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恩明(加拿大)

筆者在去年底撰寫了”川普的陰謀論會引發美國式文革嗎?” 的一篇文章,認為這個問題的答案,實是對美國民主制度成敗的一次最嚴重的測試,也是對川普個人價值觀及道德品格的最大考驗。文中並問及:川普為了挽回他敗選不能連任失去的面子,是否會不擇手段?今年一月六日發生冲擊國會大厦的事件,大概回答了這個問題。

一月六日,象征美國民主體制的國會大厦(the Capital) 被一群支持川普的暴民衝入,引起騷亂和冲擊,國會大厦被佔領。這是美國建國二百多年來從未有過的嚴重事件。暴民試圖阻止總統選舉法最後程序的進行:即國會認証選舉人團(Electoral college)的總統選舉結果。

暴亂事件中有五人死亡,更多人受重傷,國會參众議院議員被迫離開職位,以躲避被暴徒傷害。暴民公開表示他們只听川普的話,並揚言要吊死副總統邁克。彭斯(Hang Mike Pence!),並甚至架起吊繩,以示決心。原因是當日兼任參众議院聯席會議主持人的副總統邁克。彭斯,决定不實行川普要求他在議會中拒絕認証總統選舉結果,彭斯副總統相信憲法沒有付予他這個權力。他因而被川普辱駡,川普的支持者也因而提出要吊死他。

是次冲擊國會大厦事件已有八十多人被捕。事件後當晚,復會後的國會連夜認証了總統選舉結果:拜登獲得三百O六選舉人團票,川普獲得二百三十二票。

一月二十曰,拜登正式宣誓就任美國第四十六届總統。拜登在宣誓後演講中表示,我們不是在慶祝哪一個候選人輸驘的問題,而是慶祝美國民主的勝利,美國民主體制得以保存。

除了選舉人團票外,去年十一月三曰普選的結果(popular vote)表明拜登獲得八千一百萬多票,川普獲得七千四百萬多票,即川普輸了七百多萬票。在幾乎所有民主選舉的國家,不論是聯邦、州或省、或地方政府參選的候選人,輸了的候選人都會承認”人民用他們的選票表示了他們的選擇(the people have spoken),我尊重選民的選擇(I respect the people’s choice)”。因為,這是人們公認的民主選舉的基本概念或原則。

那麼,上述的暴民說只听川普的甚麼話,會引發冲擊國會大厦呢?大概就是川普宣揚的陰謀論:即,如果他輸了,就是有人舞弊。但,他沒有說:如果他驘了,是不是有人舞弊呢?這實在是川普對美國民主體制最大的危害:播下了人們不信任美國民主選舉制度的種子。

從選舉開始,川普在社交媒體一而再、再而三重覆他指控大規模選舉舞弊的虛假信息。在一月六曰前後,他還宣稱:他以壓倒性驘了,對方偷竊了選舉(I won by a landslide,they stole the election),並說:我們知道,他們也知道(we know it and they know it)。

可是,就在一月二曰,川普在與美國喬治亞州州務卿畢拉的。拉芬斯伊佩格(Brad Raffensperger)通電話時,要求作為喬治亞州最高選舉官員的他,為川普找足夠的選票,以推翻川普在該州輸給拜登的關徤性失利。畢拉的。拉芬斯伊佩格是共和黨籍人,他並沒有按川普的要求做,並將他們的通電話錄了音,大概因為他知道川普是會反口不認賬的。這個錄音明顯表示川普是知道他沒有”壓倒性” 驘了選舉的,表明他是不介意說謊的,更表明他是會用不擇手段來驘的。

事實上,川普的律師團隊從去年十一月三曰大選後,在各州法庭以及聯邦最高法院,發起了超過六十宗指控選舉舞弊的訴訟案。但沒有一個案勝訴,包括在最高法院,而最高法院的九位大法官有六位是共和黨籍的總統任命的,包括川普任命的三位。原因是眾多訴訟案,都沒有提供法庭認可的大規模舞弊的實綞証據。川普即時指責大法官們沒有智慧和勇氣。

去年十二月二十七曰,<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發表了一篇社論,開頭是這樣說的:” 總統(川普)先生,是時候結束這個黑暗的遊戲了,我們還有一周時間就要迎來我們未來四年的重要時刻。一月五日,喬治亞州的两場參議院補選將會決定哪個黨控制參議院。不幸的是,您執着于着眼第二天,即一月六日,國會將在形式上認証選舉人團的總統選舉結果。您在推特上說:只要共和黨人有”勇氣” 他們是可以推翻選舉結果的,讓您再連任四年。換句話說,您是在煽動一場非民主的政變。”

值得讀者們注意的是<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不是<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是一份右傾報紙,是川普的堅實支持者,也是發表亨特。拜登醜聞的那份報紙。

除了川普的陰謀論是引發冲擊國會大厦的主要因素外,社交媒體的巨大影響是不容忽視的。其影響可以是正面的,如香港反送中運動中能發動幾百萬人參加,但也可以傳達虛假信息。新冠病毒是另一因素,為了防疫而實施的各種活動規管,引起了主張小政府和極右白人至上主義及民兵運動群體的反抗情緒。右傾思潮更是一因素,冲擊國會的人大多數是極右份子,包括Qanon, Proud Boys等川普都曾表示支持的極右網絡團體。左傾思潮的所謂”政治正確”也是一因素,因為”矯枉過正”的”政治正確”引至很多人極為反感,川普反對”政治正確”,因而得到一些原本是中立的人的支持。

一些評論人認為川普輸了選舉是因為法官們、主流媒體、華爾街、甚至荷李活的合媒反對川普。其實,川普輸了主要是因為個人品格,簡單地說,他每每責怪他人沒有智慧和勇氣,他有智慧和勇氣承認甚至只是一次錯了嗎?

二○二一年一月二十三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