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杰

据新华社5日消息,中共组织部近日印发“关于改进推动高质量发展的政绩考核的通知”,将引导领导干部践行“两个维护”作为评价干部政绩的首项要求。所谓“两个维护”,是习近平执政后,当局提出的口号:“维护习近平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地位;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

中共中央组织部指出,要充分发挥政绩考核指挥棒作用,引导领导干部以推动高品质发展工作实绩践行“两个维护”,“把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批示精神和党中央决策部署,贯彻新发展理念、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实际表现和工作实绩”。中共中央组织部并要求,要以此“作为评价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政绩的基本依据,作为检验是否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做到‘两个维护’的重要尺度。”

中共中央10月中旬正式印发“中央委员会工作条例”全文,强调中央委员会开展工作要牢牢把握“确保党中央集中统一领导”等原则。这份条例要求中央委员会、中央政治局及其组成人员要严格执行和遵守这项条例,带头维护“习近平总书记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地位”,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

可见,中共正在忙着树立习近平定于一尊的独裁地位,可以说美国忙民主,中国忙独裁。有一个问题值得我们思考,习近平已经掌握几乎国家所有的权力,为什么还要反复强调自己是核心和核心地位呢?我的看法是,习近平希望得到中共官员的忠诚,就像当年中国人对毛泽东的忠诚一样,但他没有信心。习近平有很多事要干,如二十大上连任,终身掌权;攻打台湾,成为统一之父等,但这些都需要官员的忠诚。

山东省委书记刘家义和天津市委书记李鸿忠对习近平的意图就心领神会。刘家义说:对习近平总书记忠诚是最基本的政治品格,必须把忠诚铭刻在灵魂深处,来不得半点虚假。天津市委书记李鸿忠更猛更绝,他说:忠诚不绝对,就是绝对不忠诚。什么是习近平所要求的忠诚呢?那就是党媒所宣称的绝对忠诚,它是唯一的、彻底的、无条件的、不掺杂任何杂质的、没有任何水分的忠诚。

事实上,极权社会的独裁者都重视忠诚,都希望下属对他忠诚,对他完全顺服。这样,他才能像神一样被供奉着、崇拜着。如果下属对他不忠诚,他就没有安全感,就会无端猜忌,甚至杀戮。文革中,毛泽东就对刘少奇万般猜忌,认定他就是睡在身边的赫鲁晓夫。为了赢得下属忠诚,他们需要造神运动和疯狂的个人崇拜。林彪说:“毛主席这样的天才,全世界几百年,中国几千年才出一个,毛主席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天才”,“毛主席比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高得多,现在世界上没有哪一个人比得上毛主席的水平”。对于毛泽东的每一句话,“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的也要执行”。上海王柯庆施的调子更高,他说:“对主席就是要迷信”,“我们相信主席要相信到迷信的程度,服从主席要服从到盲从的程度。” 1966年8月1日,中共八届十一中全会召开,毛泽东决定重用林彪。8月4日、5日,毛泽东两次要林彪回北京出席,林彪都说有病不能出席。6日上午,毛以休会的办法“逼”林彪出山。

文革中,毛泽东希望林彪对他绝对忠诚,毛亲自布置让林彪看两本古书,一本是《三国志》中的《郭嘉传》,一本是二十四史中《宋书》的《范晔传》。郭嘉是曹操重要的谋臣,跟随曹操10多年,参与军务,积劳成疾,为曹操破袁绍立下汗马功劳,最后死于军帐之中,死时38岁。范晔是南朝宋国著名政治家,贵族出身,《后汉书》的作者。范晔17岁时开始做官,曾经做过相当于国防部长,后来卷入党争,参与了皇帝的叔叔刘叔康的谋反。宋文帝最后把范晔全家抄斩,死的时候48岁。毛泽东想告诉林彪,他应该学郭嘉,绝对忠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不要学范晔谋反,否则下场会很惨。

为了保护好林副统帅的安全,毛泽东派8341部队进驻了林彪驻地毛家湾接替了林彪的安全防卫,从而让林彪不敢反、不能反和不想反。但最终,林彪以驾机出逃,摔死在温都尔汗的方式表明了他们君臣之间的“忠诚”。可见,在极权主义社会里,当权者与官员之间只有对权力的争斗,而没有真正的政治忠诚。北大张千帆教授指出:极权主义消灭一切诚实,消灭一切天赋,消灭一切自发力量,而以一群白痴、骗子、唯唯诺诺的小人取而代之,因为卑鄙无能是政治忠诚的最可靠保障。如果极权主义和专制主义社会无法实现政治忠诚,那么在资本主义民主社会是否可以实现?

2018年在美国一本新书很火,书名叫《至高忠诚》。这本书的作者不是旁人,而是前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局长詹姆斯·科米。这本书出版之前,大家认为这本书一定是披露川普内幕的书。但大家都猜错了,这不是一本报复川普的书,而是科米的回忆录。直到书的最后几章,科米才提到了“邮件门”和川普。这位FBI前任局长想要在这本书里探讨的,不是去打击报复川普,而是一个重要的问题:什么是政治忠诚?在书中,科米说,什么是“至高忠诚”?我们到底应该对谁忠诚?美国官员的忠诚是给总统的吗?是给权力的吗?答案:都不是。科米认为:至高的忠诚,不是忠诚于当权者,也不是取悦大多数人,而是忠诚于人类最高的道德准则和授予他权力的人民。

综上所述,美国和中国都在忙碌,美国忙民主,中国忙独裁。川普作为一个70多岁的老人,当总统也不拿一分钱,但他仍希望为国家服务,让美国再次伟大,但他能否如愿取决于他的老板人民是否给他这次机会。习近平已经掌握了国家权力,但他仍不放心,希望中共官员对他绝对忠诚。但习近平不可能得到官员的政治忠诚,要求别人对自己政治忠诚无异于缘木求鱼。在一个政治文明的国家,官员无需对当权者忠诚。但在极权主义中国,习近平对于他认为政治不忠诚的人,可以以反贪的名义将其送进监狱,可以让他们闭嘴。面对绝对的权力,没有人敢不团结在习近平的周围。放眼红朝,除了包衣奴才们,“从来不给党添麻烦”的人肉表决机器外,就是毫无底线的犬儒。但习近平不可能得到官员真正的忠诚,他所得到的的忠诚只是恐惧下的忠诚和谎言包裹的忠诚,因为忠诚无关权力,但关乎道德和天理。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