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卫生组织新冠病毒溯源小组由中国17名和其它10个国家及联合国机构的17名专家组成。去年5月,世卫做出调查病毒源头的决定,10月进行组团。今年1月,专家调查组终于进入新冠病毒的最初爆发地武汉市。

专家组分为三个小组,在武汉走访了白沙洲贸易市场、华南海鲜市场、湖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武汉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湖北省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中科院武汉病毒所等机构。

2月9日,专家组在武汉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参加的三位专家是中国前国家卫健委体制改革司司长梁万年、世界卫生组织丹麦籍科学家安巴雷克和荷兰病毒学家库普曼斯。

目前,在全球范围里,新冠病毒已经导致一亿零五百多万人感染,二百三十万人死亡。

第一,专家组的调查结论是什么?

专家组此次中国之行的目的是调查新冠病毒的源头。新冠病毒来源可能有四个渠道:从动物透过宿主传人;特定动物直接传给人;通过冷冻食品传人;实验室泄露。专家组的调查结论是什么呢?

就蝙蝠可能是病毒直接起源的说法,专家组表示蝙蝠所携病毒并非新冠病毒直接祖先。安巴雷克说,引起大瘟疫的是蝙蝠携带的天然病毒库,但如何通过中介传给人类,还需“做更多的研究和更具体的有针对性的研究”。目前最可能的理论仍然是由作为中间宿主的动物传染给人,但是,这一中间宿主的身份“仍然没有查清”。武汉并非是蝙蝠大量聚集地,因此在武汉的疫情最开始不太可能由蝙蝠传给人,可能是由其他动物传播。库普曼斯认为,该市场出售的兔子,雪貂,竹鼠仍可能是“潜在的怀疑对象”。调查小组未能确认中间宿主是哪种动物。

世界卫生组织认为没有证据能够证明冷链食品可能传播病毒。安巴雷克的表述似与世卫组织的观点相悖,他提及“通过冷链食品”传播病毒的“可能性”,病毒是否通过这样的方式传播到人类,目前没有定论。

武汉病毒研究所一直被怀疑因泄漏事件导致了新冠病毒的爆发。安巴雷克表示,根据专家组在武汉病毒所的调查、与科研人员的交流,结论是病毒来自该研究所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尽管事故的确会发生,……世界上任何地方都没有实验室发表、或使用这种病毒或与之接近的病毒进行研究”,因此用这一假设“解释病毒传入人群非常之难”,所以不会提议再做这方面的进一步研究。他还引述武汉病毒实验室的安全规章表示:“几乎不可能从那里泄漏任何东西。”中方专家梁万年还补充说,武汉病毒研究所在疫情爆发前完全没有新冠病毒,因此也就没有泄漏病毒的可能。

综上所述,专家组的调查结论是新冠病毒的宿主尚未确定;通过“冷链食品”传播病毒的“可能性”存在;武汉病毒研究所泄露的可能性不存在。

第二,专家组结论可信吗?

世卫组织专家组的调查结论并未查出新冠病毒的源头,相反将世卫组织明确否定的通过“冷链食品”传播病毒的“可能性”变成了不确定,并且为武汉病毒研究所洗脱了罪责。这个调查结论无疑是受到中国政府欢迎的。但西方国家显然对此存在质疑。美国国务院新闻发言人普赖斯表示:我们现在讨论的是新冠病毒的起源,我觉得任何明事理的人都不会说新冠病毒来自中国武汉之外。我们期待看到调查报告,看到数据,并且用我们自己收集到的情报和分析所得,来协助世卫组织的调查结果,并且得出我们的结论。

专家组的结论可信吗?我对此表示质疑,认为有以下问题需要解答:

问题一:武汉病毒何时爆发?

中国官方承认的武汉病毒爆发的时间是2019年12月底,但中国疾控中心专家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表的一篇文章指出,武汉从12月8号起就陆陆续续有了病人,而且这些病人中很多没有与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另外,武汉金银潭医院专家在一篇论文里提到的病例更早了一个星期, 考虑到病毒的潜伏期,推测病毒至少应出现在11月中旬或更早时间。

但联合调查组中方组长梁万年称,没有证据显示,在2019年12月前在武汉市就有疫情传播。安巴雷克在新闻会上的表述与中国官方的说法接近,他说,没有找到任何证据显示,武汉在12月前就出现了新冠病毒。但在武汉爆发疫情一年之后,中国才允许世卫专家去武汉调查,专家们还能够找到什么呢?

问题二:武汉实验室有无新冠病毒标本?

梁万年在记者会上声称,病毒不可能从实验室外泄的原因是因为“武汉的实验室内之前根本就没有新冠病毒”,他还声称,实验室有严格管理措施。

然而,这种说法和武汉病毒所研究员石正丽接受外媒采访时说的完全矛盾。石正丽去年二月接受《科学美国人》月刊访问就曾透露,她2019年底得知武汉爆发疫情的第一时间想法就是,“病毒会是从实验室出去的吗?”她的团队检测患者的病毒样本,并建立病毒基因排序,拿来和实验室十多年来从一万五千多只蝙蝠身上取得的上千个冠状病毒样本比对后,从而排除了从实验室泄露的可能性。

问题三:调查是否受到限制?

专家组成员,持有美国和英国的双重国籍的动物学家达萨克称,专家们可以去任何他们想要去看的地方。但是,另一位专家费舍尔则对媒体表示,她无法从中国获得她所想要的“原始数据”,她感叹道:“我只能去相信他们已经分析过的大量数据”。据报道,达萨克与武汉病毒所有密切的合作关系,最近十五年,他与该所合作发表了二十几篇论文,并曾资助武汉病毒所的蝙蝠冠状病毒研究。他于2020年6月在英国《卫报》撰文“忽略阴谋论:科学家们知道新冠病毒并非实验室制造”。该文当时也引起中方注意,得到官媒央视的转载。

问题四:世卫组织与中国的关系?

世界卫生组织是联合国专门机构之一,国际最大的公共卫生组织,总部设于瑞士日内瓦。截至2019年,世界卫生组织共有194个成员国。

2019年12月,当武汉出现新冠肺炎病例时,中国政府使李文亮医生等吹哨人噤声,并一再淡化疫情的严重性。甚至到了去年1月中旬,病毒已经传播到中国境外,中国官员还称其“可防可控”,并表示未发现明显人传人证据。世卫组织完全认可中国的说法,称人传人现象尚未得到证实。在美国宣布禁止近期有中国旅行史的外国人入境后,世卫组织再次遵从了中国的要求,称旅行限制是不必要的。谭德塞称赞中国政府公开透明发布资讯、用创纪录短的时间甄别出病原体、及时主动同世卫组织和其他国家分享病毒基因序列,指其行动速度之快、规模之大,世所罕见,经验值得其他国家借鉴。尽管该病毒当时已扩散到六个以上的国家,中国政府在1月23日对武汉实施严酷的封城后,世卫组织仍不愿宣布“全球卫生紧急事件“。直到1月30日,才将新冠疫情列为“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直至3月11日,才最终宣布新冠疫情为全球大流行。

为什么谭德塞和世卫组织要如此袒护中国呢?因为谭德塞和世卫组织与中国关系特殊。2017年中国与非洲联盟合作,才使谭德塞顺利地当上世卫组织的总干事。据张倩烨女士在《WHO:专业外衣下的政治底色》一文中披露,谭德赛于2017年担任世卫总干事之后,立即到北京拜访习近平,习近平当即向世卫组织捐赠2000万美元,作为见面礼。去年3月7日,中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代表陈旭会见谭德塞,又捐款2000万美元。同年23日表示,中方向世卫组织再次捐款3000万美元。

最后,我们总结一下。世界卫生组织专家组在新冠疫情爆发后一年,到武汉调查病毒源头本来就已时过境迁,加之,调查仅仅两周的时间,其结果自然不容乐观。专家组在记者会上发布的调查结论难以令人信服,部分结论明显与事实存在出入。或许短期内,我们无法得知新冠病毒的真实来源,但相信时间会驱散迷雾,还世界一个清白。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