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K GLADSTONE2021年2月9日

周三在缅甸仰光的警察,该国人民正在集会抗议军方政变。
周三在缅甸仰光的警察,该国人民正在集会抗议军方政变。 THE NEW YORK TIMES

这在许多人看来也许很荒唐:一位国家政治领导人,因窝藏未登记对讲机的刑事罪名被捕,这些简单的手持通讯器材在亚马逊上用不到30美元就能买到。然而再度上台的缅甸军政府正是以此为依据,在2月1日发动政变夺取政权,并逮捕诺贝尔奖得主昂山素季(Aung San Suu Kyi),她目前因未能按照规定登记她的对讲机而面临三年徒刑。对军方政变行为的抗议正在缅甸各地展开。维权人士认为,以对讲机为借口进行起诉,可能意味着反民主领导人将愈发无顾忌地打击在他们看来的威胁。然而,在相对自由的社会里显得愚蠢的违法——或用看似愚蠢的证据来提出严重指控——是世界各地专制政府经常使用的手法。以下是近年的一些例子:

俄罗斯:中毒康复等同于违反假释要求。

去年八月在俄罗斯鄂木斯克,阿列克谢·A·纳瓦尔尼被送往机场。
去年八月在俄罗斯鄂木斯克,阿列克谢·A·纳瓦尔尼被送往机场。 ALEXEY MALGAVKO/REUTERS

俄罗斯最重要的反对派人物阿列克谢·A·纳瓦尔尼(Aleksei A. Navalny)上周被下令入狱服超过两年的徒刑,法庭裁决他没能按照规定亲自向当局报到,从而反复违反假释规定——而他当时正因中毒在德国休养,他和西方领导人认为,此次中毒正是克林姆林宫的一个暗杀阴谋。他昏迷了两周,此后更长一段时间里一直在接受治疗。纳瓦尔尼的入狱意味着除去了一名长时间困扰着弗拉基米尔·V·普京(Vladimir V. Putin)总统的批评者。

进一步表明克林姆林宫愈发不能容忍异议的是,一家俄罗斯法院在周三判决某人气新闻网站的编辑入狱25天,只因为他转发了一则笑话,其中提到纳瓦尔尼宣传的一场反克林姆林宫抗议活动。

泰国:辱骂国王导致超过43年的牢狱之灾。

去年十二月在曼谷的一场纪念已故国王普密蓬·阿杜德诞辰的仪式。
去年十二月在曼谷的一场纪念已故国王普密蓬·阿杜德诞辰的仪式。 ADAM DEA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这世上没有哪个地方像泰国这样,会因为说出或分享侮辱君主的话而陷入极度危险的处境,该国臭名昭著的刑法第112节被越来越多地用于打击反政府情绪。该法规定批评王室是一项刑事罪,今年一月,法院就依据该法判处一名前公务员超过43年的徒刑——这是迄今因违反该法获得的最长刑期。在法庭看来,这个量刑已经是对被告安查恩·普力乐特(Anchan Preelert)的宽大处理,实际上本可以判87年;将刑期减半是因为她主动认罪。她被指在2015年使用社交网络散布视频和录音,其中包含批评当时的国王、现任国王的父亲普密蓬·阿杜德(Bhumibol Adulyadej)的言论,前国王已于2016年去世,是世界上在位时间最长的君主。

伊朗:“每日秀”段子被用作间谍罪证据

马兹亚·巴阿瑞(左)和乔恩·斯图尔特2014年在纽约《每日秀》办公室。
马兹亚·巴阿瑞(左)和乔恩·斯图尔特2014年在纽约《每日秀》办公室。 CHAD BATK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2009年6月,《新闻周刊》(Newsweek)的伊朗裔加拿大记者马兹亚·巴阿瑞(Maziar Bahari)成为一场受争议的总统选举后数百名入狱的人之一。在狱中,审讯他的人说他是西方的间谍,提到的依据包括他在驻德黑兰期间曾接受喜剧中心“每日秀”(The Daily Show)的一场讽刺性的采访。巴哈瑞被关押了118天,期间时常被蒙眼。他的遭遇已经成为一部名为《玫瑰香水》(Rosewater)的电影的情节,片名指的是巴哈瑞在受审时闻到的审讯者身上的气味。

沙特阿拉伯:博客写手被判处10年徒刑、鞭笞1000下。

上月布鲁塞尔的沙特大使馆外举行的抗议活动中的拉伊夫·巴达维肖像。
上月布鲁塞尔的沙特大使馆外举行的抗议活动中的拉伊夫·巴达维肖像。 KENZO TRIBOUILLARD/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在沙特阿拉伯,对伊斯兰法律的严厉解释让许多主张言论自由和妇女权利者入狱,最广为人知的案例之一是对作家拉伊夫·巴达维(Raif Badawi)的起诉,他的博客文章对沙特宗教制度的批评被认为是侮辱性的。2014年,他被判入狱10年,交纳巨额罚款,以及当众被藤条抽打1000鞭,每次50鞭,分20次进行。国际社会对这一惩罚的愤怒促使沙特在2015年1月第一次处罚之后停止了鞭刑。但是,巴达维仍在狱中,他获得了许多自由奖项,包括2015年欧洲议会(European Parliament)颁发的萨哈罗夫奖(Sakharov Prize)。

朝鲜:因窃取酒店海报被判15年苦役。

2016年3月,奥托·瓦姆比尔在朝鲜平壤最高法院。
2016年3月,奥托·瓦姆比尔在朝鲜平壤最高法院。 JON CHOL JIN/ASSOCIATED PRESS

2016年1月,弗吉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Virginia)学生奥托·F·瓦姆比尔(Otto F. Warmbier)随团赴朝鲜旅游时,因试图从自己住的酒店偷走一幅海报而被判入狱。瓦姆比尔被判处15年劳教,外界普遍认为这种过重的惩罚是朝鲜为了发出政治信息,并获得对美国的一些影响力。朝鲜当局在国家电视台播放了瓦姆比尔含泪道歉的视频后,基本上将他单独监禁了17个月。当朝鲜以所谓人道主义姿态释放他时,他已经遭受脑损伤,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再也没有苏醒过来。他被空运回美国,不久就去世了。瓦姆比尔的父母说,朝鲜的监禁者对他施以酷刑

津巴布韦:因警方认为具有攻击性的词语而被捕。

上个月,警察在津巴布韦的哈拉雷巡逻。
上个月,警察在津巴布韦的哈拉雷巡逻。 TSVANGIRAYI MUKWAZHI/ASSOCIATED PRESS

并没有污言秽语的侮辱。但津巴布韦警方还是在2月1日逮捕了政治反对派的三名女性成员,罪名是使用被警方认为非法的语言。在首都哈拉雷,包括一名国会议员在内的几名女性在尾随一辆关押反政府示威活动嫌疑人的警车后被逮捕。目前还不清楚哈拉雷警方在这些女性的言论中发现了哪些违反刑法的攻击性语言。

相关报道

根据警方的一份声明,这些女性要求释放嫌疑人,以确保警方不会让这些人在拘押期间感染新冠病毒。


Jeffrey Moyo和Ben Hubbard对本文有报道贡献。

Rick Gladstone是《纽约时报》国际版面的编辑和作者,常驻纽约。他自1997年起就为时报工作,最初是商业板块的编辑。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他 @rickgladstone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