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在无情的追逐原材料以推动自己猖獗的经济,它已经成为发展中国家最大的借贷者和建设者。在苏丹,由中共资助的基础设施项目在支撑一个令人厌恶的政权。而这些投资是由中国人民在为中共的野心买单,不论他们喜不喜欢。以下这段文字是英国《电讯报》1月24日节选自一本新书《中国沉默的军队:北京形象的开拓者,商人,毒贩和工人重塑世界》,作者是Juan Pablo Cardenal and Heriberto Araujo 。

  在苏丹首都喀土穆的尼罗河大道上,很容易看到中国的痕迹。街道上充满了由中国劳工修建的大楼,使得首都看起来焕然一新。同时,周边的地区挤满了中国人开的商店,贩卖消费品和杂货。旅行社也瞄准了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市场,诊所里有来自湖北和河南的医生提供针灸和传统中草药。


中石油趁西方制裁进驻苏丹

  一个特别的公司改变了这个国家的经济地图:中国国家石油公司,中国最大的石油天然气供应商。“这是在苏丹最有势力的公司。”我们被当地公务员,专家,活动人士和记者一遍一遍的告知。国营中石油的数百万美元的投资极大的刺激了当地的经济并获得石油的回报,并填补了独裁者巴希尔控制下国家的库房。

  在华盛顿指责巴希尔政权促进和资助恐怖主义之后,中国在九十年代进入苏丹的石油领域。当时巴希尔政权被逼到墙角,开始绝望的为它的石油工业寻找投资,这是它的国家财政主要来源。就像在很多其他地方发生的那样,中国出手拯救了。“苏丹在九十年代的主要问题是资本投资。中国带来了投资,今天他们被视为合伙人。”政府能源事务顾问 Ali Mohammed说。“我们无法获得西方公司的投资,因为禁运。”

  中国投资抵达的时候正好是西方试图孤立苏丹,通过收回投资扼杀其经济的时候,就像它对南非所作的那样。对于在1993年已经成为原油净进口国的北京,苏丹带来一个提高其能源安全的理想的机会:中石油,中石化和其他中国石油公在苏丹40%的石油资产当中入股,尽管他们在国际原油行业技术过时,经验有限。根据Ali Mohammed,“中国是苏丹唯一的选择。因为西方公司不想跟我们合作。”

  到2010年,中国成为苏丹石油最大的买家,购买了1259万吨原油,相当于苏丹总产量的一半。


中共投资大笔钱到发展中国家

  从2005到2012年,中国公司投资了4600亿美元到全球。它在全世界建设或资助了300个大坝,在哈萨克斯坦和缅甸等地修建数千公里的战略性石油天然气管道;它在饱受战争蹂躏的国家如安哥拉兴建房屋,在阿根廷和委内瑞拉建设铁路。在哥伦比亚,北京提出建设200公里的“干运河”作为巴拿马运河的替代。

  中国把大约四分之三的资金花在发展中国家。在非洲的效果最为明显。中国参与建设2000公里的铁路,3000公里的公路,160所学校和医院;在这里,中国可以找到原材料来驱动它的经济。中国需要达到至少8%的年增长来维持社会稳定,以及需要稳定供给原材料来保持城市化进程。

  政策性银行如中国进出口银行和中国国家开发银行(CDB)所提供的几乎无限的资金在这样一个国库空虚,现金流缩减的时代,呈现出无可限量的优势。这些贷款允许国营企业购买战略性资产,保证长期供给合同和发展项目来剥削自然资源,允许中国建筑公司以最诱人的一揽子财政计划投标国际项目。这些贷款几乎总是以石油做后盾并且常常附带保密条件。

  在2009/2010年,北京被世界银行列为世界最大借贷国,借贷超过1100亿美元。


中国人民为中共的野心买单

  但是中国进出口银行和国家开发银行是从哪里获得他们的资源的呢?简而言之,是中国人民在为中国国家的野心买单,不论他们喜不喜欢。中国进出口银行和国家开发银行以13亿中国储户的存款为后盾,通过发行债券来融资。在这个没有福利的国家里,中国人把他们40%的收入存入银行,这是世界上最高的储蓄率。同时,国内投资的选择有限,严格的资本控制阻止储户投资到国外更加盈利的项目。

  这给中共提供了一个致命性金融武器:成为“世界的银行家”,不仅支撑了中共的国际外交和全球影响力,而且给予“中国公司”弹药来打垮其竞争者。

  中国资本不仅仅帮助苏丹逃过西方禁运威胁将造成的破产,而且在其他方面支撑起巴希尔政权。北方工业公司向兵工厂提供的武器帮助武装了这个国家。这些武器帮助巴希尔在内战期间成功的侵入该国南部。

2013年1月25日
转载自《大纪元》网站
http://www.epochtimes.com/gb/13/1/25/n378506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