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杰

在川普执政期间,中美关系严重恶化,美国除在科技和贸易等领域接连出台制裁措施外,在香港、台湾问题和南中国海争端上也与中国剑拔弩张。尽管目前美国大选尚未最终尘埃落定,但拜登入主白宫已是大概率事件。中国问题将是新任总统拜登所面临的最紧迫外交挑战。

拜登从政长达40多年,是美国最为资深政坛人士之一。 他今年初在一场民主党会议上说,他与习近平相处的时间比当时任何世界领导人都多。竞选期间,拜登和川普在几乎所有的政策议题上严重分歧,但在中国问题上两人的观点相对一致。如何看待拜登执政的中美关系走向?拜登会回到中美友好的老路还是延续川普的强硬路线,下面,我谈谈自己的看法:

第一,中美关系将走向何方?

如何处理中国问题, 拜登尚未透露他的具体政策。但在另一方面,拜登团队在其竞选官网的一篇有关美国全球领导力的文章中说,拜登上任后的第一年内将召集一次全球民主国家领导人峰会,拟定一项共同的议程来应对民主价值观所面临的挑战。 文章几次提到中国,呼吁说美国必须“团结世界各地民主国家的经济实力反击卑鄙的经济行为”。

总部设在华盛顿的非党派智库《保卫民主基金会》军事和政治中心主任布拉德·鲍曼说,根据他对拜登理念的了解,他预计拜登会继续加强美国在印太地区的军力,抵御中国在该地区的扩张,但同时会加强与美国盟友的关系。上海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教授沈丁立在最近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说,在亚太地区安全议题方面,川普政府的一些战略遗产已不可能推倒再来,拜登政府只能奉行没有川普的“川普战略”。

美国乔治梅森大学教授、安全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亨泽克说,无论谁当选,对华政策都是一个在美国有广泛共识的议题。他说:“我认为在这个问题上美国有相当明确的共识,在两党的外交政策圈内都是如此,这是由与中国挑战的性质所决定的。”拜登于今年4月为美国《外交政策》杂志撰文,指美国必须以“强硬手段”应对中国,否则中国就会继续窃取美国的科技秘密和知识产权,也会继续利用政府资助,让中国的国有企业享有“不公平的优势”。

拜登在担任副总统期间,曾八次会晤习近平,《纽约时报》援引拜登对习近平的评语“此人会让我们有得忙了”。1979年来构建起的中美关系,那时或已悄然转向。

经济学人智库(EIU)全球贸易首席分析师马志昂认为,拜登会在相同的议题上向中国施压,同时拜登会加强与美国盟友的联系,启动一项更加协同的计划针对中国,这可能会让中国感觉被围攻。如果川普连任,估计看不到任何形式的“反华同盟”,对于中国的全球战略而言,反而是件好事。

法新社11月10日发表分析认为,拜登可能会使中国领导人更加惋惜川普败选。拜登对北京会非常强硬,无论是人权、贸易、政治以及高科技,拜登会寸步不让。法新社引述澳大利亚独立智库中国政策中心主任倪凌超分析,拜登会采取更尊重、更微妙、锁定目标的方式,不会集中攻击,而是考虑两国的长期竞争。

第二,人权问题

与拜登当年在白宫时期相比,形势反转,习近平的野心勃勃,中国的强势崛起,美国两党对中共的威胁已形成共识,拜登对习近平的看法也变得非常尖锐,年初民主党内部初选时拜登称习近平是“恶棍”,“一个没有半点民主意识的家伙”,他的团队已经把新疆大规模关闭维吾尔人直指为“种族屠杀”。

曾任美国国务院亚太助理国务卿,亚洲协会中国问题专家丹尼尔.罗素说,拜登正在与幕僚讨论主动接触盟国及理念相近的民主国家,确保美国政策与战略根植于人权、民主原则和市场经济等共同价值。拜登可能搁置特朗普与中国缔结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而在中国人权问题上加强施压,并运用美国或其他伙伴国的力量,尽力约束中国在区域内的行动与中国政府扶植高科技行业的做法。

白宫前首席贸易谈判代表威廉姆斯这样预测称:对中国强硬是使美国这个两极分化的国家团结起来的原因。美国在政治上是两极化的,但在中国问题上,不存在两极化。与川普不同的是,拜登的政策可能更稳健,更具可预测性。

第三,香港问题

在处理香港问题上,拜登不会以川普的方式向中国施压,但基本方针不会改变。美国国会在共和民主两党联合推动下,通过一系列法案,针对香港和中国官员实施制裁,又授权美国政府向香港的社运人士提供保护。

这些法案包括《香港自治法》和《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前者在参众两院都获得全体一致通过,后者在参议院获得一致通过,在众议院通过时有一票反对。

民主党籍的众议长佩洛西在《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通过后说,法案通过代表“在北京的打压下,美国重申对民主和人权的承诺”。共和党籍的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特拉维斯在法案通过后也说,美国“需要帮助香港人”。

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陈家洛指出,分析拜登将来对香港的政策时,不能以他过去的处事手法作准,因为美国国内的情况已经变得不一样。拜登当上总统后,对于川普掌政时,就香港以至中国问题达到的突破不会有180度的转变,而且拜登的关注点是如何与美国的盟友重新建立一个多边主义联盟。即使拜登在态度上没有川普般尖锐或针锋相对,但他实际上做事情的时候是以价值观为基础,妥协的空间其实不存在。

川普此前制裁香港官员、终止香港特殊贸易地位的举措不太可能被撤销。香港《南华早报》6日援引观察人士的话称,拜登预计将继续在技术、经济等领域对中国采取强硬政策,但他不太可能把香港当作“棋子”,而更倾向于在中美争斗中回归传统外交。

第三,台湾问题

美国克里斯托弗纽波特大学助理教授孙太一认为,无论民主党还是共和党,都希望提升美台关系,这也是白宫和参众两院的共同立场。 拜登的外交顾问安东尼·布林肯今年5月曾对媒体称,他将采取一种“平衡战略”来处理两岸关系。这种策略不会像川普所追求的那样“亲台湾”,但有助于在台湾海峡营造更安全稳定的环境。他称美国不会试图通过越过“红线”来挑衅中国,这可反过来减少北京军事打击台湾的可能性。

拜登在台湾事务上会更谨慎克制,尽管对台军售和支持台湾有更大国际空间的努力还会继续,但他对这一问题的危险性和“红线”有清晰认知,两国在台湾海峡“擦枪走火”的概率会降低。

第四,华为、TikTok等科技公司问题

印度观察家研究基金会(ORF)6日刊登的一篇评论文章认为,如果拜登选前的政治言论转化为选后对中国科技的实际行动,那美国与中国的科技脱钩将会加剧。该评论称,拜登曾公开明确在该领域表达过对中国的不满,称“中国政府和其他由国家主导的企业正在攻击美国的创造力”,并称会对中国企业实施新的制裁。

拜登上台后,美国在关键核心科技领域对中国的打压不会放松,但“脱钩”的范围有望缩小。比如对TikTok和Wechat的禁令有可能取消。但华为在很多领域都牵涉到中美间无法调和的核心竞争,川普的政策会延续。美国在对华为的芯片出售上会有一定松动,但在5G建设领域的政策,恐怕很难有所改变。在一些非关键技术领域,拜登不会像川普一样“死缠烂打”,但在航空航天、量子通信、人工智能等核心领域,拜登和川普不会有本质区别。

最后,我们总结一下。拜登的对华政策将会延续川普的强硬路线,尽管其对抗策略会进行调整。拜登将会联合西方盟友采取共同行动。中美将会在维吾尔人权、香港、台湾和科技等问题上继续冲突。中美冲突并非川普和拜登决定的,而是美国的利益的需要。习近平对待少数民族的种族灭绝,推翻香港一国两制,咄咄逼人的武统台湾叫嚣以及知识产权侵犯的极权主义路线决定了中美的岁月静好早已是昨日黄花。拜登或许是习近平和中共更大的噩梦。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