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0日,中共当局高规格纪念华国锋诞辰100周年。华国锋在八十年代初下台后便一直默默无闻,2008年去世后几乎被人遗忘。

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沪宁和韩正出席会议,王沪宁在会上对华国锋作出新的“历史性评价”,赞扬华国锋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为党和人民事业作出了重要贡献”。又说要学习华国锋“党性坚定,对党忠诚的政治品格,坚守初心……”他还强调华国锋在“粉碎四人帮这场关系党和国家命运的斗争中起了决定性作用”。“挽救了党,挽救了中国社会主义事业”,“党和人民永远不会忘记他做出的重要贡献”。

此次座谈会有近120人出席,毛泽东及刘少奇的后代毛新宇、刘源,以及华国锋生前友好及家乡代表均获邀到场。

华国锋1980年9月不再兼任国务院总理,1981年6月不再担任中共中央主席、中央军委主席。熟悉中共党史的人都知道,毛泽东死后中共事实上发生了两场政变,一场是华国锋一举逮捕了包括毛的妻子江青在内的“四人帮”,华由此成为中共史上唯一一个身兼中共主席、军委书记与国务院总理的“英明领袖”;但不久,邓小平等一批文革受害的老臣迫使华国锋交权,国务院总理由赵紫阳替代,而中共中央主席则由胡耀邦担任,邓小平以党的副主席的名义掌控中国,正式终结了毛泽东时代。

华国锋的名字与“两个凡是”连在一起,两个凡是的内容是:“凡是毛主席作出的决策,我们都坚决维护;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们都始终不渝地遵循”,这后来也成了他下台的罪名。

1988年,邓小平对华国锋有一个评价。他说华国锋只是一个过渡,说不上一代,就是“两个凡是”,继承了毛泽东晚年的治国方略,他本身没有一个独立的东西,所以邓对华国锋的评价是很低的。

华与邓交接的时代正是中国经济社会全面崩溃的时代,不改革没有出路,安徽、四川等地农民私下开始承包土地,当地民间流行“要吃米,找万里,要吃粮,找紫阳”的民谣,邓小平顺势发动了农村改革,启动了中国现代化进程。曾担任过毛泽东秘书的李锐为《历史转折中的华国锋》一书写的序言曾这样评价邓小平、陈云、华国锋:“邓、陈都是参与毛泽东时代高层政治角逐过来的人,特别是邓,他是得了毛整人手法真传的人,他们都是政治老手。比较而言,华国锋要务实一些,在党内也远不如他们有盘根交错的背景。”

我们先介绍一下华国锋。华国锋生于1921年2月16日,2008年8月20日去世。他是山西交城县人,曾经任过中共中央主席,国务院总理、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他是1949年以后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的第一位中共领导人。他早年曾经参加过抗日战争,但真正崛起是在文化大革命时期。他提出的农村合作化建设,深得毛泽东的好感。

华国锋在毛泽东去世后成为中共领导人,他执政5年,从1976年到1982年,但真正主政时间很短,也就两年,从1976年10月到1978年12月。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华国锋就离开了政治舞台。

1980年以来,中国官方对华国锋的评价尽管有贬有褒,却贬多于褒。最权威的结论,可用“一正四负”来概括。“一正”是指“在粉碎江青反革命集团的斗争中有功,以后也做了有益的工作”。“四负”:一是“推行和迟迟不改正‘两个凡是’的错误方针,压制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二是“拖延和阻挠恢复老干部工作和平反历史上冤假错案的进程”;三是“在继续维护旧的个人崇拜的同时,还制造和接受对他自己的个人崇拜”;四是“对经济工作中的急于求成和其他一些‘左’倾政策的继续,也负有责任”。既然华国锋在中共党史上如此不堪,为什么中共现在突然要高调纪念华国锋呢?我的看法是:

第一,否定邓小平路线

时政分析人士吴强认为,北京隆重纪念华国锋诞辰100周年,可谓中共党史教育的一部分,但是对华国锋的宣传,选择了当局所需要的内容。现在北京正在以对华国锋纪念的新评价,作为党史叙述的一部分。我们看到对华国锋,强调他在湖南(第一省委书记)任内的各种功绩。基本上是对(改革开放)前三十年和后三十年继续的肯定,完全看不到华国锋在湖南期间犯下的各种错误。”

有分析认为,北京此次高规格纪念华国锋,并要求党员干部学习华国锋是在暗中否定邓小平推行的部分路线。吴强指出:这是过去九年以来,对邓小平路线的最新否定。他们虽然没有点邓小平的名字,但是对华的选择性颂扬,实际上是对邓路线的一个极具象征性的否定。这是很重要的一个信号。

经历过反右运动及文革的贵州大学退休讲师王舟认为,当局高调纪念华国锋的意图很明显:“原因很简单,拿华国锋打邓小平,这是第一条,第二,他觉得毛泽东、华国锋才是中共的正宗,是嫡传,邓是歪路、野路子,这东西都是政治信号。”

第二,重塑毛泽东的权威

客观说,邓小平对华国锋的评价不太客观。如中共认为,华国锋阻碍了或者拖延了邓小平的复出,包括邓小平本人对此也有怨言。但是根据史料分析,华国锋从来就没有阻止过邓小平的复出,相反最早提出邓小平恢复工作的就是华国锋。

1976年10月,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华国锋对邓小平的复出提出三点意见。第一,要让邓小平出来工作。第二,要让邓小平堂堂正正出来工作。第三,要为邓小平出来工作做好群众工作。会议以后,李先念、陈锡联和吴德三个人就代表中央去了玉泉山。玉泉山是当时邓小平的住所。他们向邓小平通报了中央的意见。1977年3月14日,华国锋在一次会议上也解释了,为什么没有马上让邓小平恢复工作的问题。他说要有一个转弯的过程,因为当时刚刚打倒四人帮,人们的思想和群众的接受都还有一个过程,要防止四人帮的骨干分子利用这个问题做文章。

1977年9月9日,邓小平实际上就已经作为国家领导人与华国锋一起出席了毛泽东逝世一周年和纪念堂落成典礼。1976年12月,华国锋就恢复了邓小平阅读党内文件的权利。1976年,邓小平患严重的前列腺炎,需要到301医院去动手术,整个手术方案就是华国锋批准的。在手术前,华国锋还曾经与李先念、汪东兴等人专程到玉泉山看望邓小平,集体向邓小平介绍了抓捕四人帮的整个经过。所以,从这个过程来看,不仅华国锋首先提出并推动邓小平的复出,而且对邓小平礼遇有加。邓小平的抱怨,实际上是不公正的。

习近平今天高调肯定华国锋并非要为他报一箭之仇,目的在于篡改党史,将其伪造成一部“伟光正”的历史,用于增强执政的合法性。华国锋是毛泽东亲自指定的接班人,否定华国锋就等于否定了毛泽东的英明领导。习近平希望掌权终身,未来也将像毛一样指定自己的接班人,树立华国锋的正面形象有利于“毛规习随”。

第三,从“两个凡是”到“两个维护”

北京高调纪念华国锋自然是“为习所用”,王沪宁的讲话突出了这一点。他在讲话中说:“我们纪念华国锋同志,就是要学习他党性坚定、对党忠诚的政治品格”,然后把这一“政治品格”转到效忠习近平身上:“不论时代如何发展、条件如何变化,对党忠诚始终是第一位的要求。广大党员、干部要按照习近平总书记要求,自觉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做到“两个维护”,不断提高政治判断力、政治领悟力、政治执行力,始终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同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

我认为,习近平高调肯定华国锋醉翁之意不在酒。他想否定和淡化华国锋的“两个凡是”,要求中共干部对他愚忠,绝对信任,绝对服从,并实现“两个维护”,也就是维护习近平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地位,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因为“两个凡是”与“两个维护”从本质上说并无区别。

现在,我们总结一下。习近平高调纪念华国锋的原因在于否定邓小平改革开放的路线,为全面篡改党史做铺垫。华国锋身上的愚忠、绝对服从,没有权利欲望的特征都是习近平希望中共党员具备的。简单地说,习近平要打通“两个凡是”和“两个维护”,为他终身执政和指定接班人奠定基础。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