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21日,河南省委决定免去济源市委书记张战伟的职务。1月16日,自称河南济源市政府秘书长翟伟栋的妻子、微博用户“济源市尚娟”发文实名举报张战伟在大庭广众之下抽了翟伟栋一耳光。举报信说,此事诱发了翟伟栋的心脏病。尚小娟作为翟伟栋的妻子,倍感痛苦与煎熬,她希望还她丈夫一个公道,不能让老实人受欺负。

后有消息称,尚小娟被停职、停发工资、补助。一直不愿就此事做出回应的翟伟栋称,相关网帖是其妻子发的,他对此毫不知情,已让妻子删除帖子。

市委书记打人事件激起舆论愤怒,中国官媒也出面谴责。新华社官方微博发表评论称:事件真相如何,亟待有关方面进行调查,给社会一个交代。央视网评说,大庭广众之下公然掌掴下属难道是想当“山大王”吗?无论调查出怎样的事实真相,这种不顾他人尊严、扇人耳光的粗暴之举,都有辱斯文,令人义愤填膺。

张战伟,今年57岁,2016年8月,任济源市委书记。翟伟栋,现年49岁,是一名土生土长的济源市干部,任济源市政府秘书长。

河南省济源市地处太行山南麓,济源是中国著名的成语典故“愚公移山”的诞生地,或许从今以后该地还会诞生一个成语:“书记掌嘴”。下面就该掌掴事件,我谈谈自己的看法。

第一,张战伟掌掴翟伟栋的缘由?

翟伟栋的妻子发文称,2020年11月11日早晨,翟伟栋正在机关餐厅吃早餐时,市委书记张战伟在服务员带领下走进餐厅,翟伟栋欠身向张某点头致意。张战伟在座位坐下后,突然用手指向翟某,并大声问:“你是谁啊?谁让你来这儿吃饭的?”翟伟栋大惊,解释道:“书记,大家都在这里吃饭,我一直在这里吃饭呀。”张战伟随即质问:“你是副市长吗?你是不是把自己当成市领导了?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吃饭?”并随即大手一挥,指挥道:“服务员,把这个人给我赶出去!

惶恐无措的翟伟栋小跑至张战伟身旁,想继续解释时,张某突然举起右手,狠狠地打了翟伟栋一记响亮的耳光。翟伟栋顿时眼冒金星,双耳齐鸣,脸上一片火辣,呆在了原地。

事发两天后,在家休养的翟某突发心绞痛,被紧急送入当地住院治疗。情况不见好转后转院。在工作方面,翟某的工作不再平静。举报信说,此后纪委的人经常找他,要求他配合调查。这让他感到痛苦。

张战伟作为市委书记当众抽下级官员的耳光,的确粗野无礼。张战伟这耳光可能是扇给市长看的,但如此对待下属令人愤慨,就是按照中共的帮规也谈不上一个合格的干部。令人不解的是,11月12日,也就是“掌掴”事件发生的次日,张战伟居然到翟伟栋所在的济源示范区管委会办公室党组进行调研,翟伟栋请假在家。张战伟强调,要强化党的意识、坚持党的领导,做政治上合格的党组织,做政治上成熟的党员干部。决不允许目无组织、自以为是、自行其是、阳奉阴违或当政治上的“两面人”伪忠诚;确保令行禁止、政令畅通。

张战伟口里说的与他实际做的完全相反,说明中共官员的“精神分裂”到了怎样的程度。

第二,中国官场权斗激烈

中共官场权斗不稀奇,从建党以来就没有断过,各种剧情不断上演,令人目不暇接。远的不说,就说中共建政后,毛泽东与刘少奇、林彪斗;邓小平与陈云、胡耀邦和赵紫阳斗;江泽民与胡锦涛斗;习近平与薄熙来、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孙政才斗。

重庆公安局长王立军曾在2012年1月告诉市委书记薄熙来,说他握有谷开来谋杀海伍德的证据。薄熙来听后非常愤怒,抽了王一耳光。这记耳光直接把王立军打到了300公里外的美国驻成都领事馆。

中共高层恶斗不息,基层就更权斗不止。2017年1月4日上午,攀枝花市国土资源局局长陈忠恕突然闯进会展中心,掏出手枪向市委书记张剡、市长李建勤连续射击。中国大学应该算是片净土,但也不例外,党委书记与校长也是斗得昏天黑地,甚至校长把党委书记被逼上绝路。去年10月15日清晨,成都大学党委书记毛洪涛在微信朋友圈发出的一段绝笔文字称,他在成都大学工作一年多,“精神上崩溃、身体已失调”,不仅是“人生最艰难的时段”,而且已是“头破血流”。毛洪涛的绝笔信直指成都大学校长王清远是他遇过最极致的小人、伪君子,披着学者的外衣,满心名利追逐,在成都大学建立起的利益集团和独立王国。后毛洪涛跳河自杀。

就河南济源市书记掌掴事件,学者李向阳评论说,在中国,官大一级压死人,上级官员打下级已习以为常:在他们内部来说,低一级官员就像奴隶。打一巴掌属于主子对奴隶的态度。中国这种等级制度一直是这样。”

有学者指出,中共体制就是一部人性的绞肉机,你完全看不到一个正常人本该具备的对尊严的本能需求,对殴打的血性反抗,对弱者的基本同情,和对善恶的是非判断。 能在体制中生存的,也基本都是不正常的人,他们早已经将人性中善的一面剥离干净,然后成为绞肉机的一部分。否则,他们将承受痛苦,而且这种痛苦程度是与人性善的持有度成正比。扇耳光在体制中真的不算什么,有些下属为了晋升,主动把自己或者妻子献给领导享用。你根本无法想象人性可以扭曲到什么程度,而所有抗拒这种扭曲的人,则很难在体制内生存。 

中共体制的绞肉机,将人类最肮脏和黑暗的部分展示出来。那些削尖了脑袋要往体制内钻的人,哪个不是主动剃掉身上温热的血肉,钻进冰冷的绞肉机呢?

第三,共产党是一个流氓团伙

笑蜀先生的著作《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就扒了中国共产党流氓德行的皮。中共执政后,毛泽东发动的历次政治运动使中共流氓化登峰造极。邓小平八九六四天安门大屠杀又使中共流氓行径甚嚣尘上。江泽民和胡锦涛时代迫害法轮功和迫害政治异议人士也暴露了他们流氓嘴脸。有学者指出,习近平曾在基层工作了很长时间,基层是政策的具体落实部门,但存在资源匮乏的现实。任务必须完成,但条件又不具备,于是只能是有条件要完成,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完成。官员面对无法完成的任务,只有两条路可选择,要么不伺候,要么霸王硬上弓。只问结果,不问过程的工作导向必然导致中共基层官员漠视法律程序和执法过程,不择手段追求结果。习近平曾对下属官员说:这事不干也得干,不管什么阴招、损招都给我使出来,弄不好提头来见。正是这种思维和导向致使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国加速走向流氓化。

在国际上,中国的表现就是胡搅蛮缠、颠倒黑白、背信弃义、恩将仇报、没有底线、无羞耻感,并且把自己的劣行作为本钱与人谈判讨价还价。在国内,中国迫害异议人士和打压宗教团体,对维吾尔族实施种族灭绝,对藏族、蒙古族实施文化灭绝;公然撕毁香港一国两制承诺,强制实施港板国安法,将东方之珠变成了红色恐怖之城。中共政权流氓化,摧毁了中华民族的道德精神,导致中国全面流氓化,使得中国污秽漫天、污秽遍地,时刻都有昧良心、丧人伦的事情发生。

河南济源市委书记当众抽市政府秘书长的耳光不过是中共集团内部的内讧,抽耳光、告密、谋杀并不稀奇,因为中共就是一个黑社会,中国就是一个从上往下煽耳光,从下往上磕头的官本位社会。张战伟对翟伟栋抽耳光,但他也被上级抽过耳光。习近平废了国家主席任期制,将党政军大权集于一身,让邓小平改革开放戛然而止,他又何尝不是抽了中国人一记响亮的耳光呢?不改变中国极权主义制度,中国就永远耳光响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