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即便在文革的黑暗年代,也不乏有反思社会黑暗的思考。作者不平是上海闹事大字报《真理是有階級性的嗎﹖》的作者,但是跟多的思考只能是抽屉文学,假如曝光,很可能早已遭受林昭、李九莲的命运。这些历史思考一直到21世纪才逐渐借助网络面世。2014年不平的许多当年文章发表于《共识网》,包括本文。还要有些民间媒体比如《爱思想》叶刊登过不平的早期文章。但是这些温和的思想类网站在习近平上台后也没有了存在空间。《议报》重发此文,也有保留那段历史的意义。

幸福,是个多耀人眼目的字眼,人人都向往着幸福,都希望自己幸福。

自然,不同阶级对于“幸福”的理解是不同的。

有的人对幸福的理解是穿上花花绿绿的衬衣,吃上香喷喷的米饭。“你们现在真幸福啊,能吃上白米饭。我们过去连残羹剩饭都吃不到呢。”就体现了这一种人的幸福观。

有的人对幸福的理解是背上书包上学去:“你的现在可真幸福,有机会上学念书。我们过去连饭都吃不饱,哪里有心思去想到念书呢?”就体现了这一种人对幸福的理解。

有的人对幸福的理解是沉浸在爱情之中。

资产阶级剥削阶级的所谓幸福,就在建筑在别人痛苦上面的灯红酒绿的奢侈生活,《共产党宣言》中已经指出了。

赫鲁晓夫的幸福就是“土豆烧牛肉的共产主义”。

雷锋对幸福的理解是为人民服务。

马克思对幸福的理解是斗争!

这种种的幸福观我们都见到过。

然而在过春节的时候,又看到了“幸福”这个字眼。“当代人类最大的幸福,莫过于沐浴在毛泽东思想的阳光之下了。”

于是我想,人类都幸福了。因为毛泽东思想的阳光照耀着全世界。假如幸福的反义词是痛苦,那么也就是说,人类已经不存在痛苦了。“你沐浴在毛泽东思想的阳光之下,非但不感到幸福,还要感到痛苦岂非有些反动?”

还需要为人类的解放去斗争吗?不需要了,目前毛泽东思想的阳光普照着全世界。“沐浴在毛泽东思想阳光之下”的“当代人类”都已经有了“最大的幸福”,还需要你去奋斗些什么呢?

《幸福观》原始稿

《幸福观》整理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