信息的传输十分容易被控制。这种封闭式的通讯网络还有一个严重的缺陷是网络之间各自为战,互不连接,使得一些区域变成不被信号覆盖的孤岛,或让人们过份地依赖于政府或网络公司的设备和技术。其软件也不向地方社区开发人员开放,并且禁止别人在其基础上创新,修补漏洞,改善功能。



  无线自组织网络不需要既存的网络架构,它是由若干有无线接口卡的无线终端组成。这些无线终端相互之间进行节点对节点,或一个节点对多个节点之间的连接,其每一个节点都可以转送封包给其他节点,整个网络是由节点与节点间动态连接形成,在无线局域网(WLAN)的覆盖范围之内进行通讯。这就是网状网络技术的基础。它直接让用户相互连接,从而提供了不需要中心发射塔的多路径通讯方式;同时,也可以使用不同的信号路径绕开大楼,山坡和大树等障碍。它更重要的优点在于,一个节点出故障对整个网络不构成影响,而且网络极易扩展,它可以利用现有的各种各样硬件设备和装置建立电讯基础架构和网络,实现点对点,端到端的网状型的直接通讯,避免网络依赖信号路径,以及网络被政府和公司锁定。网状网络是开放型的网络,它为创新发展开拓了巨大的空间,向社区和国家提供了造价低廉,质量优异的通讯平台。网状网络有很大的灵活性,它可大可小,可以用来覆盖几家人或一个街区和村子,也可以扩展到整个国家。



  萨夏团队开发的这项网状网络技术是建立在无线保真技术(wi-fi)的一种无线自组织网络。它使用应用程序软件将普通廉价的任何有无线联结网功能的装置连接起来,譬如手机,手提式电脑,桌面电脑,无线网卡,适配器,路由器,拇指驱动器,游戏机,带有蓝牙技术的装置等等,使它们形成一个共享的区域网络。具体说来,这项技术的核心是利用基于Linux的嵌入式装置被称之为OpenWRT的定制软件来组网。这是一套开源无线路由器的应用程序软件,它不是一个单一、静态的,而是一个可添加软件包的可写定制软件,使用者可以自由地选择应用程序和配置,而不必受设备原厂商的限制。这个软件系统可以连接有无线联结网功能的装置而形成一个网状网络。在此网络中,通过各种移动路由协定,使用者可以收发、转发信息文件,相互通信,而不受中央系统控制。使用者越多,网络连接的功能就越强。

  萨夏将其开发的软件称为“动荡”。目前该软件可以安装在安卓(Android)一类的手机上,并与像Ubiquiti Networks公司生产的的低成本高质量的路由器提供无线接入点而组网。“动荡”软件提供自动配置功能,任何不懂技术的人都可以安装。

  这项技术处理互联网流量的能力取决于与互联网连结点的多少。如果整个网状网络只有一个和几个对外连接节点,使用者众多,当然会造成网络的阻塞。但是该技术的长处在于它能在某段被阻塞的网络时,绕开这个区域,并可以利用无数个互联网上行链路节点工作,即使一个或几个连接节点被破坏或出了问题,并不影响整个网络持续运行和造成其瘫痪。譬如说,在连接互联网的一个接入点被破坏时,发送出去的微博在网状网络的用户中仍然可以阅读,一旦接入点联通或找到新联通的接入点,微博即可在互联网上传播。

  它还可以用饭盒大小的便携式路由器,取代手机发射塔,在一个地方区域内让手机和其他任何可以无线上网的装置相互联网通讯以及和外部世界通讯。随着科技的发展,未来可利用的已有设备和装置一定会越来越多,将会为这一技术开拓更为广阔的前景。譬如,从单一的网络无线频率带宽到多个频率带宽,从某些无线发射装置和设备到所有无线设备和装置,包括收音机,电视等等。

  这项技术的另一更重要的使用是,贫困偏远信息落后的社区可以利用其蛙跃式地、经济地进入现代信息世界,拉平与发达地区的信息距离,而不必建造昂贵的IT基础设施。人们可以利用网状网络技术,从事教育,开发经济,交流信息。它还有一项功能是,在地震、洪水等灾害降临,基础通讯设施被破坏无法正常工作时,这项技术能迅速地帮助灾区人民建立通讯网络,可以保持通讯畅通。此外,它也会带来许多新的商机。譬如,免费手机通话等。

  必须说明的是,这项技术是公开的,并不是美国发展的秘密武器,也跟所谓网战和国家安全战略没有任何关系。任何人都可以下载这个技术软件,可以根据自己地方的需要,发展和改善这一技术。其性质和历史说明它是连接底层人民和弱势群体的一项技术,这项技术的核心是使人们相互连接,让所有的人都能自由的交流沟通,而不受专制政府的限制和监视。它为世界上没有信息自由和言论自由没有结社自由的个人团体和社区提供了一个有用的工具,让更多的人们公开地参与,更大规模的连结社区,来决定他们国家政府制度的前途。虽然这样的工具可能被坏人所滥用,但它更有利已于公民社会的发展,让互联网更公开自由。不仅如此,网状网络技术也不完全是针对没有信息自由的国家,它是针对所有国家的,包括民主国家政府和企图垄断电讯业的大公司企业,是一项增加公民权力的技术。萨夏曾用这个技术帮助过占领华盛顿运动的示威者,取得不错的效果

  专制政府的常常采用的手段就是控制信息,中国政府花费数十亿的巨资建立了所谓网络长城防火墙,人民称之为“网络柏林墙。”它的目的利用各种技术对不利于专制的网络内容进行干扰阻断和屏蔽,把人民隔离起来,以防止他们人民在墙外获得信息。在中东地区,独裁政权为了掌控舆论防止人民利用互联网串联,在茉莉花革命期间,关闭互联网和手机。中共对茉莉花革命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立即加强了网络柏林墙封锁的力度,采取了一系列的严厉措施控制互联网,甚至拟对中国的网络实行物理断网,用局域网来取而代之,采取严格的通过接入国际互联网准入制度,企图剥夺了人民使用互联网的权利。这一网络隔离政策和过去南非白人政权搞的种族隔离政策本质上并无二致。

  但是这种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倒退恐怕只是统治者的一厢情愿。中国的手机用户已达9亿,互联网网民总数达到5亿,同时有数亿台桌式和手提式电脑和其他无线上网的设备和装置。如果政府关闭至联网,这项技术有可能使之恢复。西班牙、丹麦、委内瑞拉、印度尼西亚等国家和地区已经正式使用该技术;现有通过这一技术结网所复盖履盖的面积已达两千平方公里。这个履盖面积可以轻而易举地将北京市735平方公里和上海市区610平平方公里履盖起来。如果中共拉断互联网总闸,香港和澳门的人权活动人士可以沿边界设立无数互联网接入点,国内人士也可以使用卫星电话和国际长途电话提供互联网接入点,使“动荡”网状网络可以运行。即使中共关闭所有移动电话公司,该通讯网络仍可不受影响。

  当然这一技术这不是解决一切问题的方案,它只是一项有用的工具,并不能完全绕开监视和安全营运。譬如,极权政府有可能利用监视技术,查出使用这一技术的人士。但是,这就像禁止用各种天线接收外国电视卫星信号一样难以实施。况且,这项技术设计宗旨从一开始就是要与建立一个独立的不受中央设施控制的网络,使得每个有有无线连接能力的设备和装置相互连接起来,同时作为网络中的中继点,使得整个网络动态地连接,而不依附于固定的电讯基础设施。这样的点对点和端到端的独立架构,有很强的能力抵御和消解政府的反制措施,使得政府阻止、控制、监视这个网状网络便得很困难。譬如,这个点对点和端到端的网状网络技术大到连接整个城市和地区,小到直接连接两个手机。政府对其的反制就像不准两个人之间直接谈话沟通一样困难。



  这项技术的另一个优势在于它是开源和开放性的,如果政府在软件编程代码中安插一个监视后门,这项技术高度透明和开放性可以通过国际开发人员社区不断地持续地检查来防上这种事情发生。当然政府可以通过大范围无线电干扰来反制这一技术,采用这个办法也有很大的难度,因为它会使所有的手机失去功能,引起民众反弹。当然,互联网的控制与反控制是矛与盾的较量,道与魔的斗法。可以肯定,随着公民力量凝聚,人民的智慧一定会使独裁者黔驴技穷。

  “动荡”软件目前已经初步完成开发测试,预计可在年底正式发布,可供世界各地社区人民免费下载。该软件还有不足,有一些技术问题需要解决,萨夏的团队正在用国务院提供的资助进一步完善这一软件,使其使用更为安全,功能更为强大,界面更实用,并将其从安卓平台扩展到Linux、Mac、Windows和其他多平台。我希望国内外有技术能力的社区和团体和个人,马上利用这个开源代码平台将其汉化,并自行开发和改善适合在中国使用的新软件,以此孕育凝聚公民力量。有企业家头脑的人也可以利用“动荡”软件开发免费手机通话、免费上网应用程序软件。“动荡”软件的下载地址如下:

https://code.commotionwireless.net/projects/commotion

本文作者韩连潮为公民力量义工,哈得逊研究所访问研究员

2012年6月19日
《公民议报》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