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家村茶话》系列之十八

说明:退休之后住进老年公寓,交了两位大陆来的新朋友。张文友来自广州,原为高级工程师;李孟先来自上海,退休公务员,都是来美投靠子女的新移民。因属同代人,我们有许多共同经历跟共同语言。虽然有时观点有异,但心胸豁达,不伤和气。从春节开始,我们约好每周去当地粤菜馆茶叙一次,就国是说三道四。记得文革之初,邓拓先生因撰写《燕山夜话》和《三家村札记》杂文系列丢命。到文革中,台湾对大陆开播《自由中国之声》,其中就有一个“三家村夜话”节目,模拟江青、王洪文、田家英等人对谈高层动态,尽管田早已自杀身亡。如今我们三个退休老人,也组成“三家村”,对谈中国动态,不是夜话,而是茶话。现把记录编成《三家村茶话》系列,不定期刊发,以抛砖引玉, 激发更多讨论。

                              —- 作者 谨识

对外战争未必开打,“全面内战”捷足先登?

—— 点评许章润教授的《盛世危言》

程惕洁

李:今天是大年初一,我特意带来珍藏十年的泸州老窖,先请二位干一杯。祝春节愉快,鸡年大吉!

张、程:干杯,干杯!谢谢好酒。也祝李兄阖家新春如意,四季平安。

李:二位收到我的电邮了吧?是清华大学法学教授许章润博士的热帖:题目叫《盛世危言:中国在临界点上》,国内好友用微博传来,据说点击率很高。就连平日不关心政治的小玩闹们,也在争相传阅,说明许的观点引社会共鸣。我希望今天谈谈这个话题,你们以为如何?

张:许教授的文章我看了,发热深思,有不少惊人之论,值得好好讨论。可是,我这人有点迷信,记得家乡老人常讲“新年唱戏,莫谈晦气”。许教授谈阴暗面多,说国内人心浮动,似乎已到“内战边缘”。自从经历文革和六四之后,我最痛恨的就是残酷斗争,不管外战内战,都是生灵涂炭,不堪回首。所以,我建议今天暂且不谈,以后再说怎么样?

程:张兄的忌讳蛮有趣。因为信佛,我也赞成你的吉凶祸福论。但是,我们北方人的说法跟你们老家有别。我们说“三十烧纸敬老人,初一放炮送瘟神”,今天不但要放鞭炮冲晦气,更要一一罗列去年种种不幸,让它们在鞭炮齐鸣中消失于无形。如果按我们的习俗,今天正应该讨论许教授的文章才对。

利害冲突激烈化,左右矛盾难调和

李:如此说来,究竟应该按北方还是南方的习俗?咱们湾区地处北加州,理应属美国北方。中国那边,现在已是初二凌晨。因此,无论怎么说,今天都是讨论《盛世危言》的良辰吉日。请问张兄,咱们可是二比一,你愿意服从多数吗?

张():好吧,我服从。今天豁出去了,再满上一杯壮壮胆量!就点评《盛世危言》吧。李兄你先开头,把许博士的大作来个总评。

李:许教授是海归派,澳洲墨尔本大学法学博士,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他的文章开门见山,说“一年来,极左思潮与极左势力,死灰复燃,愈发猖獗,…… 颇有掀起某种‘运动’,全面否定‘改革开放’的冲动与势能。…… 已然造成普遍不安,…… 并导致了一种将中国拖进‘全面内战’状态的可能性。经济下滑,资金外逃,官场懈怠,底层乏力,精英移民,知识界人人自危,新闻出版行业不知所措,就是这一不安与恐慌的晴雨表。因此,阻遏这一态势,拆解这一可能性,防止中国社会政治状态的持续恶化与全面倒退,蔚为当务之急。”文章接着分析了五种社会趋势:第一,“维稳体制”叠加“战备体制”;第二,“和谐理念”被“斗争哲学”取代;第三,“公民团结”被“敌我观念”取代;第四,“共和理念”被“党国一体”取代;第五,“维权政治”消隐,“暴民政治”登场。上述五大趋势,造成五种后果:第一,经济下滑,资本外逃;第二,社会失序,官员不作为;第三,极左思潮泛滥,普遍人心惶惶;第四,改革推不动,旧体制复归;第五,帝国情结表露,对外大把撒钱。在五大表现和五种后果之后,许教授把原因归结为党国高层的三个缺乏:第一历史感;第二国家哲学;第三道义担当。不过,这三个缺乏,显得有点空泛。

我的感觉是,许教授所说的问题的确存在,某些方面甚至很严重,但上升到“全面内战”的高度,名不符实。记得1967到1968年文革派斗高潮,许多省市爆发血腥武斗,两派都有军人撑腰,机枪坦克出动,说“全面内战”名副其实。现在言论收紧,打压自由派知识分子没错。但打压力度跟广度,跟毛年代差得很远,所以叫“全面内战”,未必合适。

程:我说李兄,这就看你对“全面内战”如何定义了,如果非得动枪动炮,当然现在还没有。但如果像许教授说的“非指武装交火,而是从法政哲学的广义上说,将‘你死我活’的斗争哲学适用于国家政治,把矛头对准新闻、律师、出版界和民营资本,造成一种‘敌意、紧张、防范与恐惧的政治状态,导致社会撕裂与舆论极化’”,那么目前大陆的确是这种状态。至于跟文革年代类比,也并非没有可比之处。比方说,当年武斗双方都是“奉旨造反”,都打着拥毛旗号。只不过,背后黑手有利害冲突,因此两派难以调和,直到老毛把对手整垮,才能实现所谓“大联合”。今天中国社会的左右派系,尚看不清幕后操纵者的真实面目。随着矛盾深化,上层分裂日趋明显之后,派斗随时可能升级,演变成武装交火的可能性不能排除。更严重的是,当年最高权威在,毛周出面调解,一般都能摆平。如今权威凋零,如果有大规模派斗发生,而且两派都有军方介入的话,我看不出谁有足够的威望和能力出面摆平。

对外战争成“烟幕”,内部矛盾易“摆平”?

张:这里还涉及到“外战”和“内战”的关系。从文革权斗开始,中共事实上开创了用“外战”掩盖“内战”的先例。就拿中苏边境纠纷来说,所谓苏修要入侵中国,并无事实根据。毛想利用外部威胁试探林彪的政变意图,林也利用一号命令调遣自己的人马。等到913折戟沉沙,内斗胜负揭晓之后,北部边境立马恢复平静。邓小平复出之后,为消灭政敌,安插亲信,当然也想跟美国修好,对越发起“自卫反击战”,其实是间接帮助红色高棉。到大权在握之后,立刻偃旗息鼓。当前中国又有打仗苗头,究竟是被美日逼到墙角,不得不 起而自卫?还是利用“外战”当烟幕,快刀斩乱麻,摆平内部矛盾,解决政治经济危机?这个问题,值得我们观察。

李:那两次战争咱们都经历过,还记忆犹新。当时不了解内幕,真以为是老毛子跟越南欺负咱们,后来才知道,主动开战的责任实际在中方。网上更有触目惊心的爆料,说老邓跟王震商量,如何处置军委文革造反派,特别是专整军队老干部的那些专案组成员。由于许多是中下级军官,奉命行事,判刑不够格,不判又不甘心。据说王震出了个馊主意:把他们几百人(有说上千人)统统派往越战前线,让他们“戴罪立功”,如果在前面没战死,就从后面开炮“就地解决”,然后给家属发个“光荣烈属证”,皆大欢喜。

程:哎呀,还有这种事!联想到老友张朗朗的一篇文章,说北京市公安局在情理“三种人”的时候,如何处置他们内部的“造反派骨干”。也是利用“突发事件”为借口,半夜把几十个人统统拉到北京西山列队,由王震本人的监斩,“验明正身,就地枪决”,然后给家属抚恤,并颁发“因工牺牲”烈士证。我还以为那仅仅是北京警方的一个秘闻,闹了半天,军方也如法炮制,而且规模更大。如果历史不幸重演,真不知道多少人要做枉死鬼,而且死无对证。但问题在于,历史真相总有大白的一天吧,就算不怕良心责备,难道也不怕历史留骂名?再说了,就算能解心头之恨,逞一时之快,那“积重难返”的社会矛盾,真能在外战烟幕下统统解决?大概没那么容易吧。

张:这得回到许教授说的党国高层“三缺乏”问题。李兄觉得比较空泛,那是因为许教授还要端党国的饭碗,话说到这个程度,已经难得。估计他不想(或不敢)捅破那层窗户纸,只好欲言又止,含糊其辞。他所谓的历史感、国家哲学和道义担当,说白了就是党国举什么旗走什么路的问题。如果继续坚持马列毛老皇历不变,当然只能继续无视历史、不顾道义,采取鸵鸟政策,指鹿为马,打左灯往右拐,或者打右灯往左拐,重返共产老路。至于解决积重难返的社会矛盾,还是会进一步加剧社会矛盾,只能留给将来的历史去裁决。这种心态,本质上跟法皇路易十五说“我死之后,哪怕洪水滔天”没有什么两样。

李:经咱们这一深挖,看来目前的备战气氛虚多实少,中美之间也好,台海两岸也好,真正开打的可能性并不大,醉翁之意不在酒,目的还是要解决内部纷争。老张也不必为晦气提心吊胆了。

程:我说李兄,你做结论别太早。战争这玩意儿有它自身规律,往往打起来容易收起来难。以韩战为例,当时中美苏三国,都误判了对方的决心和意图,没料到各方投入兵力那么多,伤亡那么大。可打了半天,又退回历史原点。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这次中美摩擦和中日摩擦,当然有历史根源与利害冲突,但各方准备付多大代价,冒多大风险,谁也摸不准。而且心中想付的代价,跟实际上要付的代价,也未必相符。一旦战端开启,打到什么程度,不由单方面一厢情愿。因此,有人在自由亚洲电台上说,中美在南海有可能真打,但在台海东海不会打,因为中美都不愿意把关系全面闹僵。这种说法有点怪。我感觉,如果南海开打,中美会立刻变成交战敌国,全面冲突恐难避免。对中国来说,也许在台海下手,比在南海打赢的机率更高。因此,大陆很可能三线出击,跟美日同时断交、全面对抗,最坏的可能性难以排除。

历史对错最重要,分清是非是关键

张:我的妈呀!照程兄的说法,血光之灾,在劫难逃啊,我们在美华人可要倒霉了。还记得二战期间,美国总统罗斯福下令,把十几万日裔关进集中营吗?其中百分之六十是美国公民。虽然后来赔偿道歉,但那日子难熬呀。如今川普比罗斯福更没谱,如果中美开战,他肯定先收拾那些拿绿卡不入籍的华人,接着再收那些虽入了籍,但仍然效忠中共的人。对咱们这些自由派的老家伙,很可也要调查,先关起来再说。到那个时候再想回中国,恐怕连门儿都没有啦!

李:张兄,你说回中国?是不是脑子灌了水?真回中国,老共不怀疑你是美谍才怪!还记得老毛如何对待“海外关系”吗?连八竿子打不着的亲属,都要整得死去活来,更何况咱们这有绿卡入了籍的人。一旦中美敌对,咱们肯定两头够不着,四面不是人。为此,我问过老伴儿:如果中美开战,两边都要让咱们坐牢的话,咱们应该选择坐美国的牢呢?还是坐中国的牢?你猜老伴儿怎么说?斩钉截铁:“当然要坐美国的牢啦!这还用问吗?美国人再怎么坏,也坏不到共产党的程度。就算关集中营,也不至于不让吃饱,还要天天拉出去批斗打骂。在中国,说几句实话都要把你往死里整。从美国回去的,还不个个都是汉奸?就算整不死,也得扒你层皮!”

程:你看你看,两国还没闹起来呢,咱们自己倒先紧张起来了。这就跟许教授的《盛世危言》一样,属于未雨绸缪。认真想想,两国领导人只要不疯不傻,多少还有点常人思维能力的话,应该知道甩原子弹是互相毁灭,没有赢家。而要打常规战争,特别海空对抗,中国很可能不堪一击。美国作家罗伯特.D.卡普兰最近指出,中国的经济已经进入动荡转型期,增速减慢。如果其经济环境持续恶化,国内“不安全感增加,必然会催生向外输出麻烦的好斗行为。中国被民族主义所驱动,因此会更加富于进攻性”。在我看来,导致中国军队的劣势的原因,技术装备落后尚在其次,关键是愚蠢腐败病入膏肓,外战外行,内战内行。所以,我同意程晓农先生的判断,共军要想真跟美军打个平手,还得五到十年。如果现在动手,胜算希望不大。

李:这么一说,中美关系又有缓和余地。无论出于公心还是私心,咱们这些海外华人,都要为“维护和平,制止战争”而奔走呼号。正如许教授所说的那样,面临川普新政的压力,中国 “确乎到了需要启动新南巡的时候了”。新南巡的宗旨,就是新 一轮“拨乱反正”,扭转改革颓势,大张旗鼓表达“政治担当、道义担当和历史担当”。有人说,习核心“正在下一盘大棋”。“如果真是一盘大棋,则什么棋都比不上富强、民主与文明维度中的‘立宪民主,人民共和’这个如来佛手掌大”。也就是分清是非曲直,站在历史正确一边,如此以来,可以刀枪入库,马放南山,省下军备竞赛的大把银子,把中国的雾霾治好,改革医疗、教育和养老体制,跟川普的“让美国重新伟大”来个和平竞赛,让中国也“重新伟大”一回。如此一来,不但台海两岸有望“和平统一”,南海东海也可以风平浪静了。

张:这样九九归一,又回到咱们开头的话题。按照程兄的北方习惯,大年初一说说晦气,也许还真有逢凶化吉的效果哪,我这心情也放松了。如果咱们的茶话能发挥一点效果,获更多认同,有利于中美关系理顺,咱们这良苦用心,也算没白费吧。下次轮我请客,想了个比较新颖也相对轻松的话题,想比较一下中美两国的“新闻造假”,你们二位可有兴趣?

程,李:当然有兴趣!我们也回去上网搜搜,准备点谈资笑料。下周六再见!   

(2017年1月28日星期六茶叙,2月6日星期一 完稿)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