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日来,有关清算、问责、宽恕、和解等话题吵吵嚷嚷,好不热闹。各方观点争执不下,以致于有脸红脖粗、恶语相向发生,窃以为大不该,也来谈一些基本的观点。


一、首要问题是取得强势的统治地位

  清算、问责、宽恕、和解都是占据强势地位的统治者才能做的事情。

  要清算与问责,首先就要取得强势的统治地位,这是前提。如果没有强势的统治地位,又拿什么去清算,又有什么力量去问责呢?

  而宽恕与和解也是居高临下的俯视语言,也是要以强势的统治地位为前提的。被吞噬中的小羊与凶残的恶狼和解能和解的了吗?小羊还在被吞噬时宽恕恶狼的罪恶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宽恕与和解更是在清算与问责之后的事情,没有真相的厘清、正义的伸张,就永远也不可能有真正的宽恕与和解。

  首要的问题就只是取得强势的统治地位,清算、问责、宽恕、和解都是取得强势统治地位以后的事情。当然,这也不是说在取得强势的统治地位前就不能讨论清算、问责、宽恕与和解的问题,提前思考这些问题、未雨绸缪是必要的。


二、真相必须厘清,正义必须伸张,首恶必惩

  清算首先就是要厘清真相,这是解决问题最根本的基础,容不得丝毫马虎。如果连真相都可以掩盖、埋没,不明不白,那么所谓的问责与正义也就无从谈起了。

  问责就是要厘清责任。是谁的责任就是谁的责任,不放过一个坏人,也不冤枉一个好人,谁也跑不了;是多大的责任就是多大的责任,不夸大也不缩小。

  伸张正义就是要让责任者负起责任,尤其是担负核心责任、首要责任、重大责任、直接责任者,首恶必惩,决不放过。


三、命难偿来债难还

  账一定要算清,也一定能够算清,难点在于怎么还账。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虽然可以强调再强调,高声再高声,但杀人者自己已经没了命,欠债者压根就没有钱,这命怎么偿?这钱怎么还?

  历史账从来就没有全部偿还过,古今中外皆如此。几千万甚或更多的人命,几十年甚或更长时间的浩劫,这账怎么还?有谁能还得起?杀人者与欠债者还不起账,他们根本就没法还。

  清算历史的最终意义在于汲取经验教训,如果做不到这一点,那么几千万甚或更多的人命就白死了,几十年甚或更长时间的浩劫就白经历了。


四、反省与忏悔必不能少

  虽然是命难偿来债难还,但杀人者与欠债者对自身罪恶的反省与忏悔必不可少,这反省与忏悔并且也必须是真诚、深刻、彻底的,决不容敷衍了事、蒙混过关。

  反省与忏悔不仅仅是杀人者与欠债者的事情,受害者也需要反思自身受害的原因。


五、和解是最终唯一的选项

  在厘清真相、清算责任、惩治首恶、伸张正义、反省悔罪之后,和解就成了唯一的选项。

  没有和解,就不可能有全社会真正的发展进步。

  和解关乎每个人的心灵安宁和自由幸福,除了和解,没有其他选项。

  而和解本身就意味着宽恕。


六、自由民主是一种思维方式和生活习惯

  柴玲出言不慎,没有把事情说全面、说透彻,而引发了这一场大的争论,但她有两句话满有分量。柴玲说:“我们要结束的,就是这种灭绝人性的文化和气氛,而创建一个充满爱,和平和富足的社会。”“只有当我们真正宽恕时,持久的和平才会到来。”

  人类社会的发展进步是一个自然必然渐进的过程,植根于每个人的、也就是全民的民主素养和品格的提高。

  自由民主是一种思维方式和生活习惯,有待于我们每个人内心深处的自我教化和养成。

转自《凯迪社区》网站《时局深度》论坛
2012年6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