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0日晚间,拜登与习近平通了电话。这也是习近平自去年3月与川普通话以来,与美国总统的首次通话。

在电话中,拜登向中国人民致以农历新年祝福。拜登表示对中国的不公平经济措施丶镇压香港反抗丶新疆维吾尔族人权以及恐吓台湾等问题的关注。两人就新冠疫情丶气候变化及防止核武器扩散等议题交换了意见。

对于两国首脑的通话,中国央视报导说,习近平希望中美合作,他说中美合则两利,斗则俱伤,合作是双方唯一正确选择,中美对抗对两国和世界肯定是一场灾难。中美在一些问题上会有不同看法,要相互尊重,平等相待,两国外交部门可就双边关系中的广泛问题,以及重大国际和地区问题深入沟通,两国经济丶金融丶执法丶军队等部门也可以多开展接触,中美双方应重新建立各种对话机制,准确了解彼此的政策意图,避免误解误判。习近平强调,台湾丶涉港涉疆等问题,事关中国主权和领土完整。

拜登自1月20日上任后,已同包括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内的多国元首通电话,但一直未致电习近平。他在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采访时,否认有特别理由不与习近平通话,称“只是还没有机会”,又形容习近平“骨子里没有民主”。美东时间2月10日晚上是中国的大年三十,选择这个时点与习近平通话不仅回避一直不与习通话的尴尬,而且显示了对中国人民的尊敬。这个细节显示拜登高超的外交技巧。如何看待中美两国首脑通电话事件和中美关系走向,下面,我谈谈自己的看法。

第一,拜登向习近平摊牌

北京清华大学政治学系前讲师吴强认为,拜登就任美国总统之后,几乎跟所有主要国家的领导人都通了电话,唯独没有跟中国领导人通电话,而中国在过去三周,通过各种方式渴望与美国政府对话,以便获取美对华新政策:“中国急于获取美国的战略意图,事实上中美间的这种外交脱钩已持续一年了。这种外交脱钩比其他领域脱钩都更严重、更危险。超过了1971年之后,中美外交沟通以来,最危险的一段时期。”

吴强说,目前中美关系出现了新的三大障碍:“第一是包括台湾在内的印太安全的问题,第二是围绕香港及《中英联合声明》、《基本法》,中国对于国际条约的承认,对于“五十年不变”政治承诺的信守,对香港民主自由的一个基本态度。第三是以新疆人权问题为代表,中国内部人权的迫害。”

香港资料时事评论员林和立认为,虽然川普政府已退任,但美中两国在多方面仍然处于冲突状态。这些地缘政治包括南中国海、台湾、香港、新疆等问题上,两国可以互谅互让,互相包容的机会比较低,因为习近平一直到中共党20都会表示中国的实力,坚持向世界亮剑政策;拜登方面,传统上,克林顿或奥巴马政府与中国的“交往”政策,属于合作路线,但目前不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都会觉得对中国不可软弱。

我的看法是拜登与习近平通话实质是政策摊牌。比较1月26日拜登与俄罗斯总统普京的通话内容,可见拜登的通话既是出于外交礼节,也是外交政策摊牌。与普京电话时拜登表示,自己知道俄罗斯曾试图干预2016年和2020年的大选。他还警告普京,美国已准备好抵御网络间谍活动,以及任何其他攻击。

拜登与习近平的通话性质相似,既表达在新冠疫情丶气候变化及防止武器扩散等议题上合作的意愿,但也告诉习近平在不公平经济措施丶镇压香港反抗丶新疆维吾尔族人权以及恐吓台湾等问题会与中国展开对抗,对此美国已经做好了准备。

拜登在与习近平电话之前处理了三件意义重大的事情值得我们关注:

1、拜登访问五角大楼,表示已指示新任国防部长奥斯汀成立中国问题特别工作小组,重新审核对华战略,包括情报丶科技及军事参与等范畴。该工作小组由15人组成,预期4个月内向总统提交建议。拜登在五角大楼时说:”我们需要应对中国带来的日益增长的挑战,以维护和平并捍卫我们在印太地区和全球的利益。”他警告,美国会毫不犹豫使用武力,以捍卫美国的重要利益、保护美国人民及国际盟友,并强调国防部的任务,是制止敌人的侵略和打赢战争。不过他补充说,动用武力并非首要选项,而是逼不得已的方式。

2、在两人通电话前,台湾驻美代表萧美琴和美国国务院主管东亚及太平洋地区事务的代理助理国务卿金星会面。美国国务院会后表示,台湾是民主领头羊与重要经济、安全伙伴,美国致力深化与台湾关系。这是拜登上任以来,台湾驻美代表首次进入国务院。

3、美军尼米兹号和罗斯福号航母打击群,正在南海会师并进行联合演练,这也是拜登上任以来,在南海展示最强的军事震慑力。另外,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莱斯10日表示,国务卿布林肯与日本外相茂木敏充通话,对中国在钓鱼台海域日益独断的行径表示关注。

这三件事表明,美国将会强硬地应对中国的挑战,不会理睬习近平划下的红线。美国会在双方共同利益上与中国合作,一旦中国武力攻打台湾和武力威胁印太地区安全,美国会毫不犹豫使用武力打击。有人认为,拜登不与习近平通电话,习会过不好年,因为中美关系恶化像一块骨头卡在喉咙里,如鲠在喉。我的看法相反,拜登这通电话使习近平吓出一身冷汗。

可以说,拜登是外国领导人中最了解习近平的,他与习单独相处的时间超过了25个小时。我们也可以说,习近平是中国领导人中最了解拜登的。他在拜登胜选后,一直不愿意祝贺拜登也显示了他的失望心理。可谓不是冤家不聚头。

第二,川普宣战,拜登屠龙

川普政府在终结美国对华接触政策和打破西方对华绥靖政策迷梦上功不可没,但这只是中美对抗的前戏,除了贸易战,主要还是口水战。但拜登政府则将在经济、人权、安全等领域展开实质性对抗,甚至中美热战。拜登的对华政策与川普有什么不同呢?我觉得本质上没有不同,只是不会单打独斗,会联合盟友共同对抗。拜登曾指出:“这将需要政府的整体努力,国会两党的合作,以及强有力的联盟和伙伴关系。这就是我们如何应对中国的挑战,并确保美国人民赢得未来的竞争。” 拜登强调应对专制主义的强硬态度,尤其提到了来自中国和俄罗斯的威胁。他表示:美国领导人必须迎战专制主义崛起的时刻,包括中国日益蓬勃与美国对抗的野心。

拜登的对华战略其实就是川普政府有“原则的现实主义”的改进版。

川普政府于2020年5月20日发布题为《美国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战略方针》的对华战略报告,宣布将以“有原则的现实主义”的战略思想为指导,与中国展开战略竞争。余智先生在文章《中美关系进入第四阶段》中指出:美国的对华战略报告,标志着1949年之后的美国对华战略,在经历了遏制与围堵、拉拢与分化、融合与同化的三个阶段后,正式进入重新遏制围堵与合作并存的第四阶段,并将对中美双边关系与国际整体格局产生重大深远影响。

第一阶段是1950-1960年代的对华遏制与围堵阶段。美国联合其盟友,对中国实行了长达20余年的遏制与围堵战略,从政治、经济、军事、外交等各方面全面封锁中国。

第二阶段是1970年代的对华拉拢与分化阶段。这一战略的根源在于,中国与前苏联之间的巨大矛盾,导致美国拉拢中国,对抗前苏联,分化其阵营,而这也符合中国自身对抗前苏联的战略需求。

第三阶段是1980年代至今的融合与同化阶段。这一战略的根源在于,中国1970年代末结束“文化大革命”后,在邓小平领导下开始实行改革开放战略,主动向西方靠拢,美国也期待采取这一战略促进中国的和平演变。

第四阶段就是遏制围堵与合作阶段。标志性事件包括:2017年底美国国防报告将中国确定为战略竞争对手,2018年启动对华贸易战与对中国高新技术产业的战略打压,2019年香港反送中运动、2020年新冠疫情加剧美国与中国的紧张关系。

拜登政府将在川普政策的基础上进行改进,加入有限合作和联合盟友的内容。拜登将在气候变化、新冠疫情以及防止核武器扩散等方面与中国合作,会在对抗中国威胁中联合西方盟友共同采取行动。

“与盟友合作”一直是拜登政府强调的外交主轴。拜登在演说中也重申美国将重返国际领导地位。他已经签署行政命令,指示美国重返国际组织,包含巴黎气候协定、世界卫生组织,重建美国在国际间的信誉及权威,以便在针对共同挑战时,采取全球行动。拜登指出:“我们必须迎战全球挑战加快的新时刻,从疫病大流行到气候变化再到核扩散,只有国与国之间携手合作,才能化解这些挑战。我们不能单打独斗。”“美国的盟友是我们最大的财富。以外交作为领导方向意味着我们与盟友和伙伴站在一起,意味着在符合我们利益及提高美国人民安全的前提下,以外交方式与我们的敌人和竞争对手进行接触和交流。”

综上可见,拜登政府已经接受川普政府的对华政策遗产,将中国崛起作为最严峻的危险。并且将会与西方盟友共同对中国采取行动。中南海希望通过美国政府更替让中美关系重回绥靖政策的愿望破灭。甚至可以说,拜登是一个比川普更难对付的强硬人物。如果说,川普为遏制习近平红色帝国的崛起做了铺垫和准备,拜登将会在川普的基础上正式展开与中国的对抗。随着习近平倒行逆施和二十大连任造成中共统治集团的分裂以及中国经济的一蹶不振,拜登是否会像里根总统瓦解苏联一样彻底埋葬中共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共产主义集团呢?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