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次美国大选乱象空前,说什么的都说(如“民主崩溃”),但虽乱终稳,尽管付出高額成本,法制程序还是战胜一路挑战,将不守规矩的川普关进宪法之笼。民主经受了考验,程序终裁选争。1月6日冲击国会事件当晚,原本程序性的两院认证各州选票,成了民主的庄严示威——“你们”未能中断认证!挑战亚利桑那州选举人票,参议院否决93∶6,众议院否决303∶121(均共和党);宾州挑战:参议院否决93:7, 众议院否决282(含共和党议员64名)∶138 。两院票决,难道不是更有代表性的民意?

民主本就为争议所设,以非暴力表决解决争议。选择民主,就是接受争议。无争无异,观点立场一致,还有必要设置复杂的民主吗?得承认,民主很麻烦,程序繁密,费时耗力,远不如独裁专制简捷爽利。这不,中国“六四”学生并未冲击任何部门,邓小平一下决心,坦克就碾过来了。如今中共关口前移,不等你出门,里弄老太婆、片警就堵在门口了。1月6日川普支持者冲进国会,这么多持枪警察、国民警卫队员,居然硬拦不住,仅有的一枪也出于“最后防线”。中美民主水准,货比货呵!

2020-11-3~2021-1-20,特别漫长的79天,风波迭起,谣诼疯传,川粉激动,集会连连……如何评议这场选战,还真值得我们这些“民主实习生”琢磨一番,为中国今后的民主运作提炼一点训誡。美国繳学费,我们汲经验,他山之石,当可攻玉。

“大规模舞弊”

从一开始,选战就是信息战,信息决定判断。不少挺川派华人蹦得很高、分贝尤响,“爆炸性新闻”纷至沓来,频频推送“阴谋论”证据,「大规模舞弊」似乎板上钉钉。但凭常识,大规模舞弊得大规模人员参与,规模越大,风险越大,民主党会这么蠢吗?指控“大规模舞弊”,质疑大批州县选务机构与美国选民的诚信,符合美国社会常理常识吗?

本人新移民,既无选票更无党派,不需要选边站队,最初月余毫无“阶级立场”,纯粹城隍山上看热闹。但当挺川派整体否定主流媒体、否定六个摇摆州政府、否定六州各级法院、否定联邦最高法院,川普甚至不接受司法部长巴尔(William Barr) 、網絡安全局長克雷布斯(Chris Krebs)的调查结论(12月1日否定「大規模舞弊」),我才开始渐渐有了“阶级立场”,意识到川普一方在否定美国社会的整体公正性,在撬动美国的民主地基,事态严重了!媒体、州府、法院、部委都“坏了”,岂非只剩华山一条路,走法律外航线——掀翻圆桌闹革命?!可民主的底线就是共同遵守法定程序、必须接受司法裁决。一州法院“坏了”,六州法院、联邦最高法院、司法部都“坏了”?八十余法官、众多官员都“坏了”?这还得了!

退一大步,就算存在一些个别与局部舞弊,也无法上纲到“大规模”,不足以推翻一州乃至六州的选举人票。

川普其人

川普不认輸,持疑为证,不接受法院与部委的调查裁决,选乱之源。川普一直宣称获得“压倒性选胜”、“选胜被窃”,利用支持者集会造势,施压州府、国会,旨在推翻大选结果。可2016年川普总得票低于希拉里300万张,希拉里遵守规则认輸;2020年拜登超你700万张选票,为什么“輸不起”?程序即秩序,守法乃底线,能靠抗议集会证明“大规模舞弊”吗?民主竞选,积极争取胜利,但必须接受失败,岂能只要求对方接受自已的胜选而不接受对方的?

从11月起,川普团队向各州法院提交六十余诉案,均一一驳回,川普竟硬不接受,12月20日发推:

从统计上讲,輸掉大选是不是可能的。1月6日我们将在DC举行大规模抗议活动,都来参加吧!在那里,让我们疯狂起来。(Be there,will be wild!)

1月2日,川普急了,打电话要乔治亚州务卿为他“找出”11780张选票(比拜登多一票);5日则要副总统彭斯在国会宣布他获得选胜,遭拒绝后,发推攻讦彭斯:

没有勇气为捍卫我们的国家和宪法做应该做的事。

川粉随即网上叫嚣“Hang Pence”(绞死彭斯),1月6日川粉在国会前竖起绞架。川普居然将违宪“推翻各州选票”说成“捍卫宪法”?!川普的逻辑竟如此逆行,这不是公然抗宪吗?1月6日,川普在支持者集会上鼓噪:

我们永远不会认输,我们的国家已经受够了,我们不会再忍受了。我们要拼死奋战,否则国家要被他们拿去了!让我们沿着宾夕法尼亚大道走过去。

到国会去!为勇敢议员叫好,斗争到底!软弱得不来胜利!我们用力量阻挡他们!把美国夺回来!

我陪着你们去那儿,我们一起去国会,表达我们的抗议!

当川粉涌进国会,在白宫看直播的川普很兴奋。身边人要他赶快视頻讲话制止骚乱,他迟迟不动,直至出了人命才喊话川粉“回家吧”,前提还是“完全不接受选举结果”。骚乱过后,川普未悼念死者、未看望伤者,捱至1月7日晚,才首次发声“有序过渡”,好像还是恩赐施舍。“政治素人”成了政治法盲,如此闹腾,还像“第一守法人”的总统吗?

    “证据”回应

这次选争风波,再次证实信息的重要性。“大规模舞弊”皆为似是而非的疑证,大部分来自川粉“创作”——移花接木、裁剪拼接、刻意歪读……谣诼终于带动节奏,川粉铁信“大规模舞弊”,只是主媒不报道、州府不作为、部委不努力、法院不受理,如果立案受理、下力调查,就能找到证据……但法理可是誰主张誰举证,媒体、州府、部委、法院只能核查控方证据,岂能倒过来要他们寻找证据?广大民众本就无力核实证据,难道不信法院而偏信川粉一面之詞?

川粉情绪性选择信息,拒绝反证,似是而非的“证据”成为选乱关键詞,有必要稍予质证。

  • 点票舞弊。乔治亚州三次重新点票(川普还少了几百张),該州两县重新计票(川普团队支付费用$300万),川普少了87张。
  • 两根不正常计票直线。威斯康辛州11月4日凌晨那根,乃累计点票,一次输入所致。密歇根州夏厄沃西郡那根,乃工作人员輸入之誤(多加一0),20分钟后发现错误,立即更正,但截图已被分享10万次,很快画出拜登直尿图。
  • 非法票、假票、幽灵票。12月28日,乔治亚州科布县应川普团队要求复查签名,核对选民投票签名是否与身分证、社安号签名相符,因該县乃全州唯一有人投诉签名有问题之县。稍后,該州务卿宣布复查结果:相符率高达99%,只有两张票有问题,一张签错地方,另一张妻子代替丈夫签名。此外,某处确实发现一张幽灵票(死人投票),但却是投给川普的。
  • 多米尼机作弊。右翼《华盛顿时报》(非左派《华盛顿邮报〉)发布消息:乔治亚州两次手工计票与多米尼机器计数吻合,投票机阴谋论不成立;可疑视频显示工作人员作弊是无辜的。

1月6日前,一直挺川的《纽约邮报》都看不下去,发声劝川普歇手。1月6日参众两院这么多共和党籍议员反水,多名阁员及工作人员辞职,不是民意吗?前加州州长、前明星阿诺•施瓦辛格(1947~ )发声“准备退出共和党”。

抄录一段美国第三任总统托马斯•杰斐逊(1743~1826)“就职演说”——

人民选举权乃是对那些弊端的一种温和而安全的矫正手段,绝对服从多数的决定,这是共和政体的主要原则,若非如此,便只好诉诸武力,而这就是专制的主要原则和直接起源。[①]

程序即秩序,秩序是运行民主的前提,否定程序即动摇民主地基,没了秩序,突破文斗底线,势必走向武斗。民主当然得在一定规则下运行、在一定规矩内才成方圆,任何争议最终都得遵守程序并接受司法仲裁。如不遂意便指责司法公正性(这次竟是各地各级法院),岂非突破民主绳范、拆毁边界栅栏,引发“革命”?

“实习”心得

看来学习民主的第一步就是熟悉信息多元(人们意见不可能一致),必须提高自身信息辨析力,坚执常识。言论自由的环境下,各种无厘头信息不负责任地四散弥漫。那些越惊悚越爆炸越悖离常识,自然越不靠譜,越缺乏证据支撑。

对中国人来说,美国总统沦为街头訪民,需要群众集会“维权”,大开眼界呵!最有权势的总统硬拧不过民主程序、斗不过国会两院,民主大课呵!民主虽然出了乱子,最终展现强大韧性,守住程序正义。两党轮政的争吵,当然比一党专政的宁静高出一大截(异议者提前送入监狱),吾国吾民会要哪一个?难道这次选乱会使我们失去对民主的信心,返身倒向“中国特色”?

本人从这次美国选争所获心得:熟悉多元、接受纷繁、兼听各方、严守程序,以文斗扼武斗。无论如何,“非暴力”乃民主政治必须遵守的社会共识(底线),各方必须一致遵守法定规则,不得以任何借口开启“法律外航线”。近代欧美依靠民主建国,一路领跑(实绩显著)。三权分立,迄今最具文明含量的政治制度,难道中国还有第二选项吗?

 

1/10~17/2021  Princeton

注释:

[①]晓柳主编:《历史深处的声音》,海南出版社1999年,页64。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