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的发达国家兴起新一轮来势凶猛的“自贸区”建设。8月1日,欧盟委员会发表公告宣布,欧盟与洪都拉斯、尼加拉瓜和巴拿马的贸易协定当日正式生效实施(拟议中的这个协定,将向更多的拉美其他国家开放、不久也将有更多的拉美国家加入这一贸易协定),美国、欧盟全力主导TTP(“跨(泛)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议”,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简称:TPP)、TTIP(“欧美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Transatlantic Trade and Investment Partnership,简称:TTIP)等开辟“自贸区”建设的顶峰之作。全球兴起“自贸区”潮流有三大商战谋略方向:(一)是国与国之间的各个击破,组成更大的商品、贸易、投资、货币兼容的超级大市场;(二)是以TPP、TTIP为全球核心商贸区域而带动欧洲、亚洲、拉丁美洲及全球整体大市场;(三)“自贸区”正在由发达国家向中高收入国家、中低收入国家、低收入国家遍地开花的辐射而结出累累硕果,这就是“自贸区”21世纪在全球化贸易中持续“双赢”最稳固、超级大市场而不可撼动的新世纪地位,并以全球新“游戏规则”秩序而在全球贸易建树起攻防、共进退并举的战略与战斗实施操作方案。数据显示:美欧“跨两洋”自贸区TTP、TTIP之和已经覆盖全球经济总量超过了70%,全球贸易总量的75%以上,全球服务业的80%以上,这种全球性新贸易秩序和格局逐步形成,成为过去WTO时代的无法企及、未来全球的新贸易游戏规则颠覆性的一种新秩序。

  而全球化的根源在于,就是更大、更大些的超级规模市场,与商品贸易、金融货币、互联网、物联网海陆空运输等等网络成为一个整体化相互链接的成本更低的大市场。自贸区就是将全球各国的市场由一个与另一个不阻抗的融合、贯通,变得更大,进而成为一个全球化体系的大市场,致不融于这个大市场者慢慢的被规则割裂、环境封闭、商品价格高企而自动被劣汰出局。


(1)、TTP、TTIP大势已趋

  从当前全球“自贸区”建设谋略、布局、参与实施情况来看:(1)发达、高收入国家是全覆盖,几乎全部参与到“自贸区”建设之中,无一例外(按2012年世界银行“高收入国家”标准为:年人均国民收入12476美元以上者,全球约有40多个高收入国家)。(2)中高收入国家,冷热不均,全球约有40多个这样的国家(年人均国民收入为4036-12475美元者。中国处在“中高收入国家”这个层级中)。象巴西、阿根廷、墨西哥、马来西亚等积极参与到“自贸区”建设之中。(3)中低收入、低收入国家,几乎对“自贸区”不感兴趣、个别不多的国家积极参与其中,全球约有80个这个级别的国家(年人均收入为1025-4035美元者)多个,只有象越南、印度等五、六个国家参与到自贸区建设行列中(注:到2012年末,联合国成员国是198个,WTO成员是159个)。

  这是继规模最大TTP、TTIP先行出笼的欧盟与以上三国的自贸区贸易协定。早在2012年,欧盟就与上述三国签署了贸易协定,但由于时机未成熟和种种原因而未能及早实施。据欧盟方面宣称,欧盟是中美洲国家的第二大贸易伙伴,2012年双边货物贸易额达140亿欧元。此前,欧盟同墨西哥、秘鲁、哥伦比亚和智利已实行自由贸易多年,而与南锥体国家(指南美洲位于南回归线以南的地区。一般人们所说的南锥体包括了阿根廷、智利和乌拉圭三国,现在有时也会包括巴拉圭和巴西的南里奥格兰德州、圣卡塔琳娜州、巴拉那州、圣保罗州。南锥体是南美洲经济最为发达的地区)巴西、阿根廷、巴拉圭和乌拉圭的自贸谈判也正在进行。这可能是在TTP、TTIP之外与最发达国家联盟的第三大经济体,但真正形成规模趋势尚需时日来完成。

  之前,欧盟与韩国已签订生效的自贸区协定,还与日本正在谈自贸协定。然而,拉美只是欧盟自贸布局中的区域之一,其触角实际上已拓展到遍及全球的数十个贸易伙伴,其中多数双边自贸协定已经或即将实施,有些则正在紧锣密鼓地谈判之中。不过,欧盟自贸战略的首要目标则是构建横跨大西洋的自贸区。欧美自贸协定首轮谈判7月初终于在华盛顿鸣锣开场,下轮谈判定于10月在布鲁塞尔举行。欧盟,是当今、特别是近30年来最为成功的国家集团(亚洲、非洲、),成功抵御了第一超级大国的经贸、货币、商品规则等的壁垒。


(2)、WTO多哈回合已死12年

  WTO已陷于多哈回合谈判十二年、陷入致死僵局,欧美两大超级经济体“牵手”构建自贸区,摆脱WTO一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欧盟的自贸区建设更是备受国际关注。欧盟28国其经济规模约占世界总量的一半,贸易量占全球总量的1/3,美欧日高价值“服务业”更是占了全球的超过70%。更值得指出的是,构建跨大西洋自贸区的目标绝不仅限于拉动双方的经济增长和创造就业,而且旨在自立新的贸易和投资游戏规则,建树全球新的经贸秩序,进而影响整个全球化规则制定,继续保持其在国际贸易领域的垄断地位和话语权。

  与此同时,欧盟与加拿大、日本、印度、泰国等几大贸易伙伴的自贸谈判也在加紧推进。特别值得一说的是,欧加自贸谈判历时长达近4年,但主要由于在农产品问题上卡壳、双方尚未签署协议。欧日自贸谈判于今年4月“仓促”上马,现已谈判了两轮,涵盖货物贸易、服务贸易、投资、竞争、政府采购、可持续发展等议题。欧盟是印度的最大贸易伙伴,双边自贸谈判始于2007年,现已进入收尾阶段。全球第一大财富经济体欧盟,正在自贸区建设中富有超过了美国。

  在美欧自贸战略布局中,一些亚洲国家被列为重中之重,因为亚洲市场现状和发展潜力都令美欧不管是战略还是战术上都不能忽略。两年前,欧盟与韩国的自贸协定正式生效实施,这是欧盟与亚洲国家缔结的第一个自贸协定。此后,欧盟与新加坡也已签署了自贸协定。除了同印度和日本的上述自贸谈判外,欧盟目前还在与越南、泰国和马来西亚等也在进行谈判,并计划同东盟建立“盟级”自贸区。欧盟还准备同中国启动投资协定谈判,但中国分别与美欧都在进行“投资贸易谈判”,但这是一个局部、远不及TTP、TTIP自由贸易区的游戏规则。中国经历了30多年的改革开放后,已经上到一个前所未有的国家高度,那么中国经贸与发展则更需要一个高质量、高品位、高规格、高价值体系的经济贸易“游戏规则”来建树中国经济未来的持续。

  在欧洲之外的亚洲东盟去地区、南地中海区域、非洲等其他地区,欧盟同一些国家也已缔结协定或正在进行谈判,采用关税同盟、联系国协定和经济伙伴协定等形式,欧盟正以“自由贸易区”形式覆盖亚洲、拉丁美洲、非洲以及大洋洲地区。

  全球性自贸区建设,正如火如荼布局了所有发达的高收入国家,欧美韩等已经走在了前列,而对中国有“后发优势”论者则已经是个迟到者,如何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大自然“早起的鸟儿有得吃”——早已成不成文的地球法则。

  自2008年9月15日全球爆发金融海啸后,通过自由贸易加大贸易量拯救疲弱、规范双方贸易规则的经济格局成为各国稳固的大势所趋。但是,自2001年开始的世界贸易组织(WTO)多哈回合谈判陷入僵持、停滞12年多,各种利益集团使多边自由贸易区来防范于未然——“集体行动的困局”。很多国家和地区逐渐对WTO框架下的多边贸易谈判丧失信心,并把注意力转向建立优越性和灵活性更强的区域性或双边自贸区谈判上。新一轮全球性FTA浪潮再次掀起。白明认为,多边贸易自由化的红利经过近几十年的挖掘已丧失殆尽,世界各经济体参与经济全球化的可持续力也需要新的能量。在这种形势下,经济全球化要以多元的形式发展,不能仅靠一个WTO,还要有区域或者双边的贸易自由化进行补充。

  当下,区域或者双边的自由贸易区谈判更有利于贸易各方达成妥协。所以,自贸区建设风起云涌。而在这种新的贸易格局中,谁都想建立新的标准,谁都想成为新的“领导者”。

  全球第一大国家集群经济体欧盟,正千方百计的推进自贸区建设,除了与发达国家美国、韩国、澳大利亚等展开自贸区谈判以外,还破天荒的与经济最不发达国家非州国家展开整体自贸区谈判,大有自贸区建设后来居上的趋势。欧盟,也是最发达、最大经济体与欠发达国家非洲国家展开自贸区谈判的唯一经济体。

  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美国,先是建立了其后院稳固的拉美自贸区体系,美国已与11个拉美国家签署自贸区协定,接着与太平洋及亚洲地区、大洋洲建立了TPP自贸区,现在又与欧盟在建立全球第一、第二大经济体的跨大西洋自贸区。美欧TPP、TTIP的“跨两洋”自贸区建成,将涵盖全球经济总量超过70%以上,这对改变全球贸易秩序、服务业、投资、财富规则的大环境已经大势已趋。

  韩国是全球各国自贸区建设最成功的国家,几乎与美欧等70%以上的“高收入国家”都签订了已生效的自贸区协定。使韩国近20年来的经济贸易风险减少到最小、而韩国的制造与贸易商品却畅行于世界各国,且成为G20国集团、亚太经合组织、奥运会、亚运会等国际主要盛会频频眷顾的后起“高收入国家”。

  中国是自贸区建设后来者,真正意义上的自贸区建设是以2013年8月1日签订的《中国-瑞士自由贸易协定》为标志才刚刚起步,中瑞《自贸区协定》货物贸易的零关税比例高。瑞方将对中方99.7%的出口立即实施零关税,中方将对瑞方84.2%的出口最终实施零关税。如果加上部分降税的产品,瑞士参与降税的产品比例是99.99%,中方是96.5%。这是中国至今最高标准、最高规格的一个自贸区,且与2013年10月份上路的TPP规格、质量而不下上下。而之前,2004年11月,中国与东盟双方签署自贸区《货物贸易协议》,2006年11月,中国与巴基斯坦签署“中巴自贸区服务贸易协定”等,中国先后与9个国家签订自贸协定,但大多数是极低级别的,有与没有没有根源的国家贸易变化,特别是囿“零关税”而没法取得实质性进展。


〈3〉、中国必须构建“自贸区”

  中国古人《论语•卫灵公》说:“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所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这就是一种因果关系的修路与行车的大环境建设。今日因是他日果,今天不为他日做打算,他日成今日必然有许多忧虑,不容不作努力。古人讲,没有远虑必有近忧。反过来说,也可以讲:“人无近忧,必有远虑”。自贸区建设也是这样,这是因为如果连眼前的事物都没有办法处理好,日子过得越来越糊涂,那生活终将是一团乱。一个国家也是这样,在现实生活中满足而没有忧虑的人,并不一定快乐,甚至是四处碰壁,因为他们总会想到那遥不可及且不可预期的未来,国际环境正在发生游戏规则颠覆性的秩序变化。因此,现在和未来是必须要相互联系,国家更要有远见的建树如“铁路”一样的规则,届时才能够上路运行,否则占全球经济总量超过70%的TTP、TTIP上路之后,中国又何以走全球化、国际化的未来之路?

  囿于中国“党国体制”与全球98%以上的国家迥异、水火难容,采取国与国之间的“自贸区协定”各个击破、要比WTO模式的整体进入规则要简单优势、容易操作100倍。随着全球唯一整体贸易组织WTO逐渐褪去,新兴的自贸区——TTP、TTIP正在大行其道、主宰全球贸易新秩序正在更新换代,中国与世界各国“自贸区”建设将更易操作、更能取得成就、更符合全球第三大经济体——中国国情与全球的实情。到2013年中期的全球来看,除了“自贸区”的新秩序、新规则之外,人类还没有形成或发展起来更好的国与国之间的贸易解决机制,那么就要抓住这历史的契机、战机,尽可能来布局与全球各国之间的“自贸区”建设,这是一项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国际行动,对全球198个国家中的中国来讲尤其是契机妳足珍贵。

  全世界都在大搞自贸区建设,中国自然不应落于人后。更严重的是,无论是美欧正式宣布启动的历史上规模最大的自贸区(FTA)谈判——“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TTIP),还是美国政府自己“搞定”即将于10月上路运行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不包括中国的规则。如果TPP、TTIP上述谈判按计划完成,中国将又得象日本加入TPP那样“二次入世”。

  面对全球兴起的此轮自贸区建设热潮,中国是否能与欧美国家匹敌?如果全球各国建立的自贸区与中国关系无法缺失,那么中国就要大踏步的跟上步伐,中国态度可以更积极一些,并且准备付出必要的但不超过预期红利的成本,建立一种高屋建瓴的高规格游戏规则。而对待TPP这样第一个最大的自贸区,中国必须审时度势,需要选择好恰当的时机,早了叫“早产儿”,晚了叫“晚产儿”,不早不晚、恰到好处的分娩,是人类生产的最佳时机。一个国家也是这样,不把握好时机急功近利与该出手时不出手,往往都会付出更大、无法挽回的巨大代价。对于国家间的自贸区建树(美国在拉美国家已经构建了10多年的网络),中国无须过度礼让,要主动出击、当出手时就出手,“早”总比“晚”要好一万倍,没有任何副作用可言。

  值得历史借鉴的是,当下中国经济正处于一个换挡减速、升级版的弯道的状态,此时更应努力提高经济增长的质量和效益,来打造中国经济的“升级版”。其实,在建立自贸区的问题上,中国一直在做各种尝试,但当初自贸区建设的层级、质量太低,无法打开通往全球化道路、特别是美欧主要经济体的大门。中国正在推动中日韩三国自贸区、中国-印度自贸区的联合可行性研究,也启动了与哥伦比亚的自贸区可行性研究。64年至今的中国,上高质量、有档次的自贸区,是中国经济走向成熟、未来全球化的当务所在。

  退一万步来讲,如果中国总是在尽力加入别国的自贸区,那么中国就永远跟不上它国、特别是高收入国家的脚步。对于中国来说,在自贸区的问题上,最重要的是能“以我为主”,即努力构建中国与世界各国自贸区的通路——FTA网络。比如,包括中国对高收入国家的自贸区突破,在金砖国家构架自贸区网络,南非、俄罗斯等的金砖国家首脑会议已经初见经贸合作的苗头。上海合作组织,原本是一个安全战略组织,必须向经济合作、自由贸易区过度才有未来,将来也不排除发展成一个经济组织或者经济政治共同体的可能。此外,中日韩自贸区的建设也在推进中,即便目前看来命运多舛,但对中国、亚洲未来来说,仍是一个很好的开始。亚洲的大经济、大金融、大贸易、自贸区等等建设已经落伍于欧洲、拉丁美洲了,中国必须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才不至于被新兴起的全球化自贸区大趋势所抛下。


【自贸区】名词解释

  所谓自由贸易区其实有两个概念:一个是世界贸易组织(WTO)界定的自由贸易区(Free Trade Area),另一个是世界海关组织(WCO)定义的自由贸易区(Free Trade Zone)。前者是广义的自贸区,指两个或两个以上国家或地区通过签署自贸协定(FT-Agreement),在WTO最惠国待遇基础上,相互进一步开放市场,分阶段取消绝大部分货物的关税和非关税壁垒,改善服务业市场准入条件,实现贸易和投资的自由化,从而形成促进商品、服务和资本、技术、人员等生产要素自由流动的“大区”,即FTA。而新兴最大自由贸易区TTP、TTIP等,给自贸区赋予新的划时代的新概念,即自贸区成员商品贸易“零关税”(零关税涵盖所有商品贸易超过90%以上),这是与先前所以自贸区最根源区别。又如已经生效的中国与东盟自贸区、中国与巴基斯坦等自贸区,由于没有对双方商品贸易关税提出“零关税”的规定,这种自贸区有与没有的结果都完全一样。中国近年来积极推动的中日韩自贸区,即是广义自贸区。后者是狭义的自贸区,即一个国家内设立的、海关管辖之外的、实行自由贸易的特殊经济区域,即FTZ。上海自贸区,即是狭义的自由贸易区,是中国贸易与货币国际化融通的试验田。

  目前,中国与世界各国已经签订了9个自由贸易区,他们是:中国-东盟、中国-巴基斯坦、中国-智利、中国-新西兰、中国-新加坡、中国-秘鲁、中国-哥斯达黎加、中国-冰岛、中国-瑞士。正在谈判自贸区的有5个:中国-海合会、中国-澳大利亚、中国-挪威、中国-韩国、中日韩自贸区。而中国真正意义上谈成的、可比拟TTP、TTIP类高质量、高规格与国际接轨的“零关税”自贸区只有《中瑞自贸协定》。

(作者系《国情内参》首席研究员,中国金融智库研究员)


巩胜利特别声明:作者对本文所著内容与事实,负有不可推卸、当然的法律责任。本文谢绝除此发稿之外,一切其它任何媒体的转载、摘编、BBS和上网链接或刊载。若有任何疑问及版权问题请通过[email protected]与作者本人联系。

2013年8月26日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