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美國一所大學(Eastern Connecticut State University)的一位教授寫了一篇題為” 川普是一位邪教教主嗎?(Is Trump leading a cult?”的文章。作者的名字是Elena Sada。她曾是一邪教信徒,並曾在社會科學方面作學術研究,對有自戀(narcissism)及邪教傾向(cultish tendencies)的人的識別,有所認識。

文章指出,邪教一般是由自戀狂帶領的。由於可能童年時經歷過一些極端痛楚、因而他會通過謊話及欺騙制造出他個人的”真實(realities)”,以來應付事實真相。自戀狂是分有不同程度的,極端的如希特拉,温和的我們可曰常看到。

根據一位心理學分析家Marie Francis Hirigoven的研究,以下是極端自戀狂的一些特徵:

  1. 他們相信自己是受害者,受着不平等待遇;
  2. 他們相信他們的受害者才是侵犯者、反對他的人才是邪惡的;
  3. 在他們的腦海中,他們是永遠不會錯的,所以從不會道歉。他們只會為獲更多權力而改變原來的說法;
  4. 他們相信自己是在法律之上的:
  5. 他們會用謊話及欺騙灌輸給他們支持者的腦海及心寧中,因而制造出一群毫無條件地支持他們的”粉絲”(fans or codependents);
  6. 他們說謊、並相信自己的謊話,誰反對他們的謊話將會被報復;
  7. 他們帶領一群忠實及強硬的信徒,為他們犯法及不道德行為,但他們自己不會公開做穢事;
  8. 他們制造了同謀者(codependents),這些同謀者不會質疑教主以及他們的不道德行為,因為以為這是弱者的表現;
  9. 如果他們不是在(政壇上)的至高點,他們會說服自己及信徒們:他們已經達到最高點;
  10. 他們不可能經歷(感受)到對別人的同情感,對於下層的人,在他們的腦海中都是失敗者,他們不相信有互勝的情況。

就上面描述的特徵來看,很明顯,邪教教主不會是民主斗士。而川普恰恰符合这些特征。

其實,除了上述两位專業人士的分析外,已有眾多由認識川普其人,如他的親人及與他共事的前屬下,撰寫文章及專著,在這方面都有所闡述。

問題是:川普是一位民主斗士嗎?香港很多意見領袖(KOL-key opinion leader)和支持香港民主的世界各地人士,相信川普會為香港及中國爭取民主。這恐怕是一場”不太美麗的誤會”?

在香港著名專攔作家李怡先生的臉書網頁上,一位網友在李先生的題為”世道人生:真心希望我看錯”一文後面,寫下了如下的評語:” 沒錯,特朗普贏得大選可能對中共不利,但美國人也是自私的。假使他連任,對美國國內民主政制的影響可說係百害無一利。情感上,我當然不希望中共好過,但作為一個美國人,我寧願犧牲香港了。因為我顧不到香港有沒有民主了,我要先顧住美國這邊的民主。”

可幸的是,美國過半數的選民選擇了不投票給川普。這就是民主社會人們常稱的” 選民的集體智慧”。

要支持民主、爭取民主,就一定要相信人民、相信人民的選擇。輸了的人下次再來,所以有四年一次大選。不能因為輸了就破壞選舉制度。就如美國共和黨參議院前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所說:” 總統(川普)致力於消弱人民對二○二○年總統選舉結果合法性的信心,其產生的實際威脅,令美國民主陷入”死亡漩渦””。筆者在”冲擊國會是企圖政變嗎?”一文中也說”這實在是川普對美國民主體制最大的損害:播下了人們不信任美國民主選舉制度的種子。這是中共大外宣一直想做,但沒有做到的。川普替他們做了。”

如果美國民主被破壞了,支持香港民主的世界各地人士,希望川普能”抗共”的良好願望,豈不落空?所以,”我(們)要先顧住美國這邊的民主”。

在上週末舉行的美國共和黨的保守政治行動大會上,川普作了主題演講。他不斷重覆已被多方面証實是謊話的”大規模選舉舞弊論”,同時列舉他的政績,並宣佈川普主義勝利了。那麼,甚麼是川普主義呢?他說,那就是堅實的邊界、堅强的執法機構、堅决地保護憲法第二條(即擁有槍枝權)等等。他更公開點名要報復那些不支持他的謊話的參眾議員。

在共和黨行動大會內外,沒有一個共和黨人公開表示與川普有不同意見,他似乎是”征服”了共和黨。這實是很使人担憂的。在他的演講中,正如他四年在任期間的演講或每曰十多次的推特言論中,甚少提及人權和民主。他從沒有推祟美國民主的理念,反而是直接或簡接攻擊美國民主社會的原則、制度,選舉,以及新聞傳媒。

川普欽佩”强人”領袖,例如俄國的普丁、北韓的金正恩以及中共的習近平。他支持天安門屠殺,多次讚揚中共武力鎮壓是中共政府强勁(POWER OF STRENGTH)的表現。川普是一個信奉威權主義的前總統,不是一位民主斗士。

二○二一年三月四曰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