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主义批判

作者像

有一个颇为持久而普遍的误会,将公有制等同于公天下,将天下为公理解为天下土地和财产归国家所有。殊不知,天下为公是主权在民的明确宣示,选贤与能就是选举德才兼备者,同时意味着政治公道,政务公开,法律公平,社会公正。让人民拥有恒产并维护人民财产安全,是王道政治题中应有之义。

土地是最基本的生产资料,是农业经济时代最核心的经济资源,土地制度都是经济制度的关键。儒家王朝实行土地民有制,近乎西方私有制。(详见东海旧作《儒家的土地所有制》)古今中西,土地公有制,无论国有官有或所谓的全民所有制,都是对农民制度性的财产剥夺和经济压迫。

或以为公有制既有弊端也有好处,这是中了唯物辩证法的毒。在人人皆有士君子之行而物资资源极大丰富之时,公有制没有任何好处,只有无限弊端、后患和恶果。公有制从制度上取消了对国民私产恒产之保护,为特权掠夺国有资产和民众财富提供了制度方便。

公有制和国有企业是现代极权主义剥削人民、巧取豪夺的最大利器,比高税负和权力市场经济更厉害。这已经不是什么与民争利的问题,而是以国家和社会的名义进行的制度性劫夺。

这个制度设置,可谓巧极豪极。人民被劫夺之后,还会衷心拥护,真诚支持,歌功颂德。谁若批判公有制,倡导私有制和保护财产权,难免受到人民的唾骂围攻。

两大利器中,公有制又是最根本的。在大同之前,所有公有制必然变成按权分配的权有制,特权阶级所有。按权分配堪称马家社会主义最根本的特征。另外,私有制下人民才需要纳税,公有制无税负。公有制而高税负也是特别无耻的马帮一大特色,连朝鲜都不敢这么搞的。

马家社会主义是典型的现代极权主义,政党、国家、社会都严重反常,国非国,党非党,社会非社会,都被特权窃取了;党主义、国家主义、社会主义统统虚化了,唯权主义才是实实在在真真切切的。所谓国家的社会的党的,实质上都是特权阶级的。所谓按劳分配按贡献分配,都是假的,按权分配才是真。

儒家德治,西方法治,马帮人治,毛时代至今都是人治。人治就是权治,权力最大,权力至上,权力通吃,一切利益包括财富,按权分配。注意,别说德治法治,说马帮法制也是过誉。法家的法律有其相当的严肃性和君主之下的公平性,法律虽不能辖及君主,却覆盖文臣武将权贵群体。这是马帮望尘莫及的。

公有、共有两个概念,词语相似,其义大异。公有、私有往往就制度而言,公有制与私有制对立,无论是全民所有、社会所有、国家所有、政党所有,都剥夺了个人所有权,必然变成特权所有。共有是两个以上权利主体对同一物共享所有权,个体享有所有权。私有制下的集体企业就是相关个人共有的。

常闻人言:“马克思倡导的民主自由安居乐业的社会主义,已经在德国在欧洲实现了”云,这与把公有制等同于公天下一样,也是一个颇为流行的错误,不仅很多马邦学者如是说,不少西方人士也有此误会。

殊不知,德国和欧洲的安居乐业,都是拜民主制、私有制和市场经济所赐,其政治学是自由主义,政治哲学是人本主义,与马主义社会主义没有实质性关系。马家社会主义的学术背景是唯物主义和集体主义,只能导出来党主制和公有制,与真正的民主自由格格不入。

在公有制之下讲民营经济、市场经济和财产权,在集体主义政治学之下讲人权自由,在党主制之下讲以民为本,在物本主义哲学之下讲爱人爱民,在社会主义之下讲二十四字价值观,统统假冒伪劣。

有一条东海律:在政治上,社会永远没有主义、即本位的资格,任何社会主义都是错。古典社会主义、现代社会主义、马列社会主义、纳粹社会主义、儒家社会主义、民主社会主义等等,统统都错。更没有什么儒家社会主义。儒家只能是王道政治,王道政治是民本位,不是社会本位。故儒家与社会主义格格不入。借用罗兰夫人的话:社会主义,多少罪恶假汝之名以行!

社会主义的本质特征是三个最大化:权力最大化,利益最大化,思想统一最大化。党主制最有利于权力最大化,垄断政治命脉,聚敛一切可以聚敛的权力;公有制最有利于利益最大化,垄断经济命脉,聚敛一切能够聚敛的财富。权力和利益最大化,又有赖于思想统一最大化。

有必要提醒一点,社会主义公有制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之下,不仅工人农民是韭菜,个体工商户、私企和民族资产阶级也是韭菜,特权阶级中的失势者还是韭菜,甚至比一般韭菜更悲催。所以,特权分子也不必幸草民之灾,乐弱势之祸。韭菜轮流做,明年到谁家还不知道呢。

当然,公有制本身并非绝对不行。未来天下归仁,实现大同理想,倒不妨实行之。届时极权主义和特权阶级彻底退出政治舞台,永远退入历史垃圾堆,生产力极大增长,物质极大丰富,制度非常健全,人类良知全面光大,人人皆有士君子之行。那时候,完全可以实行公有制,财产公有而分配公正,各取所需。

2021-2-7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