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家村茶话》系列之九

说明:退休之后住进老年公寓,交了两位大陆来的新朋友。张文友来自广州,原为高级工程师;李孟先来自上海,退休公务员,都是来美投靠子女的新移民。因属同代人,我们有许多共同经历跟共同语言。虽然有时观点有异,但心胸豁达,不伤和气。从春节开始,我们约好每周去当地粤菜馆茶叙一次,就国是说三道四。记得文革之初,邓拓先生因撰写《燕山夜话》和《三家村札记》杂文系列丢命。到文革中,台湾对大陆开播《自由中国之声》,其中就有一个“三家村夜话”节目,模拟江青、王洪文、田家英等人对谈高层动态,尽管田早已自杀身亡。如今我们三个退休老人,也组成“三家村”,对谈中国动态,不是夜话,而是茶话。现把记录编成《三家村茶话》系列,不定期刊发,以抛砖引玉, 激发更多讨论。

                              —- 作者 谨识

戏评美军战斗力

程惕洁

李:今天咱们聊聊“美军战斗力”这个话题。我给二位推荐了中国国防大学金一南少将(教授)的一篇网文“美军还能打仗吗”(原载《中国观察网》,杨宁改编,摘要介绍了金将军的主要观点:美军为何鲜有腐败),上面引证了不少具体规章和统计数字,可以参考。咱哥儿仨毕竟不是军事专家,也不想搞专业研究,无非海阔天空,随意漫谈,最多称为“戏评美军战斗力”,好不好?

张:李兄言之有理,咱们不必认真,随便侃侃而已。看了金将军那篇文章,我感触很深。据说那是他一本大书的浓缩版,原书叫《心胜》,大概是“心怀必胜”的意思吧。如今世风日下,像他这样大胆直言美军实情的人已经不多,更何况是身穿戎装的武将!我估计他有硬后台,否则的话,很可能被扣上“长敌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大帽子,叫他吃不了兜着走,轻则离休离职、退伍转业;重则加个罪名,关入大牢。翻开党史军史看看,因说真话倒霉的干部有多少?

程:网上说,习核心对该书评价很高。果如此,也就不奇怪了。但究竟是金少将的直言在先,习核心的好评在后?还是习核心授意在先,金少将直言在后?我们无考考证。听说国防大学政委(一把手?)刘亚洲上将,也是一位心直口快,敢说敢写的报告文学作家。他可是金少将的顶头上司。只要有他撑腰,金少将应该有持无恐,更何况还有核心的表态,属于双重保险,所以他才不怕毛左的攻击打压。

李:现在回归主题,请二位说说,《美军还能打仗吗》这篇文章,最大看点在哪里?

美军战斗力,主要源自四方面

张:金少将列举了在美参加军事交流的若干见闻,援引了美军一些规章制度。在他眼里,这些东西值得共军(沿用台湾常用词汇,无褒贬之意)好好学习。虽然他没明言“美军有战斗力”,但言外之意很明显,读者可以自下结论。在我看来,他的文章至少有四个看点,也是美军战斗力的主要来源:一是职务升迁赏罚分明,难以买官卖官;二是军费管理透明度高,少有贪腐机会;三是部队纪律严明,军车管理见微知著;四是鼓励官兵冲上一线,高付出必能获得高补偿。

李:老张总结的这几条挺合适,我的印象也差不多。我先说说这“赏罚分明”的事。美军明文规定,不许下级对上级有吹捧言辞,以便杜绝溜须拍马,任人唯亲。咱们解放军就不管那一套,当官的都喜欢溜须拍马,甚至公开接受行贿送礼,买官卖官。你说两军风气如此不同,哪个军队更有战斗力?这还用说吗?

不管哪一行,职务升迁都是最重要的激励机制,也是人事制度的核心。在部队服役,更加如此。一来,部队的使命是打仗,“母送子、妻送郎,高高兴兴上边防”,充满诗情画意,好听叫“为国尽忠”,难听是“卖命的营生”。“一将成名万骨枯”,里面既有机缘、命运,也有能力因素,人人有高升欲望,十分正常。二来,如果赏罚不明,有功不赏,有过不罚,那士气肯定会出问题。平时憋在肚里不说,行动上会打折扣,一旦打起仗来,还可能借机发作,甚至拿上司和战友当敌人。

张:刚才老李说了“升官”,我接着说“发财”, 也就是第二条“军费管理的透明度”问题。虽然“升官发财”四个字带批判意味,但在现实生活中,“升官”跟“发财”确有联系。不是说“有权就有一切”嘛,当然也包括钱财在内。也许,美国候任总统川普这家伙属于例外。他老兄本是富商,可能财已经发够了(发财这玩意儿有够吗?),想换个活法也说不定。当选之后,年薪只拿一块钱,还宣布从生意场“裸退”,全力以赴给美国百姓打义工(类似情况据说还有纽约前任市长等)。不过就多数情况看,“当官”跟“发财”还是正相关的,在盛行权钱交易的神州故国,更是如此。曝光的贪官,包括军内大老虎谷俊山、徐才厚、郭伯雄之类,好像个个身家上亿,几十亿上百亿也不新鲜。过去有“大炮一响,黄金万两”的说法,那是发战争财。就算没有战争,没有买官卖官,中国的军费开支也往往一锅浆糊。看看遍布各地的将军楼、干休所,还有满街跑的军牌豪华车,就知道咱们的军费是怎么花的。至于公款吃喝,更是小菜一碟。省军级领导,每年有权签用招待费上百万,地师级几十万,县团级十几万。再看人家美军,公费招待少得可怜。将军待客吃顿烤肉,还得实行AA制,每人自掏腰包。在中国官员眼里,这简直太丢面子,可人家老美,习以为常。为何有天壤之别?并非人性有异。要是不吃白不吃,吃了也白吃,美国人照样会腐败。关键是人家制度严密,根本没有公款吃喝的机会!

鼓励奋勇杀敌,也需制度保障

程:你们说了前两条,我来侃侃这第三条“军队纪律”问题。刚才老李已经提到豪华军车满街跑的现象。我这里特别介绍一下我所知道的美国军车管理,因为我家小区对面,就驻扎着一个炮兵团,隶属于加州国民卫队,相当于中国省军区下属的警备团之类,是地方武装。大院跟仓库里停放着几十辆军车,除了炮车,就是牵引及运输车,没有军车车牌,只在挡风玻璃上贴着部队年检证明。除此之外,没有一辆载客车,无论大小。官兵上下班,都开自己的小车,挂民用牌照。我问他们为什么没小车?他们说:军事行动用军车,自己上下班,当然要用私家车,公私分得很清。据他介绍:“上面的师级和军级单位,也没有什么公用客车。也许国防部那样的大机关,会有几辆礼宾车。你想,美国选民,怎么会允许把国防费花在享受上!”

金将军的文章提到,美国国防大学,只有区区7辆大小客车(礼宾车),严格用于访客。而中国的国防大学,公用车500多辆,包括许多豪华型,都配备司机。根据级别大小,供官员专用或者共享。公车私用的情况非常普遍,甚至惠及家人和秘书。现在国内高速公路多,买路费很凶,唯有军车可以免费,收费站有军车专用通道。更为奇特的是,为了节省过路费和减少排队时间,许多民用车辆,也千方百计搞军车牌照。于是催生了两种非法生意:一种是通过贿赂部队后勤官员,花钱够买个虽然非法,但如假包换的军用车牌;另一种是地下黑工厂,非法生产和销售假造的军车牌。在牌照管理没有网络化之前,很难查验真伪,据说这两年此风有所收敛。

李:对于上前线这件事,解放军向来讲究“政治动员”,搞集体宣誓、表决心和写请战报告之类,缺乏一套公平透明的管理体制。人家老美有一套自动化的电脑积分制,以军龄长短作为升迁基础,但对实际表现,例如是否进过战斗现场,是否和敌人对面交火,是否有杀敌立功表现,是否伤残等等,都有不同积分标准。越危险越残酷代价越高,则积分也越高。这等于把战场实践这个看似难以量化的指标加以量化,让流血牺牲最多的人,有最高的升迁机会。有了这样的制度安排,就容易理解:为什么美国军校毕业生,最不愿意被分配到机关单位,而是最愿意被派赴前线,因为上前线不但是一种荣誉,更是一种升迁机会。

反观咱们中国军人,做法正好相反。虽然在战争年代,往往一线战斗的官兵有较多提拔机会,那也源于自然淘汰法则,并没形成过明确的制度,更难以量化。到了和平时期,提拔机会的多少,取决于长官意志,跟首长的个人好恶有关。到最近二三十年的和平时期,提拔机会多的,还是围着首长转的机关兵,而非守卫边防前哨的一线部队。军校毕业生的去向更说明问题。他们本人及其有背景的家长,都前方百计走后门拉关系(包括贿赂),首选是留城市进机关,靠近领导易被提拔。其次是进后勤和文职单位,容易避开伤亡风险,提拔和留城的机会也比较高。上前线送命的,往往都是最没后门的农村兵。

文章虽然大胆,仍有若干禁忌

张:说到此处,我想指出一点:虽然金少将的文章难得讲真话, 但透明度仍然不够,他有意无意掩盖了美国军人的另外一些特点。比方说,美国军人的职业特征,宗教信仰,对待战俘的态度,等等,都是中国军人所不了解的。

程:老张说的很对,我也有同感。你上面所提几点,也许将军的原稿有所涉及,到正式发表的时候,又被出版社做了手脚。比方战俘这件事,我深有体会。我在课堂上跟学生们讨论过这个事情,指出东西方文化在对待战俘上的根本区别。在东亚社会,无论日本、朝韩,还是国共两党,军人普遍信奉“不成功,便成仁”哲学,认为当俘虏是最大的耻辱,不如以死了断。别说抓到敌军俘虏会恣意羞辱甚至虐杀,对于自己人不幸当了战俘,也缺乏同情心。万一换俘归来,也会被自己人冷眼,再也不可能受到信任。而美军则不然,他们规章中有一条:一但指挥官发现抵抗无望,有责任和义务说服部下弃械投降,以保存部下生命,不做无谓牺牲。这就是为什么,美军的口袋里经常装着准备投降的卡片,上面用英语和外文写上“我要投降” …..。

李:程兄且慢!我以前也听说过美国兵贪生怕死,口袋里经常装着“保命卡”,原来那是他们的一种价值认同!这事要这放在中国,根本没人相信。

程:不仅如此,美军一但被俘,军方会谈判赎人,或者换俘。我们公寓有个退伍的美军飞行员叫罗伯特,轰炸北越时被高炮击落,跳伞逃生,在丛林里被俘。后来美军用一架战机跟北越交换,把他赎回,仍然在空军服役,没影响他的升迁。他说,被俘的那一年多,他的薪水涨了一倍半,老婆孩子的生活明显改善。我问原因,他说,军方规定 “要给为国家坐牢受罪的军人加薪补贴”。记得美国议员麦凯恩,竞选总统期间,也把他在越南当战俘的“英雄事迹”拿出来宣传。看看咱们志愿军在朝鲜的战俘,回国之后有多惨! 且不说武器装备和后勤供应等方面的差异,就凭两军对待战俘的差异,也不难判断哪支部队更讲人性。而只有仁义之师,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李(笑):我看呀,程兄说的这战俘观念上的差异,金将军就算知道,也没法写出来。就算写出来,也没法通过出版审查。假如解放军知道了美国人对战俘的另类思维,那咱们的党心军心更得乱套了!

张:今天“戏谈美军战力”这个题目很有意思,咱们先到此为止,今后有机会继续深谈。下次我做东,建议把题目换成台海两岸关系,因为自从川普当选,人们又开始担心两岸关系的未来走向。国内亲属老来微信询问,担心中美闹僵,更害怕两岸打仗。我看咱们需要侃侃,不知二位意下如何?

李、程:完全同意。我俩这几天也被同样问题困扰,希望下周好好聊聊。

2016年12月7日星期三  完稿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